万古皆妖 第二十一章 小狐儿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6 08:54字数:736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青丘炸窝了,而引发这场剧变的罪魁祸首苏北,这会儿也处于懵比的状态。

  外边的苏清萱和大黄就是想破了头,也肯定想不到他看到了什么!

  一座将大块的金银、宝石、玛瑙镶嵌在墙壁的上做雕饰、到处摆放着巨大异兽青铜器的华丽宫殿,一池池散发着浓郁到极致却不熏人酒香的金黄液体,一棵棵挂满各类烤得金黄、油脂满溢的烤肉的大树!

  “啪”,苏北木然的抬起手使劲的扇了自己一耳光,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好疼这不是做梦啊。”

  他很难得的抵制住了吃的的诱惑,原地一屁股坐下,努力的动脑子思考眼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最喜欢吃的没错,但眼前这一切来得太猛太震撼了,将还没见过大世面的苏北震住了。

  他觉得他要好好捋一捋。

  “俺是怎么到这儿来的?”他努力的回想,“哦哦,对了,是跟着姐姐到咱们家祖脉传承之地接受传承来着,然后白光一闪俺就到这儿了”

  想到这里,他又转头看周围的环境,不确定的小声嘀咕道:“难道这里就是咱们家的祖脉?那这些是烤肉是姐姐留在这儿招待客人的?”

  他会这么想,一得怪苏清萱没有仔细的给他说过祖脉传承的过程,二嘛这货与其说是在捋一捋,还不如说是给自己找个大快朵颐的理由。

  理由找到了,苏北瞅着那些烤肉,眼珠子就慢慢的亮起来,嘴角也慢慢的流出了哈喇子这才是他嘛。

  “咕咚”,苏北使劲儿的吞了一口唾沫,“既然是招待客人的,那俺少少的吃一丢丢,姐姐应该不会怪俺吧?嗯,不会的,姐姐对俺最好了。”

  “呵呵”苏北刚自言自语的说完,前方忽然响起一连串软软糯糯的笑声。

  苏北一抬头,才发现自己正前方的树上竟然坐着个一个银发女子!

  这银发女子看上去正处于双十年华,生了一张圆润的瓜子脸,妆容精致而美艳,一头及腰的银发不束不挽自然的随风飘荡,一袭露肩粉红宫裙的长长后摆从树上垂下就像是窗帘一样除了发色和身材,这少女的容貌竟然和苏清萱有九分相似。

  苏清萱的身材高挑,气质清丽如出水芙蓉,只要不抽风,那就是如同空谷幽兰、夜半昙花的绝世美人儿而树上这个银发女子,身材娇小火爆,气质艳丽夺目,既像是带刺的玫瑰,又像盛放的牡丹花王,再配合上她身上那股子很淡却分外吸引人的媚意,活脱脱一个祸国殃民的绝世妖娆。

  两女容貌相近,气质截然相反,但都是一个等级的绝世美女,要是站一起,就算是佛见了都会大恨剃头剃得太早。

  苏北还未到情窦初开的年纪,不太能欣赏这种盛放的美,再者他这些时日天天和苏清萱在一起,对她们这个级数的盛世美颜也有一定抵抗力,因此他在乍见银发女子后只是微微一愣,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着挥手打招呼,“小姐姐,你也是九尾府的?怎么俺从未见过你?”

  银发女子坐在树上,悠然的晃荡着一双白生生的光脚丫,听到苏北的称呼后她的眼底闪过了一丝复杂到无法言喻的情绪,而后抿着红唇轻轻的笑,“奴家一直住在这里,公子当然没见过奴家。”

  “一直住在这儿?”苏北听了脸上竟然有些羡慕,“那小姐姐你不是天天都有肉吃啰?”

  “呵呵”小狐儿似乎觉得苏北说话很有趣,又捂着嘴轻轻的笑,一双和苏清萱像极了的杏眸也弯成了好看的月亮,“公子要是愿意,你也可以住在这儿啊。”

  苏北闻言脸上先是一喜,看了看周围后又满脸遗憾的摇头道:“俺也想啊,但俺还要在九尾府陪俺姐姐,最近有些坏人想祸害咱们九尾府,俺不能在这个时候扔下姐姐一个人。”

  银发女子眼睛忽闪忽闪的、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苏北,似乎根本没认真听他在说些什么,等他说完了,她才微微笑道:“奴家真羡慕你姐姐,能有你这么个弟弟。”

  苏北顿时倍感自豪,“那是,俺们姐弟关系可好了对了,姐姐你叫啥?”

  银发女子抿着嘴唇想了想,忽然道:“奴家叫小狐儿。”

  苏北也不觉得奇怪,他以前还叫狗娃呢,“哦哦,小狐儿姐姐你好,俺叫苏北,俺姐姐都叫俺小北。”

  隔得远,任北没看到,小狐儿在听到他喊出“小狐儿”三个字的时候,眼眶之中忽然涌出大片水汽,几乎将她妩媚动人的眸子都淹没了。

  但她依然在笑,笑得是那么的满足,“小北你好。”

  顿了顿,她轻轻一纵身,娇小的身躯宛如没有重量的落叶般飘飘荡荡的落到苏北面前,伸出手,提着一只香气四溢的金黄烤鸭递给苏北,“你刚才是想吃这个么?”

  “咕嘟”,苏北再次吞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的看着小狐儿道:“俺可以吃么?”

  小狐儿将烤鸭塞到苏北手中,“当然可以,这天地间的一切,原本就是你的。”

  苏北慌忙摇头,“俺吃不了那么多,大黄来了还差不多。”

  “大黄?”小狐儿皱了皱眉头问道:“方才和你一起的那只小狗儿?”

  苏北已经迫不及待捧起烤鸭撕扯起来,“嗯嗯,就是它,它最能吃了,饿得又快,它要是来了,肯定吃的完这么多肉。”

  要不说他是缺心眼呢?就大黄现在那水牛大的吨位、银雪狼的英俊外形,得多心大才能称它是小狗儿啊?

  小狐儿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状似随意的问道:“它是你养的宠物么?”

  苏北一嘴的鸭肉把他的脸撑得跟包子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使劲摇头,等把鸭肉吞下去之后他才道:“它是俺兄弟,俺俩自小一块长大,它养俺的时候可比俺养它的时候多多了。”

  “哦?是么?”小狐儿似乎来了几分兴致,“要不,奴家让它来陪你?”

  苏北惊喜的问道:“它也能来么?”

  小狐儿点头,笑着回应道:“奴家让它来,它自然能来。”

  苏北高兴之后又有些忐忑的小声道:“先说好哦,它比俺还能吃,它要来了,小姐姐你这一林子肉可就保不住了。”

  小狐儿伸出手,慢慢的擦拭着苏北嘴角的油渍,“奴家说了,这天地间的一切,本就是你的。”

  苏北感觉到这位小姐姐的手很凉,凉得就像是春三月的井水,浑然没有活物身上的体温,“姐姐,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小狐儿:“奴家穿的少,手就凉了。”

  苏北上下一打量她,点头:“还真是,哎,俺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女的是怎么想的,大冷天还穿这么少,难道都不怕冷的么?”一边说,他一边站起来脱下长袍给小狐儿披上。

  小狐儿笑眯眯的看着他脱衣裳,还特乖巧的一矮身让苏北亲手将他的衣裳披在自己身上,完了才轻轻问道:“你把衣裳给奴家,你不冷么?”

  苏北坐回地上继续撕扯烤鸭,闻言轻描淡写的说道:“俺自小冷惯了,不怕。”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小狐儿的脸色一黯,“苦了你了奴家去接小狗儿。”

  九尾府大厅内,苏清萱正在应付四个要前往九尾祖脉查探一番的狐族前辈。

  苏清萱温婉的坐在上方的主座上,微笑的望着堂下坐着的四位同族,轻言细语的说道:“四位叔伯,非是侄女不近人情,而是如今并非祖脉开放之日,让你们上山的确不合规矩,只能恳请四位叔伯不要为难侄女。”

  堂下的四位同族,她一个都看不透,只能确定这四人境界至少也是明法境的通玄真人,比她整整高了一个阶位。

  坐在苏清萱右手首座上的一个身穿青色道袍、须发花白,看上去仙风道骨的老狐狸精,听完苏清萱的话他捋着三寸清须慢吞吞的说道:“大侄女,不是我们这些做叔伯的要为难你,而是方才那一阵异象来得蹊跷,很可能关乎吾青丘狐族的生死存亡,吾四人忝为吾青丘狐族族老,有保卫青丘之重责,不得不彻查九大祖脉追寻异象来源,还请大侄女行个方便,放我等上山,来年祭祖大典,吾等必有所报。”

  苏清萱表面上还保持着微笑,其实心里边早就开骂了:“呸,一群游手好闲的老不休,平日里白受族里的供养却诸事不管,现在一看有好事儿可以掺合了一个个就全跳了出来,还好意思提保卫青丘?臭不要脸!”

  若是平日里,她兴许就放他们四个上去了,反正让他们查一查,祖脉也不会跑,其他八脉这会儿应该就已经放那些心怀不轨之徒去祖脉了,但现在苏北还在祖脉里,墓碑前的香炉里还有她的血,放他们四个上去保不齐他们能发现点什么,所以她只能死咬着“规矩”两个字不松口。

  “侄女只能说声抱歉了,规矩就是规矩,不可通融,四位叔伯若执意上山,便请先去长老院讨来青狐令,只要四位叔伯拿得出青狐令,侄女绝不敢横加阻挠,不然,侄女就只有请四位叔伯就此止步了。”

  语气很温柔,言语也很婉转,但这里边的意思却不那么柔和:要上山,可以,拿青狐令来,不然,你们就给姑奶奶从哪儿滚回哪儿去。

  堂下的四个都是正经的老狐狸精,哪能听不出苏清萱话中的意思,当下一个个的脸色都不大好看,但他们又能怎样?

  论修为,他们任中一个都能打十个苏清萱,还不带喘气儿的,但要是论地位,在苏长君逝世、九尾府又尚未交出祖脉之前,苏清萱就是九大守护家族的族长之一,他们谁要敢碰她一根手指头,分分钟被九大守护家族的长辈吊打出屎来!

  在大厅的门口,鼻青脸肿的大黄静静的趴在门边,睁着一对儿火蓝色的大眼睛死死盯着苏清萱,连眨都不眨一下,一副生怕她跑了的模样。

  苏清萱笑呵呵的送四个脸色不大好看的族老走出大厅,挥手道:“四位叔伯慢走,侄女就不送了!”

  “哼!”为首的那个老狐狸板着脸,捋着胡须阴阳怪气的说道:“九尾族长后生可畏啊,看来是迟早是要把我们这些挡路的老不死统统拍在沙滩啰!”狐族就这点不好,勾心斗角、阴谋诡计太多,这么屁大点儿事儿都说得这种诛心之言,

  苏清萱也不是好相予的,当下就皮笑肉不笑的回道,“风伯伯就别笑话侄女了,您老身子不好,侄女怎敢将您拍在沙滩上?那多不尊老爱幼?”意思就是,你丫老胳膊老腿儿的就别出来蹦达了,姑奶奶要真把你拍沙滩上怕把你给拍死了。

  老狐狸精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怒气,再次重重的“哼”了一声。

  四个自觉折了面子的狐族族老心里都窝着火,正是看九尾府的地板都觉得高低不平咯脚的档口,结果一出门就看到趴在门边瞪着大眼睛瞅他们的大黄,其中一人登时就把气往大黄身上撒。

  只见这个狐族族老猛地一拂大袖,掀起一股磅礴的力量将门口的大黄震飞,“不知礼数的杂毛畜牲!”

  这一股力量磅礴是磅礴,但却并无多大杀伤力,他也就想借此撒撒气,落一落九尾府的面子,常言道打狗看主人嘛。

  他动手太快,苏清萱根本就没时间阻止,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大黄已经飞出去五六丈远,当下心中一沉,暗道了一声“糟了”。

  果不其然,平白无故挨了一下子,本来心头就急躁的不行的大黄瞬间暴怒,一落地就咆哮着朝将他击飞的那个狐族族老冲上去,“去你爷爷的,本老爷生撕了你!”

  在大黄的狗生观里,就没有什么问题是咬一口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口,至于咬不咬得赢这个问题,它从来都不考虑,咬过就知道了。

  苏清萱大急,冲出去大喝道:“大黄,快住口,别乱来!”

  且不说大黄根本就不听她的,就那个击飞大黄的老狐狸也不会让苏清萱就这么搅和了这个扳回一局、找回点面子的机会,他上前一步,一挥大袖,一股柔和却沛不可挡的力量轻而易举的将挡在他身前的苏清萱扫开,“大侄女,你养的狗疯了,就让我这个做叔叔的替你处理了罢!”

  大黄一见苏清萱也被击飞了,火蓝色的眼珠子霎时间就红了,疯狂的长啸了一声,本就庞大的体格再度膨胀了一圈,全身柔顺的灰毛就像是钢针般根根竖起,白森森的獠牙和锋锐的爪子也瞬间疯长此刻的大黄,看上去狰狞极了!

  和苏清萱要救大黄是因为苏北一样,大黄看到苏清萱被击飞会暴怒同样是因为苏北小北狗娃不在,要让这些人伤了大黄母狐狸,等他回来可没法儿向他交代了。

  见大黄不顾一切的冲上来,方才击飞它的那个狐族族老露出了一个轻蔑的笑容,然后慢吞吞的卷起大袖,伸出一只苍劲有力的大手朝大黄缓缓压下。

  其他的三位狐族族老的脸上都已经露出了畅快的笑意,就好像已经看到大黄在他手下化为一蓬血雾的场景。

  苏清萱目呲欲裂,但巨大阶位差距让她根本无能为力,她似乎已经看到苏北惊惶的满青丘寻找大黄的模样。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大黄的身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手!

  一只白嫩、修长,指甲上还涂着鲜红指甲油,看上去除了非常漂亮之外也没什么特异之处的玉手!

  一只直接破碎了空间,不知从何处伸出来的玉手!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