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十九章 祖脉传承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5 08:36字数:594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苏鸿羽走了,临走前他再一次劝诫苏清萱,趁早将九尾祖脉交出去,那个幕后黑手已经开了杀戒,只怕忍不了多久就会对九尾府下手了。

  苏清萱什么都没说,将苏鸿羽送出九尾府后就独自返回了书房,关起房门谁也不见。

  月上树梢。

  苏北和大黄站在书房外,他往日乐观积极的小脸上此时也有了忧色,“大黄,有坏人想对付咱们家,咱俩却帮不上什么忙呀。”

  大黄心态好,把爪子搭在他的肩头大大咧咧的说道:“你别怕,有本老爷在,来一个本老爷咬死一个,来两个本老爷咬死一双!”

  苏北撇了撇嘴,“你连姐姐都打不过,怎么打得过那些姐姐都头疼的坏人?”

  大黄歪着脑袋想了想,“好像是这样哦那怎么办?”

  苏北:“俺这不是在问你么?”

  大黄瞪大了狗眼,“本老爷只是一只帅气的九州大狼狗,你竟然问本老爷怎么办?”

  苏北也觉得自己有点傻,“也是哦,咬人你擅长,动脑子你不擅长。”

  大黄点头,“就是嘛,本老爷只会咬人。”

  苏北自己站在门外绞尽脑汁的思考了许久才把大黄留在外边自己鼓起勇气上前拍门,“姐姐。”

  “进来。”屋内传来苏清萱清冷的声音。

  苏北推开门,一眼就见到坐书案后仰着头盯着房顶发呆的苏清萱,才两三个时辰的功夫,她就像是大病了一样,整个人的精气神儿都垮了。

  “姐。”苏北弱弱的喊道。

  苏清萱低头看了苏北一眼,“随便坐吧。”

  苏北搬了一把椅子坐到苏清萱对面,关切的问道:“姐,你还好吧?”

  苏清萱勉强的笑了笑,“姐姐没事,你找姐姐有什么事吗?”

  看着她,苏北头一次觉得她的笑容不像漂亮的鲜花,反而有些像汤药,很苦,“姐姐你前几天不是说过吗?俺只要修为高了就能变得很能打,现在家里遇上难事儿了,俺想学一些能快速提升修为的秘法,俺要保护姐姐,要保护这个家!”好歹跟着苏清萱上了几天的课,知道什么是修为、什么是秘法了。

  这就是苏清萱为什么这么快就接受了苏北,真心把他当作自己骨肉胞弟的原因,他不但心地善良,而且总是很贴心的为别人着想,哪怕是委屈了他自己。

  她没忘记,测试资质的那天她告诉苏北会变得很能打时,苏北的反应是“能打又不能当饭吃”,她明白苏北先天恶魄缺失,根本就不愿意用武力去伤害别人。

  但现在他却告诉她,他想变强,保护她,保护这个家。

  苏清萱的鼻子忽然就有点酸酸的

  见苏清萱目光直直的望着自己,苏北只当她不愿意,还特忐忑的小声道:“俺也知道,俺脑子不太好使,但俺不怕苦、不怕累、也不怕疼,只要是能增加修为的秘法,俺都愿意学哦,对了,还有大黄,姐你不是说这家伙只要不停的嗑灵丹就能晋级么?俺记得丹房里还有好多瓶瓶罐罐的,全给大黄吃了,也许这家伙就能一下子冲上齐天阶呢?那咱们就不用怕坏人算计咱们家的祖脉了!”

  “噗哧”,苏清萱笑了,脸色没刚才那么难看了,“你真当齐天真君是路边的大白菜了,嗑点药就想踏入齐天阶?要真那样容易,九州上还不早就齐天真君满地跑了?”

  顿了顿,她又板起脸说道:“还有,今儿上午我讲秘法的时候,你是不是打瞌睡去了?我明明说过所有能快速提升修为的秘法都有很大的后遗症,有些甚至是以透支寿命为代价,你还想修炼一些秘法,不怕死了么?”

  苏清萱问苏北今儿上午是不是在打瞌睡的时候,他还有些脸红,等到苏清萱说完,他“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脱口而出道:“俺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坏人伤害姐姐!”

  掷地有声!

  苏清萱愣住了。

  苏北自个也有些楞神儿。

  “嘭”,书房的门被撞开了,健壮得宛如一头水牛的大黄冲进来高声嚷嚷道:“狗娃狗娃,谁要杀你?先让本老爷咬他两口,咬不死你再让他杀!”

  经它这么一嚷嚷,房内的两人顿时就回过神来了,苏清萱站起来,伸出手像是揉小狗一样的轻轻揉了揉苏北头顶,“小北不用担心姐姐过两天,姐姐就将祖脉交给长老会,没了祖脉,坏人就不会打咱们家的主意了。”

  苏北一听就急了:“为什么啊,咱们家的传家宝为什么要给坏人啊?”

  苏清萱摇头着,饱含无奈、苦涩与不甘的叹息了一声,“姐姐也不愿意啊,但咱们家太弱了,保不住祖脉的,只能破财免灾了。”

  苏北也无言以对,这一刻,他空前的渴望强大的力量,不为伤害谁,只为了保护自己所想要保护的一切!

  苏清萱这一声叹息,深深的刻在了苏北的心中,终生都不曾忘怀。

  顿了顿,苏清萱强行振奋精神,强装高兴的说道:“但在交出祖脉之前,祖脉还是咱们家的走,跟姐姐去个地方!”

  苏北也不问去哪儿,朝蹲坐在一旁的大黄一招手就跟着苏清萱往外走去。

  出了书房,苏清萱领着苏北和大黄径直就往九尾府后行去。

  苏北来过这里,“姐,咱们这是要去后山么?”

  苏清萱点头,“嗯,姐姐带你去祖脉接受先祖传承。”

  苏北吃了一惊,“你昨儿不还说过九尾传承除了青丘狐族之外,还没有任何一个妖族获得过么?”

  昔年九尾天狐苏妲己陨落之前将九尾和一道法旨送回青丘,言明九尾祖脉传男不传女,百族皆可,且每过一段时间必须无条件开放,愿前来一试的,无论是人是妖,都能踏入传承之地。

  只是数千年过去了,前来接受九尾传承的北冥妖族至少也有数十万之众,但仍无一妖可以从中获得半分传承,其中不乏各族齐天妖王!

  也正是因为这个制约,九尾传承之事在北冥州火热一千多年后,渐渐的也就平息了,现在还来青丘接受九脉传承的,都是抱着撞大运的心态来的。

  苏清萱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我是有说过,其他八脉应该也的确如此,但就如苏老二所说,咱们家的祖脉和他们家的真不一样这几天我在翻看历代族长手札的时候,就在爹的手札上发现了一个不是青丘狐族却获得了咱们九尾府祖脉传承的妖怪。”

  苏北一听,心头也有些好奇,“还真有啊?是谁?”

  苏清萱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有些迟疑的轻声道:“黑日妖王。”

  “妖王?”苏北惊呼了一声,“齐天大妖?”

  苏清萱摇头,“不是,他是通玄境,但却是北冥州内唯一以通玄阶的修为竖招妖旗、立妖洞的恐怖大妖!”

  从苏清萱想到这个名字就下意识皱眉,以及北冥州内唯一一个以通玄阶的修为称妖王一事所代表的意义,就足见这个黑日妖王绝对是个凶名远扬的的凶厉角色!

  也不知道为什么,苏北听到这个妖还不是齐天阶的时候,心里竟然有微微松一口气的感觉,“所以姐姐你就认为俺也能获得老祖宗的传承?”

  苏清萱又摇头,“我没认为你能获得老祖宗的传承。”

  苏北的脚步一滞,“那俺还去干啥?还不如回房行功冲脉呢?”

  苏清萱拉了他一把,无所谓的说道:“去试试呗,反正也不要钱。”

  “哦哦,也是哦。”苏北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反正而要钱,试试就试试呗。

  夜色下,苏清萱领着苏北和大黄走进后山,沿着已经被时光的长河磨光了棱角的白玉阶梯逐步拾阶而上,直至山顶的时候,一妖一人一狼走进一座陵园内。

  陵园的深处有一座通体以洁白石材垒成、看上去就宛如一座宫殿的巨大陵墓,陵墓前有一片可容纳两三千人、竖立着一根根巨大蟠龙白玉柱的宽敞空地。。

  苏北侧目打量四周,惊奇的问道:“咱家的祖脉是座坟?”

  苏清萱笑了笑,“祖脉其实就是老祖宗的尾巴,祖脉传承之地自然就是她老人家的衣冠冢。”

  “也对。”苏北点点头,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何先前苏清萱说移交祖脉必须等爹的三年守孝期过后召开移脉大典,才能将祖脉正式移交给其他狐族守护移脉就是移祖坟,哪怕是人族迁坟都得摆香案给九泉之下的祖宗解释解释,更何况是从大荒时代传承下来的青丘狐族,各种祭祀礼仪只怕比九州上一些小王朝的新皇登基大典还要繁琐。

  苏清萱领着苏北上前,先是在墓前恭恭敬敬的敬上了一炷香,然后苏清萱让苏北在墓碑前盘膝坐下。

  再然后她才抬起左手皓腕,右手拇指在皓腕处轻轻一划,立时血流如注。

  她一手按住就要站起来的苏北,口中严肃无比的高声道:“老祖在上,不孝子孙苏清萱在此祈告,今有人族苏北入吾苏氏,请开祖脉封印,降临祖脉传承,庇佑苏北”

  随着她的祷告声,一滴滴鲜血落入墓碑前敬香的青铜鼎中,下一刻,墓碑之上忽然射出点点白光,落在苏北身上。

  祖脉开启了。

  苏清萱微微的松了一口气,随手给左手止了血,后退一步站到大黄身边,静待传承结束。

  “弟弟,能不能获得祖脉传承,就看你自己的机缘了。”

  白光落在苏北身上不久,苏北的身躯忽然猛地一震,下一刻,异变突起!

  “嗡”,只听到一声低沉无比的嗡鸣声,墓碑突然射出万丈白光,一个眨眼的功夫便将整个青丘渲染得如同白昼般明白,与此同时,一股恐怖无匹的威压也浩浩荡荡的从墓碑之内传出,所过之处,青丘所有狐族,无论是隐藏在大地深处闭死关的齐天老妖,还是尚未开智,灵识蒙昧的小狐狸,全部本能的跪倒在地!

  但诡异的是,青丘内的其他妖族、人族却都懵懵懂懂的没有任何感觉!

  这是来自血脉最深处的至高威压!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