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十八章 坏消息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5 08:36字数:562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苏鸿羽来时,正是黄昏。

  灿烂的火烧云染红了青丘的穹顶,道道巨大的金黄光柱从云间射入大地,宛如一条条通天巨柱,看上去分外雄浑壮丽。

  完成了一天修行功课的苏北和大黄哥俩正肩并肩坐在练功场看日落,忽然见到西方有一群人朝这边缓缓飞来,等近一些之后,苏北就认出,来人正是苏鸿羽和他手下那帮紫袍老者。

  苏鸿羽还是那副模样,高冠博带、衣袂飘飘,金黄色的夕阳照射着他的后背,为他高大的身影勾勒上一圈漂亮的金边,在配合上他身后灿烂的火烧云,一眼望上去苏鸿羽竟惶惶然如天神下凡!

  和他比起来,上次领着一大帮奴仆乌泱乌泱的冲进九尾府的老七苏天佑简直就不入流

  苏鸿羽不知是没看到下边的苏北,还是根本没把苏北放在眼中,反正他是看都没看苏北一眼,直接领着一帮人就苏北的头顶上飞了过去。

  苏鸿羽落入府中,苏北“啧啧”的赞叹了两声,乌溜溜的眼睛里全是羡慕,“大黄,你说咱啥时候才能像苏鸿羽一样啊?”

  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苏鸿羽身上那股子不用盛气凌人也能高高在上的高贵气场,只能说像苏鸿羽一样。

  大黄抬起爪子轻轻的拍了拍苏北的肩膀,安慰他:“狗娃你别泄气,那厮不过是猪鼻子里插大葱装象呢,等咱们能飞了,也成天跑他脑袋上转悠去,他要敢唧唧歪歪,你就放本老爷咬死他!”它的体积膨胀了一大圈后,坐着都比站着的半大的苏北高出大半个身子。

  苏北很敏感的转过头瞅着大黄,“俺给你说过多少次了,别叫俺狗娃,俺现在有名字,叫苏北。”

  大黄很自然的点着大脑袋说道:“好的,狗娃。”

  苏北脑浆子疼

  闲话扯完了,苏北一拍大黄道:“走吧,咱们去姐姐那儿。”

  大黄抖了抖狼皮站起来,迟疑的问道:“有外人在,本老爷现在去找她打架不好吧?”

  苏北踢了它一脚,“谁说是带你去和姐姐打架的?咱们是去听听姐姐和苏鸿羽说了些什么。”

  大黄点头,走了几步后又用大脑袋轻轻拱了苏北一下,低低的问道:“要本老爷帮你咬那个啥么?”

  “哪个啥?”苏北搞不懂。

  大黄:“就刚刚从咱们脑袋上飞过去的那个鸟人。”

  “哦哦。”苏北恍然的点头,“你要不怕挨揍,俺赞成你咬他。”

  大黄:“”

  九尾府的大厅内,苏清萱和苏鸿羽分主次落座,其他闲杂人等都在大厅外候着,看起像是要说些要紧的事。

  等到上茶的紫薇退下后,精神有些萎靡的苏清萱就有气无力的轻声道:“二哥今日前来,肯定是找到要给小妹的交待了罢?”她这几天除了给苏北上课以外,其余时间全扑在藏书阁里了,好几天都没合眼了。

  苏鸿羽端起茶盏轻轻的吹了一口,笑道:“九妹你性子还是这么急,二哥老远过来,你就不能让二哥喝口水再说么?”

  苏清萱打了个哈欠,俩黑眼圈看上去分外的显眼,“大家都是狐狸精,二哥跟小妹玩这些弯弯绕有意思?”

  二哥脸上的笑容不变,轻轻的抿了一口灵茶后眉头忍不住的一皱,随手就将茶盏放了回去,“九妹啊,不是做二哥的说你,你说你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这等入不了口的劣茶也能拿出来待客?九尾府还没这么拮据罢?”

  苏清萱任他说完,脸色也没多大的变化,只是干巴巴的说道:“小妹的不好这一口,二哥多担待。”

  别以为这一对儿狐狸精是在浪费口水,他们这是在心理战呢,当然,苏清萱是不愿意浪费这个时间的,但像苏鸿羽这种不玩点计策就浑身不舒服斯基的强迫症狐狸精,这个过程就是日常的、必须的、能下饭的,只要苏清萱想听他的交待,就必须陪他玩高兴

  直到,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横冲直撞的插进一对儿狐狸精中间,“姐,有客人哦?”

  苏鸿羽听到苏北的大呼小叫,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表情活像是在享受一盘精美的菜肴时在里边发现了一只绿油油的大头苍蝇。

  他转过头,就见到苏北领着一只似乎是银雪狼的妖兽大摇大摆的穿过大厅外众多九尾府与二尾府奴仆,走进大厅中。

  看到苏鸿羽不爽,苏清萱就爽了,笑着冲苏北招手道:“小北啊,进来坐吧。”

  苏鸿羽的目光在苏北和大黄之间扫视了一圈,正准备收回目光,忽然又像是想起什么来,目光又回道了大黄身上。

  他似乎见过这头银雪狼的气息,但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儿见过它,体格这么健壮的银雪狼他要是见过肯定有映象。

  他这么直勾勾的盯着看,大黄不爽了,狗嘴一张直接就骂:“小白脸你看什么看?没见过本老爷这么帅的九州大狼狗?”

  苏鸿羽的嘴型是这样的“”。

  “哈哈哈”苏清萱一拍座椅的扶手,毫无淑女形象的放声大笑。

  苏鸿羽的确有点懵比,作为一个极擅长玩弄阴谋诡计的狐狸精,他的记性向来很好,所以他已经想起来,自己三天前的确见过见过这道气息,不过那时,这道气息还只是一条土不拉叽的杂毛大狼狗,他连看第二眼的兴趣都没有。

  这才过了三天,那条土不拉叽的杂毛大狼狗不但变成了一条健壮的银雪狼,还能和化形妖怪一样口吐人言!

  这么不可思议的事,他别说见,连听都没听过和苏清萱之前一样,苏鸿羽现在也有把大黄切片了透彻研究一番的冲动。

  见他这模样,苏清萱解气不比,心道:总算不是姑奶奶一个妖为这对儿变态郁闷了。

  苏北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把大黄的臭嘴给捏住了,不好意思的讪笑道:“大黄不会说话,二哥别和它一般计较!”

  “呵呵!”苏鸿羽干笑了一声,他能说什么?难道真要他堂堂二尾府的少主去跟一只还没化形的妖兽较真其实关键还是这里是九尾府,他不好扫了苏清萱的面子,如果是在野外,他当然也不会较真,一巴掌都拍成飞灰了还怎么较真。

  “坐下!”苏北艰难的把大黄拖到苏鸿羽对面塞进一把椅子里,然后自己也随意找了一把椅子正襟危坐,一副“你们聊吧,别管俺,俺就看看”的模样。

  苏鸿羽稳定心神,努力不去看自己对面那头蹲在椅子上,像狗一样吐着舌头、“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似乎随时有可能扑上来咬自己一口的银雪狼,和坐在斜对面,努力装小透明事实上分外的扎眼的苏北,心情总算是没那么糟了。

  但也没有再玩什么心里战的兴致了,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九妹,把你家的九尾祖脉交出来吧,无论是交给我和老大,亦或者是长老会都行,但就是不要再留在你手里了,你护不住它!”

  苏清萱微微一眯眼,沉声道:“你查到了什么?”

  她三天前去二尾府砸门,不全是为了出气,主要还是为了逼苏鸿羽出手调查出那个幕后黑手。

  苏鸿羽作为同辈中最擅长玩弄阴谋诡计的存在,苏清萱很早以前就知道他的手不但覆盖了整个青丘,连北冥州其他妖族势力中都有他的影子。

  她先前还在暗自嘲笑,那个幕后黑瘦的手段的确高明,但万万不该在没调查清楚她和苏鸿羽之间的关系前就将苏鸿羽推出来做替死鬼,这简直就是茅坑里打灯笼,找屎啊!

  但现在看起来,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苏鸿羽没有回答,依然正色道:“九妹你就听二哥一句劝,这次二哥真是为了你好!”

  苏清萱有些怒了,“张口闭口要我把祖脉交给你们,还好意思说是为我好?你们这是欺我九尾府断子绝孙还是欺我苏清萱没脑子好忽悠?”

  苏鸿羽不为所动,“你别跟我胡扯,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要九尾祖脉没错,但我苏鸿羽堂堂八尺男儿,想要我会自己拿,不屑于这种话哄骗于你?”

  苏清萱真怒了,“这么说来,姑奶奶要是不把九尾祖脉交出来,还是姑奶奶不识时务啰?”

  见她怒得面红耳赤的模样,苏鸿羽知道就这么空口白牙的劝是没用的,当下轻叹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说道:“就在昨夜,我派出去调查那块玉佩的人手,一夜之间全死光了就在青丘。”

  “什么?”苏清萱悚然动容,“这怎么可能?青丘之内谁敢对你的人出手?”

  青丘九大守护家族,九尾狐祖苏妲己的本家血脉后裔,九尾祖脉的继承者、守护者只看称呼,就知道青丘九大守护家族在青丘的超然地位,可以说,九大守护家族就是青丘狐祖中的贵族,即便是手中无权,但若没有正当理由便是连青丘长老会都不敢对他们指手画脚!

  这简直就比苏鸿羽什么都没查得出更令人惊讶,也更可怕!

  苏清萱的震惊态度对苏鸿羽而言不亚于打脸,但他却只是露出了一个略微有些苦涩的笑容,“是啊,我也没想到,还有妖敢在青丘内对我的人出手,但他们就是全死了,尸体一夜之间出现在我家山下,就像是在警告我不要多管闲事。”

  苏清萱闻言瞳孔猛的一缩,她知道这代表什么意义,“但就算他们把你派出去的人全杀光了,你也能查到一些东西,不是么?”

  苏鸿羽勉强的笑了笑,“他们既然出手了,自然不可能什么痕迹都没留下我的确查到了一些东西,但我不觉得我把这些东西告诉你是个好事儿,你听我一句,把九尾祖脉交出去,还能保你九尾府阖族平安。”

  苏清萱咬了咬牙,“是不是好事,小妹自能判断,还请二哥看在咱们九大守护家族几千年前是一家的份上,倾囊相告。”

  苏鸿羽看着她摇了摇头,“你还是这么倔强也罢,我只能告诉你,我从那股势力里闻到了一股子北冥州的味道。”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