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十五章 后天境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2 08:22字数:547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灵气上走云门穴过中府穴,对,这里就是中府穴现在再入天府穴”苏清萱以真元引导苏北体内的灵气一个穴窍一个穴窍的打通阴阳百炼经第一层行功路线上的穴窍。

  她引导得很慢,但冲脉的剧痛依然让苏北脸色苍白,汗出如浆,身躯不停的发抖,看上去似乎连入定都快要维持不下去了。

  苏清萱注意着苏北的神情变化,虽然有心让他多经受经受痛楚的砥砺,但瞧着他煞白的小脸依然觉得于心不忍,忍不住停下引导开口提点道:“切记,冲脉最忌急躁,未打通的穴窍如上了锁的门,而你没有钥匙,想要开门就必须要耐住性子慢慢的开锁,那些逞匹夫之勇强行撞门的都是脑子被驴踢坏的蠢蛋,撞不开经脉受伤,撞开了穴窍受损,横竖伤的都是自己,若是留下暗伤,轻则超凡阶难以圆满,重则终生难以突破真我境。

  冲脉讲究的是一个水磨工夫,你可曾听过绳锯木断、滴水穿石的典故?冲脉便是这样,日积月累、锲而不舍,再鲁钝的人都能打通全身经脉,所以,你不要急,慢慢来。”

  苏清萱没跟苏北说那些玄之又玄的大道理,而是以通俗易懂的大白话告诉他该如何冲脉,这个狐狸精虽然有时候不大靠谱,但对苏北的爱护之心却是半点都不掺假。

  停止冲穴后,苏北脸上的痛楚之色也随之稍减,听到苏清萱的提点他心中恍然大悟,立刻便将囤积的天府穴前乱哄哄“撞门”灵气散去,改为形成一条细长的溪流源源不断的从丹田流向天府穴,果真痛楚大减。

  苏清萱见苏北皱巴巴的小脸慢慢舒展,也微笑着说了一句:“孺子可教。”

  见苏北再次进入深层次的入定当中,苏清萱也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将心神投入苏北的体内。

  夕阳西下,很快,朦胧的银辉月华便洒满大地,夜幕降临了。

  心神沉浸在苏北体内的苏清萱忽然神色一动,将心神从苏北体内退出后左右一看,皱着眉头轻声嘀咕了一句:“原来是天黑了么?”

  顿了顿,她的目光再次落到苏北身上,眉头越皱越紧,“只不过是天黑了而已,变化怎么会这么大?”

  就在刚才,她忽然察觉到苏北经脉里灵气流在快速减少,仔细一感受,才发现他吐纳灵气的速度在直线下降,短短小半个时辰,先前还好似大江长河般滔滔不绝不断的灵气流就变成了断流的小溪水,冲脉的效率一下子就降低了数倍。

  她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慌忙将心神从苏北的体内退出来后才发现原来是天黑了。

  “难道是因为他火行双圣体的原因?”苏清萱思索道,“火行属阳,日为阳,月为阴,他是火圣体,入夜后吐纳灵气的速度受到克制也正常嗯,肯定是这样。”

  自觉想明白了,苏清萱的眉头展开了,反而觉得就苏北现在这冲脉的速度才是正常她修行百年,真是第一次遇到苏北这种刚才冲脉就得提醒他别蛮干的主儿。

  寻常修士初学乍练,大都需要花上好几天积蓄灵气,等某天觉得自己能冲开某个穴窍的时候,才卷着灵气对穴窍来一波,冲得开万事大吉,冲不开重头再来。

  到了苏北这儿,人才不这么玩儿,太小家子气,直接一边吐纳一边源源不断催动灵气冲击穴窍,她这个又是姐姐又做师傅的,还得苦口婆心提醒他别蛮干。

  直白点说,吐纳灵气其实就像是抽水泵,正常人的抽水泵功率太需要抽好几天才能蓄够一次冲脉的灵气,而苏北的功率太大,大到不但能一边抽水一边儿冲脉,还必须加以限制,怕他的灵气来得太猛伤了经脉和穴窍。

  苏清萱刚才开口提点他的时候心里就别扭得不行。

  讲真,幸好苏北遇到的苏清萱,要是拜入别人门下,就冲他这妖孽程度,不想把他切片的都是存着心思夺舍的。

  这不,这会儿苏北吐纳灵气的速度下降了一半还多,冲脉的灵气流才下降无法再蛮干的程度仅仅只是没办法蛮干。

  也就是说,虽然苏北吐纳灵气的速度下降了,冲脉变得有些吃力了,但其实效率上比起白天还要快一些,至少,苏北不在需要分神节制灵气流,只需要一门心思的往上冲就好。

  这听上去是不是太不给普通修士活路了?苏北是没这个觉悟,他还以为,谁都和他一样呢,至于苏清萱?

  “呸,普通修士的死活跟姑奶奶有毛关系?”

  苏北冲脉的进展终于正常了,苏清萱也松了口气,不在把心神投入苏北的体内,只需在感觉到苏北打通一个穴窍的时候为他标明下一个穴窍的位置,剩下的就交给苏北自己去跟穴窍关隘死磕。

  “又是一天啊!”苏清萱慵懒的伸了个懒腰,裙摆下的完美曲线表露无疑,只可惜周围除了闭着眼睛的苏北,就只有安安静静趴在苏北身边做一只美公狗的大黄,再美也无人欣赏。

  看到大黄,闲的无聊的苏清萱笑着冲它招手道:“大黄,过来。”

  大黄没动弹,懒懒的抬起眼皮子睥睨的瞅了她一眼,再轻轻的用鼻子哼哼了一声,似乎在说,“你谁啊,俺认识你么?”

  苏清萱敢拍着她的34的大胸膛发誓,她从大黄的眼神里感受到了赤、裸、裸的蔑视,虽然被一条狗蔑视让她也难以置信,但那绝对是蔑视没错。

  她有点哭笑不得,“果然是狗脸,说翻就翻。”

  说到这儿她似乎觉得有些不对,仔细一回忆才发现大黄对自己压根就没热情过,顶多是看在苏北的面子上让自己摸一摸,哪怕这两天她一直和苏北在一起,大黄也都只是紧紧的跟着苏北,和他打闹,从来没对自己浪费过一个表情。

  她顿时来了兴趣,玉手一翻,取出一颗香气四溢的丹药对着大黄摇了摇,再摊开另一只手对它说道:“来握个爪,姐姐就把这颗糖豆给你。”

  要不说习惯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呢,昨儿苏北冲大黄说不准凶姐姐的时候苏清萱心里还别扭得不行,这才过去了一天,她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自己是一条狗的姐姐。

  闻到丹药的香气,大黄一下子就抬起头来,眨巴着乌黑的大眼睛对苏清萱来了一发超萌的歪头杀,看起来似乎是被丹药吸引了。

  但它依然只是看,没起身,而且它的歪头杀虽然超萌,但狗脸上分明写着:爱给不给,想和朕握爪,做梦。

  “哟呵!”苏清萱更有兴趣了,“可以啊,比你主人有骨气多了。”

  大黄咧开嘴,露出了一个非常人性化的嘲笑表情,然后又把大脑袋轻轻的搁在了两只前爪上,慢悠悠的你闭上了眼睛。

  “不要就不要吧!”苏清萱轻轻抛着丹药,一脸阴险的坏笑道:“反正这颗丹药也不能真给你,这是给还没化形的小妖崽子炼血用的沸血丹,你吃了会炸”

  她的话还没说完,趴在地上的大黄忽然一跃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就叼走她抛到空中的沸血丹,落地之后还转过头再次对苏清萱露出了一个嘲笑,似乎在说:“你不给,本老爷不会自己拿么?”

  苏清萱瞬间就懵比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按理说,以苏清萱神象境的修为,一万个大黄一起上都别想碰到她一根毫毛,但这是是青丘、九尾府,对苏清萱来说全天下最最安全的地方,她心里边根本就没半点戒备心,再加上大黄理她又近,它飞扑过来也就半个眨眼的功夫,她脑子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她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了开天辟地以来第一个被普通的大狼狗抢走丹药的神象境。

  这会儿苏清萱还压根就没想到这一茬,此刻她脑子里只回荡着自己刚才没说完的那句话“你吃了会炸的,吃了会炸的,会炸的,炸的,”

  她似乎都已经看到一条炸的血肉模糊的死狗和苏北哭炸的表情

  如她所说,那一颗是给没化形的小妖崽子,也就是妖兽炼血用的沸血丹,那什么是炼血?这就要从妖族的力量来源说起。

  九州所有修士都知道,妖族的本体越强实力也就越强,小白兔妖怪那怕是修炼了什么上等功法也打不过同阶的大灰狼妖怪,这是无法超越的先天差距,而那些本体名称带上啥“荒”、“神”、“凶”“魔”之类字眼的妖怪,通常都是人族修士隔着百八十里就得绕道走的变态玩意。

  不过这种先天差距虽然没法超越,但可以弥补。

  需知九州亿万万生灵都起源于大荒时代,而大荒时代那怕只是路边的一根杂草,放到也在是难得珍稀灵药,所以说如今九州的亿万万生灵的体内都流的都是大荒时代传下来的血脉,只是或多或少而已,而炼血,就是妖族通过各种的力量不断壮大、激发自己体内那一丝大荒血脉的过程,通过这个过程,小白兔有希望进阶成玉兔,大灰狼有希望进阶成啸月银狼。

  既然只有妖族能炼血,就说明这其中有普通野兽不能炼血的限制,那就是妖气妖气不是真元,也不能当真元使,但妖族的妖气却能直接影响妖族力量的强弱,要分辨一个妖怪实力的强弱,最直接的方式也是看他的妖气强弱。

  而大黄,虽然聪明得出奇,但它的确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九州大狼狗,体内一丝妖气都没有,吃下沸血丹根本消化不了,结果就是沸血丹所蕴含药性会煮沸大黄全身狗血,庞大的药力会生生将大黄撑得炸开!

  最为关键的是,沸血丹入口即化,且药性一经散开就无法逆转。

  也就是说,即便苏清萱出手压制住大黄体内的沸血丹药力,大黄也会被沸血丹的药性煮熟,还是十成熟的那种!

  一句话,大黄死定了!

  苏清萱的内心是崩溃的。

  更要命的是,苏北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醒来了。

  “嗷”只听到一声略显稚嫩的仰天长啸,苏北体内突然迸发出一股强大的飓风,卷起他周围的砂石尘土漫天飞舞。

  他打通一条经脉,正式踏入后天境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