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十三章 干货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2 08:22字数:541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打完收工的二人收起长剑,飘然的从天而降。

  苏北很狗腿的带着狗腿子大黄凑上去,笑嘻嘻的给苏清萱捶肩膀,“姐,打累了吧,俺给你松松肩。”

  “嗯”,得胜归来的苏清萱这会儿也拽得跟二五八万似得,矜持的拉长了脖子、高高仰着头,那神态像极了骄傲的天鹅。

  而对面的二哥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瞅着苏清萱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总之就是阴晴不定,“九尾祖脉就是九尾祖脉,果然神异非凡!”

  苏清萱一听顿时就不高兴了,“老二你不是吧?姑奶奶打赢你和我家的九尾祖脉有什么关系?你要是输不起就直说,大不了姑奶奶以后上门只砸门不打架!”

  二哥苦笑,“你还真是缺心眼啊,这么多年你就一点都没发现你家的祖脉和其他八脉不一样么?”

  果然是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苏清萱成天歧视苏北这个缺心眼,一转头,就被别人给歧视了。

  但苏清萱却没顾得上生气,皱了皱柔和的柳叶眉后,沉声问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我同为青丘九大守护家族传人,担负的都是看护和传承老祖宗遗泽的重任,当年分祖脉时也是你我的先祖商议后共同决定的,你凭什么说我家的祖脉和其他八脉都不一样?”

  二哥不答,反问道:“如果你家的祖脉和大家伙儿家的祖脉一样,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拼着得罪你抓着你家的祖脉不松手?”

  这个问题正是苏清萱想问道:“我也纳闷,按理说你们比谁都清楚祖脉传承的限制,想要我家的祖脉我能理解,多一条总比少一条好,但犯不着这么不依不舍的吧?”

  青丘九大守护家族都源于九尾天狐苏妲己的直系本家,也就是说,九大守护家族几千年压根就是一家人,虽说分家几千年了,但妖族的寿命本就比人族修士长,几千年也不过就是五六代人,即便是现在,九大守护家族内都还有一些未分家前的青丘苏氏族老在沉睡,所以九大守护家族即便是分家几千年,但血脉的牵连还没断,这一点,从“二哥、九妹”这些称呼中都能看出。

  再加上九大守护家族平素里也没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所以即便九大守护家族暗地里有些隔阂,表面上也还能维持着亲戚般的融洽,然而这一次,老二他们对九尾府的动作,显然是过火了。

  二哥沉默以对。

  苏清萱见状有些恼火的喝道:“你好歹是个男子汉大丈夫,跟我一个女子还藏着掖着的好意思么?说吧,我家的祖脉和你们家的到底有什么不同?”

  二哥摇了摇头,轻声道:“还是你先说说这次砸我家的门又是为了什么吧。”

  苏清萱也就不废话,抬手抛给二哥一块玉佩,“这是你家的吧?”

  二哥接住玉佩看了一眼,阴柔的眉头也是一下子就皱了起来,“哪来的?”

  苏清萱抱起双手,“昨夜我家出了个弑主的白眼狼,事情败露后逃出府被人灭口,这是在他的尸体周围找到的。”

  二哥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把玩着玉佩思忖了几息后,沉声道:“不是我做的。”

  苏清萱毫不犹豫点头,“我知道,但既然这玉佩出现在了白眼狼的尸体周围,你家的大门我就必须来砸。”

  二哥也点头,“三天之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我等着,”顿了顿,苏清萱又严肃的问道:“你还没告诉我,我家的祖脉和你家的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二哥松开眉头笑了笑,“既然其他人都没告诉你,我自然也不好直说,你自己回去翻翻你家的历代族长手札,应该能找到答案。”

  苏清萱猛地一挑柳叶眉,手一招,长剑再次出现在她手心里,“老二,姑奶奶是啥妖你是知道的,别逼姑奶奶拆了你二尾府。”

  二哥笑的越发的风轻云淡,转过头对身边的众多紫袍老者轻声道:“九小姐今日有兴致帮我们拆迁,是好事儿,等会她动手的时候记得给她搭把手儿,可不能让外人说我们二尾府的爷们小家子气,连一座破院子都舍不得。”

  “是,少爷。”众紫袍老者齐声应诺道。

  苏清萱一听,肺都快气炸了,手里的长剑上的青光都明灭不定,仿佛下一刻,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劈出一剑。

  二哥却施施然的转身往二尾府内走去,似乎笃定了苏清萱不会出手。

  苏清萱挣扎了好几息,最终还是收起了长剑,她的确不会出手。

  她方才砸二尾府的大门看似张狂霸道,但却是事出有因,简单的说就是有正当理由,理直气壮,这一点,二哥也心知肚明,所以他对苏清萱动不动就砸门的行为深恶痛绝,却也无可奈何,但如果苏清萱没有正道理由下手砸了二尾府,那就是她犯浑,没道理了,到时就该二哥出手折腾她九尾府了。

  说修行界强者为尊没错,说修行界拳头即正义也没错,但在拳头分不出高下的同一层次人物里,还是得讲道理的,毕竟谁都不想和一个三天两头逮着人乱咬的疯狗打交道。

  二哥走到一半,忽然又回过身来望着苏北道:“给你一个忠告,不想死就尽快离开青丘,不然下一次,你可能就没这么好运了。”不愧是二哥,方才苏清萱只提了一下弑主的白眼狼,他就猜到是冲着苏北去的。

  苏清萱猛地一挑眉,“老二你什么意思?”

  二哥:“字面上的意思。”

  回程的途中,苏清萱的眉头不断的皱起松开,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苏北瞅着下边的景物,小心翼翼的拉了拉苏清萱的裙角,“姐,咱们是不是走错道了?”

  “啊?”苏清萱茫然的应了一声,苏北重复道:“咱们是不是走错道了?这不是回家的路。”

  “哦哦”苏清萱这才回过神来,左右的一打量,连忙掉头,“是飞反了没事儿,反正赶不上饭点了。”

  苏北撇了撇嘴,回家都能飞反?他要不提醒,这个糊涂姐姐还不得飞到天边去?

  瞅着她魂不守舍的模样,苏北犹犹豫豫的开口:“姐,你在想什么?能说出让俺也替你想想吧。”

  苏清萱看了看苏北,摇头道:“我都理不出个头绪来,你能想出什么,就别白费这劲了。”

  苏北不服气,“你不说俺也知道,你不就是在想刚才二哥说的话么?”

  “你和苏老二不沾亲不带故的,不用叫他二哥,他叫苏鸿羽。”苏清萱轻轻抚了抚了苏北的头顶,“此事你就别想了,我回去翻翻咱爹的手札,应该就能找点什么。”

  苏北一把抓住苏清萱的手,他总觉她这个动作特像自己揉大黄的时候,“这事儿还需要想么姐,你是不是忽略了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苏清萱疑惑,“什么?”

  苏北一拍手,“祖脉还在咱们家里啊,你根本不用管那些满肚子坏水而的坏人在想什么,也不用担心他们后边还有什么阴招,咱们只要牢牢的守住祖脉,他们蹦达得再欢实也没用!”

  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苏北的脑子灵光起来,看问题还是很准的。

  苏清萱的双眼慢慢亮了起来,心道是啊,想那么多干嘛呢?只要祖脉还在她手里一天,那些藏在暗处的小人若不敢蹦出来和她对撕,就只有干瞪眼的份儿!而他们要敢跳出来明刀明枪的对撕,也就不值得头疼了,总之稳坐钓鱼台、以不变应万变,就吃不了多大的亏。

  她豁然开朗,转过头遥望着二尾府的方向猛看几眼,冷笑道:“几句话就差点挑动老娘自乱阵脚,苏老二,算你狠!”

  开朗是开朗了,但她心里边始终还是有些疑虑。

  有道是空穴来风,必有其因,苏清萱自忖,以苏老二的手段,也不太可能拿一个一戳就破的流言来忽悠自己,那除了激怒她多砸他几座大门之外,没他能有什么好处?而他既然是想要乱自己的阵脚,不放出点干货肯定是不可能的只是,是什么样的干货才让苏老二觉得能让自己乱了阵脚呢?自己回去后还要不要去翻看那些手札呢?

  苏清萱犹豫了。

  见她总算不发神了,苏北又伸手扯了扯她的裙角,“姐,你是不是还忘记了什么?”

  “啊?”苏清萱一愣,然后立马就做恍然大悟状,“哦哦,姐姐知道你饿了,再忍忍,姐姐快点飞,到家了让还珠给你做大肘子!”

  “不是!”苏北有些泄气,姐姐怎么老觉得自己只想着吃呢,“昨天咱们不是说好好的么?今天你教俺打通第一条经脉。”

  苏清萱惊奇的看着苏北,心道弟弟今儿是怎么了?到了饭点竟然没想吃想修行莫不成是被苏老二最后那句话吓到了?

  “你别怕,有姐姐在,没有人能欺负你的。”

  苏北使劲的摇头,“不是,俺不怕,俺是不想成为你的累赘,而且,俺也好想像你一样,一跺脚就能变成窜天猴,一挥剑就能劈出一条河。”

  他是真的被神奇的修行给吸引住了。

  苏清萱终于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哟,终于开窍了,说吧,今儿想吃啥好吃的,姐姐全满足你。”

  苏北的眼睛亮了,“真的?那俺要吃大肘子酱牛肉白斩鸡烤全鸭粉蒸羊肉酸菜鱼”

  苏清萱:“”

  大黄:“汪汪汪、汪汪汪”俺也要,俺也要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