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十一章 老二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2 08:22字数:591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夜深了,苏清萱还坐在书案后,专注的翻看一摞还散发着新鲜墨香的卷宗。

  “卖立字:吾青丘桃花村袁氏大福,今因年岁不能熟,无依无靠,口食难肚今将幼子袁华,年十六岁,生于九州历八二四年,十一月廿八日辰时,托于苏姓九尾府九州历八三六年十二月十七。”

  “袁华其人,自入府后手脚勤勉,鸡鸣而起,灭灯而卧,各房执事均喜其为人其人交友广阔、仗义疏财,虽是马厩杂役,却上交少主房贴身丫鬟,下交洗香房倒壶杂役,每月月例发放之后,其人均散尽银两买酒买肉、呼朋唤友至醉方休苏正元。”

  苏清萱仔细翻看完卷宗后,目光最后定格在袁华卖身契落款的时间上她如果没记错的话,她爹苏子君就是在九州历八三六年离开青丘前往雁铩关的。

  如今既已确定袁华就是其他府里派来的细作,那么,这两个世界如此相近就绝不是巧合!

  “难道他们从那时就已经开始打祖脉的主意了?”苏清萱一手托着光洁的下巴凝视跳动的烛火,另一只轻轻的敲击着卷中上的时间,眼神渐渐迷离。

  青丘内执掌祖脉的九大守护家族,只有他们九尾府无男丁,所以他们家的祖脉迟早是要交出来的,那些个觊觎她家祖脉的同族兄弟有这样的心眼儿也不奇怪。

  不知过了多久,她敲击卷中的手指忽然一滞,明媚的杏眸不断睁大,双肩不受控制的微微战栗,“难道说,爹在雁刹关会暴露身份也和这只幕后黑手有关?”

  这个疑惑从她接到他爹苏子君最后的传讯开始,就一直困扰着她。

  要知道,她爹苏子君可是通玄阶的天心真人,他若想隐匿气息,别说是已经废弃的雁铩关,就是大摇大摆的走进雁铩关后方那座号称“九州第一雄关”的雁门关,也无几人能发现他身内的妖气。

  还有苏子君为何不反抗而选择束手赴死,还坚决不许她入关大开杀戒,她也一直想不明白。

  她没见过天心真人出手,以她当前的境界也无法揣度天心真人的威势,但她知道他爹修行了那些护身秘法,笃定哪怕是玄婴真人出手,也决计留不下他,就算是有更高一阶的齐天阶真君出手,她爹也绝对不可能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而两位通玄境真人若是开战,已经失去了阵法加持的雁铩关绝对会在顷刻间毁于一旦

  起先,她还只当她爹是因为一生追求的人妖共存理念破灭,万念俱灰只求一死,毕竟就她爹那死心眼、还动不动就钻牛角尖儿的性子,的确干得出这样的糊涂事儿,但这几和苏北相处,她又渐渐否定了这个理由苏北才和她相处了一两日都会舍不得她,她不相信她爹就能狠得下心舍下她这个女儿!

  这些谜团,在今晚之前她都还只当做是自己想不明白的烦恼,现在这个八百里外都能闻到阴谋味道的巧合出现了,她不这么想了。

  “你最好祈祷你和我爹的死没有关系,不然”苏清萱凝视着跳动的烛火喃喃自语道,目光似乎穿过空间看到了一道隐藏在黑暗中身影,澎湃的杀气平地卷起一阵妖风吹得屋内的摆设“哗哗”作响。

  “小姐!”同样一宿没睡的老管家走进来,恭恭敬敬的朝苏清萱行礼道,“袁华的尸体找到了。”

  “哦”,苏清萱无动于衷,“还剩几根骨头?”

  老管家越发的恭敬了,“的确没剩下几根骨头了。”

  果然不出苏清萱所料,她随口问了一句:“有没有什么发现?”

  之所以说是随口问了一句,是因为她笃定,以幕后黑手行事滴水不漏的风格,不可能会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让她追查。

  但这一次还真就超出她的预料了。

  “这是老奴在袁华的尸体周围发现的,”老管家双手呈给苏清萱一块染血的青色的玉佩。

  这是一块料子上等的玉佩,入手温润如水,玉佩表面还有反射着莹润的光芒,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再细细一看,玉佩被绝顶的雕工镂空成了八卦形,中心龙飞凤舞的雕刻着“观风”两个字。

  “呵,苏老二身边人的玉佩?”苏清萱眯起杏眼,笑的十分冷。

  观风不是人名也不是什么势力名称,而是一个附庸风雅的雅号,和什么青莲居士、菊花散人一个性质,而这个“观风”雅号的主人,正是苏清萱口中的“苏老二”。

  老管家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这位越来越深不可测的小姐,“您觉得,今晚这事儿,是不是二少爷做的?”

  苏清萱微微摇头:“苏老二行事向来小心谨慎,不可能会留下这么直接的线索。”

  老管家点了点头后,又道:“那您看有没有这种可能:二少爷摸准您对他的了解,故意让人留下玉佩洗脱自己的嫌疑”

  炸弹里扔烟雾弹,烟雾弹里扔闪光弹,这就是一窝子狐狸精勾心斗角的日常。

  苏清萱一捋鬓发风轻云淡的笑了,可爱的小虎牙在烛光下熠熠闪光,“不会,我了解他,他也知道姑奶奶是什么人,不会对姑奶奶使这种蠢招的!”

  “您是什么人啊?”老管家在心底嘀咕了一句,“那小姐您看此事的后续该如何处置?”

  苏清萱轻轻一拍书案上的卷宗,“歹人六年前就把手伸进咱们九尾府了,您老竟然还问我该如何处置?查,把府里所有的奴仆都给我通查一遍,如果再有类似的事发生”

  说到这儿她顿了顿,意味深长的淡声道:“您说我该拿您怎么办?”

  老管家的背心一下子就渗出了一层冷汗,“小姐您放心,若再有此类事情发生,不需要您开金口,老奴自己把脑袋摘下来恕罪。”

  他知道,今晚的事是真踩到自家小姐的底线了,而他作为九尾府的管家,管的家里出现了别家的暗子,还险些危及到主家的性命,不死都该脱成皮,自家小姐还能给他一次机会,就已经是看在他在九尾府尽心竭力伺候了一辈子的份儿上。

  苏清萱的底线是什么?是这个家!院墙外边如何刀光剑影、血雨腥风,她都忍,但敢往院墙里伸爪子,就相当于往她苏清萱的心窝子里插刀子都往她心窝子里插刀子了,就除了你死我活还有什么好说的?

  老管家退出苏清萱的书房,走到门口时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到摇曳的烛光下,苏清萱还在眉头紧锁的翻着卷宗,烛光将她的影子拉出了一大片,吞没了她身后的梅花报春屏风他一个恍惚,仿佛又看到了老爷坐在书案后对着大荒遗卷苦思的模样。

  “小姐,终于长大了啊!”他低低的叹了一声,回过头走入漆黑的夜里。

  苏北迷迷糊糊的发现自己站在一颗熊熊燃烧、遮天蔽日的苍劲大树下。

  面对如此神异的大树,苏北发现自己竟然不但不害怕,心里边还总有一种很亲切很亲切的熟悉感,他抬起手,心里很迟疑手上却十分自然的拍了拍这一颗连树干都一眼望不到头的神异大树。

  “老二,你终于回家了。”

  一道清朗而富有磁性的男声忽然在天地间响起,惊得苏北猛的回过头四下张望,“谁,谁在说话?”

  周围空无一人,苏北疑神疑鬼的自言自语道:“难道是俺听错了?”

  “你,还没想起来自己是谁么?”

  那道声音又在天地间响起,这一次苏北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听错了,他惊惶的在原地转圈圈,“俺是谁还需要想?俺大名苏北,小名狗娃,你是谁,这又是哪儿?”

  他突然感觉心里很慌,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慌,但总有一种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的感觉,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偏偏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哎原来如此。”那个清朗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简简单单的叹息声里汹涌的复杂情绪却让苏北感觉到心里堵得喘不过气,还没等他想自己这是怎么了,鼻子又突然一酸,豆大的泪珠完全不受控制的簌簌往下落。

  很奇怪,他在哭,但他却一点都不难过。

  这更让他惊惶了,“你是啊,俺认识你对不对?”

  那道声音并没有回答他,任由他站在树下不断流泪。

  过了许久,那道清朗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老二,大哥的时间不多了,你早些醒来罢。”

  “谁大哥,俺没有大哥啊?”苏北使劲的大喊道。

  “哎”无尽的叹息似乎占据了这方天地。

  苏北还想说什么,但眼前忽然一黑,再睁开眼,就见到大黄腆着张大脸疑惑的望着自己,侧过头,便见明净的晨曦已经斜进屋内,桌上还有一盘垒得高高的大包子和一大碗小米粥在升腾着丝丝的热气。

  很美好的一个清晨。

  但苏北的心里却始终萦绕着一丝挥之不去的悲意,让他连看到肉包子都没胃口。

  他坐起来,感觉脸上湿哒哒的,伸手一摸,满手的泪珠。

  “俺刚才做的是什么梦来着?”他想了想,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半晌才憋出一句,“他爷爷的,又做噩梦了。”

  胡乱吃过了早饭后,苏北领着大黄去练功场找苏清萱。

  一路上他都在努力的回想自己昨晚到底是做了个什么梦,越是想不起来他越是想要知道,想来想去,最后也只想起来一句没头没尾的“老二,你又回家了”。

  “呸!”被自己的梦折腾得抓狂的苏北重重吐了一口唾沫,跳着脚骂道:“你全家都是老二!”

  还没踏进练功场,苏北远远的就看到苏清萱坐在蒲团上一手托着下巴出神。

  感受到他的到来,苏清萱抬起头来远远的朝他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弟弟,今儿上午咱们不修炼,姐姐带你去看打架。”

  “啊?”苏北睁大了眼睛,“去哪儿看打架啊。”

  苏清萱不答,一挥手练功场就凭空刮起一阵狂风,卷起苏北就笔直的冲天而起,苏北心里登时就哀嚎不止:“又来”。

  “汪汪汪”

  “姐姐,大黄、大黄。”

  苏清萱低头瞟了一眼追着他们狂叫的大黄,一挥手,又是一股狂风卷起大黄就飞了起来。

  从没上过天,兴许还有恐高症的大黄瞬间吓尿,“嗷”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