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八章 晚饭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2 08:22字数:561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偏厅内,数十人围坐在六张八仙桌前热热闹闹的吃着午饭,这是九尾府延续了很多年的惯例,每日的午饭府内所有人一起吃。

  苏清萱坐在偏厅最里边的主位上,和她同席而坐的全是和老管家一样的府中老人。

  唯有她右手边的位置是空着的,而该坐在这个位置上吃饭的苏北这会儿正端着一个大海碗坐在地上欢乐的和大黄一起大快朵颐。

  苏清萱自己的碗里就几片青菜,却不断的给苏北的大海碗里夹肉,这不,她又夹起一个鸡腿放到苏北的碗里,“再吃鸡腿,你正在长身体多吃点没坏处。”

  “唔唔”嘴里叼着一块排骨的苏北点了点头,哼哼了一句谁都没听懂是啥意思的模糊音符后,一转头就把碗里的鸡腿递到大黄的嘴边。

  大黄嘴里同样叼着一块肉骨头啃得咔咔作响,看到眼前的鸡腿,它松开嘴里的肉骨头撕扯了一口,然后用鼻子拱了拱苏北的手。

  苏北不用看大黄就知道它啥意思,收回手里被扯掉一半的鸡腿塞到嘴里一拉,然后再把干干净净的鸡腿骨塞进大黄的嘴里。

  骨头大黄是来者不拒,张嘴像吃糖豆一样嚼巴嚼巴就吞了下去。

  人狗合作无间,鸡腿尸骨无存。

  和大黄分吃一根鸡腿,苏北自己不觉得埋汰丢脸,偏厅里的众多奴仆却是频频侧目打量这位便宜少爷,目光中有嘲笑、有轻蔑,也有鄙夷。

  坐在苏清萱另一边的老管家看着这一幕更是脸色发青,“小姐,您就不管管少爷?”

  苏清萱好像没注意到那些奴仆的目光,一手支着光洁的下巴目光柔和的望着苏北,好看的杏眸弯成了月牙。

  听到老管家的传音,她没回头,只是风轻云淡的传音道:“元叔,您是我的长辈,我不想斥责您,但您不觉得您最近说话越来越没分寸了么?”

  她说得风轻云淡,老管家却是听得心中猛然一凝,心知自己方才的举动让自家小姐有些不满了。

  方才苏北和苏清萱从练武场回来吃饭,自小和大黄同吃同住的苏北一上桌,就理所当然的拖过旁边的椅子让大黄也坐上桌,老管家看不下去就转弯抹角的劝诫苏北人畜不能同席,让狗上桌吃饭不合规矩、有违礼教。

  他也不知道苏北是怎么理解他的话的,听了他的话后使劲的点了点头,然后端着碗就坐到了地上。

  他暗骂自己糊涂,苏北即便只是老爷的义子,那也是九尾府的主人,奴大欺主可是大忌啊!

  苏清萱再次往苏北的碗里夹了一块排骨,然后放下筷子,转过头扫过那些还在偷瞄苏北的奴仆,再次传音道:“您老要真有空,就多教教他们什么叫本分,小北不和他们计较是小北大气,但我这个做姐姐的,可不会让他在自己家里受委屈。”

  语气依然风轻云淡,但老管家的额头上却渗出了丝丝汗意,他知道,自家小姐是真怒了。

  “咚”,苏北将厚实的大海碗放到饭桌上,摸着溜圆的肚皮道:“姐,俺吃饱了。”

  苏清萱起身拉起苏北油渍渍的手道:“那就走吧。”

  “嗯”,苏北应了一声,转过头咧着嘴冲偏厅里的众多奴仆笑道:“大伙儿慢慢吃,俺先走了。”

  众奴仆纷纷起身行礼道:“小姐、少爷慢走。”

  苏清萱看都没看众多奴仆一眼,面无表情的拉着苏北施施然往外走去,身后的大黄转头朝众多奴仆龇了龇牙后,摇晃着尾巴亦步亦趋的跟着苏北离开了。

  大黄的表现看得老管家心中更凝连大黄都察觉到这些下人对苏北的鄙夷,可见他们表现得是有多明显。

  苏清萱和苏北离开后,偏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瞧他们一个个面带笑容的交头接耳,不用猜都知道他们在讨论什么。

  “啪”,老管家重重的将筷子拍在了碗上,清脆声音瞬间便将偏厅内哄闹的气氛压了下去。

  老管家站起来,面沉如水的环视四周,“大伙儿是不是好日子都过腻歪了”

  姐弟俩相伴返回练功场。

  苏北打发大黄自己去耍后,再次和苏清萱相对盘膝而坐。

  苏清萱略略的理了理思绪,皱着柔和的柳叶眉轻声道:“弟弟你的火行双圣体世所罕见,姐姐能给你的指点不多,青丘内恐怕也找不到适合你修行的功法。”

  见苏北露出懵比的表情,苏清萱话锋一转:“这些姐姐后边再慢慢解释给你听,现在姐姐教你一套行功口诀,助你凝结小周天,迈入后天境。”

  苏北的眼睛亮了,他别的没记住,后天、先天、霸体、神象、如龙这些境界他是记住了。

  苏清萱看到他闪闪发亮的眼睛心里边赞赏的点了点头,有道是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青丘缺少九州修行界的残酷竞争压迫,若苏北对修行产生不了兴趣就很难办了。

  “你已经知道修行第一阶超凡阶分为后天、先天两大境界,而区分这两大境界的就是小周天和大周天,人族的肉身内有正经十二和奇经八脉,十二正经畅通为小周天圆满也就是后天境大圆满,打通奇经八脉为大周天圆满也就是先天大圆满。

  今天姐姐要教你的行功口诀名叫八荒**百炼功,这是一门只针对超凡阶的行功口诀,虽不入九州九品修行功法之列,但却是大荒时代流传下来的一等一筑基功法,修炼到极致,超凡亦可战真我!”

  苏北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明觉厉

  日落月升,头昏脑涨的苏北领着大黄有气无力的走进自己的房间。

  整整一下午,他都在记忆穴位和经脉中度过,那些生僻的词语让没念过书的他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偏生苏清萱做起正事来的时候严肃无比,容不得半点差错,任何穴位、经脉的名称和位置记错了,她都会毫不留情的批评他。

  这和苏北的想象中的学打架不太一样,但却又觉得新奇无比,特别是苏清萱以自身真元在他经脉中游走助他感知经脉位置时,那种冰冰凉凉、让他全身起鸡皮疙瘩的飘飘然快感简直就是爽到炸了没过几天他就发现自己被苏清萱骗了,行功冲脉的时候只有浑身像被钝刀子割肉的剧痛,那有什么爽到炸。

  苏北躺在床上休息,大黄蹲在床边用爪子刨了刨他。

  苏北轻轻的踢了它一脚,“俺也饿啊!”

  这种跨越了语言隔阂的交流方式也是没谁了

  九尾府讲究过午不食,伙房过了中午都开火,苏清萱自己早就习惯了晚上什么不吃,苏大老爷自己又不好意思说,这不,回房后人狗都饿。

  大黄又用爪子刨了刨他的脚,苏北抬起头来,“你说咱们自己去找吃的?”

  大黄摇了摇尾巴。

  苏北挠着后脑勺想了想,叹了一口气道:“怎么找啊,俺连伙房在哪儿都不知道。”

  “笃笃笃少爷,您睡下了么?”门外忽然响起一道女子声音。

  苏北从床上爬起来,“是还珠姐姐么?”

  “少爷,奴婢是伙房的丫鬟银锁,给您送晚饭来了。”

  听到晚饭俩字儿,苏北的双眼瞬间就亮得跟灯笼似得,赶紧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开门。

  一打开门,苏北就见到一个有些面生的青衣侍女提着两个食盒俏生生站在门外。

  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的一看到两个食盒心眼就被“吃的”俩字填满了,连为什么不是还珠送晚饭来的疑问都瞬间抛到脑后了,接过食盒就将青衣侍女迎进屋,“谢谢银锁姐姐,俺正饿得不行呢,快进来坐。”

  银锁捂着嘴笑着跟着苏北进了屋。

  苏北请她坐下后,根本不用她动手,自己就麻利的打开食盒,将食盒里的饭菜传到桌上,大黄站在他边上,也是将一条尾巴都摇得跟风车似的。

  “别急,别急!”苏北麻利的将桌上的饭菜和汤分出一半儿放到大黄跟前,然后才抓起筷子风卷残云的将饭菜划拉到肚子里。

  银锁坐在苏北对面,看着他不拘一格的吃相心中也不由的升起几分好感:难看是难看了点,但是喜庆啊,而且看着都好有胃口。

  有道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苏北和大黄相依为命十几年,默契到连吃饭的速度都相差无几,在苏北将摆盘用的凤凰胡萝卜喂到口中的时候,大黄也正好将最后一块排骨吞了下去,转头去喝汤。

  只见大黄正准备将舌头伸进盛汤的碗里,却忽然像是闻到了什么,抬起头来看了看汤碗后朝使劲抽了抽乌黑的鼻子。

  “哇,好饱!”苏北放下筷子,一手满足的拍着溜圆的肚皮,一手端起汤碗准备喝上一口。

  就在这时,大黄猛地跃起,在一脑袋掀翻了饭桌的同时,一爪子就将苏北手里的汤碗打翻在地。

  苏北瞅着眼前飞起的碗碟愣了愣,“俺的汤,大黄你赔俺!”

  大黄没管苏北,一落地龇着牙就朝坐在苏北对面的银锁窜去。

  幸好苏北反应快,看到大黄龇牙的瞬间就知道它要大开咬戒,飞身上去扑出大黄,“大黄你干嘛?”

  “汪汪汪”即使被苏北扑住,大黄依然没有放弃大开咬戒的打算,一边剧烈挣扎着一边凄厉凶恶的冲着银锁狂吠。

  这让苏北抬起头疑惑的望向银锁大黄从来不乱咬人,咬的都是欺负他俩的坏人。

  银锁已经被大黄凶恶的模样吓得退到了门口,清秀的小脸煞白煞白的。

  大黄的叫声太大,很快就惊动了整个九尾府。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