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七章 大黄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2 08:22字数:572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苏北欢呼着冲上去,不顾大黄身上的露水和草屑一把搂住它就亲热的使劲儿揉搓它的头,“大黄大黄,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汪汪”大黄不理苏北,挣扎着不断冲苏清萱狂吠,声音凄厉凶恶,看起来只要苏北一松手,它就会立刻的冲上去跟苏清萱拼命。

  它来时正看到苏清萱一脚踹飞苏北,显然是误以为她在欺负苏北了。

  苏清萱身为一位真我阶强者当然不会怕一条普通的大狼狗,她晃晃悠悠走到苏北身边,惊奇的歪着头打量大黄,“这就是你在雁铩关养的狗?”

  “呜汪汪”眼瞧着苏清萱靠近,大黄的叫声越发的凶恶了,挣扎的力量也一下子大了许多,感觉自己快按不住它的苏北连忙安抚它道:“大黄你别闹,这是俺姐姐,刚跟俺玩儿呢,你不准咬它。”

  令人惊奇的是,大黄竟然真的好像听懂了一样,狂吠声瞬间戛然而止,它回过头,歪着脑袋困惑的看着苏北,一双神气的大耳朵抖个不停,似乎是在问“真的么?”

  朝夕相处十几年,一人一狗早就练就了一个眼神儿就能领会对方意思的默契,苏北当即就使劲点头,“真的真的,她是俺姐姐,也就是你姐姐,是咱们的亲人,你不准对姐姐乱叫。”

  旁边的苏清萱嘴角一抽,被成为一条大狼狗的姐姐让她心里别扭无比,只能不断的在心里默念“姑奶奶天生丽质、冰雪聪明,才不和缺心眼一般见识呢”。

  大黄抖了抖耳朵,冲苏清萱有气无力的扑腾了一下尾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一转头就把一个大脑袋伸进苏北的怀里使劲蹭啊蹭的,喉咙里还不断发出低沉的委屈“呜呜”声,似乎是在质问苏北为什么丢下它。

  苏北摸着大黄好像又瘦了一圈的身子,眼珠子也有些泛红,“俺不是故意落下你的,那天姐姐带俺走得急,俺没来得及让她带上你,俺本来是准备今儿个就求姐姐去接你的,没想到你自己找来了。”

  听到苏北的解释,大黄不呜咽了,抬头舔了舔苏北的下巴后,身子慢慢的软了下去,耳朵也慢慢的耷拉了下去,整个狗的精气神儿几乎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几息间就软哒哒的摊在了苏北怀里,和刚才冲着苏清萱凶猛狂吠的模样比起来,简直就是判若两狗。

  苏北大惊,连忙抱着大黄使劲摇着大喊道:“大黄,你怎么了?大黄?”

  无论他怎么叫喊,大黄都没有再像往常一样用大脑袋蹭他,只是无力着扑腾尾巴回应着他,浑浊的双眼不停的眨啊眨,似乎有闭上的趋势。

  作为一条狗来说,大黄现在的年纪已经相当于耆耋老人,为了找到苏北它不知道没吃没喝的赶了多远的路,能撑到现在除了说是奇迹之外,就只能说是它对苏北的忠诚在支撑着它,现在它找到苏北了,确认没人欺负苏北了,它就再也撑不住了。

  苏北急得眼泪都出来了,转头一把握住苏清萱的手连声道:“姐姐、姐姐,你救救大黄吧,俺不能没有它啊。”

  苏清萱见状也不多话,轻轻点了点头后就弯下腰将手搭在大黄的头上,掌心涌出一股青蒙蒙的真元缓缓注入大黄的体内。

  苏北紧张的看着大黄,唯恐它就这么闭上眼睛,再也不睁开了他没注意到,苏清萱的真元注入大黄体内后神色一暗,看着他欲言又止。

  但还没等她说出点什么,眼神又忽然转向大黄,俏脸浮起阴晴不定之色。

  苏北只看到姐姐的发出的青光流入大黄身体里不久,大黄身上枯黄的皮毛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亮了起来,浑浊黯淡的眼神也渐渐的有了神采,连软哒哒的耳朵都立起来了。

  他高高提起的心放下了,搂着大黄的脖子在它耳边轻轻说道:“大黄你别害怕哦,有姐姐在,你不会有事的,以后可不能再凶姐姐了,听到没!再凶俺揍你哦。”

  慢慢精神起来的大黄摇了摇尾巴,好像在说,“我听到啦,你不要唠叨了好不好。”

  大黄是精神起来了,苏清萱光洁的额头上却慢慢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收手的时候,她还在微微发抖。

  一位真我阶的强大修士会因为救一只狗而累成这样?

  她一收手,大黄就倍儿精神的跳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草屑,张开两只前爪就扑向苏北。

  “哇哇”苏北也撒欢的跳起来,捏着拳头摆出迎击的架势,“哈,笨狗,吃俺一套王八拳!”

  一人一狗很快就闹成了一团。

  苏清萱站在原地,眼神惊疑不定的望着大黄,淡淡的柳叶眉皱起来后又展开,显得心事重重。

  老管家注意到她的神情小声问道:“小姐,怎么了?”

  老管家在苏家为奴数百年,忠心耿耿,苏清萱对他自然不会有什么遮掩:“元叔,你说小北那条狗,不,大黄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老管家闻言也紧紧的皱起了眉头,“老奴方才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暂且不说雁铩关离咱们青丘足足有一千八百里,单单只说咱们青丘的洞天大阵,若无阵引便是返虚真君都不敢擅入一步,它一条狗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守阵的那帮小崽子再荒唐,也不可能为了一条狗撤了大阵罢?难道洞天大阵出问题了?”

  一直说青丘是九州有名的福地洞天,那什么叫福地洞天?

  福地洞天起源于大荒时代,那时天地初开百族共存,大地上常年乱战不休,一些修成**力的大荒巨擎为了让族人免受战乱纷扰,以滔天大能强行将一片土地从大地上撕裂,融合到一些依附大荒却又独立于大荒之外的空间裂缝中,创造出一方和芥子纳须弥的空间法宝一个性质的可移动式秘境,供族人居住,后来随着大荒破碎,天地灵气日渐稀薄,原先那些被撕裂的福地洞天反而因为秘境挡住了灵气逸散变成了天下无数修行者所向往的修行圣地,这才被称之为福地洞天。

  既然福地洞天是独立于九州之外的秘境,那么自然不可能是谁想进都能进的公共花园,且不说福地洞天的入口通常都很隐蔽还设有障眼法,单单是那些开辟福地洞天的大荒巨擎留下的洞天法阵,就远远不是如今九州修行界这些灰孙子辈儿的熊孩子所能挑战的。

  这也是北冥州这些大荒妖族残裔能在大荒破碎、山海终结两大改天换地的浩劫中存活下来的最大依仗。

  苏清萱略略一思忖,便断然的摇头道:“洞天法阵没有问题,六天前我去雁铩关迎爹的尸骨时洞天法阵都还在正常运转,而且如果洞天法阵真的出问题了,我不可能一点不知道。”

  老管家赞同的点点头,洞天大阵是青丘狐族生存的根本,要真出了问题谁都不敢、也封锁不了消息。

  “还有!”苏清萱朝还在和苏北打闹的大黄扬了扬光洁的下巴,“刚才我将真元注入大黄体内的时候,明显的感知到它已经到了油尽灯枯、无力回天的地步,但就在我准备撤回真元的时候,我忽然发现我的真元竟然少了一半!”

  “少了一半?”老管家也有些诧异,“平白无故的怎么会少一半呢?”

  苏清萱又扬了光洁的下巴,雪白的脖子就跟天鹅似的,“您老当它现在是回光返照?”

  老管家愣了愣,脸色微微一变,“小姐是说,那条狗竟然能吸收了您的真元恢复生命力?”

  苏清萱苦笑着摇了摇头,“我觉得用吞噬更恰当一些。”

  老管家的眉头紧紧的皱成了“川”字:“什么意思?”

  苏清萱压低了声音,“我察觉它在吸收我的真元后,有试过撤回真元,但那时我发现,我不但撤不回来,连中断真元供给都做不到与其说是我在给它注入真元,不如说是我在被动的被它抽取真元。”

  老管家的神色终于变了,“这条狗竟然如此邪门小姐您且安心,老奴这就去毙了这头邪物。”

  苏清萱一把拉住了他,“您别乱来,我感觉得出,它对我没什么恶意,对小北也是真的忠心不二,您忘了刚才它看到我踹飞小北时不顾一切要跟我拼命的模样了?”

  老管家态度坚决的摇头,“不行,无论如何老奴都决不能让一头邪物住在府里。”

  苏清萱把俏脸一板,“元叔,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但我更希望您也能真心实意的把小北当成咱们九尾府的少爷,多考虑考虑他的感受。”

  苏清萱的态度坚决,老管家也没办法违逆,只能叹着气行礼道:“老奴听小姐的,但小姐您一定要提高警惕,一旦这邪物有任何异动,一定要立刻出手将其击毙,万万不能因为一时心软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啊!”

  苏清萱笑了笑,“没您老说的那么夸张,大黄就是一条狗,虽然它身体里不知道藏了什么我不了解的东西,但它就是一条狗”

  她话都还没说完,就瞅见大黄甩着舌头、摇着尾巴,一脸蠢像的朝自己冲来,而苏北正站在它后边冲自己招手道:“姐姐,来一起玩儿啊!”

  老管家见大黄过来,一下子就绷紧了身躯死死的盯着大黄,双手还隐隐有青光闪现。

  苏清萱脸上的表情倒是没什么变化,她弯腰轻轻拍了拍大黄的头,笑着回应道:“还是你们自己玩儿吧,姐姐可打不赢大黄。”

  不知道是因为苏北很亲近苏清萱,还是因为苏清萱救了自己一命,大黄看上去对苏清萱颇有几分亲近之意,冲过来围着苏清萱转了几圈,还舔了舔她的手,然后才转身继续甩着舌头,摇着尾巴找苏北耍去了在雁铩关的时候,它可是除了苏北,谁都不让靠近的。

  苏清萱朝老管家抬了抬手,笑道:“我说了它只是一条狗吧?”

  老管家散去双手萦绕的青光,“反正您别大意,咬人的狗往往都是不叫的。”

  “汪汪汪”

  苏清萱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喏,它叫了。”

  老管家:“”

  苏清萱:“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您先去准备午饭吧以后每餐都多准备一点,咱们家可是越来越热闹了。”

  老管家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唉声叹气的离去。

  苏清萱负着双手,眺望在正在地上打滚的一人一狗,口中微不可查的轻声呢喃道:“一个天生魂魄残缺的双圣体,一条能吞噬真元的邪门大狼狗,爹啊,您将小北送到女儿身边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