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五章 人妖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2 08:22字数:610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过了好一会,苏清萱才从瞠目结舌中回过神儿来,急声的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苏北比她还疑惑,“俺也不知道啊,姐你刚才说把灵气吸入体内,俺就吸了啊,结果一口就把俺给呛住了,肚子里就跟有一窝耗子乱窜一样,俺花了好大力气才把它们给摁住。”

  苏清萱闻言只觉得两眼一黑,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回荡着一句话,“呛住了、呛住了、呛住了”

  苏北瞅着彻底懵比的苏清萱,又挠了挠后脑勺,“咋了?俺做得不对么?”

  苏清萱痴痴呆呆的看着他,嘴张了好几次才憋出一句话来,“说,你到底是什么妖孽?”

  苏北很认真的想了想,不确定的小声问道:“人妖?”

  “啪!”苏清萱一巴掌就拍在了苏北的额头上,“人妖你个头,人就是人,妖就是妖,哪来的人妖?”

  苏北委屈的捂着额头,不服气的问道:“那人和妖生的叫啥?”

  苏清萱呆了呆,一脸惊叹的看着自家这个脑洞奇异的活宝弟弟,无言以对。

  她不开口,苏北眼珠子一转,瞅着她小心翼翼的问道:“难不成叫妖人?”

  苏清萱:“”

  没过多久,苏北就看到那个神态严肃,一身儿青色长袍穿得没有一丝儿褶皱,花白的头发胡须打理得反光的老管家捧着两个木匣子走进练功场,“老奴给小姐、少爷请安。”

  苏清萱神色如常的点了点头,苏北见状则局促的跳起来连连摆手道:“您老别客气,喊俺名字就成。”府里这么多奴仆,他就憷这位严肃的老管家。

  老管家神色肃穆,一本正经的说道:“族有族规、家有家法,老奴岂能乱了规矩!”

  苏清萱插言道:“元叔,您听小北的吧,不然他以后得绕着你走。”

  老管家看了看面带笑意的苏清萱,又看了看局促的俩大拇指直绕衣角的苏北,勉为其难的点头道:“那老奴就听小姐的。”

  苏北这才松了一口气,别看他整天就想听府里的奴仆喊少爷,其实他不过是当和他们玩闹,没真把自个儿当少爷。

  苏清萱:“东西取来了么?”

  老管家点着头将手里的两个木匣子呈上来,“测血台、试灵晶在此。”

  苏北奇道:“姐姐你什么时候叫老管家送东西过来的?”

  苏清萱接过两个木匣子,头也不抬的回道:“就刚才,千里传音。”

  苏北听了眼睛直闪光,嘴里不断念叨着“神奇、厉害。”

  苏清萱打开两个木匣子看了一眼,冲苏北招手道:“过来。”

  苏北伸长了脖子凑上去,便见两个木匣子一个装着巴掌大砚台模样的青铜器,一个装着拳头大透明水晶球,“姐姐,这是啥?”

  苏清萱:“待会再给你解释,你先挤一滴血到这里边。”说着她指了指那个砚台模样的青铜器。

  苏北眨巴着大眼睛,苦着小脸,“姐,能不能不挤啊,疼啊!”

  苏清萱也不强迫他,随手就取出一个散发着淡淡白光的小玉瓶,“姐姐这儿有一颗好吃的糖豆,你挤一滴血,姐姐就把糖豆给你。”

  苏北一听到“好吃的”仨个字儿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抬起一根儿手指头就咬,结果手指刚刚感觉到疼,他又一下子就把手指缩了回去。

  这货怕疼怕得要命,对着自己的手指怎么都下不去这口,可瞅着苏清萱手里的小玉瓶又眼馋,左右为难的想了想,忽然记起自己最近正在换牙,眼睛又是一亮。

  只见他把手伸进嘴里动了动,然后低下头,“呸。”

  “啪”的一声,一口带血的唾沫就吐到了青铜砚台里。

  苏清萱和老管家呆若木鸡的瞅着苏北。

  这哪里是脑洞奇异,这简直就是天灵盖儿上全是坑啊!

  苏北被他们俩瞅得不好意思了,小心翼翼的问道:“不够?”

  苏清萱和老管家不约而同的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道:“够了够了”

  苏北喜笑颜开,接过苏清萱手里的小玉瓶儿就使劲儿猛看,他活了十几年,还没吃过糖豆呢!

  而苏清萱和老管家则低下头打量测血台的反应,半晌,老管家才道:“是人族血脉。”

  苏清萱点头强调:“纯种的。”

  俩人转过头,便见苏北正一脸思索的使劲吧唧嘴,“弟弟你干嘛?”

  苏北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苏清萱,“那糖豆一入口就不见了,俺还没尝出味儿来呢。”

  苏清萱神态奔溃,“你把清淤丹吃了?”

  “啥?”任北惊讶,“糖豆?”

  苏清萱无力的抚额,“元叔,劳烦您送小北去一下茅厕。”

  饶是老管家严肃得跟面瘫一样,这会儿嘴角也是忍不住的抽动个不停,“少爷,茅厕在这边。”

  苏北挠后脑勺,“姐,俺为什么要去茅厕,俺又不想拉”后边的话被他肚子里传出的一震轰鸣声给打断了。

  他脸色猛地一变,双手提起裤子就拼命的朝老管家指的那个方向奔去。

  苏清萱眺望着苏北那好像火烧屁股一样的背影,双眼弯弯、嘴角抽动,忍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爆发出一连串开怀的笑声。

  老管家凝视着笑得前俯后仰的苏清萱,古板的脸上也渐渐浮起一丝欣慰的笑容,他很久没看到自家小姐笑得如此开怀了。

  许久,苏清萱才艰难的收了笑容,“小北很有趣是不是?”

  老管家先点了点头,想了想后又道:“少爷虽出身污浊红尘,心地却出奇干净,您能得这么一个弟弟陪伴,老爷在天之灵亦能含笑畅慰。”

  苏清萱眺望踏入练功场边缘的苏北,轻轻一捋鬓角笑道:“我也很高兴能有他这么一个弟弟。”

  苏北脚步虚浮的走进练功场,一脸幽怨的瞅着苏清萱道:“姐,你不地道啊,竟然给俺吃泻药。”

  “泻药?”苏清萱坏笑,露出一颗在阳光下熠熠闪光的小虎牙,“你知道这一颗泻药多少钱么?”

  苏北撇嘴,“泻药能卖几个钱?”

  苏清萱笑得越发欢乐了,弯成了月牙的杏眸里都闪烁欢乐的光芒,“我记得雁门关内有这种一转宝丹卖,标价是多少来着?哦,一百两黄金。”

  “噗通”苏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一脸痴呆的定定的看着苏清萱。

  “咯咯”苏清萱再次爆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笑声唤回了苏北的神儿,他低下头,掰着手指头絮絮叨叨的计算,“一两黄金等于十两白银,一两白银等于一千个铜板,一个铜板能买俩大白馒头”

  掰来掰去十个手指头也不够用,他求助老管家,“元叔,您帮俺算算,一百两黄金能买多少个馒头。”

  老管家看着苏北那惶恐莫名的模样,竟然难得的笑了笑,“回少爷,两百万个。”

  巨大的数字砸得苏北连头发都快竖起来了,他僵硬的转过头,愣愣的看着苏清萱道:“姐,俺现在把泻药吐出来还卖得出去么?只要卖出去咱们就能买好多好多的馒头,咱们一辈子都吃不完。”

  对于一个六天前还在街上乞讨残汤冷炙的小乞丐来说,两百万个馒头的冲击力绝对是足以颠覆人生观的特大海啸级别。

  听到苏北如此朴实的话语,特别是她那声“咱们”,苏清萱不笑了,他起身使劲儿揉了揉他的头顶,“骗你的拉,那颗糖豆是姐姐自己做的,不值什么钱,你吃了对你身子有好处,就别多想了。”

  这当然是骗苏北的了,清淤丹能清理体内淤积的毒素,凡人吃了能强身健体、益寿延年,修行者吃了能增强肉身对灵气亲和力,相当于变相提高修行资质,对初入修行路的菜鸟犹为有效。

  只凭这一奇效,这丹药就便宜不了,外加上这丹药的一味辅药在九州许多地方都已经绝迹了,此丹药在九州各座人族主城和修行坊市的价格就一直居高不下,还是属于有价无市的那种,苏清萱方才说的一百两黄金只是底价,底价和成交价的区别谁都懂的。

  连修行界是啥都还不知道的苏北自然不知道这些,他信以为真的捂着胸口长长吐出一口气,“姐你太坏了,给俺吃泻药不说还骗俺。”

  “不闹了不闹了!”苏清萱摆摆手,然后指着放在另一个木匣子中的试灵晶,“弟,你往这个晶石里边注入一股灵气。”

  听到不用放血,苏北也就没多问,摊开手,凝神静气的在掌心凝聚出一团龙眼大的灵气,然后手一翻,将灵气注入试灵晶中。

  灵气一注入试灵晶里他便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气体从水晶中涌入他的手臂,沿着他的手臂一直往上游走。

  苏北吓得手一抖,刚一缩手就被苏清萱给按住了,“别怕,没事。”

  苏北放下心来,任由这股清凉气体在他体内游走。

  这股清凉气体一涌入他的胸膛,立刻分成了好几股,有的朝他的双腿涌去,有的朝他的头顶涌去,凉凉的还挺舒服。

  直到把苏北周身每一个部位都转悠了一遍后,清凉气体才慢悠悠的通过手臂往回流。

  苏清萱和老管家紧紧的盯着试晶石。

  当清凉气体重新注入试晶石的那一刹那,透明的试晶石忽然泛起浓郁的火光,仔细看,整个试晶石似乎被分成了两半,一半火红一片,而另一半,却影影绰绰的闪烁着九道火红的影子

  老管家只看了一眼,整个人就彻底痴呆了:“这,这,这是,双圣体?”

  苏清萱的注意力却被另外的东西给吸引了,“元叔,您看看小北的魂魄。”

  “嗯?”老管家机械的低下头,像牙牙学语的小孩子一样伸着手指一边点一边数:“1、2、38、9,差了一个?”

  苏清萱神色凝重的点点头,“天生魂魄缺失!”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