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三章 祖脉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2 08:22字数:618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苏北闻声转过头,便见一大群青衣奴仆簇拥着一个头戴紫金冠、身穿金蛟袍,浓眉大眼却不失英气的年轻公子哥踏进灵堂。

  苏北本能的缩了缩身子在他的心目中,心肠最坏的就是这种富家公子哥,他好几个同伴都是被富家公子哥指使狗腿子活活打死的。

  苏清萱感觉到了苏北的惧意,她轻轻抚了抚苏北的背心,轻声道:“不怕,姐姐在。”

  苏北心底一暖,努力的挺起瘦小的胸膛,争取不给姐姐丢人。

  年轻公子哥大步走进灵堂,抱着双光、嘴角还带着笑容的打量上方的灵位,十分无礼。

  苏清萱神情冷淡用眼角斜着年轻公子哥,“苏天佑,自重。”

  这个年轻公子哥叫苏天佑。

  苏天佑看了苏清萱一眼,撇了撇嘴没答话,随手接过身旁侍女递过来的香,松松垮垮、毫无敬意的拜了三拜后将香递给侍女插进灵位前的香炉中。

  即便是苏北心里有些怕苏天佑,看他这模样也有些生气,心道就这种态度,还不如不来。

  苏清萱看似无动于衷,“趁我还忍得住,赶紧走。”

  苏天佑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但随即便冷笑道:“苏清萱,本少爷今儿可是来替三哥传话的,你敢动本少爷么?”

  瞧着气势还挺强硬的,但连苏北都看出来这厮是在虚张声势,他颇有些意外看向苏清萱,貌似自己这位干姐姐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啊!

  苏清萱听到“三哥”二字眉头一皱,“苏天烈呢?他有什么话不能自己来说还要让你来传?”

  苏天佑:“三哥在千秋坟里闭关来不了,他让我转告你:待会老大老二来的时候,别说错话。”

  “千秋坟?”苏清萱皱着眉头思忖了片刻,忽然眉头一展长身而起,“原来如此好,好得很,我爹尸骨未寒你们竟然就惦记上我家的祖脉,你滚回去告诉苏天烈,他出关之日,姑奶奶在试剑台等他!”

  苏天佑往后退了一步,强自道:“苏清萱你可想清楚了,三哥出手非死即残,别逞一时之气拿”

  苏清萱:“滚!”

  苏天佑捏着拳头,似乎是想放了两句狠话但又没这胆量,转身就待离开也不知他是转身时眼角忽然扫到苏北顺嘴一问还是怎么的,苏天佑忽然指着苏北问道:“这个人是谁,怎么会跪在这里?”

  苏北和苏清萱都跪在灵堂右侧,那是家属答礼的地方。

  苏清萱眼神微微一动,淡声道:“我家的一个下人,替我守”

  没等她说完,听到“下人”俩字的苏北已经头脑一热,大声道:“我才不是仆人!”

  乞丐是没尊严,不是不在乎尊严,至少苏北是宁可做了吃了上顿没下顿、三天两头被人辱骂毒打的乞丐,也不愿意去大人家做好吃好喝的仆人,哪怕是他最饿最冷的时候,都没动过把自己卖到大户人家的念头,用他自己的话说:“一千个馒头也买不了本老爷高兴!”

  没钱也任性。

  苏清萱回过头,神色颇有些焦急的冲苏北直眨眼,示意他不要说话,但热血上头的苏北就是个一根儿筋的倔驴,哪里看得见,站起来就冲着苏清萱大声道:“姐,你要嫌俺给你丢人,俺自己回雁刹关就是,不给你添麻烦”

  瞧着苏北激动得面红耳赤的模样,苏清萱轻叹着摇了摇头,拉起苏北的手冲着苏天佑道:“这是我爹在外收的义子,苏北。”

  苏天佑突然脸色大变,高声道:“苏清萱你是什么意思?”

  苏清萱似乎是被苏天佑的态度刺激到了,神色渐渐发冷,眸子深处凶光闪动,“怎么?七少爷还想管我家的家事你再敢多说一句,姑奶奶今儿个就亲自抬着你去求药!”

  见苏清萱动了真怒,苏天佑心头也暗骂自己糊涂说错话,当下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眼角瞄了苏北一眼后转身领着一大帮奴仆就逃也似的离去了。

  姐弟俩站在灵堂内,苏北怯怯的拉了拉苏清萱的裙子,小声道:“姐,俺是不是说错了话了?”

  这头倔驴现在才回过味儿来。

  苏清萱再次叹了口气,伸出修长葱嫩的食指一点他的脑袋,微微恼怒的轻声道:“你啊你,什么都没弄明白乱逞什么强。”

  苏北是什么都没弄明白,但他觉得,能让一个人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真好。

  他跟这儿傻乐,苏清萱却是皱着眉头沉思了许久,好半响才喊道:“还珠。”

  “小姐。”一个俏丽侍女走进来行礼道,正是方才带苏北过来的那两个俏丽少女之一。

  苏清萱:“带少爷回房休息。”

  “是少爷,这边请。”

  苏北:“那姐俺就先回去了,等你累了俺再过来换你啊。”

  苏清萱展颜一笑,闪瞎了苏北的狗眼。

  就这样,苏北乐颠颠的跟着还珠回房了,路上还特高兴的和还珠打寒暄道:“姐姐你叫还珠啊?那刚才那你一起的另外一个姐姐叫啥?”

  “回少爷,她叫紫薇。”

  回房后,苏北闻着房间里弥漫的淡淡香气一直坐立不安,他总觉得自己是在做一场做梦都没梦到过的美梦,生怕闭上眼睛再睁开,眼前这一切又变成了破庙里那充斥着浓郁霉味的潮湿狗窝。

  突然间换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又没有大黄在身边,苏北总觉的心里空落落的没底到底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等干爹入土为安了就央姐姐去把大黄也接过来。”

  再次见到苏清萱的时候,已经是明月当头了。

  苏清萱依然跪在灵堂中一张张烧着冥纸,灵堂中除了灵位前的香炉已经插满残香之外,看上去也和苏北离开时没什么变化。

  苏北轻手轻脚的走到苏清萱旁边跪下,低低的喊道:“姐。”

  苏清萱轻声应道:“嗯,用过晚膳了么?”

  苏北摸着溜圆的肚皮,用力的点了点头他又吃撑了。

  苏清萱也点了点头,一时没有再说话。

  苏北也拿起冥纸,一张张烧给给自己这个朝夕相见了好几年,却一声爹都没叫过的义父。

  过了好一会儿,苏清萱忽然说道:“弟弟,你知道这里是哪儿么?”

  苏北想了想,“青丘?”

  苏清萱点点头,“是青丘,大荒狐族的祖地,九州有名的福地洞天之一。”

  苏北认真的听着,听不懂就问:“什么是大荒青族?”

  苏清萱慢悠悠的解释:“天地初开生大荒,大荒破碎后称山海,山海终结为九州,大荒狐族,就是大荒时代的狐妖一族。”

  “大荒,山海,九州”苏北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苏清萱继续说道:“大荒时代吾狐族诞生了一位通天彻地的九尾狐祖哦,她老人家的大名你或许听说过,苏妲己。”

  苏北一扬眉头,脱口而出:“就是那个祸祸死大夏的妖妃妲己?”

  苏清萱自嘲的抽了抽嘴角,“她老人家果真是流芳百世没错,就是她老人家,相传她老人家本是大荒妖帝太一的贴身侍女,青丘便是妖帝陛下赐给狐族的。

  老祖宗在大夏灭国之战中陨落,陨落前隔空将九尾送回青丘,化作九条祖脉镇压青丘,庇佑吾族后辈。”

  顿了顿,苏清萱望着苏北道:“咱家就有一条祖脉。”

  苏北一下子就想起来,白天苏清萱斥责苏天佑时,是曾提起过祖脉。

  苏清萱的话还没说完,“按照族规,祖脉传男不传女,爹去了之后,咱们家就没男丁了,照例应当在爹三年守孝期过后,召开移脉大典将家中的祖脉交由其他男丁掌管今日苏天佑问起你时,我说你是家中仆人,就是不想你卷入祖脉争夺之中。”

  苏北茫然的挠了挠后脑勺,“这和俺有什么关系?俺又不想要祖脉。”

  苏清萱苦笑,“你是这样想,但别人不这么想啊老祖宗送回九尾时留下法旨:九尾传男不传女,百族皆可,所以按照族规,从你给爹磕完头时开始,你就是名正言顺的祖脉继承者。”

  苏北一脸懵逼的指着自己,“俺?”

  苏清萱叹了口气,“是姐姐疏忽了,只想着让你入咱们苏家告慰爹在天之灵,却没想到这一茬儿,现在苏天佑已将你的入族之事传开了,今日大公子、二公子前来祭拜之时的就旁敲侧击的问起你来,你再留在青丘就危险了。”

  苏北还没弄明白情况,还笑嘻嘻的安慰苏清萱道:“姐姐你别担心,不就是扛揍么?俺拿手,没事的!”

  苏清萱闻言又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在叹自己这个干弟弟心地单纯还是叹他头脑简单,“他们会杀了你的。”

  苏北瞠目结舌,“青丘杀人不偿命?还有没又王法!”

  苏清萱:“大商的王法管不到这儿。”有的话她没说,如果苏北是狐妖,他们当然不敢杀他,有族规管着呢,但他是人,就好像大商杀人犯法,杀妖犯法么?

  看着神色惊恐的苏北,苏清萱怜惜的揉了揉他的头顶,“眼下只有一条路了,等爹下葬之后,我就送你回雁铩关,到时候姐姐会给你留下一笔金银,保你终生衣食无忧。”

  苏北听后,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若是在今天之前,他听到这话肯定连想都不用想就拼命点头。他今天之前的人生梦想,都还只是是想吃包子吃包子、想吃肉骨头吃肉骨头,若还能住上一间不漏雨不漏风的房子,那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现在苏清萱都保证他一辈子衣食无忧,他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但现在,他却怎么都说不出一个“好”字儿。

  从来没感受过亲情的人一旦触碰到亲情,就会像落水的人死死抱住救命的那根稻草相比馒头和烧饼,他更想看苏清萱笑、更想苏清萱揉他的头、更想听苏清萱说“不怕,姐姐在”。

  稍一挣扎,苏北就斩钉截铁的说道:“俺选第二条!”

  说出这番话,他整个人都舒坦了,好像他没那么怕死了一样。

  苏清萱哭笑不得,她说过有第二条路了么?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