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二章 青丘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2 08:22字数:579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青丘是啥?

  自九尾天狐一手葬送了“开天第一皇朝”大夏皇朝之后,九州大地上只怕没多少人会再问这个问题,“狐族祖庭”、“万狐妖国”的名号,早已载入史册、融于传说。

  青丘在哪?

  自大荒妖族残裔退居北冥州后,九州大地上也早就没多少人知晓其确切位置,北冥州妖洞绵延,瘴气密布,是不择不扣的人族禁地,入内者,百死一生。

  “唔”狗娃朦朦胧胧的睁开双眼,有些迷糊的望着眼前的陌生青纱幔愣了几息,回过神儿来心头一惊,慌张的四下一打量,才发现自个儿躺在一张大床上,一张柔软的好像躺在水上,暖和的就像是烧热大炕的绣花锦缎大床。

  这样的大床,是狗娃连做梦都没梦到过。

  “这是哪儿?”他昨夜被卷上天后就吓晕了,后边啥都不记得。

  散发着淡淡香气的华丽大床让小乞丐心虚得紧,他缩手缩脚的坐起来,定神一扫周围,疑惑的目光忽然就变得直勾勾的!

  他看到了什么?

  一桌摆满了鸡鸭鱼肉、荤素冷热俱全的精致饭菜!

  几乎是瞬间,小乞丐缺根筋的脑子就全被一个饿字个给填满了。

  下一刻,他麻利无比的一把掀开锦被,光着脚丫子从大床上跳下来一个箭步窜到饭桌前,根本都不用碗筷,一手抓起一个鸭腿、一手抓起一个鸡翅就往嘴你送。

  “哇,好吃啊!”

  “哇哇,好好吃啊!”

  “哇哇哇,吃吃吃”

  挥箸如飞、菜汁飞溅,狗娃一个人楞是吃出了街头流水席八方开抢的气势嗯,刚才那个缩手缩脚,满身不自在的小乞丐肯定不是他。

  没过多久,一桌雕龙绘凤的精致的菜肴就被小乞丐给祸祸得跟被一群猪拱了几十遍的沙地一个模样。

  “嗝!”吃好喝好的小乞丐打了个嗝,松开手里攥的鸡骨头,心满意足的拍着自个儿溜圆的肚皮,“好饱啊!”

  “上一次吃得这么饱是啥时候?是前年大丰收关里摆的流水席?还是去年年关苏夫子送的俩脸盆大烧饼?”小乞丐一边用鸡爪子剔牙一边悠然的回忆道。

  末了一瞅自个身前堆成了小山的大一堆骨头,小乞丐心里忽然一个激灵,抬手就不轻不重的扇了自己一巴掌,“狼心狗肺的玩意儿,看到好吃就把大黄给忘了?”

  狗娃越想越后悔,最后索性扑倒桌上,将所有的残羹冷炙和没啃干净的骨头都传到一个盛汤的大海碗里,寻思着怎么着也要让大黄也打个牙祭。

  给大黄打好包,狗娃这才有心情打脸房间的摆设。

  天青碧海花瓶、前朝书画大豪真迹字画、万年云杉描金兽纹案、龙王松木椅这些小乞丐一个都不认得,但这并不妨碍他惊叹。

  “啧啧啧有钱淫啊,嗯,怎么着都比李员外还有钱吧!”小乞丐摇头晃脑,一副好像这些玩儿他全认识的模样。

  用钱来衡量这些根本不是钱能买到的宝贝,小乞丐的价值观也的确朴实得俗不可耐。

  狗娃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的啧啧感叹了半响,终于端着海碗往外走去。

  至始至终,他都没有将任何一件摆设揣入怀里的意思还真不是因为他不知道这房中任何一件摆设都能让他一夜暴富,农奴翻身把歌唱,而的确是一种怎么看和小乞丐的职业完全不配套的高端气质:节操、底线!

  虽然他也的确不知道这些摆设的价值。

  狗娃推开门,门外忽然冒出俩披麻戴孝一身儿惨白的俏丽少女,齐身朝他行礼道:“奴婢给少爷请安!”

  小乞丐一哆嗦,“哐当”一声又把门给拉上了。

  门外的俩青衣少女面面相觑,一脸懵比。

  门内的小乞丐脸色阴晴不定,“他爷爷的,难道本老爷又做白日梦了?”

  “啪”,毫无心理准备的小乞丐被自己一记势大力沉的耳光扇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疼这不是梦啊,难道本老爷终于升级成少爷了?”

  “吱呀”,他缩头缩脑的小小拉开一道门缝往外瞅了一眼,那俩俏丽少女还候在门外,接着他才把头从门缝里伸出来,左看看、右看看,终于确认俩俏丽少女喊的是自己,“两位姐姐,你们刚才叫俺啥?”

  俩少女还有些发懵,“少爷啊!”

  狗娃顿时喜笑颜开,“劳驾劳驾,再叫两声听听,俺这辈子第一次有人管俺叫少爷!”

  俩少女面露崩溃,都不再说话,齐齐同时向前一步推开房门,一人架起狗娃一条胳膊就往房间内走。

  “你们干啥?放开俺!”狗娃当然要挣扎,只是他异常惊恐的发现,这两位看起来细胳膊细腿儿的小姐姐竟然力大无比,无论他怎样挣扎,她们都胳膊都纹丝不动。

  “哐当”,房门重重的关上了,没过多久,房间内就响起狗娃凄凉的叫喊声。

  “喂喂,你们扒俺衣裳干啥!”

  “住手,快住手,再脱俺叫了啊!”

  “非礼啊、非礼啊!”

  “哦哦?非礼是女的喊啊那,杀人了,杀人了,有没有人管管啊!”

  “碰”,一刻钟后,房门再次打开了,两个俏丽少女架着焕然一新的狗娃出来了。

  看狗娃,先前那乱糟糟、粘满陈年污垢和草屑的长发洗干净后用一个莹润的暖玉冠整整齐齐的束在头顶,还抹上了一层反光的油往常黑一团灰一团就跟大泼墨山水画一样的小花脸儿不但洗的干干净净,还磨了一层皮擦上了香香的面脂头发和小脸都大力得如此干净,他那身儿破烂得扔道狗窝狗都嫌弃的百家衣自然是不用说了,换上了一身儿质地柔软还暖和上等白锦孝服。

  再加上白底玛瑙石腰带和金丝沟边千层底鞋,这会儿的狗娃活脱脱就是一个土财主家的少爷,还是老来得子、没兄弟姐妹的独苗那种!

  嗯,前提是忽略他红得跟个猴子屁股似得的小脸。

  不过不得不说,换上这身儿衣裳,人模狗样的狗娃还真有几分小清秀,比之前顺眼多了。

  两个俏丽少女的确力大无穷,驾着小乞丐依然健步如飞,而自觉“**”了抬不起头的小乞丐也闷着头任由两个青衣少女驾着他走直到,他闻到一股刺鼻的香烛冥纸味道。

  他抬起头,入眼是一座雪白惨淡的灵堂。

  两个俏丽少女架着小乞丐径直走入灵堂,“小姐,少爷到了。”

  小乞丐一眼就认出来被俩俏丽少女唤作小姐的,就是昨夜带自己上天的美人儿姐姐。

  她还是昨夜那身儿打扮,只是神色越发的凄婉憔悴,小乞丐进来她也没回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下去吧。”

  两个俏丽少女放下小乞丐,沉默的朝女子行了一礼后退出灵堂。

  小乞丐站在原地手足无措,既不知道该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过了好一会,见美人儿姐姐没搭理自己,偷偷摸摸的转过身轻手轻脚的就像溜。

  “过来。”清冷的声音忽然响起。

  小乞丐一滞,苦着小脸转过身老老实实的走过去他心底边还是有点憷这位一言不合就上天的美人姐姐!

  美人姐姐转过头,眼神温柔如水,“跪下磕三个头吧。”

  小乞丐知道这是苏夫子的灵堂,心道“喝水之恩必偿,吃饭之恩必报”,倒也没多想,跪下就道,“苏爷爷”

  “叫一声爹吧”美人姐姐轻飘飘的抛出一句,却让小乞丐脑子一懵,“啥?”

  美人姐姐伸出手,就像是摸小狗一样的轻轻揉了揉小乞丐的头顶,黯淡的声音飘渺得就像是从天外飞来的一样。

  “爹一生都在为消除人妖隔阂四处奔走,即便是死,都不许我入关大开杀戒雁铩关有那么多人,受过爹恩惠的人没有一千也有五百,到头来却只有你肯抛下人妖偏见去为他老人家收尸,你便是他老人家这辈子最大成果他老人家在天之灵,肯定会很想收你为义子。”

  小乞丐听不太明白,只是忽然就想起了昨日苏夫子坐在囚车中时眼中那心灰若死的失望,心里一下子就不是个滋味儿。

  他自小没读过书,不明白什么大道理,但他自小在街头乞讨尝遍人心冷暖,比很多读了一辈子圣贤书的书生更能明白什么是真善,而苏夫子,就是真真正正有一颗善心的好人。

  这样的好人,怎么都不该落得这般下场啊

  小乞丐起身,生平第一次认真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裳,然后认认真真的朝着上方的灵位三拜九叩,“苏干爹,俺也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认俺这干儿子,但俺这跪也跪了,磕也磕了,您现在就是反悔也不作数了啊爹啊,您大人有大量,好人肚里能撑船,就甭搭理关里那些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好好安息,以后逢年过节,俺多给您上两柱香”

  他只顾着跟自己在天上的义父拉家常,浑没注意到旁边的美人姐姐眼中已经泛起滟滟泪光,看他的眼神越来越柔和。

  半晌,美人姐姐才轻声打断了他的絮叨,“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小乞丐颇有点不好意思的搓着手道:“狗娃”

  美人姐姐只是轻轻笑笑了,“这名儿可不成,要不,你以后就跟着爹姓罢,苏苏北,怎样?”

  小乞丐挠挠头,寻思着怎么着也比狗娃好听罢,“听着顺耳,那俺以后就叫苏北了,姐你还没告诉俺你叫啥呢?”

  “苏清萱。”

  正当新鲜出炉的苏姓姐弟跟这儿寒暄时,灵堂外忽然传来高声唱喏:“七少爷到。”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