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妾身很低调! 第五十四章 民女想跟皇上做个商量

作者:端木诺晴书名:殿下,妾身很低调!更新时间:2017/01/11 07:48字数:563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虽然能够卜算未来,可是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即使族长也不会轻易去计算,但是为了能够掌握拓拔琳琅的一举一动,拓拔夜时隔一段时间都会算算妹妹发生的事,也好让自己安心。

  可是这一次,拓拔夜不安心了。

  他算到了拓拔琳琅进退不得的处境,通过西门卓铭又算到了他对凌瑾泫的伤害,所以他带上连梦一起离开天山,分两路来见二人。

  “马上跟我走。”拓拔夜看着园内飘落的枯叶,这里天气越来越冷,根本不适合拓拔琳琅调养。

  “去哪儿?”拓拔琳琅问,她知道哥哥的出现绝不是他的心血来潮。

  “去见凌瑾泫。”拓拔夜道。

  “现在吗?”拓拔琳琅难掩的兴奋,她知道只要有哥哥,就可以轻易的不知不觉的离开皇宫。

  “是,走。”拓拔夜拉着拓拔琳琅,眼睛一眨的功夫,已经换了地方。

  “哥哥,你瞬间转移的本领更强了。”拓拔琳琅看看陌生的四周,拍手称赞。

  接下来西门卓铭一定会郁闷自己怎么就会突然在宫里消失了吧?

  “可是体力有限,我为了保存体力,一直到了京城才施法术去了你呆的宫苑,所以路上用了不少时间。”拓拔夜道。

  “这已经很让世人惊叹了。”拓拔琳琅不得不承认。

  “琳琅?”不远处有人在叫。

  拓拔琳琅侧身望去,竟然是连梦,笑着走了过去,“连梦,哥哥带你出来了?”

  “是我让她来帮忙的,凭我一人之力,一下顾不得两头。”拓拔夜道,“连梦,瑾王怎么样?”

  “不错,正在洞中。”连梦回答,不经意的瞥了眼拓拔琳琅。

  拓拔琳琅总觉得这一眼很特别,好像有防备的意思,连梦有什么好防备自己的?

  但是拓拔琳琅顾不得多想,听到凌瑾泫在洞中的消息,便迫不及待的问,“洞在哪儿?”

  “跟我来。”拓拔夜拉着妹妹,朝密林深处走去。

  这是一个很大的山脉,了无人影,拓拔夜选择它也是觉得这里山清水秀,很有灵气,适合养伤,又不会被外人发现。

  “瑾王,身体可好了些?”拓拔夜带着拓拔琳琅走进了洞内,朝正背对着洞口盘腿而坐,调养内功的凌瑾泫道。

  “瑾泫!”拓拔琳琅不等凌瑾泫转身,早已奔了过去。

  “琳琅,”凌瑾泫不可思议的看着突然出现的拓拔琳琅,对于她的身世更加肯定,“慢点,你的身子还没完全好。”

  “没好也没有以前那么差劲了。”拓拔琳琅拉着凌瑾泫走向拓拔夜,“这是我哥哥拓拔夜。”

  凌瑾泫朝拓拔夜点头致意。

  连梦躲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们,看着凌瑾泫面对拓拔琳琅时轻轻化开的冰冷,心中很不是滋味。

  几天的与凌瑾泫独自相处,虽然没有说过几句话,但是她已很留恋在一起的感觉,拓拔琳琅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宁静,她有些嫉妒。

  在族里,拓拔琳琅是天定的族女,而她只是照顾族女与族的圣姑离开天鸢族拓拔琳琅又能遇到这么优秀的男子,而她只能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幸福的笑容。

  一时之间,连梦就有了将凌瑾泫从连梦身边夺走的念头。

  拓拔夜不经意的回身瞟了眼连梦,她情绪的巨大波动触动了他的精力,他曾算到连梦会孤独一生,发狂而死,至于之间的经过是模糊不清的,莫非就是因为连梦是与琳琅凌瑾泫有牵扯的,由于算不到他们的未来,以至于算不清连梦的经历?

  若是如此,就必须让连梦与他们马上分开,拓拔夜决定。

  突然发现冥冥之中总有什么在牵扯着所有的人朝预计的事情上走,而他能做的就是尽量避免,可是能避免的了吗?

  “从今天起,瑾王与琳琅就从西门卓铭的视线里突然消失了,成为一个谜。你们暂时在这里疗伤,外面的战事也会随着你们的失踪而搁浅,为了保证外面的平静,你们以后就隐没在民间吧。”拓拔夜道,“伤好后,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只要不让别人知道你们究竟是谁。”

  “如果战事停止,这正是我与琳琅想要的结局。”凌瑾泫揽着拓拔琳琅道,更加惊叹这几个人的本领,尤其是拓拔夜,刚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是一个佼佼者,即使生在世间,也一定是站在高处的那一个。

  “连梦,跟我走吧。”拓拔夜对默不作声的连梦道。

  其实她心中翻江倒海般的波澜早已惊动了拓拔夜。

  “哦。”连梦点点头,轻轻的扫了眼拓拔琳琅,从凌瑾泫的身上划过,慢吞吞的跟在拓拔夜身后。

  “连梦,谢谢你。”什么都没察觉的拓拔琳琅,向连梦挥手致谢,毕竟是她出手救了凌瑾泫。

  连梦勉强的笑笑,不想再去看相偎依的二人。

  消失了,怎么会不约而同的消失了?

  西门卓铭站在锦华苑的池塘边,深邃而落寞的目光看着宁静的水面。仿佛做了一个梦,醒来后什么都不复存在。

  派去埋伏凌瑾泫的人回来禀报,刺杀凌瑾泫时,他们突然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后还是身处原地,但是没了凌瑾泫的踪影。

  而锦华苑里,春儿突然不见了拓拔琳琅,只是出去沏茶的功夫,就没了人影。

  整个皇宫没人见过拓拔琳琅,她就像凭空蒸发了一般,没有惊动任何人。

  崔定坤那边失去了凌瑾泫的消息,暂停开战,转而搜索凌瑾泫的下落。

  而西门卓铭也没有反攻,他查不到凌瑾泫失踪的真相,也不敢冒然出手。

  由于两个人的突然失踪,双方都琢磨不透对方的情况,刚刚挑起的战事暂时搁浅,按兵不动,只是形成两股鼎立的气势,并没实质上的危险。

  崔定坤本是想激发凌瑾泫的,凌瑾泫不见了,他也无心率领一干人马。

  西门卓铭本就是想除去凌瑾泫,凌瑾泫不见了,他也没了目标。崔定坤适时的收手,他也顺阶而下,好好的坐着皇上。

  只是,他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琳琅去了哪里?

  拓拔琳琅与凌瑾泫在七星山暂时住了下来。凌瑾泫的毒被连梦第一时间就解去了,身上几处刀伤都未伤及要害,很快就复原了。

  拓拔琳琅的剑伤也恢复的很好,能够与凌瑾泫一起练剑,一起在山间游玩儿。

  深秋时起的七星山虽然比京城还要冷,可是穿梭在林间,自有那畅游于天地间的快乐,打猎,摘野果,不论做什么都很开心。

  洞内被用了法术,即使没有生火也很温暖,不怕被冻,洞内的物品也是一应俱全,非常适合隐居。

  拓拔琳琅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凌瑾泫,这都不再是秘密,至于迎皓,她想给凌瑾泫一个惊喜。

  凌瑾泫想等外面各路寻找他们的人渐渐的失去耐心后,就去见崔定坤一眼,算是给他一个答案。

  日子过的宁静而安逸。

  直到有一天有一个神秘的女子悄然走进了皇宫,她就是连梦。

  “你是什么人?”西门卓铭藐了眼站在殿下的女子。

  有人跟他禀报,宫外有名女子执意要觐见皇上,本是怀着好奇的心站在城楼观望,谁知一下就发现了她身上的那种与琳琅相似的与世隔绝不染凡尘的味道。

  直觉让他意识到,这个女子应该跟杳无音讯的琳琅有关,心底已微微泛起了涟漪,随即让人把她带到了自己的面前。

  “民女叫连梦。”连梦行礼道,“只是一名普通的百姓。”

  “普通百姓?”西门卓铭可不会轻信,普通百姓没有特意觐见皇帝的必要,也没那个能力。

  “民女知道皇上的心中藏着一个人,那个人突然不见了,皇上很想见到她。”连梦不理会西门卓铭探寻的目光,微微笑道。

  “你知道她去了哪里?”西门卓铭的心已经在扑扑的狂跳,消失了半年,终于得到琳琅的消息了吗?

  连梦点点头,“民女想跟皇上做个商量。”

  “你有什么条件?”西门卓铭问,他就知道不会无条件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其实也不用皇上做什么,”连梦微微一笑,“只是恳请皇上放过另外的一个人罢了。各取所需。”

  “凌瑾泫?他们果真在一起。”西门卓铭的眸中闪过一丝寒光。

  “是的,他们在一起,而且过的很快乐。”连梦的眼中也闪过一抹嫉恨。

  半年中,她曾偷偷的去过七星山,悄悄的看过凌瑾泫,她没想到只是在七星山那个毫无人影的环境中,他与拓拔琳琅还能过的那么幸福。她原以为贵为王爷的凌瑾泫一定会耐不住寂寞,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开,谁知半年过后依旧恩爱如初。

  也许他们没有离开,去世间隐居下来,是考虑到拓拔琳琅有孕之身,难以应付突变,所以选择藏匿于毫无人烟的深山之中。

  或许等孩子平安降生后,等这场风波过去,等所有人已经放弃了寻找,他们一家人就会如普通的百姓人家一样过起了安乐的小日子。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