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神医 第0060章 强行治疗

作者:贱走偏锋书名:极品神医更新时间:2016/11/04 19:40字数:367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原来,是有一台大手术需要吴诗怡立即过去主刀。

  向来自信的她眼中之所以闪过一丝阴霾,是因为这台手术乃是心脏主动脉瘤切除的大型手术,而且病人的情况不是太好,风险极大。

  看起来是因为需要切除的部位比较困难,其它医生都没有把握,只好请她这个在德意志海德堡大学的天才女博士主刀。

  为此,院方还为她配备了医院最强的助手阵容,以确保这台手术的成功率。

  时间很紧,手术预计在四十分钟后就开始。

  吴诗怡眼下的状态其实很差。

  刚刚回国,加上身上的疾病让她很不适应。

  想到今天要来找刘楚麻烦,昨晚竟然一宿没怎么合眼,更是雪上加霜。

  当然,再被刘楚这样一打击,心情也跟着不好了。

  这种大型手术突然让她主刀,完全缺乏必要的准备,全靠精湛的技术和经验。

  虽然是医院对她这位归国博士的肯定,却也是一种严峻的考验。

  吴诗怡本来想要拒绝,可是偏偏当着刘楚的面,冲动之下,鬼使神差地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

  可是挂了电话,吴诗怡又不免犹豫起来。

  她是一个很有医德的医生,对自己极其严格,甚至有点强迫症,决不允许自己在手术之中出现纰漏。

  然而,自己这样的状态去主持一场如此重大的手术,真的合适吗?

  心脏主动脉瘤切除,患者的状况又不是很好,生死只在一线之间。

  自己仓促接手,又是这样低迷的状态,万一因为自己的原因出现了手术事故……

  她简直不敢想下去。

  “是不是在担心自己体力不支,出现意外,导致手术失败?”

  就在吴诗怡愣神的工夫,刘楚冷不丁来了一句。

  吴诗怡感觉自己好像被拆穿似的,身体一抖:“你……你怎么知道?”

  可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尤其是看到刘楚脸上那自信的笑容,吴诗怡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是故意刺激自己,想要给她难堪!

  “今天这台手术,我劝你还是赶紧推了吧!不然,注定害人害己。”刘楚语重心长地说道。

  不去?

  这根本不可能。

  吴诗怡握紧了拳头。

  既然院方灵识选择了刚刚回来报到的自己,这场手术肯定非常重要,而且很棘手。

  勉强换一个人顶上,同样是对患者生命的漠视。

  而且,医院的领导和同事们将会如何看她?

  如今学成归来,她就是要在华夏医学界崭露头角,成为权威,让更多的人相信西医,而不要继续被中医那种伪科学蒙蔽!

  吴诗怡很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而且无论对自己还是别人,都极为苛刻。

  否则,即便不爽刘楚这种人,也不会上班第一天就找上门来,对刘楚一阵咄咄逼人的盘问。

  吴诗怡冷冷地看了一眼刘楚:“你给我让开!无论如何,我吴诗怡都不会临阵退缩的。”

  刘楚皱眉,他几乎已经能够确定,按照吴诗怡这样的心态,这场手术肯定要出乱子。

  他挡在了吴诗怡的跟前,冷冷地说道:“吴顾问,你这样太不负责了!就你眼下的身体状况,出了什么意外,你对得起病人吗?对得起病人家属对你的信任吗?身为东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特别顾问,我有权利和义务维护医院的荣誉,所以你只能二选一。一个,是推掉手术;另一个,就是接受我的治疗,以最好的状态应对这场手术。否则,我刘楚决不允许你走上手术台!”

  看刘楚说得义正词严,吴诗怡一下子愣住了。

  她没有想到刘楚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

  按照她的想法,这样的骗子,难道不应该是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出糗吗?

  至于患者的生死,又怎么会是这种人关心的呢?

  见吴诗怡有点意动,刘楚又继续道:“吴博士,时间不多了,赶紧做决定吧!”

  “想都别想!”吴诗怡咬牙道,“我决不接受中医治疗!而且,在我的字典里,也没有临阵退缩这个词,请让开!”

  说着,她竟然一把推开刘楚,想要夺门而出。

  只是,刘楚岂能让她如愿!

  “回来!”

  他大喝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扣了两根银针。

  唰!

  抓住吴诗怡手腕的瞬间一根针直接插了进去。

  顿时,麻酥酥的感觉,在吴诗怡的身体里蔓延开来。

  吴诗怡刚要发怒,另一根扎在她另一只手上。

  嘴边的怒骂被硬生生堵了回去。

  她惊奇的发现,浑身就像是打了麻醉药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刘楚,你……你想干嘛?”

  吴诗怡有些惊恐,一双美目里全是疑问。

  作为外科医生,她也不得不承认中医针灸的神奇之处。

  尤其是针灸麻醉,即便是她这样的西医精英,也根本无法忽略它的奇效和安全。

  现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让她明白,眼前这个男子,有一身神奇的针灸本领。

  否则,根本不可能这样轻轻松松地就给她来了个全身针灸麻醉。

  刘楚没搭理她,一把将她抱起来,丢到了沙发上。

  虽然吴诗怡身材性感,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但刘楚仿佛在抱一床被子,丝毫不为所动。

  医者仁心。

  每当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无论什么人,在他眼中都是一样。

  无分男女,不论老幼。

  “刘楚,你快把我解开,要不然我叫了!”

  吴诗怡有点害怕了,对刘楚大声的威胁道。

  现在孤男寡女,自己又动弹不得,也不知道刘楚究竟要对自己做什么。

  尤其是刚才他说要给自己全身针灸的时候,那种打量自己的眼神,让她感觉一阵心悸。

  他不是真要对自己做什么吧?

  对了,他干你刚才说自己没有男朋友来着……

  不是花场老手,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出来了?!

  就在吴诗怡胆战心惊,准备大声呼救的时候,刘楚摊了摊手:“随便你,反正我不在乎这份工作。你把人叫进来,到时候丢脸的是你哦!”

  吴诗怡故作镇定:“你要是敢对我乱来,我就去告你!让你身败名裂!”

  “告我?呵呵,还身败名裂!现在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我可没心情跟你乱来!要不下次咱们换个地方,比如去我宿舍,倒是可以跟你深入交流一下。”

  刘楚说完,也不等吴诗怡再说什么,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你……你要干什么?!”吴诗怡感觉有些崩溃了,说话都不太利索。

  “都说了,在这里,我对你没兴趣!”

  不得不说,这女人挣扎的样子,还真是让刘楚心底有那么一丝冲动。

  好在这股冲动迅速就被压制下去。

  “你不是个男人,欺负女孩子!呜呜……”吴诗怡心中恐惧,竟然哭了起来。

  刘楚真想撒手不管。

  可一想到这好强的娘们估计因为自己的刺激,心烦意乱之下,还是会跑要去给病人手术,难免造成事故,又不得不管。

  “哼!我是不是男人,你有机会来试试就知道了。但不是现在!我很有职业道德的。”刘楚笑眯眯地说道。

  吴诗怡顿时被吓得不敢说话。

  “好啦!闹也闹够了。现在赶紧配合我治疗,你的病人还等着呢!闭上眼睛,想着你最喜欢吃的食物,你正在吃。”

  刘楚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吴诗怡顿时一阵恍惚,眼睛下意识地闭上。

  然后脑海之中闪过榴莲样子,鼻翼之间仿佛浮动着那种特别的芬芳……

  只是她口里还倔强的喃喃自语:“不要碰我,不要……”

  刚才碰了一下吴诗怡的脊椎,功德之力迅速潜入她的身体,刘楚便已经有了一个直观的认识。

  她的颈椎不太好,加上熬夜太多,内分泌紊乱。

  原本只是肝火旺盛,却因为过分依赖于西药,治标不治本,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调理,这才导致了眼下因为突然改变了生活环境,急剧恶化的情况。

  是药三分毒。

  毒副作用极大的西药制剂更是如此。

  她的内分泌系统失调,排毒能力大大降低,剧烈的副作用与本身的问题结合在一起,病情持续恶化。

  若是继续这样下去,可能会有更厉害的病变。

  至于刚才说什么全身溃烂,自然是吓唬她的。

  不过就算如此,任其发展,还是会带来大麻烦。

  不出所料,一旦化脓的部位进一步深入,按照西医的路子少不了要挨上一刀。

  “好了,可以了!”

  突然,吴诗怡惊醒过来。

  她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动了。

  更重要的是,她感觉自己浑身通泰,仿佛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虽然看到刘楚那欠揍的笑容,心中还带着愤怒,但心底的怒火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制,再没有那种心烦意乱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他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

  刚才,自己似乎吃了榴莲。

  可是,空气之中明明就没有榴莲的味道。

  催眠!

  她顿时想到了唯一的可能。

  针灸,再加上催眠……

  眼前这个男人身上似乎有一股名为神秘的气息在流淌。

  对了,自己的背部。

  原本因为毛-囊脓肿而隐隐有瘙痒感的部位此刻也是一片清凉。

  他刚才说要暂时让自己恢复精力,好应对手术。

  该死!

  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吴诗怡一念及此,顿时一个激灵,连忙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

  咦?

  才过去不到五分钟!

  换句话说,他的治疗恐怕还不到三分钟。

  三分钟的治疗,竟然有这样神奇的效果……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对于中医的看法或许应该更加实事求是一些。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