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神医 第0059章 怒则伤肝

作者:贱走偏锋书名:极品神医更新时间:2016/11/03 22:21字数:381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不要说刘楚,就算是有经验的中医,一眼就能看出来吴诗怡体内的火气很重。

  不过,刘楚还是借着把脉的时候,利用功德之力将她体内的情况扫了一遍。

  表面上,吴诗怡身体冰凉,但是体内火重,是典型的肝胆湿热,肾阳虚。

  “怎么样,你到底看出什么了吗?还是说在绞尽脑汁想套词儿应付!”

  吴诗怡看着刘楚老神在在的样子,便忍不住出言讥讽。

  刘楚促狭地说道:“还没男朋友吧?”

  “这是在看病?!”吴诗怡脸色一变,冷声道,“看来中医的确没有什么本事,全靠装神弄鬼,故弄玄虚这套把戏了。”

  “是吗?”刘楚冷笑。

  原本他不介意中西医之分,但是也不喜欢这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态度。

  有一句话说的好,科学没有国界,但是科学家有国界。

  这句话用在医生身上同样适用。

  医术可以没有国界,但是作为医生,应该是有国界的!

  既然生为华夏人,而且拥有了一身医术,在这个时候,就该为华夏医术张目。

  况且,他体内无论是魔主传承还是魔书传承的医术似乎都跟华夏中医一脉相承,吴诗怡的话让他听起来极不舒服。

  “你体内的火气很重,大便干涩,小便赤黄,最近应该在吃药调理。只是,治标不治本,火毒郁积,已经很严重,长此以往病情将会进一步加深。”

  “胡说八道!”吴诗怡一拍桌子,愤怒地反驳道。

  “我说几点,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乱说!”刘楚笑笑,继续说道,“最近是不是感觉浑身燥热,舌苔黄腻,而且手脚都有爆皮的迹象,嘴唇也很干,虽然你涂了口红掩盖。至于大便小便什么的就不说了,就说一个,是不是感觉脊柱附近的某处肌肤出现了红肿,还时而阵痛?每到晚上尤其剧烈?最近应该已经发展到毛-囊脓肿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吴诗怡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手足爆皮和嘴唇干裂是可以看出来的,她也认为是这个季节正常的现象。

  东海这个季节的气候还是比较干燥的,而且她本身的皮肤就有点敏感,刚刚回国几天,一时间还不太适应。

  只是,脊柱的事真是见了鬼了。

  吴诗怡的脊椎下方开始红肿,好像被什么蚊虫叮咬了。

  一开始有些痒痒的,但是不疼,可是一回国就有些隐隐的疼痛。

  似乎到了午夜十二点左右,这种疼痛尤其厉害。

  好在持续的时间很短,因此只是用油膏涂抹一下便没有重视。

  现在的确已经发展到毛-囊脓肿的程度!

  刘楚一开口就说出了自己的病情,这让她有一种裸露在别人视野下的感觉,很不舒服。

  吴诗怡心中出现了那么一刻的动摇。

  或许,眼前这位的确是有点真才实学的。

  但是,随后她又硬生生将这个念头甩掉。

  中医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自从外婆因为中医的原因,没能及时救治惨死的事情之后,她曾经在外婆的灵堂之前发过毒誓,绝对不会再相信中医。

  那是六年前的事,如今还历历在目。

  或许眼前这家伙有两下子,但很可能也是凭着一点经验,在自己身上看出了端倪。

  再加上一点运气,正巧被他说中。

  没准儿,他长期招摇撞骗,早就遇到过类似的病情。

  没错,一定是这样!

  区区一个毛-囊脓肿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处理得当,几乎都不用手术,而且也没有什么副作用和复发的可能。

  可是,就在吴诗怡琢磨着如何继续揭露刘楚真面目的时候,他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心里一惊。

  “你刚才说你是什么来着……哦,医学博士!博士啊,啧啧,听起来倒是挺唬人的。话说,博士是最高的学历对吧!以前我以为是博士后呢!呵呵!恭喜恭喜!只是可惜了,若你真以为这是个简单的囊肿脓包掉以轻心,那就完了。一个美女博士就此凋零,英年早逝,会让人心痛那么一小会儿的。”

  “你什么意思!”吴诗怡咬牙切齿。

  无论是谁,被人咒他死,恐怕都会受不了。

  “咦?不是吓得连母语都不懂了吧!”刘楚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说道,“这是你体内的阳火在作怪,如果不处理的话,病痛会一直加重,到时候囊肿就会顺着脊柱扩散,先是整个脊柱附近的肌肤溃烂,然后短时间就会遍布全身。想想吧,全身溃烂,饱受折磨,最后火毒攻心,一命呜呼。啧啧,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啊!”

  吴诗怡那张精致的脸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虽然明知道刘楚有可能是故意吓唬自己,但她真的有些怕了。

  毕竟是女孩子,而且还是个极有自信的美女,当然还害怕自己有朝一日真的像刘楚说的那样全身溃烂。

  “怎么,还不相信!”刘楚笑道,“讳疾忌医可不好!知道蔡桓公吧?最后死了。哎,人命关天,原本是不想太触及你的隐私。话说,这个月月经还没来吧!”

  “你……”

  “我乱猜的!”刘楚一阵哈哈大笑。

  只是,他的样子,谁都看得出来,明明就不是猜的。

  吴诗怡被刘楚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如果说脊柱附近的囊肿是靠着经验,那么自己月经的事情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本来是她在国外做交流学习,最近听说医院来了个特别顾问,竟然毫无学历,而且才二十出头,全靠一手中医针灸推拿蒙事儿,还闯下了偌大名头。

  在她心里,中医什么的都是糊弄人的东西,就想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所谓的新顾问。

  感觉到刘楚不好对付,吴诗怡反倒调整了心态。

  “不得不说,你果然有神骗的天赋!哈哈,差点就被你吓到了!不过治病,靠嘴皮子可不行。那我就问你,在你们中医眼中,对于囊肿的治愈有多少把握呢?”

  “这是要考我呢?还是准备求医啊!嗯,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那么容易就改变初衷的。不过,别跟我说什么囊肿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小病,那是在侮辱我,也是在侮辱华夏医学。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在我这里,只要好友一口气,阎王爷就收不去!对了,有时候你们西医认为已经断气了,我也有机会救回来。前两天就帮你们西医查了一次屁股哟!”

  “流氓!”吴诗怡骂了一句。

  “流氓……哈哈,可惜我对女博士什么的没啥兴趣,不然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你……”吴诗怡一阵气结。

  几秒钟,她又冷冷地说道:“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别说什么起死回生,就说我这个毛-囊脓肿,你能解决吗?”

  “如果是考我的话,那你就另请高明。我最怕考试,不然没准儿我也能混个博士当当。估计也就不会被你如此责难了吧!”刘楚笑道。

  “别废话,到底能不能治!”吴诗怡目光灼灼。

  “得了!没你这样求医的。不过我今天心情不错,就给你治一治!保证立竿见影,手到病除!”

  “胡说八道!”吴诗怡忍不住骂了一句。

  “自己做不到,就认为别人也做不到,这是什么逻辑?!老实说,如果是汤药排毒的话,两三天也能痊愈。不过看你这火气挺大的样子,索性就麻烦一点,来个快速见效,永不复发!”

  “那就来吧!”吴诗怡说道。

  “在这里?”刘楚愣了一下。

  “不然呢?你们中医难道还需要手术室不成!”吴诗怡白了刘楚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你体内的火气已经达到了一个程度了,非常严重,要想根治的话,身体从上到下都必须施针,不然是不能根治的。你确定在这里?”刘楚一边说着,还在她身上瞄了一瞄。

  还别说,这女人还挺有料的。

  “下流!”吴诗怡眼睛一蹬,怒骂道。

  看着吴诗怡要杀人目光,刘楚慢悠悠地站了起来,看了她一眼,就要转身出门。

  这娘们儿不知死活,姑且让她再受两三天折磨,到时候就该来求自己了。

  “你想去哪,给我站住!”吴诗怡喊道。

  刘楚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不知道吴博士还有什么事?”

  “你来市医院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现在在吴诗怡眼里身边,刘楚就是那种不学无术,卑鄙下流的家伙。

  他明知道自己不可能脱光衣服让他针灸,这样就可以避免手底下见真章。

  或许是有那么一点本事,但也仅限于看病,至于救人那就未必了。

  吴诗怡到现在还不相信刘楚那些神话,以为是以讹传讹,碰巧治愈了一点看起来唬人的疾病,实际上也就那么一回事儿。

  她认为,那些疾病或许到了自己手里,有更好的治疗方案。

  刘楚也算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不少日子,大约已经看穿吴诗怡的心思了。

  同行是冤家,看来眼前这个美女博士也没法免俗。

  估计是自己这个只有高中学历的家伙偏偏成了特别顾问深深地刺激到了她的玻璃心。

  “其实你没必要费神检验我的实力,俗话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没有两把刷子,市医院的领导和病人早晚会把我赶走了。你呢,既然不信我,那就不要浪费时间。还是先处理你自己的问题吧!其实你这样的毛病,或许西医想要根治的话,会比较麻烦,但是交给一个稍微有经验的中医,其实也就是两三服药的问题。”

  “哼!有我在,你这坏蛋别想耍什么花花心肠,要不然,我让你好看。”

  刘楚无奈地笑笑:“我说吴博士,你别死绷着脸啊!怒则伤肝!你本身火毒旺盛,对肝脏影响很严重,如果再不注意,雪上加霜,估计老中医也没辙!到时候你继续用西医的办法,就算勉强压制,但是新的问题又会爆发出来。”

  吴诗怡本想说点什么,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吴诗怡脸上的阴霾更重了,眉头也皱在一起。

  不过,她突然看到刘楚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顿时脸色一板,再也看不到她脸上的担忧。

  只是,刘楚如今耳力惊人,刚才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被他听了去。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