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神医 第0009章 人非草木

作者:贱走偏锋书名:极品神医更新时间:2016/10/12 00:11字数:248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找死!”张长峰破口大骂,“刘少是什么身份?用得着和你这种小角色玩那些手段?”

  这话一半是说给张天生听的,至于另一半,自然就是希望用话将住刘楚。

  刘楚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屈指连弹。

  咻咻!

  两点普通人看不见的幽暗光芒飞向张长峰父子的身后,悄无声息地没入他们的身体。

  这父子二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刘楚得到的魔主传承中,有种只要极少灵元就能施展的魔决,叫做噬心魔决。

  这两个家伙被噬心魔诀侵蚀灵魂,很快就会成为刘楚忠实的魔仆了。

  所有人都离开了,唯独噤若寒蝉的王紫绮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一脸纠结地矗立在那里。

  刘楚默默地注视着她,心中一阵苦笑。

  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了。

  当初的她,清纯可爱,天真无邪。

  这该死的世道,只是短短四年工夫就让她变成这样。

  “你走吧。”刘楚突然说道。

  王紫绮听到这话,先是如蒙大赦,随即又一阵失魂落魄。

  她本来想拼命抱住刘楚,祈求他原谅自己。

  就像每一次,她希望从刘楚那里得到她想要的礼物那样让这个男人难以拒绝。

  不过,此刻的她压根没有勇气扑过去。

  刘楚的目光冷的可怕!

  她知道,眼前这个曾经可以为她啃一个月馒头,只为给她买一个香包或者漂亮衣服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于是,她扶着墙壁,拖着沉重的步伐,艰难地离开了病房。

  看着王紫绮失魂落魄的背影,刘楚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毕竟是相处了整整四年的女人,他曾经那样的爱她,为了她可以吃任何苦。

  现在看她变成了这样,心中难免还是带着一丝心痛。

  沉默了几秒之后,刘楚便就想出去走走。

  呆在这里,总是让他想起刚才的事情。

  可没想到刚走到医院大厅,便听到一个痛苦的求助声。

  “医生,救救我儿子吧!救救他吧!求求你了!”

  急救科大厅里,一衣着朴素的中年人对着一个医生苦苦哀求道。

  中年人虽然衣服朴素,但极为整洁,要不是瘸了一只腿,也算得上一个相貌堂堂的汉子。

  在他的身后,还有几个同样和中年人一般打扮的人,正围着被放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孩子。

  “先去交钱!”

  那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医生冷冰冰的来了一句。

  他只顾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夹,也不知在填写什么,至始至终都没有抬头。

  刘楚看到被破旧衣服包裹放在地上的小孩,脸色一变,连忙冲了上去。

  “你……你要干什么?!”

  那个守着小孩,双眼通红的男人猛地抬起头来,看张阳穿的是病号服,有些结巴地问道。

  “我是医生,我来给他看看!”

  刘楚张口就来。

  这孩子脸色铁青,呼吸急促。

  如果他再不出手,估计就彻底没救了。

  护着孩子的众人听刘楚是医生,又看了眼他的病号服,不免有些迟疑。

  刘楚猛然意识到自己的打扮出了问题,立即解释道:“医生也是人,哪儿能不生病。还在的情况危急,这孩子再不立即实施救治,恐怕就彻底没救了!”

  男人一听,赶紧站起身来,让了开去。

  “等等!我说你是哪个科室的医生?我怎么不认识!你可别乱来,出了事谁负责?!”

  那原本看着文件夹不抬头的医生本来没留意这边的情况,听到刘楚说他是医生,连忙抬头看了他一眼。

  发现不是熟面孔,还穿着病人的衣服,便立即站出来制止。

  情况紧急,刘楚自然也顾不得许多。

  他一手握住孩子的手,另一只手在小孩的胸前急点数下,口里则问道:“他是吞下了什么东西?”

  “估计是吞了钉子或者针什么的,不太清楚……”

  那个一开始苦苦哀求医生的中年人此时也回过头,一脸焦急地说道。

  不等刘楚开口,一旁拿着文件夹的金丝眼镜便阴阳怪气的说道:“吞了钉子还不赶紧去交钱,在这里瞎折腾什么?!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医生,孩子要有个三长两短,跟咱们医院可没关系!”

  带孩子来医院的众人不由得一阵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我没见过这家伙,也不知道是什么小医院来的实习医生,你们看他的年纪,觉得靠得住吗?哼,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交钱!小孩子吞了钉子这种事,千万耽误不得。前不久就有一个小孩子因为送来医院太晚了,结果直接没了!”

  那医生见众人还在犹豫,刘楚也没有反驳,索性抱着双手说着风凉话。

  “赶紧去找几根银针来。”

  刘楚依旧没有搭理那个医生,对身边的一个护士吩咐道。

  那小护士搞不清楚状况,但总算还有一颗同情心,犹豫一下,一跺脚,赶紧跑去了中医科。

  “哼!银针?!真没看出来,竟然是中医,哈哈!真是笑话!要拿这小孩子的小命开玩笑,就赶紧出去折腾,别弄死在我们医院!”

  金丝眼镜见刘楚两次没有搭理他,连小护士都帮着外人,恼羞成怒地大声嚷嚷起来。

  然而,刘楚依然没有理他。

  看情况,这孩子应该是误食了什么尖锐的东西,扎进了食道,出血后堵住了气管。

  在孩子的呼吸和血液流动下,那尖锐的物体越扎越深,命悬一线。

  刘楚刚才已经用截脉之法定住附近的血液,那尖锐的物体暂时不会继续扎入。

  而孩子也因此陷入了假死状态。

  他之所以没有搭理那个幸灾乐祸的家伙,完全是因为此刻根本无法分心,正在用从天心魔主的独门秘法护住孩子的心脉,为他吊一口元气。

  也是眼下他只得到天心魔主的传承,本身没有多少灵力,还得留着筑基,否则根本不必如此麻烦,甚至要动用银针。

  这样的无视让金丝眼镜怒火中烧,一看孩子竟然连呼吸都停止了,立即嚷嚷起来:“赶紧给我滚出去,一群乡巴佬,叫你们交钱你们不交,活该你儿子活不了!”

  “哎!我说顺子,让你不去当兵你非要去,现在好了,腿弄瘸了不说,孩子现在这种情况你钱也拿不出来!”中年人身后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老泪纵横地数落中年人。

  中年人眉头紧锁,双手上的青筋已经凸起,死死的压在地上。

  八尺高的汉子,眼泪大滴大滴的砸落在冰冷的地面上,飞溅开来。

  “孩子没事,你放心!”刘楚沉声说道。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