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宗师 第四十五章 放假事多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书名:武道宗师更新时间:2016/10/28 00:19字数:585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老实说,如果要给自己加标签,楼成觉得必然会有“喜欢美食”这条,最初来炎陵的时候,他还想着能见识一下这里的特色风味,然而这一切都拗不过“没钱”两个字,为了保证返程那天不空着肚子上动车,只能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精打细算,靠路边简餐充饥。

  放下碗筷,他并未立即离去,而是看着对面的本地特色烤鸭吞了口唾沫,默默念了两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饿其体肤,饿……”

  自嘲一笑,他拿出手机,与饭后休息的严喆珂聊了一阵,等对方开始练武,才慢悠悠晃荡回武道场馆。

  整个下午,他流窜于不同擂台,观看着一位位武者的比赛,就像被扔入了水中的海绵,如饥似渴地汲取着各种打法的精华,在脑海内演绎着自身的应对。

  哪怕高中时候,知道读书才是最好的出路,他也没有如今这般主动,这般投入,这般忘我,连逛论坛贴吧,刷微博话题,看视频集锦,都完全忘记了。

  比赛结束后,他回到酒店,脱下外套,又前往附近小公园,将今天的点点滴滴积累和收获化作一招一式的锤炼。

  想百遍,不如练一次!

  拳如炮出,擂似锤打,楼成一拳一脚都撕裂气流,带起声声脆响,很有节奏韵律,凶猛又疯狂,仿佛狂风暴雪来袭,练到酣处,他每一击都愈发恐怖,式式轰然,恰似滚滚洪流,呼啸奔腾,居高临下,淹没一切。

  天色渐暗,雪花飘零,随着楼成的一招一式乱舞半空,忽然,他周围拳脚之声一敛,右掌迅捷拍出,快如奔雷,劲力半含半露,一着就收。

  此掌刚收,左掌又出,两者接替,几无空隙,交杂低踢,织就阴柔绵密的攻击之网。

  如果说“大雪崩”是暴雪最阳刚最恐怖的凶猛与疯狂,那这套掌法就是暴雪最阴柔最致命的凶猛与疯狂,那从一开始就无声侵袭,“快”得近乎难以躲避的“寒冷”,直到中招,已是无力排解!

  “暴雪二十四击”第二“势”,寒意入骨!

  打完几遍,楼成收招,吐出一口浊气,化作如箭白烟,这门打法不愧是“冰部”绝学衍化而来的,每一次的锤炼自己都能有新的收获。

  顾不得回酒店,他当即掏出手机,给严喆珂发了消息,分享自己的这份喜悦。

  “我今天下午练武也有这样的感受,这或许就是武道的魅力。”严喆珂回了个红脸微笑的表情,“呜呜呜,表姐要拉我去逛街,我好累(可怜兮兮)。”

  楼成关切道:“累的话就不去了,义正辞严拒绝她。”

  说到这里,他又开起了玩笑:“要是你不敢,我帮你说!”

  “不行,她说要请我吃好吃的,我被诱惑了。”严喆珂发了个捂嘴笑的表情,“在逛街上,我表姐她们就是怪物,三四个小时不见累的,感觉和你有的一拼了。”

  楼成想了想,发了个五体投地表情:“我觉得我会输。”

  身体是不会累,但精神会累啊!

  说说笑笑,吃过晚饭,回到酒店,楼成脱掉衣服,进入洗浴间,任由热水淋下,细细打在身体上,荡除所有的尘埃和精神的疲惫。

  他舒服得眯起了眼睛,眼前水气弥漫,朦胧如幻。

  想到这三天的经历,楼成确实有种在做梦的感觉,但自身的成长却是那样的真实,似乎在完成着某种蜕变,或许还酝酿着一点成熟。

  洗完澡,擦干身体,他忙碌地把衣服给洗了——因为换洗带的不够,又不信任这种小酒店的洗衣服务,武道服已经三天没洗了,算算时间,正好换第二套,等第二套再穿三四天,即使这套没干,也可以穿日常装回家了。

  做完这一切,开电脑下载了视频后,他把自己投进了被窝,陷入了绵软,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拿起手机,登上QQ,楼成正准备找逛街中的严喆珂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时,一个熟悉的头像发了条消息。

  滴!

  “蒋胖?”楼成自语了一句。

  这是自己高中时的同学兼好友蒋飞,考到了广南。

  备注昵称就是“蒋胖”的家伙道:“橙子,你什么时候到家?我们班打算聚一聚。”

  “我还有四五天吧。”楼成笼统地回道,“都有哪些人要参加?”

  蒋飞回道:“还没定,不过应该不会少,你们学校放假这么迟?”

  “有些事情耽搁了。”楼成没说小武圣擂台赛的事情,要是蒋胖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业余高手,那他的眼镜多半保不住了,敷衍完这个问题,他又发了消息:“要请老师吗?”

  蒋飞道:“不知道,到时候再说吧,看定什么节目,要是去唱K什么的,老师一起不太好,去农家乐玩还能招呼他们打打牌,钓钓鱼。”

  “那你先算我一个吧,咱们都一学期没见了。”楼成挺开心地回道。

  蒋飞回了个坏笑的表情:“对了,橙子,告诉你个八卦。”

  “什么八卦?”楼成也来了兴趣。

  蒋飞道:“嘿嘿,我回来的时候,遇见杜力宇半途上车,和三班的宋璃手牵着手!”

  三班?不就是严喆珂她们班吗?楼成精神一震,回道:“他们考到一个学校了?”

  “差不多,同一个城市很近的两所学校,一来二去,就勾搭上了,嘿嘿,正应了那句话,我当你是老乡,你却想泡我!”蒋飞打字很快。

  擦,膝盖中箭……楼成抹了把不存在的冷汗:“蒋胖,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我看到了他们,他们也看到了我,手瞬间就分开了,让我别给其他人说,不过我们是什么关系,说一说无所谓啊。”蒋飞发了呵呵笑的表情。

  楼成拿着手机,笑了一声,回道:“怎么感觉你就是个煞风景的,对了,广南那边美女不少,没有谈恋爱吗?”

  “呸!美女是多,但我们系惨啊,整个系这一届才五个女生,号称五朵金花。”蒋飞发了痛心疾首的表情,“对了,别把杜力宇他们的事情告诉别人,要不然他们会说我的。”

  楼成一边和蒋飞聊天,一边已经给严喆珂发了消息:

  “告诉你个八卦!我们班的杜力宇在和你们班的宋璃谈恋爱!”

  发完消息,他才看到蒋飞的叮嘱,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

  对我来说,严喆珂怎么能算别人!

  过了几分钟,严喆珂回了个“目瞪狗呆”的表情:“什么?宋璃这小妮子谈恋爱了?之前聊天的时候,她一点口风都没露!我得去拷问下她!”

  “别说是我告诉你的。”楼成也跟着叮嘱了一句。

  秘密就是因为我和蒋飞这样的人才传开的……我要忏悔……

  另外一边,蒋飞聊了几句后道:“橙子,老程喊我出去烤串喝酒,回头再聊。”

  程启力是楼成高中另外一位好友,因走读同路而交情日渐深厚。

  “去吧,帮我揍他一拳,我不联系他,他就不联系我,从来不主动聊天!”楼成开了个玩笑。

  高中的生活在当时只觉得苦闷压抑,但读了几个月的大学后,回忆以往,却能体会到藏于繁重学习里的欢乐,那是人生最青春的一段年华。

  严喆珂边逛街边聊天边“拷问”,很是辛苦,好半天才回复楼成一个“得意笑”的表情:“果然是真的!他们都好了两个月了,你要是遇到杜力宇,有机会帮我欺负下他,竟然不声不响就拐跑了我亲爱的后桌!”

  “我们班年前有聚会。”楼成发了个“我办事您放心”的坏笑表情。

  “我们班也有,但我去不了……”严喆珂回了风中凌乱的表情。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温馨而愉快,楼成顺便逛了逛说说,看朋友们发的内容。

  突然,他看到室长赵强改了QQ昵称,叫做“泽学家”了,签名则变成“思想江化”。

  呃……楼成呆了呆,决定装作没看到。

  他观察了下手机时间,继续和严喆珂聊天,等待的空闲,打开浏览器,登陆了凤凰杯小武圣擂台赛的官网,浏览比赛的报道和后续的赛程。

  在比赛的精彩集锦里,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影,艰难爬起来,用电脑进行了下载,而后续的赛程,因为参赛武者只剩下一百零三人,明天上午的第四轮淘汰赛将有一人轮空,五个擂台举行五十一场战斗,到了下午,则会有十二位武者幸运地轮空进阶,直接参加小组赛,剩下四十位选手捉对厮杀,进行第五轮的淘汰赛。

  “一天两赛,就算下午没轮空,对我来说,体力上的优势也将被放到最大,不遭遇职业九品,进入小组赛不成问题,现在只剩下第四轮这道关口了。”楼成若有所思想着。

  这不是游戏,体力的消耗不仅仅只体现于单纯属性,还会导致力量的降低,速度的变慢,是综合性的全面的下降。

  …………

  第二天,楼成依旧五点半起床,在附近的小公园进行了日常锤炼。

  七点二十分,他回到酒店,冲洗了汗水,整理了自身,然后拿起手机,给严喆珂发了个消息:

  “早!”

  几乎是同时,严喆珂也发了条消息:

  “早!”

  默契横生,笑容顿现,楼成只觉一天的开始是如此的美好。

  …………

  武道场馆内,老郑等一位位观众进入,来到大屏幕前,看着今日的对阵表。

  他下意识就寻找起楼成的号码和名字,因为只有五十一场比赛,相应内容很快便映入了他的眼帘。

  “他?这个对手可不好对付啊,服务台第一天就推荐过他的比赛。”老郑吸了口气。

  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