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4岁总裁老婆 全部章节 第五章 黑暗中的上帝之手!

作者:天耀书名:我的24岁总裁老婆更新时间:2016/12/24 13:04字数:529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眼见这群凶神恶煞的人渣就要冲过来,韩画音美眸含煞,却又无能为力,一旁紧紧拉住她的王妍,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

  从来没有人能亵渎中海明珠,冰火双骄之一的韩画音,就连得到女神风情万种的嫣然一笑,也是莫大的荣耀,皇恩般的施舍。

  金帝集团近千人的大公司,王妍敢保证,百分之九十九的男性都对韩画音有过非分之想,剩下的百分之一,巴不得下辈子生个儿子能娶到韩画音这样的儿媳。

  普通人仰视她的能力,名门阔少觊觎她的美色,却畏惧于女神强大的气场和生人勿进的姿态,无法靠近。

  然而今天,这块无暇的美玉就要被玷污了吗?

  看到对面膀大腰圆任二狗口水狂飙,抓心挠肝的浮躁模样,完美的诠释了两个字:饥渴。

  王妍觉得,此时就是绝境。

  “不要太粗鲁,我是一个文明的绅士!”任二狗说出一句连自己都无法信服的话,小心脏却已经飙升到高潮。

  他眼中只有这个堪称冰山的绝世美人,大手伸过去的瞬间,粗糙鼻孔的每一根黑毛仿佛都炸了起来,贪婪的吸允女神身上散发出的高贵气息,他摆出一个自认为很有魅力的潇洒动作,企图跟女神之间产生一段缠绵悱恻的童话故事,如果梦想成真,他宁愿改邪归正,体会前半生在洗浴中心的小姐身上无法寻找到的一种美好,叫做爱情。

  恶霸的欲望与女神的绝望,充斥在狭小的空间里,这是一段相当不和谐的黑色交响曲,而孙少涵的冷笑与报复是将旋律推向高潮的伴奏。

  然而这时,角落中,那个并不起眼的服务生,眸子中闪过一道如蝎子般毒辣的寒芒。

  “不想体验子弹的滋味,就最好滚开!”他用枪顶住了任二狗的后脑勺。

  不知怎地,这冰冷的触感明明出现在头顶,却让任二狗丘陵部位的菊花没来由一紧,一股透心的凉气从头顶直达脚后跟,多年跟民警打交道的经验告诉他,这个家伙是真的。

  场中气氛骤变。

  孙少涵也瞪大眼睛,大惑不解。

  这人是谁?

  思来想去,他觉得这个服务生可能是任二狗特地安排的演员。

  本来,这出戏进行到这里,已经非常完美,符合他的预期,没想到任二狗看似五大三粗的人渣外表下,竟然有颗蕙质兰心,企图将情节升华,推向连自己都拍案叫绝的高度!

  孙少涵心里默默为任二狗的敬业点了个赞,打算事后再增加一些好处费。

  “韩画音你自己惹上的麻烦不要牵连无辜,这位兄弟,整件事情与我们无关,冤有头债有主,希望你别…;…;”

  孙少涵慷慨起身,脸上没有一点恐惧,反而是大义凛然的豪情,反正是自己花钱找来的人,他不介意在大卫先生面前为自己本来已经很完美的形象,再增添几分独到的韵味。

  可话音未落,服务生手中的德国产瓦尔特P99手枪,毫无征兆的射出第一颗子弹,准确命中孙少涵的大腿根部。

  “啊,啊,啊!你、你疯了吗?”

  孙少涵倒地痛呼,大腿抽搐的犹如一个半身不遂的晚期患者,强烈的痛感,他恍然大悟,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任二狗这种档次的地痞可以找来的群众演员。

  “抱歉,这将是你们人生中最后一次享用晚餐!”男人冷笑一声,枪口再次掉转。

  杀手与地痞的最大区别,在哪里?

  就是后者只能在阴暗的小巷里让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呼天喊地,而前者,可以杀人不眨眼,为完成任务不择手段,这间包房里除了韩画音,他会解决掉每一个见过他长相的人,哪怕对方是无辜的路人。

  “我干你大爷,兄弟们撂倒他!”任二狗也意识到情况不对,猛地一转身,飞起一脚就要踢向对方,已经麻爪的几名小弟都冲过去,准备来个鱼死网破。

  杀手冷哼一声,根本不屑于浪费子弹,左手伸向腰间,拔出一个带着锯齿的锋利匕首,刷刷俩下,将刚愈近身的两个小弟腿筋挑断,反身就要对付任二狗。

  残忍的手段,让所有人看傻了眼,大惊失色。

  然而这时,包房里的灯却忽然灭了,漆黑一片。

  本能反应,让杀手抬起一脚将任二狗踢飞出去。

  “不要乱动,我的枪可没长眼睛!”他低沉冷喝一声,依旧掌控全局。

  就在这时,包房的门忽然从外面被打开,原本灯火通明的大厅也是漆黑一片,乱糟糟的,整个酒店全都停电了。

  杀手刚想开枪,却听到门口那人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快走,计划有变,警察赶来了!”

  杀手眉头一怔,用最短的时间权衡了利害关系,箭步上前,抓住不远处的韩画音,冰冷的刀子抵在她身上,森然道:“如果不想在你精美的脸蛋上加入几个不和谐的线条,就乖乖的跟我走,不要反抗。”

  说着,杀手连开两枪,引得里面的人一阵惊叫,也不管射没射中,带着韩画音趁乱离开。

  此时,希尔顿酒店混乱异常,服务员,大堂经理、客人们杂乱的声音,掩盖了手枪消音器细小的动静,没有人注意到被杀手挟持的韩画音。

  “撤退路线有没有变?”杀手动作迅捷而警惕,对神秘同伙问道。

  “没!”对方声音依旧嘶哑,朦朦胧胧。

  杀手眉头皱皱,感觉同伙跟之前不太一样,不过,他也没往深处想,也许是新手没见识过这种阵仗。

  三人一路疾行,通过消防通道企图离开酒店。

  往下走了没两层,杀手一下子停住了,前面唯一的大门上了锁,而且,这不是他们之前设计好的逃跑路线。

  “你们到底是谁,不说的话,就在这里杀了我!”韩画音终于忍受不住了,她虽然也怕,但强烈的自尊心和从不受制于人的原则,让她必须为自己找到脱困的办法。

  杀手的本事她之前见到过,自己在他面前没有一点逃跑的机会,但,如果就这样把她抓走,勒索不菲的赎金,或是做一些更可耻的事情,韩画音宁愿鱼死网破,也要守护自己二十四年来坚守的贞洁。

  贞洁两个字对别人来说一文不值,但对于她来讲,甚至比生命还要珍贵。

  “都大难临头了,还像个母老虎一样,喜欢叫是吧,我让你叫不出来。”神秘同伙嚷嚷着,声音跟之前完全不同,带着几分愤愤不平的色彩。

  他手掌化刀,直切韩画音后脖颈上,对方身体一僵,软绵绵倒下,没有落地,却是被男人呵护般抱在了怀里。

  “嘿嘿,平时手都不让摸一下,现在还不是整个人都躺在我怀里,安静的像一只小猫!”神秘男美滋滋的笑了,完全无视对面杀手的感受。

  “你是谁?冒充我的同伴,找死!”杀手勃然大怒,猛地用枪顶住对方的脑门,即便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长相,但这些细节足以暴露面前这个男人,是敌非友。

  可话音刚落,杀手却意外的感觉到一只无形大手也按在了枪身上。

  啪的一声,不是枪响,竟是神秘男人令人匪夷所思的点着了手中的打火机。

  火苗微弱,杀手只能看到对方凌乱却不羁,明显是出自廉价理发店之手,却看起来有几分骚气的飘逸短发,还有…;…;他手中那一盒皱巴巴六块钱的红河香烟。

  “我不喜欢被人用枪指着头,在我没生气之前,你最好把枪拿开!”男人淡淡的说道。

  “去死!”杀手心里生出一丝歇斯底里的不安。

  在这个看起来普通,甚至有些落魄,抽六块钱一包红河香烟的屌丝男身上,他竟然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那是一种连常年刀尖舔血,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亡命徒都无法抵挡的恐怖压迫。

  可,杀手把扳机按倒一半,却怎么也按不下去。

  “我生气了!”

  波澜不惊的四个字响起,仿佛来自地狱的召唤。

  卡擦一声,杀手视为生命的德国产瓦尔特P99手枪,从枪膛到枪盖稀里哗啦碎落一地。

  杀手心下大惊。

  单手拆枪!

  用的是让人无法理解的速度,这需要对枪械有着精深的熟悉与无可匹敌的手感,他畏惧,发自本能的想要干掉对方。

  他拿刀的手刚刺出一半,黑暗中一道劲风扫过,杀手整个身体被大力向右面狂掀而去,头部硬生生砸在坚硬的水泥墙面上,鲜血如注,手腕好似霜打过的茄子般耷拉下来,所有骨头全部断掉。

  啊~!

  撕心裂肺的吼叫。

  仅仅一拳,让杀手失去了战斗,甚至…;…;站起来的能力!

  而,男人叼在嘴里的香烟才仅仅抽下去一口。

  跳动的猩红火苗下,是他那刀削般波澜不惊的脸庞。

  如果韩大美女此时醒过来,一定会惊得合不拢嘴。

  这个把她救出火海,一拳秒掉杀手的救世主不是别人,正是韩画音心中厌恶,排斥,不想多看一眼的无良司机,恶劣流氓…;…;李怀风!

  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