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电影院 第七章 窥视

作者:黑色火种书名:地狱电影院更新时间:2016/07/06 17:44字数:364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知惠,”这时候,李唯思对白雨朔说道:“刚才我和宋俊商量了一下,为了下周的月考,我们几个聚集在一起复习怎么样?”

  “嗯,不错的主意。”而白雨朔根据剧本上的台词回答道。

  “那个……不好意思……”

  就在这时候,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走了过来,说:“安知惠,那个……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这道题目,我不太会做。”

  剧本中,根本没有这个角色,也没有这段台词!

  不用问,这个戴眼镜的一定是新人演员!否则,无法解释为何出现这样的情况。

  白雨朔看了看他,继而脑海中迅速浏览着剧本给出的教室内所有座位上各自的学生的姓名。刚才进入教室的时候她有看到过他坐在座位上。名字的话,应该是叫江哲。

  第一幕的剧本中,江哲的确和女主角安知惠有几句台词,也因为这个原因白雨朔有注意到他。不过,台词很少,完全看起来是那种可有可无的龙套配角。

  他自然是知道自己是女主角,这个时候,显然是希望多接触自己,好获取主角光环的保护。仅仅是找安知惠问个数学题的解法,估计不会扣掉多少赎死券,不,哪怕一张都不扣也完全有这个可能。

  雨朔帮他看了看那道数学题,而这时候,他则是喃喃着说道:“那个……安知惠,你会帮我的,对吧?是这样吧?”

  很多人认为,新人演员很容易NG,其实不然。首先,他们不会犯下叫错名字这个最常见的失误,其次,新人因为总是扮演一些戏份不多的配角,因为戏份无足轻重,也不容易出错,而且多数会安排性格和他们本身相似的角色。新人演员即使恐惧,但是有了在进入电影院前,身体被肢解或者经历巨大**痛苦的种种折磨,不敢再有丝毫违逆。所以,新人其实并不是很容易会NG。例如《恐怖巴士》里面有四个新人演员,结果就一次NG也没有。

  而眼前的江哲,他显然也是在求助于雨朔。进入最终幕以前,他是不知道二十度地狱影院的事情的,只是从信息中获得“地狱电影院”的概念。然而,新人一般都是惶然不安的,虽然第一部恐怖片可以预先扣减片酬的赎死券,但是他们还是会害怕。他们能扣的赎死券是有限的,迟早,他们还是要去出演自己的戏份,到时候,还是会面临真正的鬼魂。

  雨朔对这一点非常清楚。对他们而言,让他们了解自己并非孤身一人,是非常重要的。于是,她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当然,我会帮你的。”

  江哲顿时放松了一些,刚想说什么,雨朔又说道:“还有,这道题目,其实不难,我给你提供一点思路,你注意一下这一块和这一块,就能解出来了。”

  新人演员,应该不是只有江哲。还有些人是谁?从进入教室,雨朔就在观察所有和她在剧本中有过对话的角色,但这些人中,并没有发现特别惶恐的人,不过也不奇怪,经过了一天的时间,暂时也应该安定下来了。这些人估计是不想扣多余的赎死券,暂时按照剧本的安排在演绎着自己的角色。

  江哲将作业本接过,现在的他,也是无法再和安知惠多说话了,否则,赎死券也许就要被扣除了。赎死券对任何一个演员而言,都代表着的是生命!

  他远去后,安知惠身旁的那另外三个演员,也重新开始了剧本中的台词,半句也不再去议论江哲了。

  “你家房间比较大一点,而且,你父母也不在,所以大家在一起复习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吧?”李唯思这般问道。

  “好。”雨朔立即答应下来:“那么明天放学后就来我家吧。不过,我们当中,论成绩,最好的人应该是你了,银城,到时候你也教导我一下吧。”

  “嗯,没关系。”

  时间快速流逝着。这中间,剧本记载的和安知惠来交谈的学生也有三五个,不过都看不出来对方是不是新人演员,因为对方的台词没有任何问题。不过这也说明另外的几个新人演员心理素质还算不错的关系。

  放学铃响起后,四个人再度形影不离地走出校园。

  李唯思依旧将唐银城的种种深情演绎到极致,尽管他说想再送她一次,但是按照剧本,雨朔婉拒了。

  上了巴士后,她选择了一个位置坐下后,却是忽然发现,李唯思坐在了她身旁。

  “银城?”

  “再送你一次吧。”李唯思笑着说:“最后一次。”

  剧本里不是那么演的!显然,他不惜动用赎死券,也想去一次!李唯思是没有诅咒之物的,这一次来,他花费赎死券,租借了叶想的高跟鞋!上次本来他就租借过,因为《鬼祭3》取消,修改了租借时间,和吴兆天一起合租高跟鞋,二人凑钱,追加给了叶想800张赎死券,这样叶想合计获得1300张赎死券的租金,加上他在《幽禁之室》的收益,赎死券已经超过2000张。

  而1300张的赎死券,一点也不算高。李唯思也是没有办法,这个钱必须花,否则来这部恐怖片里面就是找死。要知道他是男主角,面临的危险同样也会很大。虽然这个花费掉的赎死前不一定能赚回来,但只要能保住性命,那这个钱就绝对花得值得。

  巴士发动了。

  雨朔大概知道李唯思的打算。他想要尽可能地搜集和这个新邻居有关的情报。在这段剧本空白期,是开拓剧情的最佳时段。当然,也是因为他有了高跟鞋,才如此有底气,否则,断然也不敢那么做。他这样做自然也是有风险的,主动改变剧情会导致蝴蝶效应产生,后面的剧情也许就会无法预测,最重要的是他本人还要扣除赎死券。

  不过,雨朔也不意外,这也吻合她对李唯思这个人的印象。表面看起来他年纪轻,然而他却是很有想法的人。对情报收集的重视不在她之下,而且,敢于涉险的同时也不会像侯天白那样鲁莽,不给自己留退路。他行事精于算计,然而也并非是一个只占便宜不肯吃亏的人,做事情也会给人留一线,不会做绝。正是因为如此,方冷一直都比较欣赏他。

  当然,这过程中,李唯思始终还是表露着对安知惠的种种关心,问起很多她的生活状况。当然,一些白雨朔无法知道的情报,他自然也不会说,毕竟剧本中的人物介绍是很简略的。

  高三学生放学自然是比一般学生要晚一些,加上最近天气愈发阴沉,等下了车站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真的不好意思,”雨朔露出了极为歉然的神色:“让你送我到这里。”

  “没关系,知惠。反正昨天也送过一次了。”

  黑夜中,这附近实在安静。周围的荒田内,不时飞过来几只苍蝇,嗡嗡地在周围盘旋着,然而李唯思和白雨朔二人都是将其视为无物。毕竟,这周围的僻静,本就让人不安。因此,苍蝇的嗡鸣声,反而显得悦耳了许多。

  很快,安知惠的家出现在了前方,同时李唯思也将目光投向了隔壁的那座房子。

  此时,那房子内是一片黑暗,窗帘也完全拉着,看起来就好像是没有人住一般。

  “那里不是有人搬进来了吗?”李唯思不失时机地切入话题:“现在差不多该是吃晚饭的时间了吧。难道出门了?”

  “我也感觉有点奇怪。”雨朔也是利用这个机会扩展起了话题:“大半夜地搬家过来,这两天也完全没有装修,早上去的时候,也是不在,现在也没有回来。真的有人搬进去了吗?还是说,还没有正式搬进来,在考虑如何进行装修?”

  “这个嘛,谁知道呢。”

  眼前的这栋房屋,此刻完全笼罩在一层迷雾中。只是,剧本规定不能够进去,那也就没有办法了。不过,其实就算剧本允许,雨朔也不会那么做。亲身涉险是需要的,但是,现在的情况下,实在不适合那么做。

  而她也想知道,目前的局面,李唯思究竟还想做些什么。跟她到这里来,扣除的赎死券至少已经超过了50张,岂能一无收获?他李唯思精明如此,绝对没有道理会做这种赔本的买卖。但是,剧本明确规定,除非是出于剧本的指示,否则绝不能进入这座房子内,否则就算是NG。

  那么,他跟着来又有多少意义呢?

  雨朔已经大致猜到了。李唯思想在现阶段搜集情报,对他而言比较麻烦一些,因为这个新邻居和他几乎没有多少关系。那么,他去贸然地调查情报自然不合适,这需要在后期剧情中陆续发生怪事开始。但是,等到了那时候或许就来不及了。因此,他需要在现在就开始拥有调查情报的理由。

  雨朔也考虑过这一点,不过她因为正好是对门邻居,要调查显得合理了许多。但是李唯思就不一样了,如果他要调查仔细,那么就要自己去创造出一个理由来。

  这也正是李唯思这个人的精明之处!

  那么,他会想出一个怎样的理由来呢?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