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电影院 第六章 吉凶难测

作者:黑色火种书名:地狱电影院更新时间:2016/07/06 17:43字数:362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赎死券,对于演员们而言,是和生命等同珍贵之物。赎死券多了,那么生存的希望也就会增大。不管是诅咒之物的使用,主动地改变剧情,以及最终赎回自由之身……都是攸关重要的。

  若非如此,纵然侯天白在几次恐怖片的磨砺下开始变得胆大,也绝对不至于这般主动涉险。《鬼祭3》明日就要上映,就连方冷也不敢说一定能活着回来。如果到时候真的生变,他也要早做打算才是。毕竟,到时候,就连自己身上的这诅咒高跟鞋,也是要交给方冷等人的,如果失落在《鬼祭3》,靠他现在微薄的赎死券,能够活多久,实在难测。

  毕竟……用其他方式积攒赎死券,太过困难了!唯有主动进入险地,处于生死一线的境地,才有可能收获大量赎死券!侯天白估计,只要他能活到第二幕结束,那么,收获的赎死券将至少是片酬的三到四倍!

  富贵险中求!

  侯天白已经被逼到绝路,当然不能够坐以待毙了!

  然而,说是那么说,但真的待在这个房间内,他已经是感觉到浑身开始发冷,汗水不断渗出,甚至,牙齿都开始不住打颤。

  他立即意识到……这是很危险的!按理说,他扮演的角色杭青书,只不过是来到二楼吴君的房间,出于好奇看一看而已。然而自己却表现得如此恐惧,只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导致NG。一旦NG,前面拍摄的内容全部作废,要一切从头来过的。

  他立即开始压抑住恐惧,强行逼迫自己不要再继续颤抖。只是,心跳则是越来越快速,越来越厉害。现在为止的恐惧,勉强可以解释为听了“柳海平”的一番话而表现出的。但是,肯定也是要有一个度的,到了一定程度,只怕难免会NG。

  以前,虽然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身边都是有同伴陪同的。然而,此刻却只有自己一人!然而这也没有办法,于辰这个人做事一向求稳,他目前的赎死券还是比较多的,不至于要走这条险路,而苏寒的赎死券也要比自己多出不少,而那个新人演员叶想就更不用指望了,他如果上来,绝对是找死!

  由于身体不断发冷,他将旁边的被子也拉了一些盖在身上,还自言自语地解释:“这……这别墅,还真有点冷啊……”

  他只希望这解释能被接受,而不会导致NG。

  吴君死去的时间,很难判断。在十点多的时候,才有人去他的房间叫他。而大家又都不是法医,要判断正确死亡时间也比较困难。总而言,从现在到十点的这时间段内,任何时刻都有可能出事。他现在精神是高度紧张,插入右边口袋握住高跟鞋的手,都全是汗水了。

  而在楼下,于辰也很是紧张。但是,按照剧本,此刻的他,则是和叶想一起,在一间书房内查看这里的书籍。

  剧本主动安排张华跟着柳海平,也让于辰有了点欣慰,也许是巧合,不过也有可能是对新人演员的照顾吧。

  于辰待人很真诚,唯有焦梦期那般恶言恶语,他才会与之交恶,而和其他人,人缘都是非常好的。侯天白,毕竟也是自己的同伴,他进入地狱电影院以前,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为人不够沉稳,思维也较为简单和极端,平时也总是仪容不整头发蓬乱,脾气也不算很好……但是,毕竟也是一起同样经历生死的同伴啊!

  但是,于辰到底也不是圣人。他也不可能不怕死。这是侯天白自己的决定,他敢一个人孤身上去,那总是有他的自信心的。人都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所以,既然他如此选择,于辰也不会再加以干涉。他毕竟要考虑大局,毕竟他手上的诅咒之物,对明日《鬼祭3》之行至关重要,绝对不能失落。而且,纵然是同伴,也不代表自己就要像是保姆一样,时刻保护他们。毕竟,他们可不是叶想这样,刚刚才成为演员的新人。

  不过,他内心还是默默祈祷,希望他能活下来。杨河,唐海兰,余浩等人的死,虽然他表面上没表露出什么,但心里面还是比较难过的。然而,他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一切……就看侯天白,他的造化如何了。

  “柳海平,”叶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这样好吗?主人严格要求过……”

  “我们总要弄清楚事情前因后果。”于辰不再多想什么,开始全神贯注说起了台词:“按照我所分析的,主人让我们在这里的目的,很可能是一个实验。虽然我不认为对方会留下明显线索,但是总要找找看。”

  “哦……那好吧。不过,这些书籍,好像都是些和神话传说,宗教有关的内容啊。”

  于辰看着书架上的这些书,这些书籍,与其说是和神话和宗教有关,倒是不如说,和密教密宗有些联系。

  “都是些相当生僻的书籍。”于辰抽出了其中一本书来,顿时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这是……”

  叶想也是马上凑了过来看。

  而另一时间,吴君则是跟着苏寒,在另外一边进行搜寻。这别墅修建得相当之大,各处宽敞的厅堂和房间也有不少。除了书房外,还有一些是健身室,古董收藏室等。

  吴君按照原剧情,此刻应该是待在楼上,拿着手机看电子书,接着不知是何原因死去的。而他现在自然是唯有违背剧本了,而接下来,只有跟在了苏寒身边。原本他是想要和主角于辰在一起的,在他看来,和主角在一起,比较安全些。然而,于辰因为要照顾叶想,不希望再有人跟着,所以拒绝了。

  此刻,二人所在的这个房间,陈列了不少的古董家具和各种瓷器,看得人眼花缭乱。不过可惜,苏寒和吴君都不怎么懂古董,所以也只能是随便看看。

  苏寒不时就会捧起一件瓷器,然后就会大为赞叹,这瓷器的质地实在是太好,也不知道是如何保存的。当然,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是要确认这是不是死者诅咒之物。如果是,那么脑海中应该会出现剧本的提示。可惜的是,这些似乎都只是普通的瓷器,没有这方面的特点。

  和于辰比起来,苏寒并不怎么关心侯天白的生死。在这个地狱电影院,自身要活下去已经是十分艰难了。他若非运气好,从死去的演员身上拿到了一件诅咒之物,也许根本活不到今天。所以,他实在没有多余心力再去为别人的死活操心。他只考虑着,怎么拿到第二件诅咒之物,怎么增加自己的赎死券。

  要说关心的同伴,只有过一个。那就是唐海兰。和她演过一次情侣后,苏寒对她产生了很强烈的好感。虽然知道她对自己说的各种充满爱意的话都是台词,可是这样一个美女演了自己的情侣,若非没有假戏真做的奢望真的是假的。然而,她却在一部低难度恐怖片《恐怖巴士》里面,作为女主角死去了!

  这让苏寒心头发冷的同时,对于周围同伴的生死,再也不怎么关心了。对他而言,只要自己能活下去就足够,其他人管他是死是活。也因为他这种心态,导致他和其他演员的交流沟通就大大减少,因此导致他的人缘也很是一般。而他自己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种态度也会导致其他人对他也不会太上心。所谓团队就是应当要团结,做独行侠对于在恐怖片中的存活可以说是百害而无一利,然而苏寒却是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将这些瓷器全部碰触过后,苏寒是大失所望。这些东西,全都是普通瓷器,没有一件是诅咒之物。而旁边的吴君,因为害怕赎死券的扣减,而始终选择一言不发。

  苏寒看着吴君,就更是心头厌憎起来。这个人是要被鬼杀死的,跟着自己,难保不会连累到他。对一个新人演员,他更是半点好感也没有了。只要到他死去的时间过去,他还活着,赎死券就会不断扣减下去。而他一个新人又有多少片酬,估计到最后就算侥幸活下来,也会因为赎死券变成负数而死,更是懒得搭理他,就直接走了出去。

  吴君看他要走,连忙跟了上去。然而他走得太快,撞到了一张椅子上,整个人跌倒在了地上。

  他连忙将椅子扶起,然而就在这时候……他赫然睁大了双目!

  吴君,他看到……在这椅子背面,有着一个鲜红的血手印!

  时间,慢慢地流逝着。

  已经到了上午九点半。

  当然,这部分时间有不少是剧本空白期,演员只要不违背后面剧情和角色的行为逻辑,都可以自行发挥。

  侯天白只感觉如同身处冰窖,已经整个人都用被子牢牢盖住,双目游离地注视四周,右手一刻也没有从那高跟鞋上放下。哪怕只要松懈一秒,他就是可能死定了!

  怎么还不出来?还不出来?

  以前看恐怖片,侯天白就一直觉得,最可怕的往往是鬼魂即将出现却还没出现的时刻。他每次当看到这种片段,往往就会选择将身体远离电视机和电脑。

  而现在……在一部真实的恐怖电影里面,这种感官扩大了十倍都不止!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