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电影院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方冷

作者:黑色火种书名:地狱电影院更新时间:2016/07/06 17:43字数:516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于辰点了点头,说道:“是《恐怖巴士》里面幸存的演员。可惜……杨河和唐海兰,都死了。”

  听于辰那么一说,方冷那原本冷峻的眼神,也是掠过一抹伤感之色。

  “是吗……连海兰,也死了?”

  “嗯。”于辰也是重重叹了口气,“我知道之前你们在《鬼祭2》里面也合作过,大家都是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

  杨河才只活过了三场恐怖片,大家都对他印象不算太深刻。可是唐海兰就不同了,她也算是个资深演员,本身长得又非常漂亮。然而在《恐怖巴士》这部低难度的恐怖片中,却是不幸罹难了。

  “罢了,”方冷也很快从伤感中恢复过来,毕竟生生死死在这地狱电影院中,也是稀松平常,“这几位新人演员,吃晚饭的时候带他们一起过来,一起询问一下他们是如何度过恐怖片的。还有,如果他们获取了什么能保命的死者诅咒之物,绝对不能强行夺取。你们大可以放心,在这地狱第十三度影院里面,我的话,没人会不听的。”

  “好,那方冷你先去休息吧。”于辰说道:“经历这部恐怖片,肯定很累。”

  接着,方冷就和白雨朔一起离开了。

  叶想望着方冷的背影,也是对他产生了诸多的憧憬。

  “嗯,叶先生吧?”于辰接着说道:“我的名字是于辰,勉强算是个资深演员吧,一共扮演了六场恐怖片的角色。这里大家都还算买我一点面子,有什么问题随时可以来找我,或者秋实商量。新人管理方面的工作,一直都是我和她在负责的。”

  “我叫侯天白。”侯天白嘟囔着:“不过……看起来你们也很一般啊,怎么活下来的?”

  “运气而已。”叶想微微一笑。

  “好吧。”侯天白摊了摊手,说:“反正我就是个小人物,也不用多介绍的。我先走了。”

  侯天白离开后,余下的人也没有多大反应,看起来似乎已经习惯了。

  那个戴眼镜的女子则是跟着说道:“嗯,我记得我好像没报过名字吧?我叫石青秀,嗯,也就只是个扮演过四部恐怖片的演员……我还没有演过一次主角呢。总之多多关照吧,你们应该也都是不简单的人。”

  叶想朝她笑了笑,而朱定钧则是得意道:“那是当然的。石小姐你这话总算是说得还算不错。”

  那那个和侯天白年龄相若的头极短的少年,则是说道:“说起来我们还不知道你们的姓名呢。”

  这个少年,显示出和年龄并不吻合的老练和成熟的神态。

  “嗯,我叫叶想。”叶想只好继续自我介绍一下,“几个小时前,我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现在……”

  嗯?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他进入恐怖片的时候,是在晚上八点多。刚才莫秋实说晚饭时间是在七点,那么时间该早就过去了才对啊。为什么方冷说晚饭的时候去……

  说到这里,他又想到一个问题。恐怖片的上映时间是固定的,而他们捡到恐怖片海报,看到自我被分尸的恐怖不得不接受地狱电影院的存在,从而老老实实地扮演每一个角色,这个过程肯定是需要时间的。他们不可能恰好都在恐怖片上映前正好捡到海报吧?

  那么……

  难道说……

  “今天是,几月几号?”叶想连忙问道:“是不是2o13年6月22日?”

  “不是。”莫秋实看出了他的疑惑,立即回答道:“你是在6月22日的时候捡到恐怖片海报的吗?现在是6月25日。你们在捡到海报后,就会进某个封闭的空间,要么是身体被分割,要么就是灵魂被抽出……总之,在这过程中被灌输关于地狱电影院的规则。完全相信后,就会被投入恐怖片扮演角色。如果宁死也不相信,那么就永远出不来。”

  “当时,我看到自己的头颅和身体分离,我的身体被一只电锯……”叶想回忆起这恐怖的景象,此刻才开始有了胃部泛酸的感觉,之前却是一点也没有恶心感。

  “类似的经历每个人都有。”莫秋实丝毫不感觉到意外:“我刚进来的时候,身体被无数根铁钉钉在墙壁上,然后铁钉被一根根地拔下来,将身上的肉一块接着一块撕下来。如果不在内心完全认同地狱电影院的规则,去扮演好角色,我就不能够脱离出来。所以,没有别的选择。不管这个过程有多少时间,你都会在电影上映当天被投入恐怖片内。”

  此刻,一直沉默的温羽凡终于也开口了:“这个电影院……到底是什么产生的?”

  “不知道。”莫秋实对此只能是两手一摊,“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不……包括方冷,于辰,雨朔还有我……我们每个人都想知道。可是,谁也无法知道。二十度的地狱电影院……或许,真的是在地狱中诞生吧。我不知道这些恐怖片拍摄出来,是给谁看的。又为什么要让我们去扮演一个又一个的角色……”

  地狱电影院。这个彻底改变了叶想人生的恐怖之地,日后的他,还要继续地去一部接着一部的恐怖片中,扮演一个又一个的角色。直到他凑足一万张赎死券,才能赎得自由之身,永远离开这里,回归现实世界。

  这是一条极为艰难险阻的前路。好在,他不是一个人承受,眼前这些人,日后都将成为他的同伴。

  “说了半天我还没说我的名字。”那眼神很是成熟的少年开口道:“我叫李唯思。进入地狱电影院以前,我只是个普通大学生而已。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活着回去,今后,大家就一起努力吧。”

  而在他身旁,那一头长,容貌清秀的少女,则是莞尔一笑,说:“我叫齐晴晴,嗯……我……”

  说到这,齐晴晴一把挽住李唯思的手臂,说:“我是他的女朋友哦!这一点先说清楚,唯思很温柔,但是别打他的主意哦!”

  说到这里,齐晴晴的目光集中到了温羽凡身上。

  她这个样子不禁令人哭笑不得。李唯思更是连忙要甩开她的手,说:“你……你别这个样子!谁是你男朋友了,我只不过救了你一次,你怎么就一直缠着我!那时候我们只是扮演情侣,又不是真的!”

  “不管啦!那个时候拍的接吻戏是我的初吻!而且你念台词的时候那么饱含深情,肯定对我也有感情的!我不管,我不管啦……反正我就是你女朋友了!”

  李唯思苦笑着,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而苏寒则是冷冷地看了叶想等三人一眼,说:“我叫苏寒。刚才也该听到我的名字了吧?能不能告诉我,海兰是怎么死的?”

  看过演员表,叶想自然知道,唐海兰就是《恐怖巴士》的女主角康雪妍的扮演者。

  “很抱歉……”叶想说道:“后来我和她分开了,再然后就一直没有见到她。她是怎么死的,我实在是不太清楚。”

  当时,已经死去的导游穆小姐出现,而罗昊生和康雪妍就跟着她走了。后来只是获得了主角死亡的提示,康雪妍,也就是唐海兰具体是怎么死的,叶想的确是完全不知情。

  “这……”苏寒顿时脸上露出怒意,但是于辰却是拉了拉他,才没有作。显然,他很喜欢唐海兰,但是她死去这几个新人却活着归来,让他有着几分迁怒。

  “呵呵,我叫吴兆天。”那微胖的憨厚男人笑了笑,说:“叶先生,苏寒他比较喜欢海兰,以前他们在一部恐怖片里面是演对手戏的,你不要太介意。”

  这个叫吴兆天的微胖憨厚男子,一看就是副好好先生的样子,看起来完全对任何人都没有脾气,笑起来简直有几分像弥勒佛。

  “没事,”叶想摆了摆手道:“我不介意。”

  这时候,还没有报过名字的人只有一个了。

  叶想注意着那个打扮火辣的性感女子。她的容貌也相当不俗,和温羽凡不相上下。而身材更是堪称魔鬼黄金比例,她本身穿着的就是一件紧身的皮革黑衣,将前凸后翘的完美曲线彻底地表现出来,那高耸的双峰更是看得能让男人流鼻血。然而从刚才到现在,她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表情也很冷淡。

  “成雪松。”性感妖娆女子却仅仅吐出了这三个字,就不再多说什么。

  “这就是她的名字,”于辰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她这个人极为沉默寡言,惜字如金。你们别太介意。”

  叶想倒也理解。在这种恐怖的地方,任谁都有可能会性格扭曲的。毕竟,在任何一部恐怖片内扮演角色,都可能意味着赴死。

  “那么……”叶想又补充问了一句:“大家都在这里了?”

  “嗯。你看到的就是第十三度电影院的所有人了。”

  叶想心中整合了一下所有人的信息。

  所有人心灵支柱的最资深演员方冷,唯一的一个灵媒体质演员白雨朔,个子很高性格沉稳的于辰,似乎负责新人管理工作的莫秋实,心直口快的侯天白,性感冷艳的成雪松,喜欢死去的唐海兰的苏寒,戴着一副啤酒瓶底厚眼镜的石清秀,显示出比年龄要更成熟的李唯思和喜欢他的齐晴晴,憨厚的好好先生吴兆天,还有他叶想,对他有过大恩的温羽凡,以及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张念周,啊不,应该是朱定钧。就这些人了吧……

  这时候,叶想忽然又想到,之前那个已经先一步离开的,皮肤黝黑的女演员。

  “嗯……之前有一个演员先出去了。她是……”

  “她叫焦梦期。”于辰解释道:“她的情况……有点特殊。没什么事情,你最好不要去和她接触。”

  叶想自然也不会多问什么,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秘密。

  这么算起来的话……这地狱第十三度电影院,现在一共有十五名演员。

  十五个人啊……

  “以后日子还很长。”莫秋实说道:“以后大家会慢慢认识的。先走吧,我带你们去你们的住处。等到了七点你们过来餐厅吧。电影院里面有钟,以那个为准。”

  接着,于辰也跟了过来。叶想,温羽凡和朱定钧三人,就跟了过去。

  看着他们离开电影院后,余下的人都开始谈论起来。

  苏寒还是很难释怀唐海兰的死,坐在了放映厅的座位上,恨恨地说:“他们肯定没说实话!”

  “算了。”李唯思拼命挣脱齐晴晴的手,说:“现在要集中考虑的是《鬼祭3》。海兰这一死,肯定会有一些调整吧。新来的这三个新人,除了那个朱定钧,我看另外两个人都还不错。叶想这个人一直在察言观色,至于那个温羽凡,眼神内敛,话语也不多,看来也不是简单的人。这一次的新人素质,或许可以期待一下。”

  而石清秀坐在他的旁白,叹了口气说:“老演员死了一批,再来新演员……我们能活多久呢?该怎么才能攒足一万张赎死券?雨朔的灵媒体质是很不错,但是使用起来实在太耗费赎死券了,使用过十秒,就要三倍片酬等额的赎死券。而她担任主演的话,一般都能够有五百到一千张赎死券。如果三倍,就是一千五百到三千张赎死券啊!所以她每次使用灵媒体质,最多也只能是十秒罢了。用不起……用不起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李唯思何尝不知道此事:“我们每个人也都苦恼这个问题啊。赚了再多赎死券,往往几部恐怖片下来就用得精光。多数时候,我们还要花费赎死券租用别人手中的死者诅咒之物。”

  “没关系,”齐晴晴凑到李唯思旁边,巧笑嫣然地说:“我手上的那件鬼穿过的寿衣,一定无条件让唯思你使用!你们其他人,至少都要五百赎死券才能租一部恐怖片!”

  “说正经事吧。”李唯思却是完全对齐晴晴不感冒,“这一次《鬼祭3》对我们而言是很重要的。海兰这一死,那把魇术木梳就彻底失落了。对我们而言,这是很大的损失。所以,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进入《鬼祭3》,拿到那张记载恶咒的羊皮纸!绝对,必须要到我们第十三度影院手上!为此,就算牺牲掉现有的一些死者诅咒之物!也在所不惜!”

  石清秀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眼神顿时变得有些睿智起来:“那是当然的。为了这件事情,我们不是一直在筹划吗?所有诅咒之物,全部都无偿交给方冷他们使用!就是为了那张羊皮纸!只要那张羊皮纸能到我们地狱第十三度影院手上……”

  而那一直沉默着的冷艳性感美女成雪松,却是始终沉默地站在一旁,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