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电影院 章节目录 第四章 计划和突变

作者:黑色火种书名:地狱电影院更新时间:2016/07/06 17:43字数:373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夜光之下,一切都是极为静谧。然而,每个人都是呼吸粗重,心头惆怅。

  而这时候,那四川大汉拍了拍叶想的肩膀,说道:“小兄弟,无论如何,有你们陪伴着,也足够了。”

  叶想心下会意,接着,开始盘算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几个人,也许有资深者,也许都是新人菜鸟。无论如何,当前的信息还太少。

  对这时候的叶想而言,他在考虑的,先自然是如何保命,其次就是在保命基础上,是否能够有办法获取额外的赎死券。

  目前,他已经完全冷静地解读了脑海中多出来的所有信息。所谓“地狱电影院”必定是一个越他想象的存在,已经无法用现代人的科学来诠释了。如此可怕的诅咒力量,能够轻易将人投入到一个新的世界来拍摄一部恐怖片,这是出于怎样的目的?无论如何,他认为不会是要虐杀自己。如果是要虐杀,之前让他真的身分离死去就足够了,没有必要让他再来拍什么真实恐怖片。

  那么,分析下来,就可以解释为,所谓地狱电影院,是真的为了让他们拍摄出一部恐怖片,而不是将他们投入一个恐怖的场所折磨死他们。不会出现如《咒怨》那样的无解恐怖片,就意味着有求生的机会。而恐怖片,自然是有观众,这所谓地狱电影院的观众是谁?这一点不得而知。但既然有观众,那自然就是要他们如何挣扎求生下来。否则,也不会给予赎死券这个规则。

  所以,恐怖片必定保留有能够生存下来的途径。叶想目前第一采取的是先远离巴士的做法,但是,这个过程并不代表就安全了。恐怖片中,被鬼魂缠身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一样是毫无生还可能。仅仅拉开这样的距离,是否就能保命,的确相当难说。但是,无论如何总是要试一试。

  然后……就是他考虑的,能否获得更多赎死券的问题。赎死券关系到一部恐怖片中,能否脱离剧本控制行动,以及最终是否可以回归现实世界。如果没有一万张赎死券上交,就必须要永远地拍摄一部接着一部的恐怖片,永无止境下去。而所谓恐怖片,也绝对不会是生化危机,异形这种可以靠枪炮弹药杀死怪物就能存活下来的科幻片,也不会出现黑色星期五,电锯惊魂这种没有鬼魂只有人类杀手的血腥片。而且,也不会翻拍现实世界的《午夜凶铃》《咒怨》这类大家都熟知前后剧情的电影。长此以往,一个血肉之躯的人,哪里可能一次又一次靠好运活下来?因此,无论如何,积攒赎死券离开恐怖片的世界,自然是最重要的事情。

  目前,信息中关于如何获得额外赎死券,比较含糊。但是,叶想大致上能够得出结论,那就是活的时间越长,赎死券必然会增加。赎死券似乎和角色戏份有很大的关联,主角因为死得最晚,自然作为片酬的赎死券就最高。当然,具体的还很难判断。所以,活下去的时间长,赎死券增加应该是不会错了。那么……如果拯救了根据剧本安排会死的人呢?如果将那个人救下来,那么会不会就有更多的额外赎死券加入?

  叶想这些事情也只能想,无法和人讨论。不能够在恐怖片中和人讨论地狱电影院的事情,必须全身心融入角色当中,这是第一要则。坦白说,仅就这一点来说,自己现在的做法就很反常了。身为夏云,他只是在车子抛锚后,要下山去,却是在这里停留下来,自然是显得很不正常。但是,他也没有办法,继续走下去,赎死券会扣除得越厉害。

  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办?

  “我们,不继续走了吗?”这时候那四川大汉忽然说:“休息时间也足够了吧?”

  叶想心想否则怎样,你的赎死券扣光怎么办?但是一直这样坐着的确是说不过去了,刚才也没有走多少路,顶多一公里出头点,从成年人角度来说,根本没到需要休息的地步。根据脑海中的信息,一旦触及剧情的某种底线,就会自动ng。但是具体底线是什么,却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只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演员即使用赎死券改变剧本行为,也必须按照角色本身来进行合理行动。你如果演一个文盲,就不能够识字;你如果演一个性格开朗的人,就不能整天死气沉沉沉默寡言。而如果这样继续坐下去,的确是会越来越偏离角色正常的行动。

  叶想毕竟也是普通人,在如此突然的环境中能够冷静下来已经很不容易,要他方方面面都考虑到,就太强人所难了。他当时第一想法就是先远离巴士,其他的都来不及多想。事实上赎死券扣得那么厉害也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

  叶想甚至在想,会不会他离开巴士,时间太早了?在午夜零点司机死去以前,还没有任何一个角色死亡。他其实可以相机行事,也许能够有新的线索。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赎死券都扣了,现在再回去,岂不是很冤枉?

  “再……再坐一会吧。”叶想只有赔笑说道。

  接下来他现,虽然这都不是剧本上的台词了,但是说出来并不扣减赎死券。大概是因为相对自己改变剧情的大行动而言,几句台词已经无所谓扣不扣了。

  既然如此,也好和其他人说说话。否则一直闷着,越是像越恐惧。

  “我们在巴士上坐的时间太长,走了这一会有些不习惯。”叶想尽量让他们停留在这显得合理,以免触及剧情底线。尽管他自己也感觉非常勉强。

  接着,他朝着张念周看去,握住他的手,说道:“别担心,我们大家一起,没什么难关不可能克服。”

  这句话也是在给予张念周鼓励,事已至此,没有办法逃避,只有大家团结一心,才能够克服这个难关。对他而言,要活下去,这些人自然都是他的同伴,大家同病相怜,自然要携起手来,只求活过这部恐怖片。

  张念周被他这么一握,颤了颤身子,好半天后才说:“我……我……我……”

  他明显是被吓傻了。而相比之下,那个四川大汉就显得豁达多了,虽然从他的脸色也看得出很恐惧,但是至少表演上很自然。

  而旁边的杜岩则是不住地左张右望,同时他还取出手机想试图拨打,但是看起来似乎没有信号,拨打不出去。

  那对小夫妻则是互相依偎在一起,估计两个人应该是现实中的情侣吧,说是夫妻也是因为二人都戴着婚戒的缘故。不过,进入这个恐怖片世界后,服装都生了很大改变,比如叶想进入的时候,穿的是工作装,但是一进入这里,身上的衣服就换成了休闲装。原本的钱包,手机,钥匙等,身上自然也没有了。所以,这对夫妻手上的婚戒,估计也是进入后身上才有的。

  至于那个鸭舌帽青年,则是蜷缩着身子默默坐在一旁,一言不。

  估计还是因为害怕说台词会扣赎死券,大家都不敢多说话。

  然而就在这时候,那小夫妻中的妻子忽然露出赧然神色,凑在丈夫耳朵里面说了什么,后者点点头,于是,她站起身走开了。

  “她去哪里?”叶想忙焦急地问,这是恐怖片世界,怎么可以落单乱走?

  那丈夫则是说:“我……我老婆要去解手。”

  叶想这才恍然大悟。这里全部都是男性,她一个女人自然不可能当众解手。不过,他还是看着那妻子的背影说道:“你不要走太远啊!”

  接着,叶想知道,他要多说些话,让大家知道这时候说话已经不会扣赎死券了,于是继续开口:“大家都说说话吧,这么闷着气氛很僵硬。”

  四川大汉则也是说道:“嗯,也对。大家不如互相说一下名字吧?我叫张德坤。”

  叶想连忙要摆手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那个丈夫则是搓揉了一下双手,左右看了看,估计是看大家都在说话,所以也就放心了,开口道:“我叫江毅。”

  张念周这时候似乎也恢复了点胆气,说道:“我……我……我叫张念周。”

  张念周自然不是他的真名,而看他如此紧张,说不定是一下子把角色名字给忘记了。

  接下来杜岩也说了名字。没有开口的就只有那个鸭舌帽青年了。鸭舌帽青年冷冷答道:“刘安。”便不再多说话了。

  叶想松了口气,好在大家都记得不说自己的真名而是所扮演的角色的名字。否则,就直接ng了。于是也开口道:“我叫夏云。”

  互通姓名后,虽然知道这不是真名,可是叶想还是感觉和大家亲近了一些。接下来就要和大家再多谈谈的时候,忽然他想到……

  那个妻子,怎么还不回来?都说了别让她走太远的……

  一种不安的感觉,开始袭上心头……

  但想了想,或许是大解,又或者女人性格终究羞涩……又或者……会不会是根本不相信这是在恐怖片的世界,直接逃下山去求救?

  “江先生,”叶想连忙询问江毅:“你太太呢?怎么还不回来?”

  “这……”他的神情有几分错愕,随即朝着妻子远去的方向看去。

  “走,我们去找她!”

  人命关天!叶想回忆起《恐怖巴士》的电影海报中,那无数若隐若现的鬼影,就开始感觉到心头一阵阵的颤栗!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