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二章 报废!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0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道友,是那天工坊的李晚。”

  “祁大师好像对他很是推崇啊!”

  听到祁叶荣的话,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李晚。

  李晚面带笑意,对众人的惊讶和怀疑,毫无意外。

  也亏得有祁叶荣这般的老前辈出面,刚才的一些话,如果他自己亲自来,未必让人信服。

  “是李晚!”韩昱一个激灵,“我明白了,你跟李晚是一伙的,你们合起伙来陷害我,你们都是在胡说八道!”

  林宏面sè一沉:“韩小友,不要乱说话,李小友和祁道友都不是这样的人。”

  林宏已经偏向李晚,因为李晚和祁叶荣有交情,出于对自己老友的信任,他也没有理由不信李晚。

  “胡说八道?”李晚怒极反笑,“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好,既然是你自己找死,也怪不得我了。”

  “李道友,看来他是不打算认错啊,你知道怎么鉴别此物,不如就跟大家说说,以正视听。”祁叶荣也说道。

  他揭发韩昱,倒也不全是为帮助李晚,而是出于一片公心。

  像他这样的老前辈,最见不得人在器道一途弄虚作假,尤其像韩昱这样的名门子弟,一旦尝到了甜头,以后就可能在歧途越行越远,坏掉自己的大好前程。

  他也完全没有想到,会被韩昱反咬一口,如果坐实嫉贤妒能这个恶名,在云荡山一带,也是名声扫地。

  他此刻的想法和李晚出奇一致,那就是,非得好好教训这小子不可!

  李晚听到祁叶荣的话,也不推辞,站了出来:“诸位,是非黑白,其实无需多言,只要有心,一看便知。”

  韩昱冷笑道:“你这也是欺各位道友前辈不通器道,若是信口雌黄,又有谁会知道?”

  李晚早料到他会抵赖,道:“道理越辩越明,只要有心,哪怕各位对器道一途全无见解,也没有关系。”

  韩昱依旧冷笑:“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倒想要看看,你能怎么证明?如果你证明不了,我也不追究,只要你道歉谢罪,还我灵宝宗名声就可以了。”

  韩昱倒也jīng明,知道这时候放狠话没有用处,还不如在人前表现大度,到时候怎么做,都能无损自己声名。

  李晚道:“只怕你自己对不住灵宝宗!”

  说罢,转向在场众人道:“众位道友不通器道,这有可能,但总该有不少人知道,金玉之物,融于明水?”

  “原来如此,可是,融于明水又怎样?难不成他要把金钗放进去不成?虽然是真器,可也销蚀得厉害!”

  “别想那么多了,看下去就知道。”

  不少人听到,窃窃私语。

  李晚提出的这一点,倒是为广大修士所知。

  炼器一途,有不少天材地宝,都是广为人知的,用途也不仅仅在炼器,还有可能被修士用来祭炼对敌,像这明水,便是一种采自混沌洞天,幽冥河中的水液,原称为冥水,因为读音相近,又作明字解。

  明水的特xìng,是能够销金融铁,无比犀利,多为用作祭炼水行神通,或者炼制法宝所用,在场幽仙谷人,也不乏知道这物的,甚至有人曾经利用它祭炼神通,和五sè神砂,yīn阳煞气等天材地宝一般,只是他们也有些迷糊,李晚突然提到明水,想要做些什么。

  李晚向林宏说道:“林长老,还请赐一块足赤jīng金和水sè碧玉给晚辈。”

  “你要这些做什么”林宏问道。

  李晚解释道:“这些都是炼制这支钗子的宝材,我想把它们泡进明水里,以作对比。”

  “怎样对比?”林宏带着一丝好奇问道。

  李晚道:“如果是正常的金玉宝材,在明水之中,很快就会消融。我们可以根据其消融于明水的变化,看出金钗里面用了多少金玉宝材,或者有没有别的其他杂质。”

  韩昱听得,面上掠过一丝疑惑思索之sè。

  以他的见识,竟也不知道李晚究竟想干什么,这一举动,似乎跟修复法宝无关,也没法证明什么。

  “故弄玄虚!”韩昱冷笑一声,冷眼看着没有阻止。

  林宏的百宝囊中,随时就备有这些,很快也便取了出来,而这时,祁叶荣也配合地取出了明水,按照李晚所讲,分成两盏盛放。

  由于这几物都不是偏门的宝材,众人一看,立时知晓,确是正常之物无疑。

  李晚让侍者把jīng金和水sè碧玉,连同韩昱所修好的那件赝品各自放入,然后又对林宏道:“还请林长老亲自出手,运功催化。”

  “好,我且照你所说去做。”林宏知道李晚这是为避嫌,也不让别人代替,自己亲自出手,各擎一掌罩在盏上,全力运功催化。

  “嗤嗤嗤!”

  金玉之物一落入明水,立时嗤嗤作响,飞快地冒出气泡来。

  这情形,就仿佛是生石灰掉入了水里。

  “融了,果然融了……”

  只过了一会,众人便惊讶地发现,盛放原材的那一盏,已经散出许多黄白相间的rǔ液,彻底销蚀。

  但韩昱所修赝品那一边,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韩昱又惊又疑地看完这一幕,本来还有担忧,终于彻底放下心来,他哈哈大笑道:“李晚,你这是什么意思,宝材炼成法宝,本就需经催炼,加持禁制,成型的法宝,能够抵挡明水的侵蚀之力,岂不理所当然?这又能证明什么,难道它不融于明水便有问题了?”

  又对林宏道:“林长老,你现在也看到了,是他在无事生非,故意挑拨陷害我,祁前辈定是受到他蒙蔽了!”

  刚才他便已反咬一口,此刻干脆撕破面皮,把李晚说成是搬弄是非的小人。

  至于祁叶荣,他决定暂时先不追究,现在不是跟祁叶荣为敌的时候,跟他为敌,也没有好处。

  但正当韩昱思索着对策,对自己这般的说辞也深感满意的时候,突然发现,众人看他的眼神有些奇怪。

  更有些人,眼睛怔怔地看着盏中的金钗,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钗子……裂了!”

  几声惊叹传来。

  “什么?”韩昱心中一沉,急急向盏里看去,结果却发现,不知何时,金钗变得四分五裂,竟是如遭雷击一般,一丝丝焦黑,从裂缝边缘冒了出来。

  一个个裂缝,开口,如同蛛网,密布整支金钗上下,好端端的金钗,竟然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彻底报废了,而且还是恢复到之前没有加以修补的模样。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韩昱失声惊呼,面sè一下煞白如纸。

  他也没有料到,合元水处置过的宝材,遇到明水,会发生如此奇特的变化,一时间也懵了,。

  李晚冷笑道:“合元水与明水相遇,板结成块,遇热则胀,而后化为灰粉!你用了合元水,就是这个后果,传你秘方的人没有教过你吗,还是连他也不知道?”

  这世间,真正的器道传承,应是如《器宗大典》一般浩瀚、详尽,宝材的种种特xìng和功效,都会有记载。

  如果早前知道这些,就可以早作准备,加以掩饰,至少,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揭穿。

  一言以蔽之,这韩昱本领还没有学到家,手段也不够高超!

  “你刚才说得没错,普通真器,的确可以抵御明水侵蚀,短时间内,不会发生太大变化,而就算融于明水,也将如同这一盏变作rǔ液,不是像你这支钗子,弄得四分五裂!”

  李晚目光凌厉,逼视着他:“到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其实到这份上,哪怕是外行人也看出来了,韩昱的表情很不对劲,金钗的表现,也不正常。

  稍微懂一些的,也明白这金钗若真修好,就是真器,理应完好无损才对,就算林长老运功催化过度,也会渐渐融于明水,变成放置原材的那盏一样,浑浊但却浓郁的rǔ液,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突然炸裂,遍布蛛网裂痕。

  一边是消融,一边是开裂,差别有若云泥,单单只用特殊秘法,怕是也无法解释。

  “不可能!这不可能!”韩昱根本无法接受这事实,失魂落魄地向前几步,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案台,“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变化!哈哈哈哈,有问题,一定有问题,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对不对,你们都合起伙来对付我!肯定是你们耍了什么手段,才会变成这样!林长老,还有诸位,你们也不要相信他们,”

  猛地回过神,韩昱索xìng来了个抵死不认,反正在场诸人没有几个炼器高手,只要一口咬定李晚和祁叶荣合谋陷害,都可以说得过去。

  至于刚才表现出来的种种存疑之处,器道博大jīng深,又岂是简单手段可以囊括,或许是其他未知变化也说不定。

  韩昱脑中急速思索着对策,一时却忘了,林宏并不是个容易类型的人。

  “真是出丑,来人,把韩公子请下去,好好冷静冷静!”

  此前林宏还觉得,韩昱毕竟名门出身,也算是个才俊,但现在,越看越觉得不堪,言语也不再客气。;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