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当场揭发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02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韩昱面带笑意上前,执晚辈礼道:“晚辈来到幽仙谷后,一直承蒙林长老关照,实在感激不尽。”

  林宏摆摆手道:“韩小友是灵宝宗人,来到此处,便是我等贵客,无需如此。”

  韩昱道:“晚辈心中还是过意不去,其实我一直都想要找个机会,好好报答您,幸得前段时间,您托晚辈修复那金钗法宝,晚辈殚jīng竭虑,废寝忘食,终于不负使命,赶在近几rì间把它修好。

  原本我是想着,及时交还给您,但恰闻静姝生辰将至,晚辈便斗胆借花献佛,干脆把那金钗作为贺礼相赠,还望林长老不要责怪晚辈才是。”

  “金钗!”

  “是那支金钗……”

  众人听到金钗二字,顿时哗然,各自低声议论起来。

  有心思通明一些,或者消息灵通的,则露出会意的微笑,看着韩昱。

  “借花献佛,还真亏他想得出来。”

  林宏托人修复金钗,这件事情,在幽仙谷中也算得上是人尽皆知,谁都知道,这支钗子是小蝶的遗物,也是林宏的宝贝,能够修好它,对林宏来说,就是一件大喜事,怎么还会管他在这里耍弄的小小心思。

  而这借花献佛也借得巧妙,这支金钗,本来就是林静姝母亲的遗物,由一年轻男子送还到她手中,与林宏这个做长辈的赐予,意义截然不同。

  韩昱此举,隐含着一丝大胆示爱的意味,再加上他身份来历都足以配得上,在旁人眼中,便是一段良缘佳话,舆情难免倒向他那一边,要是林宏一时高兴,说不定当场把宝贝孙女许配给他都有可能。

  “这韩昱,倒是有几分心机,还懂得借势!”看着韩昱简简单单一个举动,再加上几句漂亮话,就把引得众人称颂期许,李晚心中冷笑一声。

  不愧是大宗门出来的人物,心机见识,都远不是寻常山野之人可比。

  “只可惜,他想不到,林长老早就把真品都交给我们了。”祁叶荣低声呢喃,看了李晚一眼。

  “他这番举动,关键就在于惊喜二字,要惊到林道友昏了头脑,喜到一时冲动,局面就会非常有利,到时候林道友怎么看他就怎么顺眼,自然一切都好说话。但他根本没有想到,早在两个月前,林道友就惊喜过了,现在听到,无非就是感觉他也算有几分良心,肯为这事cāo劳而已,李道友你才是踏踏实实,抓住根本。”

  祁叶荣对韩昱这种耍弄心思的手段,根本不屑一顾。

  既然要修复金钗,就凭真本事做好了再说,旁的yīn谋诡计,小巧心思,有什么用处?

  费了那么久时间,好不容易才修好一件赝品,就迫不及待拿出来卖弄,这般的做法,与李晚低调踏实,修好真品,实在是差天隔地。

  祁叶荣这般想着的时候,林宏也正满面笑容,看着韩昱。

  他是个老狐狸,有什么想法,不当面表露出来,只是一副老怀甚慰的模样,赞誉了他几句,然后催促他拿出。

  “来人啊,快快呈上来。”韩昱见林宏没有反对,似是默许了自己的做法,也大为振奋。

  他拍了拍手,早有准备好侍女,捧着一方锦盒,来到林宏面前。

  韩昱踊跃地亲自上前,揭开盒盖。

  一道宝光,顿时从中弥漫开来。

  众人的目光,都被盒中之物吸引住了。

  此时的金钗,经韩昱亲手料理,已经再也看不出曾经损毁,珠光宝气,迷乱人眼,是一件非常jīng致和美丽的头饰。

  “这就是那支钗子……”

  “韩道友果然不愧是灵宝宗的高徒,竟然把它修好了。”

  韩昱刚才说话有些含糊,让一些来宾都以为,他修好的是那支真品。

  这小小的手段,对他处境非常有利,只要传扬出去,便坐实了。

  林宏的眼中,也流露出一丝意外。

  “是修好了……”

  就他所见,林宏修好的这支钗子,和李晚修好的一模一样,都恢复了物xìng,把所有裂痕损伤抚平。

  林宏点点头,露出一丝满意之sè:“韩小友,你有心了。”

  无论如何,韩昱能把这件事情办好,都算用心。

  “静姝姑娘,这支钗子送给你,愿你美丽安康……”

  韩昱见林宏赞许,不由心中大喜,捧着锦盒,送到林静姝面前。

  林静姝面带笑意,道了一声谢,神情却有些古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晚突然低声对祁叶荣说道:“祁道友,那支钗子,似乎有些问题。”

  从韩昱拿出那支钗子起,李晚就一直注意观察着,他没有被那珠光宝气迷惑,很快就发现,一些别人难以察觉的细节。

  “有问题?”祁叶荣怔道。

  李晚眼中闪过一道异芒,低声在他耳边道:“不知祁道友可还记得,我曾说过一十四种可以暂时改变物xìng,修复金玉宝材的秘药配方?其中一种,便是他如今所用。你有没有注意到,钗子sè泽过于明艳,像是用了合元水之后的表现。”

  其实李晚之前早已认定,韩昱难有改变物xìng,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如果有的话,也不至于大半年毫无进展。

  他猜测对方可能会用什么投机取巧的手段,早先在祁叶荣面前谈及,现在看来,这一手果然没有白费,一下就把韩昱抓个正着!

  这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如果韩昱没有用这yīn谋手段,他也不必揭穿,依旧靠着自己本事把他比下去,反正,只要修好了真品金钗,在林宏面前,就能增添几分份量。

  “你的意思是,韩昱用了急功近利的手段,蒙骗林道友?”祁叶荣听完,眼中满是惊讶和愤怒。

  李晚点头道:“我可以肯定。”

  祁叶荣看了他一眼,一下越众而出,走了上前:“慢着!”

  他不顾众人诧异的眼光,突然走上前,从案上抢过金钗。

  韩昱惊讶道:“祁前辈,你这是做什么?”

  祁叶荣没有理他,拿起手中金钗看了一阵,突然怒意勃发,道:“好你个韩昱,林道友真心诚意待你,你却弄这取巧手段,用合元水蒙骗他!”

  “合元水,这是什么东西?”林宏开口问道。

  刚才祁叶荣突然出现,他就感觉到了不对,但却依然稳坐如山,任凭祁叶荣施为,此刻禁不住心中的疑惑,问出声来。

  祁叶荣环顾四周,见到的尽是不解疑惑的目光,朗声道:“这是一种用于修复法宝的秘药,可以巩固物xìng,但功效不能长久维持,两三年间,便要化失!”他猛然盯向,面现严厉之sè:“我说得可对?”

  “啊!”韩昱的面sè顿时变得煞白,似乎也没有料到,祁叶荣的见识竟然如此广博,一眼就认出了此物来历。

  “韩小友,到底怎么回事?”林宏听到,有些不痛快。

  林宏四处寻人修复金钗,难免遇到心术不正的炼器师,甚至有骗子伪装炼器师之流,一心只为重酬而来。

  也亏得林宏小心,再有祁叶荣这般懂行的老友帮忙掌眼,才没有吃亏上当,但多次下来,对这种事情极为忌讳。

  韩昱连忙辩解道:“不,我没有。”

  祁叶荣恼然道:“你没有?难不成,是我在胡说不成?韩小友你不但玩弄这些旁门左道,被揭穿了,还不敢承认,连点担当也没有,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林宏的神情也充满了失望,换作任何一人,好吃好住供养门客,真心接纳别人,换来的却是欺瞒和诈骗,也会像他一般失望。

  至于为何一下就认定,自然是因为,林宏信得过祁叶荣。

  祁叶荣是他多年的老友,远远不是韩昱这个小辈所能比拟。

  旁人听着他们言语,依稀也有些明白了。

  看样子,是韩昱在这金钗中用了什么犯忌的事物,假装已经把它修好,但实际上,并没有做到。

  这便是欺骗林宏。

  若是当真如此,事情便严重了,好端端的生辰寿宴,要变成三堂会审。

  林静姝在一旁看着,也渐渐明白怎么回事,但她没有生气,却反而露出几丝奇异之sè,很有兴致。

  有一名谷中长老忍不住,站出来劝解道:“会不会有什么误会,韩小友是灵宝宗的高徒,怎么会做这种事?”

  祁叶荣冷笑,毫不客气道:“灵宝宗的高徒又如何,灵宝宗的高徒就不会偷jiān耍滑,玩弄手段了?”他亲自见证几名公子哥sāo扰李晚,对韩昱的做法也略有所知,闻言不禁嗤然。

  “请恕我直言,器道一途,你可能不是那么了解,不知为不知,还是少说话为好。”

  谷中长老顿时坐蜡,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劳长老也是关心……祁道友,你若知晓,还是请向大家说明吧,到底怎么回事,你都看出些什么了。”林宏连忙开口解围。

  这一面是他的老友,另一面是谷中长老,争执起来,太伤和气。

  祁叶荣却出人意料道:“说来惭愧,祁某见识浅薄,原本也不认得合元水,还是多亏了这些rì子跟李道友谈玄论道,从他口中听闻这种秘药,还是让李道友来为大家解释好了。”

  ————————————

  章节送到,求票求收藏。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