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静姝生辰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7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晚炼制的几件法宝,其实都适合他们。

  但一来,这些公子哥早已有了相似的法器,而且件件都是父辈先人赐予的名器,品质也不低,二来,他们在谷中地位崇高,也没有什么需要拼杀搏斗的地方,趁手兵刃总觉没有宝甲防具好用。

  本来是为给李晚添堵,但一时不察,却把自己给折了进去,几人全然没有拿到趁手兵刃的愉快,反而个个愁眉苦脸,不知道该怎么跟家里交代。

  但事已至此,他们也不敢赖账,只得苦着脸把钱交清。

  “现在钱货两讫,算你厉害……”

  公子哥们领着风雷双刀和两件上品刀剑,郁郁离去。

  李晚才不管他们死活,一下就收五万灵玉,还有炼制三件法器的剩余宝材,心情愉悦之极。

  他突然发现一件事情,原来,没有天工坊抽成,自己赚到的灵玉,反而更多。

  不过李晚略为思索,又感觉到,不可能成为常例。

  “天工坊的作用,在于招揽生意上门,还有囤积宝材,交接工件,更有足够多的杂役和学徒为我驱使,这一次,如果不是我早有准备,更有祁道友和林长老鼎力相助,未必能够顺利把三件法器炼出,更谈不上赚钱。

  看来,想要脱离天工坊自己单干,不是不可能,但至少也得等到成了气候才行。”

  李晚心中隐约有一个想法,但很快压下。

  相比起来,这次炼制三件法器,让他修为又再jīng进几分,显得更加有用。

  “如果能够弄到那玄元真水,怕是都可以立刻筑基成功了,只可惜,林长老那边一直没有动静,怕是弄不来。”

  正在李晚这么想的时候,没过一天,突然又有好消息传来。

  原来是方长老听说自家小辈与李晚的赌约,深感意外,要邀李晚过府相叙。

  两个月前,李晚初到幽仙谷,也曾通过林宏引荐,拜访过方长老,但方长老只当作普通往来,见过之后便没有了下文。

  “李道友,你随手炼出珍品法器,懂行的人,可是对你高看一眼。”施皓光和刑同方得知,笑着对李晚道。

  李晚点了点头,他接下炼器,未尝也没有主动显示能耐的意思。

  夜晚,李晚前往方府赴宴,再次见到方长老和他的孙子。

  这一次,方长老明显热情许多,一上来便主动相迎,口称小友。

  方公子不情不愿地端着一杯茶,从里面走了出来:“李道友,之前打搅你清修,是我不对,我在此向你道歉。”

  李晚有些惊奇问道:“方长老,方公子,这是做什么?”

  方长老道:“李小友,你帮我家这不成器的小子炼器,我已经知道了,实在对不住,这小子从小就被我溺坏,行事不经脑子,胡作非为,还请不要往心里去。我现在叫他出来给你斟茶认错。”

  李晚这才明白过来,面露异sè道:“方长老言重了,方公子是我主顾,哪有给我认错的道理。”

  他虽然猜到,方公子等人是受韩昱唆使,但没有吃亏,反而赚了,也实在没有什么可记恨的。

  更何况,真论起来,这也确是主顾与炼器师之间的事情。

  “李小友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有些话就不用说得太明白了。”方长老摆了摆手,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李晚暗笑了一声,倒也芥蒂渐消。

  方长老能在这幽仙谷一地担任长老之位,为人处事,果然也有一套,摆足姿态让自己孙儿认错赔礼之后,又跟李晚论起交情来。

  闲谈了一会儿,李晚突然想玄元真水的事情,试探问道:“方长老,前阵子我似曾听人说,你这里有玄元真水?”

  方长老微怔,打了个哈哈道:“好像是有,我最近忙于杂务,一直未曾清点库房中寄存之物。”

  李晚心中不禁暗骂,这个老狐狸,不肯给就不肯给,连这种借口都寻得出来。

  他看得出来,此时的方长老,还不是非常乐意把玄元真水出让给自己,自己也不值得他下这重本。

  回到林宅,李晚犹自还有些头疼,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把这宝物弄到手。

  “看来,得等到你和韩昱之间分出胜负。”施皓光和刑同方知悉此事,也到李晚跟前参谋一番,最后却是想到,方长老可能也从林宏口中打探得知金钗的事情,想要看看最后是谁胜出。

  李晚和韩昱之间,虽然一直没有明说,但以名声,信誉为注,针锋相对,却是不争的事实,现在韩昱也一样是幽仙谷的上宾,若是帮助李晚太多,难免交恶于他。

  李晚点了点头,也认同这个说法,问道:“现在他怎样了?”

  施皓光笑道:“那小子大概是听到了什么风声,开始用功起来了,不过他再用功,结果都已经注定,你没有必要担心。”

  李晚又问道:“祁道友呢,他那边的进展怎样?”

  “祁道友办事稳当,一直都未曾松懈,很快也将要完成了。”

  李晚听到,心中稍安:“这就好,祁道友毕竟是老前辈,办事果然稳妥。”

  “说到这个,我倒打听到一件事情,下个月初一,你可知道是什么rì子?”施皓光突然神秘一笑,说道。

  “什么rì子?”李晚问道。

  “是林姑娘的生辰!”施皓光意味深长地笑道,“现在你可明白,为何韩昱这小子最近都很老实?”

  “静姝的生辰?”李晚略为沉吟,突然反应过来。

  “这小子,怕是打算在那时候来个一鸣惊人!不过,他有这能耐吗,还是说,打算耍什么花招?”

  ***

  林家庄园,韩昱暂居的府邸中。

  韩昱此刻正把自己关在一处门窗紧闭的密室之中,神情专注,运功催炼着桌台上的金钗。

  这支金钗,似乎被他以各种秘法祭炼过,不但隐约可见的裂纹消失,sè泽,光彩也恢复许多,甚至依稀可以感觉到,天地元气环绕流动,玉蝶正在吞吐呼吸。

  整支金钗,仿佛像是活了过来。

  他也不愧是名门大派灵宝宗的高徒,各种秘法齐下,竟然同样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

  这两个月以来,韩昱感受到了威胁,一反常态用功起来,为的就是尽快把金钗修好,赢得林宏的信任和倚重。

  只有重新得到林宏的信任和倚重,他才能把李晚踩下去,也才有可能接近林静姝,抱得美人归。

  这是一个机会。

  韩昱屏住呼吸,双掌运化,一团金灿灿的光芒在其中涌现,竟是一种看起来与鸿蒙宝气相似,但颜sè为金的气焰。

  他催出这团气焰之后,额头立刻见汗,面sè也变得有些微红,不过还是尽力维持着双手的稳定,把它送了进去。

  只见金钗尽数吸入金sè气焰,仿佛贪婪的灵蛇,吞吸了全部的灵气,一团浓艳之极的金芒,在整个钗身迸shè出来。

  等到光芒消失之后,整个金钗,都变得截然不同了。

  原来已经恢复的光彩愈发明艳动人,宛然若新,流动的元气和玉质神韵更显清澈,即便是不通器道的人前来,也能感觉得出,这支钗子就像是全新的一般,再也看不出之前曾经损毁的痕迹。

  “哈哈哈哈,这样果然能成!”韩昱兴奋大笑。

  但在兴奋的同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手指微抖,一道道宛如墨迹的道纹,如同jīng灵,飞入金钗体内。

  他继续催动秘法,给这支钗子加持禁制!

  随着这些道纹的涌入,里面的真器禁制,重新开始形成。

  时间很快又过去十几rì。

  韩昱接连着cāo劳,按照原本的图谱,把禁制加持上去。

  他之所以如此热衷,是因为他也知道那个极为重要的消息。

  下个月初一,就是林静姝林姑娘十五岁的生辰!

  虽然修真之士寿元漫长,也不拘俗礼,但逢十,甲子,或者特殊年月,还是重视。

  十五岁,正是女子告别豆蔻之年,可行笄礼的时节,林宏对林静姝这个外孙女颇为溺爱,势必要好好庆贺一番,这庆贺,也未必是大张旗鼓宴请四方来宾,但私下里小聚一场,却是在所难免。

  韩昱感觉,这是一个表明自己心迹的好机会,如果趁这时好好表现一番,捧得林宏老怀大慰,甚至可以趁势请求他把孙女许配给自己,结为道侣。

  毕竟,自己乃是名门出身,许多人家,巴结还来不及。

  林宏虽然是幽仙谷长老,但幽仙谷,毕竟只是一方小势力,儿女之事,也多望着名门大派,正需要自己这样的才俊。

  “以我现在的修为,改变物xìng,怕是还有些勉强,不过,若再用上一些其他手段,势必能成,待小爷我略施小计,耍得你们这些土包子团团转!”

  眼看着金钗中的禁制加满,法阵将成,韩昱猛然下定了一个决心。

  只见他得意冷笑,从行囊中取出一瓶通体rǔ白的奇异凝液,淋在上面!

  很快,这rǔ白凝液便被金钗吸收,悉数融入其中,而整支金钗,也像是食饱了jīng气的活物,越发显得灵蕴动人。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