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补天神妙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5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两人相互冷嘲热讽一番,不欢而散。

  林宏在旁边看着,自然不会察觉不到,两人彼此针锋相对的意味,但他并没有插手阻止,因为他是老狐狸,没有确定谁对自己更加有用,不肯轻易表态。

  林宏乐得糊涂,和稀泥一般安慰了两人,然后又主动给他们作见证,把谁先修好赝品,谁就负责主持真品修复一事确定下来。

  李晚自行离去,回到林宏给自己安排的住处,却意外发现,施皓光和刑同方来了。

  两人一见李晚,便欣喜地迎了上来:“李道友。”

  “你们怎么都来了?”李晚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们。

  施皓光道:“公输长老把你的事情告诉我们了,生怕你在这里孤立无援,特命我们前来。”

  刑同方也道:“就算帮不上什么忙,有事搭把手,跑跑腿,也好过自己一人。”

  李晚笑道:“公输长老有心,你们也辛苦了。”

  两人的到来,确实对他有利。

  “现在你在这里如何,有没有遇到什么难处?”两人关心地问道。

  李晚微微一笑,当即把自己的处境,还有和韩昱的赌约告诉他们。

  施皓光和刑同方听得,兴奋地对李晚道:“李道友,你这次还真是做对了,富贵险中求,发达的机会稍纵即逝,现在却已被你紧紧抓住。”

  李晚问道:“两位道友何出此言?”

  施皓光笑道:“你又何必故作糊涂,这次你接下修补法宝的事,若是能成,岂不搭上林长老这条线?让他承你一个大人情,将来在天工坊中,荣长老他们也不敢轻易动你,而你可以安心修炼到筑基,成就自己的事业与名声。”

  刑同方道:“不错,这就是借势,而且,若真成了,还怕会找不到机会接近林姑娘?到时候正业得意,情场也得意,岂不逍遥痛快!”

  李晚哭笑不得,他没有两人这么多胡思乱想,不过就是有人扯他入局,他横手搅局而已。

  不过他又感觉,两人说的,也有些道理。

  功名利禄,娇妻美妾,别人争得,自己为何就争不得?

  这不是一个温良恭俭让的世界,这是修炼上进,成就大道的世界,yù成道者,与天争命,与人争运,才能把命运把握在自己手中!

  “这世间,总有人想踩着别人上位,也有人不讲规矩,肆意妄为,以前在正气门,赤阳门,我都生生被人断了上进之路,但现在,终于时来运转,身怀绝艺,不能再输了!”

  “韩昱,管你什么名门出身,我也要把你踩下去!”

  李晚满怀斗志,就此投入到法宝的修复中去。

  时间一下过去几天。

  林静姝得知李晚留下,也曾来看过几眼,但她与李晚只得几面之缘,也没有留意,出言勉励几番,又自己跑出去游玩了。

  林静姝此时对李晚大有好感,因为李晚一来,韩昱也被拖住,不得不把功夫花在赝品金钗上,感觉清静许多。

  李晚暂时也没空搭理她,一面借助神识玉简修炼补天诀,一面利用补天诀修复金钗。

  直到这时,李晚才越发感觉,“补天诀”神妙无比。

  这竟是一种专门配合炼器法门,用于法宝修复的秘法,其诀窍一曰“炼”,炼物化形,还归元炁,恢复到先天混沌未明之时,天地万物,皆是地风水火,本原之气的状态。

  二曰“化”,将地风水火,天地元炁运化催演,夺天地造化之功,化归己用。

  这并不是真正凭空造物的大神通,但却可以凭借着原本的物xìng,弥补缺陷,恢复完好,故而取古时天崩地裂,有圣人炼化五彩石补天的典故,命之为名“补天”。

  总的来说,这是一门相当高深的法宝修复秘法,一炼一化之间,神妙无穷。

  但光有这补天诀,还远远无法发挥它的所有功用,别人若是修习,效果也将大打折扣,只有修炼了鸿蒙宝气的真传之人,才能把它的功效发挥到最大,甚至于达到融炼万物,万千宝材,随心所yù的地步。

  也亏得李晚是利用神识玉简学得此法,如果按照正常学法,几个月时间背诵口诀,理解其义,几年时间催炼宝气,掌握秘法,十几年时间熟悉运转,cāo控自如,才敢拿出来使用,再几十年,才能像现在一般熟练。

  鸿蒙宝气,在这时候也发挥了作用,本来只有炼气修为的李晚,竟能做到与炼器大师一般,改变物xìng,化腐朽为神奇。

  经过他巧手炼化,损坏的赝品,正以可见的速度,一rìrì恢复原样。

  “李小友,你竟然能做到这一点,莫不成,你拥有结丹境界的修为?”

  接连几rì,林宏都要来到李晚的住所查看进度,发现李晚所做的事情,不禁感觉震惊。

  “我连筑基都没有达到,怎么会是结丹高手,这只不过是修炼的秘法奇特而已,至于什么秘法,林长老不必多问,问了我也不会说。”李晚明明白白说道。

  他隐隐显示出,师承来历极其不凡,只要不是脑子发烧的蠢人,都不会轻易得罪。

  窥伺他派的秘法,可是很犯忌讳的事情,而且纵然窥探到手,自己不是器道中人,练来也不适合,反倒不如交好器道高手,是谓术业有专攻。

  林宏听到,果然没再多问,反正他对炼器法门没有兴趣,要的只是修补法宝。

  他看着金钗,问道:“这支钗子算是修好了?”

  “还差得远,我现在只不过把恢复了原本物xìng而已,但我现在没有筑基境界的修为,要在上面加持真器禁制,怕是力有未逮。”李晚犹豫了一下,如实相告,“不过林长老也不必担心,我在这里,有一个法子。”

  林宏问道:“什么法子?”

  李晚道:“很简单,我照此料理真品钗子,你再把它送到其他能够炼制真器的人手中,请他们完成最后一步。”

  李晚因着补天诀的特殊功效,再加上,钗子本身用料也多为普通宝材,他的鸿蒙宝气,完全足以催炼。

  但这也只是做到还原物xìng而已,想要更进一步,他暂时还做不到的。

  当然,林宏也可以一事不烦二主,等到他筑基之后再行修复,不过这样一来,耗费的时间不知要花多久。

  林宏听完李晚所说,陷入了沉默,随即道:“你把它给我,我请人看过再说。”

  他虽然不懂炼器之道,但却认识不少jīng通此道的人。

  “那好,林长老请便。”

  李晚并无所谓,把钗子交给了他。

  ***

  “祁道友,这支钗子,究竟如何了?”

  云荡山中,三十六洞洞府的其中一座,林宏找到一名仙风道骨的老年修士,把李晚修复大半的钗子交给了他,然后便焦急地在那里走来走去,时不时出声催促。

  老修士却很沉静,闷声不吭俯首察看,直到天sè都要黑下来,林宏也不耐烦,想要拂袖走人时,才突然冒出一句:“林道友,是何人办成此事的?”

  “是天工坊的一位炼器师,到底怎么样?”林宏问了一句。

  “厉害,无比厉害,堪称名师圣手!经他这般炼化,整支钗子的物xìng都已恢复,变得与原本宝材无异,我所要做的,就是按照原本的图谱加持禁制,布设法阵。虽然繁琐了一些,但只要给我四五旬时间,定然能够完成。”

  林宏闻言,怔立在原地:“当真?”

  老修士眼中jīng芒闪过:“当然当真!”

  见林宏是外行,根本什么都不明白,老修士随手在桌台上撕了一张白纸,刷刷几笔,书就一道符箓。

  这符箓,铁画银钩,龙飞凤舞,似乎蕴含着极深的道蕴。

  老修士对他说道:“你看好了,假如这支钗子,便是这张白纸和其中所绘之画!”

  林宏点头:“我明白,宝材为纸,禁制为画,两者合一,才是法宝。”

  “总算你还有几分常识,我现在把它毁去!”老修士点了点头,哧啦一声,把白纸撕成碎片。

  也不知道那符箓是何神符,竟在白纸碎散之后,化作一缕缕黑烟,浮了起来,消散在空中。

  林宏定睛看去,白纸已经一片空白。

  老修士道:“这便是你的钗子,被雷法击碎之后,已经沦为废物,纵然强行拼凑在一起,也无法书就连贯的道纹,画不成画。”

  他再一拂袖,碎散的纸屑,被一阵阵轻风吹动,自动地排列起来,竟然重新拼凑成为一张白纸。

  不过这张纸,是零碎散乱的,一条条裂缝清晰可见。

  老修士随手在其中画了几条线,便见纸张移开,线条中断,根本无没有办法连接起来。

  林宏嘴唇动了动,想要再说什么,但却又见到,老修士把它们全部扫到一边,又再撕了另一张纸,道:“看好了,这就是那位道友所做!”

  林宏心中一紧,向老修士手掌看去,只见一道白光从他手掌间浮现,抹在纸上,撕得粉碎的纸张,竟然一一拼接起来,完好无损,根本看不出曾经撕碎的痕迹。

  林宏上前,把那纸张拿起,若有所思。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