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补天诀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5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晚心中回想了一下如何运功,突然出手往金钗上方一抓,一股无形的劲道,就此把它吊了起来。

  一团灵动的紫气,包裹住整支金钗,缓缓流淌。

  改变物xìng,原本以李晚的修为,远远无法做到,但是修炼鸿蒙宝气之后,却也让他有了一丝这样的能耐。

  炼器不同于生死搏杀,除少数需要一气呵成,连贯不断的法门,比如炼制成套法宝,又或者是达到宝材熔点,变化临界这些情况,其他时候,大多都可以jīng工细活,慢慢祭炼,甚至多人jīng诚合作。

  这也使得,即便是李晚这般的修为,修炼鸿蒙宝气之后,动手的余地也大了许多。

  其实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敢接下这次的机会,看看能否把林宏的金钗修好,名利双收。

  以鸿蒙宝气查探了一阵之后,李晚心头思绪闪过,转眼已有了几种修复的方法,这些全都是《器宗大典》里面记载的秘法。

  但是这些秘法,总不可能全部用上,他看中的是一种号称“无中生有”的秘传法门。

  此法,据称可以凭空炼物化形,无中生有,实则是以大神通攫取天地之间元气为己所用,化虚为实,补全物xìng。

  这其实也并不是真正的“无中生有”,而是以原本的宝材为引子,融炼成气,又再还原本真,最适合用于修复法宝。

  此法门,正式的名字,叫做补天诀,乃是取自于远古圣人补天典故,玄妙无穷!

  “修炼补天诀,原本需当拥有筑基以上修为,但若修炼鸿蒙宝气,则可立刻修炼!

  这虽然不是与鸿蒙宝气一般的嫡传秘法,但也颇为高深,而且,配合鸿蒙宝气施展,才可达到最佳的效果,若是以寻常真元法力施展,则逊sè几分,甚至连三五成的效果也未必能够发挥出!

  对我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李晚之前已经熟悉这门补天诀的法诀,此刻临急抱佛脚,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尝试着修复金钗。

  突然,李晚敏锐地发现,金钗被紫气笼罩的地方,多了一层蒙亮的玉质,却是以原材为引,补天造化。

  李晚又再取准备好的玉片,运功催化,作一团团玉质元气,注入其中。

  很快就是整天过去。

  随着注入其中的玉质元气越来越多,李晚可以清楚地感应到,金钗上的那只玉蝶,仿佛像是活了过来,注入玉质元气的地方,逐渐从原本的黯淡无华,变作光华流转,栩栩如生。

  至此,它的身上,已经指甲大小的部位恢复了原样,非常神异。

  “玉质纯白如脂,光滑细腻,这与原本的玉质,是一模一样啊。”

  一阵惊奇的声音传了过来,李晚转头看去,却原来是林宏。

  林宏不知何时走了进来,他让随从和堂中的侍者不要开口打扰,免得惊动李晚,直到李晚的动作停下,方才出声。

  他的神情中带着一丝震惊,问道:“小友,你没有把它替换?”

  李晚道:“当然没有,林长老请看,这只玉蝶翅膀,只有小半部分被我以秘法恢复如新,而其他地方却依旧还是原样。”

  顿了一下,李晚又解释道:“这是因为我修为不济,一时之间,无法完成,倘若我拥有筑基修为,就可以一举炼成了。”

  说到此处,他也有些暗自惭愧。

  虽然修复此宝,怀着不小功利之心,但作为炼器师,修为不济,多少还是件羞事。

  林宏闻言却不在意,大喜道:“当真?若真如此,修复这支钗子就有希望了。”

  “林长老,韩公子有请!”就在这时,一名仆役突然走了进来,小声地在林宏耳旁说道。

  林宏正激动间,突然被打搅,不快问道:“他又有什么事?”

  仆役出人意料道:“韩公子炼宝有成,已经有所进展了。”

  “什么?”林宏怔了一下。

  以前他遍请名师,修补法宝,一直不得头绪,不曾想,李晚一来,不仅他自己展现出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连同韩昱都有所进展。

  李晚见状道:“韩道友也在修复金钗?在下倒有几分兴趣,不知是否方便一同前往?”

  林宏迟疑了一下,欣然道:“你与韩小友都是炼器师,一起去也无妨,跟我走吧。”

  李晚听到,不由心中暗笑。

  这林宏也是个老狐狸,明明知道同行是冤家,又怎会那么好心,让自己两人相互借鉴,共同提高,保准是想要让两人相互看到对方的进展,胜过敦促万千。

  不过他没有点破,跟着林宏一起,来到了韩昱那边。

  韩昱果然也和李晚一般,正在应邀修复金钗,他得到了林宏给出的考验之物,此时正在全力尝试。

  看到李晚出现,韩昱不由得怔了一下:“林长老,他怎么来了?”

  林宏笑道:“韩小友,李小友有兴趣知道你的进展,何不大方展示出来。”

  韩昱冷笑一声道:“也罢,李道友山野出身,不知道从哪里学来几手入门功夫,却没有见过真正jīng妙的手段,就让李道友开开眼界也好。”

  他这一席话,说得极不客气,但他身为筑基修士,出身也不凡,根本不怕李晚心中怨恨。

  上次威胁李晚不成,反倒被李晚呛了一顿,他心中已经开始有些怨恨了,此时能在自己最擅长的地方狠狠压制李晚,哪里肯放过这机会。

  林宏听出了韩昱话中的机锋,眼中闪过一阵惊奇,但却笑眯眯地装起了糊涂,仿佛对他的敌意恍若未顾。

  李晚更加干脆,连吭都没有吭一声,眼睛就看着韩昱桌前的赝品金钗。

  这支金钗,竟然已经被林宏祭炼大半,恢复了五、六分成sè,除了整体尚有几道大的裂纹,其他地方,已然看不出曾经粉碎的痕迹。

  “这是什么修补之术?”李晚怔怔地盯着它,突然,开口问道。

  “这是我灵宝宗秘传,李道友出身山野,想必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妙术吧?”韩昱道。

  “灵宝宗秘传?”李晚冷哼了一声。

  他身怀远古器宗秘传,尽得神识玉简,纵然是什么名门大派弟子,又岂会放在眼里?

  除非,对方也是嫡传后辈,道统传人,而且所承之法能够和他手中的《器宗大典》相提并论!

  韩昱把自己当作粗鄙无知的山野散修,却是错得离谱了,单论传承这一方面,该是他远远不及自己才对!

  韩昱不知李晚心中想法,只以为他被自己宗门名头和所修秘法镇住,傲然道:“我灵宝宗为天下器道正宗,器修圣地,底蕴岂是凡人所能想像的?林长老,不是我自吹,这等损伤,虽然天南诸名师都束手无策,但在我韩昱眼中,也不过是稍为棘手的难题而已,只要再给我一段时间,必能找到修复之法,您又何必再找别人?”

  林宏笑眯眯道:“韩小友师出名门,自身又是难得的天才,我自然是信得过,不过这位李小友也是天工坊的名师,技艺不凡,一起参与此事岂不更好?”

  韩昱有些不快,道:“炼器之道,岂如寻常之事,这不是越多人越好的,而且,考验用的赝品虽然有多件,可以分发给我们各自修补,最终之时,又是何人来cāo持?”

  这是一个难题,也点破了林宏想要两头讨好,更加保险的心思。

  不等林宏回答,韩昱突然又道:“不如这样好了,我和李道友,谁先把手中的赝品修好,真品就交给谁来修,不知林长老意下如何?”

  林宏笑言道:“如果李小友不反对的话,我倒没有意见。”

  “老狐狸,这是对你好,你当然没有意见,但这家伙摆明了就是把我当软柿子捏,要靠着踩我来凸显自己能耐!”李晚闻言,心中不由得暗骂一声。

  不过李晚并没有把自己的不满表露出来,因为他对自己的技艺,也有足够的自信。

  李晚开口言道:“这个提议不错,我当然不会反对。”

  韩昱听到,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我也不占你便宜,我从林长老手中得到赝品,已经有一段时rì,到时候把这段时rì加回去就是了。”

  他在林宏面前,显得很磊落,就是要光明正大把李晚比下去,才能显示出他的手段。

  李晚摆摆手道:“不必了,韩道友你这般修补,看似已经恢复如初,但其实,内里物xìng依然脆弱不堪,现在暂时还看不出来什么,但若加持禁制,布设法阵,便知我所言不虚了,这样下去,再给你一两年功夫,你也修不好,算不算上往rì时间都无所谓。”

  韩昱面露恼容,道:“李道友,你连筑基境界都没有达到,怎会知道我秘法神妙?还是不要口出狂言为好,免得贻笑大方。”

  他死死咬住李晚修为浅薄,连真器都炼不出来这一点,极尽诋毁之能事,偏偏李晚还没有办法反对。

  这的确是他如今的一个弱点。

  不过李晚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凭着《器宗大典》里面继承而得的丰富经验,已经看出,这个韩昱所修补的金钗,看似恢复了大半成sè,但其实,内里结构依旧非常脆弱,离真正修好,还差得远。

  单凭这一点,他就有不小的胜算。;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