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六十章 针锋相对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9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道友,你……”

  公输元闻言,震惊地站了起来。

  李晚此言,可是隐隐带有决裂的意思!

  李晚叹了一口气,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大家各有取舍,又何必强扯到一起,徒添不快?

  我知道,坊里待我不薄,我李晚也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如果说因为此事而影响坊里的声誉,是我不对,我会就此引咎请辞,决不牵连,但如果做成了,我也愿与坊里分享此次的好处,尽一名客卿应尽的道义。”

  他说罢,便看着公输元,眼里充满了真诚,但同时也有着无比的坚定。

  公输元怔了一下,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李晚,万千言语,只化作一声叹息。

  “李道友,千万不要自误啊。”

  李晚听到,不由笑了。他自感看人还算准确,这公输长老虽然是筑基前辈,但xìng情宽厚,没有果敢决断的魄力,又因自己是坊里炼器师,不好撕破面皮,竟然拿自己这个后辈没有办法。

  这也算是君子可欺之以方了,如果遇到个蛮不讲理的前辈,硬是要阻止,自己区区一介炼气修士,又有什么办法?

  不过李晚也不傻,若真看出他是这般的人,肯定故作不愿接手,背后再偷偷与林长老联络。

  不久之后,两人从厅里出来,找到正在外面闲看星空的林宏。

  林宏并不知道两人在里面商量什么,笑眯眯问道:“两位,商量得怎样?”

  李晚与公输元对望一眼,公输元眼中尽是无奈,撇过头去,李晚微微一笑,道:“在下愿意尽力一试。”

  林宏并没有意外,在这十几年来,他也早已遇到过不少满怀信心,想要借此机会一举成名,并且获得丰厚好处的人,但真正接手后,又有不少打起退堂鼓。

  他也不理会李晚感受,摆了摆手,道:“你愿尽力一试,这很好,不过林某可不愿轻易让人拿着小女的遗物尝试,若要真正接手,还得通过林某的考验才行。”

  说罢又继续道:“不过还请李小友不要介意,我这也只是为了稳妥而已,没有别的意思!如果李小友通过了林某的考验,林某便可以放心把那钗子交给你,而且,无论成与不成,林某都将有重谢,决不食言!”

  李晚点点头道:“林长老信不过空口白话,这也是人之常情,很合理。”

  这个所谓的考验,他也料到了,是以并不意外。

  就在这时,李晚看似无意,多嘴问了一句:“不知除了在下之外,林长老可还有请别人一同修复此宝?”

  林宏怔了一下:“实不相瞒,还有一位来自灵宝宗的名门弟子韩小友,你们不是认识吗?”

  李晚笑意盈盈:“是有一面之缘。”

  林宏面sè顿时有些异样。

  其实李晚突然提起此事,就是为了给韩昱找不痛快!

  林宏身为幽仙谷的管事长老,又怎会是任人摆布之辈,听到李晚与韩昱明明不熟,但韩昱却又在他面前推荐,已经隐约猜出怎么回事了。

  韩昱此举,若是为其他事情,林宏多半也是一笑置之,左右不过是年轻人的意气之争而已,但事关他十几年来夙愿所系,隐隐触碰到他的逆鳞。

  林宏没有表露出异常,但语气却冷淡了几分:“现在夜已深,李小友既然答应帮我修复法宝,不妨先在此小住如何?明天我再派人把考验之物送来。”

  李晚问道:“林长老口中的考验之物,是利用原样图谱打造出来的宝钗,然后刻意损毁?”

  林宏道:“不错。”

  李晚笑道:“如此甚好。公输长老,不知你意下如何?”

  公输元没有把不痛快表露出来,只是道:“李道友愿意接手此事,自是极好,不过坊里事务繁忙,接下来的采购也离不开我,还是不奉陪了。林长老,我就不留下了,还请见谅。”

  “慢走不送。”林长老见公输元没有一同接手的意思,不由有些遗憾,但这种事情,讲究你情我愿,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公输元走出几步,突然又转回头,看着林宏道:“林长老不必遗憾,虽然李道友修为尚浅,但是所承秘法极为高明,出身也远非在下可比,或许在器道一途,远比在下高明,我谨以自己和天工坊的声誉担保,他定会全力相助。”

  “是吗?”林宏听到,不由大感振奋,“那我还真要拭目以待。”

  李晚也把公输元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不禁若有所悟,面上也浮现出一丝会意的微笑。

  公输元临行之前的一番保证,效果立竿见影,林宏本来还因李晚年轻而有所怀疑,但听到后,却已是把他当作上宾一般看待了。

  天工坊在天南东部一带,毕竟有良好的信誉,作为坊里的炼器师,又是受到公输元这个长老极力赞誉的对象,李晚在林宏心目中,立刻就上升了几等地位,甚至于,即便李晚没能通过他的考验,也是正常之事,不会因为年轻没有名气,就被当成前来白撞,居心叵测的无赖汉。

  可以说,公输元区区几句话,就让李晚处在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更得到了难得的信任,对接下来大为有利。

  不过公输元这么做,也是赌上了天工坊的信誉和声望,如果李晚在此地表现太差,甚至莽撞地损毁了林宏的宝贝,那可真是大大不妙。

  公输元也是对李晚的技艺和人品有一定了解,再加上自己是个厚道人,才会有此举动。

  李晚心知此事,自然也不会辜负他的一番美意,第二天一大早,便主动相请,让林宏把考验之物拿来给他修复。

  这考验之物,果然与林宏女儿的遗物一模一样。

  “果然不出我所料,它们都是用同样的宝材,按照同一法宝图谱打造出来的,甚至于前期几件,还是同一人所打造,林长老为了这几件真得不能再真的‘赝品’,可真是舍得下血本啊。”

  李晚一见到这考验之物,不由得就暗自感慨。

  上品真器的价钱,虽说与珍品法器相差不远,但毕竟是真器,每件少说也在四、五万灵玉起,贵者能达至十万十几万。

  林宏为了稳妥起见,一打造就是数件,打造出来,又请人用雷法击毁,简直比烧钱还烧钱。

  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他的决心,以及帮他达成这一夙愿,所能获得的巨大好处。

  李晚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下定决心,留下来赌它一回。

  韩昱不知从哪里得知李晚留下,而且还接手金钗之事,一大早也赶过来。

  “哎呀,这位不是天工坊的李道友吗?”见到李晚,韩昱似乎满心欢喜,一点也看不出背后在林宏面前搬弄是非。

  趁着无人注意,他走近李晚,低声狞笑道:“小子,你竟敢留下来,这是自己找死!”

  “韩道友,何出此言?”李晚有些惊异地看着他。

  韩昱冷笑一声:“别装蒜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削尖脑袋钻进来,也是为了静姝。”

  他看着李晚,眼中透出了浓浓的敌意,看来已是认定,李晚是自己在情场上的大敌。

  “若非这里不方便,像你这般的炼气修士,我随手就杀掉了!”

  “韩道友,这般儿戏手段,是吓不住我的,有种的你就动手试试。”李晚见他言语不客气,不由嗤笑一声。

  韩昱怔了一下,他的本意是吓唬吓唬李晚,却没想到,李晚根本没理他。

  李晚看着怔怔的韩昱,暗暗摇了摇头。

  他现在是林宏的客人,并不怕韩昱恼羞成怒,对自己出手。

  “反正这次,若是能修好这支金钗,林长老必定对我刮目相看,公输长老也会更加重视我,若是修不好,还不赶紧溜之大吉?”

  “既然这样的话,也不怕得罪这韩昱了。”

  李晚眼中闪动着思索的光芒,他也有几分狡黠,知道对方的痛脚和短处是什么。

  韩昱被李晚呛了一下,反倒不知应该如何是好了,李晚不怕他,他又不能在这里动手,只好忍着怒气,恶狠狠道:“你给我等着瞧!”

  韩昱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便就离开了,他也不敢停留太久,生怕引起别人的怀疑。

  李晚摇摇头,暗暗叹了一声:“幼稚!”

  他没有被韩昱的出现打搅,很快便就投入到《器宗大典》的世界中。

  自从昨夜决定全力以赴后,他就特意查阅了神识玉简,希望从中发现有用的东西。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器宗大典》之中,还真有讲述如何改变物xìng,还原本真的无上法门,而施展出这一无上法门关键,也正是他如今所修炼的鸿蒙宝气。

  如今他已经将鸿蒙宝气修炼到第二重,比之以往,增进不少,心中也有几分把握。

  当然,如果不是一开始就它作为杀手锏,李晚也根本不会那么莽撞,随随便便答应下来。

  “修好这只金钗的关键,就在于改变物xìng,而鸿蒙宝气,正好便有这般的功用,只要我能好好将它威能发挥出来,根本不必拥有大师修为,也能做到!”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