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玉蝶金钗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79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幽仙谷人?”李晚问道,“长老何出此言?”

  公输元面上带着一丝异样,似乎也没有料到:“今天有幽仙谷使者传来拜帖,说是要邀约我等前往驻地一叙。”

  天工坊与幽仙谷,其实早有往来,但这次幽仙谷人邀约,却似乎不是叙议公事,故此只请了公输元与李晚两人。

  公输元长于世故,对这公私之分,心中自然有数,当下也猜到,对方似乎把自己当作了添头,只有李晚才是真正想要邀请的人,毕竟李晚再如何,也只是天工坊的新人,若要谈及公事往来,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那些库房管事,品鉴高手重要,而现在,对方没有邀请那些人,反而邀请李晚,摆明了就是冲着他来。

  “设宴之人,是一位叫做林宏的幽仙谷长老,我与他并不熟悉,但蒙盛情邀约,心下也有些疑惑,所以想问问看,是否是李道友你的旧识。”公输元试探道。

  李晚面上泛起一丝为难之sè,道:“我也不认识那林宏长老,不过,他的孙女静姝姑娘,我却认识,想必也正是为此而来。”

  公输元听到,吃了一惊:“李道友,莫非,你……你做了什么……”

  李晚比他还惊愕:“公输长老,你想说什么?”

  无奈之下,李晚只好把自己告诉施皓光和刑同方的事情,又再对他说了一遍,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公输元听罢,明显长松一口气:“还好,还好,我还以为你……哈哈,还以为你跟那静姝姑娘有什么私情,被人家长辈察觉,找上门算账来了。”

  李晚道:“公输长老,还请你慎言,这并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

  公输元见李晚神sè不虞,终于才止住笑意,尴尬地干咳几声:“不管怎么说,没事就好。看来这次邀约只是寻常交际,甚至有可能是那林长老对你起了兴趣,想要亲眼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俊才。”

  李晚没有回话,心中却也在猜测着,这次邀约的用意。

  当夜,李晚跟着公输元,一起前往幽仙谷门人的驻地。

  这是在与他们驻地对面,不足二十里远的一处灵峰,公输元与李晚径直登上此峰,通报之后,来到其中一座大院。

  此间主人早已在院中等候,见得两人来,笑意盈盈地出来迎客。

  “公输长老,许久未见,别来无恙啊。”

  公输元怔了一下,随即也满脸笑意,拱了拱手道:“林长老。”

  “这位就是静姝姑娘的爷爷,林宏林长老!”李晚抬头看去,只见到一名锦袍玉带,满身贵气的福态老者从庭院出来,这老者,气度雍容,步态沉稳,一看就是久居要职,手握大权的强势之人。

  他的身边,亦步亦趋地跟着几名奴仆和杂役,还有李晚几天前曾见的林静姝和韩昱。

  李晚回过神,主动行礼道:“晚辈李晚,见过林长老!”

  林宏笑意盈盈,点了点头:“李小友,我这次冒昧相请,除了跟公输长老商量一些公事,就是为了见一见你,果然是一表人才,气度非凡啊。”

  公输元面sè有些异样,他不会听不出来,林宏找自己商量公事是假,想见李晚才是真。他早也有作陪衬的准备,站在一旁安静听着,并没有表态。

  “两位请。”林宏伸手道。

  入得府中,宾主分坐,李晚这才发现,这里比想像中热闹得多,除了自己和公输元之外,还有另外一些不认识的宾客,似乎也是云荡山和天南各处势力的管事,长老之流。

  林宏醉翁之意不在酒,但场面之上,终究是公输元等人为前辈,也是对着他们频频敬酒,商量一些互通有无,交易合作之事。

  李晚被冷落在了一旁,不过没过一会儿,便听得上前倒酒的侍婢轻轻道了一声:“李公子,我家小姐有请,还请外出一叙。”

  李晚面带讶异,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便悄悄从自己案桌离开。

  庭院中,林静姝早已等着他,一见面便急急问道:“你怎么来了?”

  李晚道:“盛情相邀,固不敢辞。”

  林静姝道:“那就坏了,你知不知道,其实这次爷爷本来没有打算邀请你们,是那韩昱怂恿的,他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你的消息,硬是要爷爷请你过来,准没好事!”

  李晚听到,并没有感到意外,却反而若有所思,注视着眼前的少女。

  林静姝今天又换了一身艳丽的粉sè衣裳,亭亭玉立,散发着动人的娇俏。她似乎在为李晚担忧,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弯弯的柳眉都蹙了起来,小嘴微微地撅起。

  “施道友和刑道友说的似乎也有几分道理,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李晚鬼使神差,竟是突然想到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的劝谕。

  “你……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林静姝突然抖了一下,有些惊异地看向李晚,俏眼含霜,“莫不是你也跟那韩昱一样,对我起了什么坏心思,我jǐng告你,本姑娘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她挥了挥粉拳,一副小老虎惹不得的模样。

  李晚哑然失笑,连连告歉。

  两人没有在院中留多久,很快就装作没有异样,各自回去了。

  又过了一阵,宴会告入尾声,坐在主位的林宏,突然拿出一支jīng致的玉蝶金钗。

  这显然是一支女子使用的头饰,但李晚却从中看出一丝隐现的宝光,金钗、玉珠,乃至于钗头的蝴蝶装饰上,都有元气流转,兆示着内里禁制非凡,与天地结合为一体。

  这不仅是一支头饰,还是一件法宝,而且是品级不低的法宝。

  《器宗大典》中,不但有法宝的炼器之法,还有品鉴、祭炼、保养、修复等等诸多秘法,李晚参悟多篇,增长见识,自然不会看不出来。

  “此物原是一件真器,但自从小蝶意外身故后,一直损毁未得修复,林某虽然多次邀请名师,但却都束手无策。”林宏声音中带着一丝伤感,对在场来宾说道。

  在场之人,果然像是与他相熟,除了李晚与公输元二人,都言道:“林长老节哀,睹物思人,最是无涯。”

  林宏自嘲一笑,道:“林某又岂是一味沉溺于伤痛的弱者,再者,上天待林某不薄,虽然失了小蝶,却还赐我姝儿,如今已经不敢奢求什么,不过林某一直以来也有个夙愿,那就是倾尽所能,把这件小蝶留下的唯一遗物修复……”

  林宏手中的这支玉蝶金钗,似乎颇有来历,当着众人的面念叨了一番,众人也不以为怪,反倒宽言相慰,言语之中,颇有遗憾痛惜。

  李晚悄悄问公输元:“怎么回事?”

  公输元蚁语道:“我想起来了,这位林宏长老,以前可是个有名人物,不过不是他自己有名,是他膝下幼女小蝶,为天南十大美女之一,名动一方!据传,还与中州大派玄天门的一位真传弟子有过热恋,但后来不知为何,突然故去,只留下一女,而那玄天门真传弟子也复归宗门,从此没有再踏回天南一步……”

  “还有这等事?”李晚惊奇道,“莫非静姝姑娘她……”

  “如果我猜得不错,你提到过的那位静姝姑娘,就是小蝶的遗女!她的父亲,是那名已经远走高飞的真传弟子!其实,林长老并不是她的爷爷,应该说是外公才对。”公输趁着酒意,透露了一丝秘闻给李晚。

  这倒不是他之前有意隐瞒,而是此事甚为久远,他与林宏也只因公见过一二次面,能够理出个头绪,已属不易。

  林宏当着众人的面提了一番之后,果然,一群人都开始向他介绍自己认识的炼器师,就连公输元,也应景安慰了一番。

  他是天工坊长老,在这种话题上,本就理应表态,与此同时,这也是一个机会,如果天工坊的炼器师能够帮林宏实现这个夙愿,将来两家合作,必将愉快。

  宴后,宾客散去,公输元和李晚想要借机离开,但林宏却出人意料地请他们留了下来,至后堂说话。

  “林长老,不知留下我等,可还有什么要事?”公输元有些奇怪地问道。

  林宏呵呵一笑,抚着须道:“听闻李小友是天工坊特意邀约的器道高手,这次既然都来了,何不帮我看看这支玉蝶金钗?”

  公输元怔了一下,道:“等等,林长老,你是从何处得知李小友的。”

  林宏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是从一位小友处得知的,怎么,李小友不是天工坊的炼器师吗?年纪轻轻,便能成为贵坊的炼器师,想来必是高手无疑。”

  听到他这么讲,公输元也无话可说,但看向李晚的眼神,却隐然含着几分担忧和提醒。

  他已经从李晚口中得知韩昱的存在,此时一听,哪里还不明白,这件事情,恐怕就是那韩昱捣的鬼!

  李晚也不迟钝,前后掂量,一下就明白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这是要捧杀我啊,好你个韩昱,还真yīn险!”李晚心中暗恼道。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