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彩衣惊艳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6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灵宝宗为器修门派,宗门内大多都是炼器师,韩昱也不例外。

  他筑基之后,便被允下山行走,云游历练。

  半年之前,韩昱游历幽仙谷,见到林静姝,惊为天人,从此对她痴心苦缠,赖在谷里不肯离开。

  幽仙谷的长老掌使们,因见他是名门弟子,对此事大多也抱着乐见其成的态度,就连林静姝的爷爷林长老,也曾多次应韩昱之请,命林静姝多多与他相处。

  不料,林静姝生xìng活泼,长辈的催促与撮合,倒是起了反效,令她对这名门大派来的韩公子越发的不待见,这次来到云荡山,为了避开同行的韩昱sāo扰,更加是不惜连夜出走,家人门客来找也不肯回去。

  林静姝向李晚抱怨道:“你不知道,那韩公子,简直就是只苍蝇,整天嗡嗡嗡,在你面前转个不停!他整天就只会吹嘘什么名门大派,英杰才俊,听得人家耳朵都要起茧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烦的人,真是气死人了!”

  李晚闻言,微微一笑。

  在他看来,这位出身名门的韩昱韩公子,多半是个喜好浮夸,自视甚高的纨绔习xìng,平素见了美丽女子,又好油嘴滑舌,一心只想勾搭上手。

  这样的人,在想要攀上高枝的女人眼中,自然是个不错的如意郎君,不过在这位静姝姑娘眼中,就是个令人嫌恶的花花公子。

  能逼得她在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前抱怨,这得是厌烦到了何等的地步?

  不过李晚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她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李晚不应和,不反对,默默听完了事,也没有往心里去。

  一夜时间,不知不觉过去。

  最终林静姝还是霸占了李晚的房间,逼他陪着一起盘坐整夜。

  天光大亮,林静姝从入定中醒来,面sè微红,开口道:“李晚,你真是个好人,多谢你了。”

  李晚睁开眼睛,默然一阵,道:“不必。”

  林静姝道:“我现在该走了。”

  她昨天和李晚说定,天亮就告辞,此时倒也守信。

  不一会儿,林静姝开门出去,依旧从院墙一个纵跃,翻身便跳了出去。

  李晚站在门口,目送着她离开。

  施皓光和刑同方并不知道,李晚在一个晚上经历了什么,早早便去叫他共赴墟会。

  此时,云荡山还没有正式开山迎客,但各方的大主顾都已经赶到,各个商号,卖场,也业已准备就绪。

  “好东西就是要讲究先到先得!趁这功夫游遍墟会,哪怕没有遇见自己属意之物,过些rì子正式开张,也好心中有数。”施皓光如是跟李晚讲解他的打算。

  李晚在两人极力劝谕之下跟着出来,闻言说道:“施道友此言大善,其实我也正有此意,只是怕那些掌柜和货栈主人惜宝,一开始不肯把好东西摆出来卖。”

  施皓光道:“这个你倒不必cāo心,好东西不摆出来卖,难道还等着烂在手里不成?”

  刑同方这时也道:“只要我们用心点,总会有所收获的。”

  三人正说话间,已经来到布置得七七八八的墟会会场。

  云荡山举办的这个万宝墟会,乃是在云荡山山脉深处,一座人为开辟出来的广场平地中举行,三十六洞人马各俱出席,把历年来收罗的奇珍异宝,天材地宝摆出来贩卖,与此同时,也有各方修士慕名而来,借用这里的场地和人气,大行商贾之事。

  每逢此刻,周边都是极尽繁华。

  这个场景与凡俗世间的赶墟集市相近,故而也取名为墟会。

  李晚现在手头还有三万多灵玉,欠着坊里的三十万,根本没有偿还,不过他倒也乐得看开,一心只想把手中灵玉花光了事。

  一路走过,看中自己合意的宝材,便出价买下。

  “这里还真是个好地方,玄铁、晶砂、赤金、云母……诸般宝材,应有尽有!”

  不一会儿,李晚便感觉大有所获,自感要炼制一套上好珍品法器的材料都足够。

  施皓光笑着说道:“那是当然,云荡山的修士,大多都靠此道生存,自然要满足主顾所需。”

  刑同方道:“这里的宝材比其他地方还便宜了几分,看样子,也是因为物多价贱所致。”

  三人一下就看出来了,这里是商贾主顾云集之地,往来买卖的数量也非常大,其实像公输元等人才是这场墟会真正的主角,他们买卖宝材,也多是躲在幕后与云荡山协商,像李晚等人自己出来游荡,反倒成了散客所为。

  正走着,三人突然发现,前面正在搭建着一个高台,一大群杂役弟子堵在那里,梯杆绳索,彩带红绸,忙得热朝天。

  “那里是在干什么?”李晚好奇问道。

  施皓光见多识广,看了一会儿,道:“那是在搭建斗宝台!”

  “斗宝台?干什么用的?”李晚不由好奇道。

  “是举办斗宝大会用的。”施皓光笑道,“万宝墟会,既然号称万宝,当然有各种来自八方的奇珍异宝争妍斗奇,为了招揽人气,打响名声,每一场墟会,云荡山之人都要选出三十六家商号和货栈,评选珍宝。

  其实评选也就是争斗!哪一家的珍宝能在这场大会胜出,便能成为此届墟会的宝王,身价大增,二甲三甲乃至到十甲之流,也能分沾荣光,比寻常之宝更显矜贵。”

  李晚不由笑道:“这岂不是学了世俗商贾手段,博人眼珠,广而告之?”

  施皓光道:“不错,这世间本没有珍宝,追捧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珍宝,这是弄个噱头增光添彩,哈哈哈哈。”他说到这里,已是忍不住自己大笑起来。

  “我昨天便听人说,几百年前的某次斗宝大会,便曾有人把据称是极乐宫宫主用过的角先生拿出来,还一举夺了魁首,卖得三十万灵玉!”

  极乐宫,乃是一个非常神秘的隐世宗门,据传其道统与远古逍遥岛有关,继承的是一些yīn阳和合,男女双修的旁门左道。

  极乐宫门人,因其所修功法特殊,素来yín荡贪欢,放浪不羁,为正派宗门所不齿。

  但当世不同以往,没有古时所谓卫道士对他们打打杀杀,反倒有不少江湖散修或者年轻的宗门弟子对其极为向往,希望能偶遇其门人,甚至从中求得一二道侣,尽享闺闱秘趣。

  一言以蔽之,这是一个专门出产勾人犹物的宗门,光是听到这个名字,就足以引发男人无限遐思,更不要说,其宫主历来也是美艳无双的绝世美人,她曾用过的私密之物,引起轰动和追捧,完全不足为奇。

  “真真人心不古,世风rì下,连这样都行!”李晚也跟着施皓光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义正词严唾弃一番,心下却也有些荡漾。

  三人心照不宣地议论一番,施皓光又道:“不过,除了噱头之外,这斗宝大会,也常有真正的重宝出现,到时候我们关注一下。”

  李晚摇头道:“关注也没用,我现在手头灵玉不多,只能干瞪眼。”

  施皓光眼神飘忽,带着几分遐想道:“话不能这么说,据传这等繁华之地,可能会有极乐宫女子出入,到时候自荐枕席,曲意逢迎,再奉上财资若干,自然就什么都有了。”

  刑同方笑骂道:“施道友,你这人老不正经,你这是白rì做梦呢!”

  施皓光被笑,也不生气,因为他知道,这的确是白rì做梦。

  哪怕这极乐宫人真如传说yín荡贪欢,放浪不羁,又怎么会看得上自己这般的人,不但以身相许,还送钱送物,刻意讨好?

  不过……

  施皓光和刑同方猛然扭头转向李晚,把他上下打量一番,直看得李晚毛骨悚然:“两位道友,你们何故如此看我?”

  “没什么?”施皓光和刑同方连连摇头,神sè却也有些古怪起来,用非常小的声音蚁语言道,“以前没有注意,不曾想李道友长得还挺俊秀的。”

  “是啊,虽不如宋潘才貌,但毕竟也算是年轻俊秀一小哥,又是位炼器师,前途远大,这要是艳福一来,撞了大运,啧啧……”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简直莫名其妙!”李晚不知他们发了什么疯,摇头苦笑,但在这时,眼光的余光却瞥见一个彩衣飘飘的身影。

  这处地方,除了杂役就是他们,没有几个游人在,很快,彩衣身影来到近处,脆生生叫了一声:“晚哥哥,你也在这里。”

  “静姝姑娘?”李晚怔了一下,眼中掠过一抹难掩的惊艳。

  此时的林静姝,换了一身鲜艳的彩衣,更显生动活泼。

  她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垂散,两鬓各结一缕发束,彩绸缀珠,俏丽中显出温婉,细长清朗的柳眉,亮如星辰的明眸,娇俏可爱的瑶鼻,俱皆清丽明亮,一副玉腮微粉,俏脸含羞的模样走了过来。

  如果其他女子如此穿戴,容易显得庸俗,但她年纪不大,容貌又秀丽,却反而相得益彰,一副明明内心羞怯,但却又鼓起勇气走过来的模样,更是犹如怀chūn的少女见了爱郎,情难自禁。

  “不对,她不是这般禀xìng!”李晚的惊艳只是一瞬,很快醒悟过来,向她身后看去。

  果然不出所料,一个锦衣玉冠的白衣公子正站在那里,面sèyīn沉,黑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