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林静姝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8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晚突然能说话了,震惊道:“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毒药!”少女吐了吐粉舌,一副恶狠狠的样子道。

  李晚闻言吃了一惊,正要再说什么,腹中又是一阵火热难耐传来,顿时五内俱焚,痛楚不已。

  “你……你竟然如此歹毒!”

  “哼,谁叫你弄坏我法宝了,活该。”少女扮着鬼脸,笑嘻嘻地说道。

  她行事百无禁忌,一看就是骄纵惯了的千金大小姐,李晚这时也暗暗后悔,自己一时没有来得及处置妥当,就招来祸端,早知道从一开始就不要跟她搭话,直接找来公输长老,解决此间之事了。

  但过了一阵,李晚又感觉腹中火热渐消,非常奇异地,竟化作一股温和的暖流,缓缓在四肢百骸间流转起来。

  李晚连忙运功查探,但却意外发现,自己的真元竟然又再增长了一丝,有种充斥灵田的感觉。

  “不对,这不是毒药,这是补药!”

  李晚突然醒悟过来。

  少女盘坐在一旁,吃吃笑道:“吓坏了吧,这确实不是毒药,这是火云洞出产的烈阳丹,大补元气,不过你再敢把我的法宝弄坏,就不是吃烈阳丹那么便宜了,本小姐定不会叫你好过!”

  她示威似的挥了挥粉拳,一副作势yù打的模样。

  李晚无力道:“别!姑娘,我怕了你了!我这院子让给你,你高兴待多久就待多久。”

  他看出来了,这少女心思倒还不坏,但却任xìng妄为,自己一个小小炼气修士,惹恼了他,怕是真的大大不妙。

  “这还差不多。”少女听到李晚的话,果然满意地点了点头,“算你识相。”

  “姑娘,还未请教你芳名,为什么要躲在这里,莫非那群人是什么歹徒,要对你不轨?”李晚忍着心气,开始不动声sè打探起了她的来历身份。

  少女大方道:“我叫林静姝,你就叫我静姝好了。”

  她乍看起来骄蛮无礼,但其实,哄得开心了,也很好说话。

  “静姝?”李晚听明白了少女的名字,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就这样的姑娘,竟然叫做静姝?她家的长辈,还真敢取名字!

  李晚有些哭笑不得,连哄带骗道:“姑娘真是好名字啊,静女其姝,嗯,好名字。”

  林静姝笑道:“大家都说我的名字好听,不用你多讲。”

  李晚嗯了一声道:“静姝姑娘,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些人究竟是谁,如果在下帮得上忙的话,一定尽力而为。”

  玩闹归玩闹,他也不敢冒着得罪筑基修士的危险,收留来历不明的人,眼下旁敲侧击才是正理。

  林静姝带着几分毫不掩饰的鄙夷,看了李晚一眼,道:“你连我都打不过,还能帮什么忙?”随即又摆了摆手,很仗义地道:“不过多谢你了,那些人是我家的门客,四处找我而已,我就是不想回去,你让我在这里多待一阵,别让他们发现行踪就行。”

  “他们不是想要对你不利的歹人?”李晚闻言,也不由得暗松一口气,彻底放下心来。

  其实他从少女的神sè也看出来了,这静姝姑娘虽然紧张,但却没有一丝害怕,想来那些正在找她的人,并不是生死仇敌。

  言及于此,林静姝似乎也有了几分jǐng觉,没有再谈下去,这让李晚想要打探她身份来历的小小心思落空了,只好委婉地提道:“静姝姑娘,你可不可以先把这法宝收了,绑得这么紧,怪不舒服。”

  林静姝眨着眼睛想了一阵,似乎也感觉,李晚只是炼气修士,在自己面前根本翻不起大浪:“好,不过你哪里也不准去,我才没有那么傻,给你通风报信去叫人了。”

  李晚无奈苦笑:“我一定不动!”

  林静姝这才满意,给他松了绳索,然后收回囊中。

  “多谢姑娘。”

  李晚心中暗道侥幸,好不容易松了束缚,总算又有了几分安全感,不过见少女在房间中东看看,西瞧瞧,又感到头疼起来。

  好端端的一夜,竟然搞成这般模样,明天起来,真不知道该怎么跟长老和其他天工坊的同僚交待。

  林静姝在房间里面走了一阵,似乎察觉到这里的摆设和普通杂役房间不同,带着几分兴趣问道:“你好像是云荡山的客人?你是做什么的?”

  李晚道:“在下李晚,还没来得及跟姑娘说,我是从天工坊而来。”

  林静姝像是听到什么新奇趣事一般,惊讶地叫了一声:“天工坊?”

  李晚问道:“你也知道天工坊?”

  林静姝道:“当然知道,这天南地界以东,七国三原,谁不知道天工坊的大名,我们幽仙谷,有些法宝也是托你们坊里炼制的,听说还正跟你们的大小姐谈着缔结盟约,要像玉蟾宫一样,长期合作。”

  李晚听到这话,倒是反而先吃了一惊。

  他没有想到,这小姑娘来自幽仙谷。

  “幽仙谷,我在天工坊的时候,似乎听人说过,这是一处中小福地,山野世家和散修聚居之所,虽然比不上赤阳门、正气门、玉蟾宫这些名门大派,但在整个天南,也称得上是有名有号,正经的一方势力。”

  再一个没有想到,就是天工坊居然也跟他们有联络,还正谈着缔结盟约,要像玉蟾宫一般,准备长期合作。

  “如果这事能成的话,天工坊恐怕又将迎来新的机遇,将来还要招募更多的炼器高手,拥有更大的发展前景。”李晚暗想着,继续套话,“原来姑娘是幽仙谷的人,失敬失敬……不知这次前来云荡山墟会,可是为谷里采办所需?”

  林静姝虽然天真烂漫,但对这话题,却没有几分兴趣,摆了摆手道:“就是每年都出来买东西,我跟爷爷一起来的。你真的是天工坊的炼器师吗,会不会炼制法宝?”

  看着这人小鬼大,古灵jīng怪的林静姝,一脸好奇地盯着自己猛瞅,李晚禁不住笑了:“当然会。”

  林静姝高兴地道:“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这里有一件坏掉的法宝,可不可以帮我修好?”

  李晚问道:“什么法宝,拿来我看看。”

  林静姝遗憾道:“它还留在爷爷那里,等我回去了,再找你来。”

  李晚一听,对这事也就放淡了心思。

  这静姝姑娘的爷爷,能够代表一方势力出来采买,怕也不是寻常之辈,自己哄哄小姑娘可以,对这种大佬,还是敬而远之为好,要是被他误以为心怀不轨图谋什么,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那就等你拿到再说,不过你现在又不肯回去,还是算了吧。”李晚摆摆手,随口说道。

  林静姝对这事上心一阵,也就忘了,又缠着李晚问东问西。

  李晚见她模样,怕是都已经忘记如何入得来,再问一下,果然,前几天她就已经多次来此避人耳目,当作自家房里一般了,这天见到有人入住,反倒感觉吃惊。

  再问她为何要偷偷出走,得到的回答,却是叫李晚大感意外。

  “幽仙谷里,有人对你居心不良,所以你就要出走?”

  李晚不禁无言以对:“你这小姑娘家的,才多少岁,就知道这些,还有那什么人,莫非有喜好幼女的怪癖不成?”

  不过再看林静姝,虽然看着年岁尚幼,但其实,也已经是花样年华了,此时若谈婚论嫁,倒也符合礼法,李晚不了解其中内情,也不好置评。

  “你也是炼器师?”突然,林静姝想起一件事情,开心道,“有了,改天我带你去见我爷爷。”

  “静姝姑娘,你莫不是要扮作属意于我,免去那人的sāo扰吧?这种事情,我干不来。”李晚已知她不拘凡世俗礼,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道。

  他生怕这姑娘想出什么招惹麻烦的馊主意来。

  林静姝白了他一眼:“你想得倒美!我只是要你去狠狠教训那小子一顿,让他知道天高地厚!等你落了他的脸面,自然也不好意思整天吹牛,说自己是什么名门弟子,家学渊源了,看他还有没有脸赖着不走。”

  “原来如此……等等,那到底是什么人?”李晚听着不妙,皱眉问道。

  “好像叫做韩昱,听谷中人说,是从一个叫做灵什么宗的门派来,对了,灵宝宗!”

  “灵宝宗?”李晚听到这个名字,微微怔了一下,想起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说过,“灵宝宗,好像就是那个号称器道正宗的圣地!乃是中州之地,万古传承,名门中的名门,大派中的大派!它与丹道的丹仙门,同为天下十大宗门圣地之所,在人族修真界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天南只是天下一隅,灵宝宗的山门,也不在这里,但即便隔着万水千山,李晚还是听说了它的名头,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门派。

  不过不知为何,想起这个灵宝宗自称什么器道正宗,十大圣地的时候,他的心底,隐隐生起了几分极其不痛快的感觉,好似有种厌恶忌恨的本能。

  李晚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生出这种感觉,但听林静姝继续解释,终于才明白,原来那韩昱也并非中州本宗所出,而是天南别院的分舵弟子。;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