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有女墙来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4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云荡山与邬山相似,都是散修聚居结盟之所。

  云荡山三十六洞洞主,便是此间的主人。

  但与坐拥洞天的名门大派不同,这种散修聚居之所,往往只得一二灵峰,或者浅薄灵田福泽之地,为了养活门人修士和积攒财富,聚居此间的散修也打起了旗号,大行商贾之事。

  散修没有名门世家福泽,没有姻亲盟友羁绊,即便如同天工坊中诸长老一般,已见中小世家雏形,也依然还只是微小的规模,在此一道,倒是拥有灵活便利的优势。

  诸大派世家,自己不便出面,倒也乐得见到这些散修往来买卖,互通有无,甚至与其中佼佼者缔结盟约,转销自家洞天所产,攫取天下财资。

  与此同时,也是让他们充当耳目,手足,拥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云荡山中的这个墟会,能在诸巨头夹缝之中生存,自然也是拥有名门背景,一直以来如期举办,累积不少信誉,邬山一带和天南以东诸大山,大川散修、中小门派弟子,都喜欢到这处墟会来买卖宝物,换取所需,打探消息。

  李晚、施皓光和刑同方三人,此刻正在天工坊的飞梭楼船之上。

  这是一件庞大的宝器,上面亭台楼阁,玉宇庭院一应俱全,进入其中,却又宛如平地,但在空中飞行极快,rì夜不停,便已飞过万水千山,来到数万里之外一处群山连绵的福地。

  见此李晚不禁感叹:“想想当初,我们从赤阳山门到邬山盟,连着rì夜赶路,水陆并进,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才用两条脚走到,这般出行,不知方便多少。”

  刑同方笑道:“我们rì行数百里,在凡人看来,也是极快,寻常人等,哪里能够翻山越岭?不过在大能修士看来,我们炼气修士的云游,也不过是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哪有扶摇九万里来的逍遥自在?”

  李晚赞同道:“要开眼看天下,还得拥有高深修为才行,不知何时,我们才能达到那一步。”

  刑同方道:“这个就远了,天下之大,不知其亿万里之遥,我们现在所在,是为天南,但在其他地方,还有东海,北荒,西域,中州……每个地方都是极其的宽广,没有元婴高人的修为,又怎么可能尽情遨游?”

  他说话之间,神sè有些落寞,却是深知,自己天分不高,际遇也有限,这辈子怕是修炼到炼气后期,也就到顶了,连筑基也勉强。

  这样的境界,不要说远游亿万里,便是万里河山,世俗大国,也有些力不从心。

  “达到什么样的层次,就有什么样的格局,我们终究只是千里之人。”说到这里,刑同方却又突然看着李晚,笃定说道,“不过李道友与我们不同,李道友前途远大,将来必定能够遨游天下,是为天下人。”

  李晚知道他是奉承自己,哈哈一笑,道:“刑道友说笑了。”

  刑同方却道:“我是认真的,李道友你现在平凡,只不过是龙潜于渊而已,将来必定有飞腾的时候。”

  三人说话间,飞梭上的工坊杂役前来通知,已经抵达云荡山,不久之后就要下船。

  三人于是止住了闲谈,前去找公输元。

  这时公输元也正指挥众人下船,然后祭起法诀,一只楼船渐渐变小,化作掌中一团清光,收将起来。

  一行人便在他的带领之下,往山门广场走去。

  山门广场处,早已有一群云荡山的弟子在等着他们,一名道骨仙风的修士站出来,哈哈大笑:“公输道友,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否?”

  “洪道友,好久不见。”公输元笑眯眯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两人闲谈一阵,洪姓修士便道:“我奉盟主之命前来迎接你们,还请带领贵属随我来。”

  天工坊乃是云荡山的大主顾,历年来采购宝材,都要在这里花销不少灵玉,自是与其他散客拥有不同的待遇。

  公输元却笑道:“不急,我先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坊中新来的炼器师,李晚李道友,李道友,这位是云荡山黄风洞的洪山明洪道友。”

  李晚上前道:“见过洪道友。”

  洪山明见李晚是炼气修士,站在一旁,还以为是公输元带来的随从晚辈,但听得是坊里炼器师,不由得又转变态度,拱手道:“原来是李道友,失敬,失敬。”

  公输元又介绍了几位坊中炼器师同僚,还有库房诸管事,这些都是负责宝材品鉴,估价和收罗消息的人士,也是接下来洪山明要招待的大主顾,洪山明同样不敢怠慢,一一见过。

  李晚看着这境况,不免感到有趣。

  若是在古时,修士一心向道,以实力为尊,只怕不会有这般筑基修士向炼气修士客气有礼的境况,但当今之世,这些规矩早已改变,未得长生逍遥,余子终是碌碌凡人而已。

  既为凡人,又哪来有许多高低贵贱?

  众人好一番客套见礼,终于才移步上山,安置下来。

  李晚身为炼器师,分得一座独院,施皓光和刑同方则在他院落侧近,与其他杂役学徒同居,不过两人对此也早有准备,泰然受之。

  安置过后,趁着天还没有黑,两人约见李晚,问他接下来的打算。

  李晚道:“都来到这墟会,自然是要好好见识一番。”

  施皓光道:“李道友所言有理,不过这个墟会为期一月,期间会有各方散修和大小联盟的人马前来,甚至那些出门历练的门派修士弟子,也会在此补给,我们最好还是跟随大队,切忌轻举妄动。毕竟,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

  他比李晚谨慎得多。

  李晚想了想,也觉得有理,不由点了点头:“当以正事为念,切忌游玩。”

  时间很快到了夜晚,洪山明奉命给公输元带队的天工坊众人接风洗尘,李晚作为炼器师,也有资格入席,于是便一同前往。

  期间宴饮,实在乏善可陈,不过一边是东主有意接待,一边是宾客求购宝材,双方倒也其乐融融,气氛非常融洽。

  李晚听他们天南地北地谈了一通修真界中的秘闻趣闻,又与同僚和云荡山弟子客套一番,终于得复清静,带着一身酒气返回居所。

  夜深人静,李晚盘坐在自己床头,扣握玉佩,读取神识玉简之中的典籍。

  里面的知识浩如烟海,极尽丰富,更有诸般法宝和宝材的品鉴、加工之法,他现在便正恶补这些,为接下来的墟会之行增添几分底气。

  之所以如此,却是因为他听说,历年来的万宝墟会,都存在一些居心不良的散修,他们带着各自宝物来贩卖,其中不乏鱼目混珠,以次充好,一不小心就会着道。

  再有一些,就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明明是珍贵的好东西,却当成普通之物卖出,若有出众眼力和过人见识,也可以趁此机会捡得一二便宜。

  也是直到这时,李晚才发现,炼器一道,并非只有禁制、法阵那么简单,对各种天材地宝的鉴定,识别,加工料理,也是一门大学问,只有全部jīng通这些,才能准确把握物xìng,发挥出各种天材地宝的功用。

  以前他只把目光集中在炼器本身,却是显得狭隘了,怪不得炼不出绝品。

  扑簌簌!

  就在这时,李晚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什么东西?”李晚怔了一下。

  声音是从院子里传来的,他安置的这处地方,是一座独院,除了他之外,就是洒扫庭院,料理琐事的杂役和使女,但最近山中事务繁忙,这些人一天到晚忙碌,还要调到其他院落执事,此时早已各自当差或者睡下。

  李晚jǐng觉地披衣起身,收起玉简,提着“不染尘”走了出去。

  月光清冷,照在庭院中,朦胧不清,但李晚为炼气修士,目力超常,很快便看清上下诸物。

  他环顾四周,想要找出刚才声音的来源,但看了一阵,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正在疑惑间,突然,又有一阵仿佛夜鸟惊起的扑腾声传来。

  李晚抬头向院墙处看去,结果惊讶发现,一个白衣飘飘,背负长剑的身影翻过墙头,跳了进来。

  借着月光,李晚认出那是一名少女,她不似深闺千金那般娇滴滴的无力,却反而身姿矫健,行止之间,显露出有功夫在身。

  李晚没有吭声,突然目放jīng光,向少女脑门顶上三寸的地方看去。

  只见一团浓厚的白sèjīng气氤氲流转,凝而不散,宛如宝珠放出华光。

  “竟然如此炽烈……她是位筑基修士!”

  李晚步入炼气后期,神识大壮,如常人有口耳鼻舌诸识,已然可以感应到同道中人的jīng气神意,一下就看出这位少女并非凡俗中人。

  但少女的修为明显比他要深厚得多,只看了一眼,就遭到反噬,目视之下,竟似隐隐有一股刺痛传来,分明是筑基修士才有的表现。

  李晚连忙收摄心神,垂下了头。

  少女被李晚看了一眼,似有所察,看了过来,顿时花容失sè:“这……这里怎么会有人?”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