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万宝墟会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0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晚冥思苦想良久,最后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仍然继续炼制法宝,但并不再是“七巧飞刀”,而是依照其他法宝图谱所制的普通飞刀法器。

  他这时候已经试出来,以自己眼下的本领,根本不可能把这套法宝炼出,还是舍难取易,更为明智。

  不过这也并不是放弃,此时放弃,等于几个月来所有辛劳努力付诸东流,总要打出几样东西来,不为提升修为,也为还债。

  趁着作场工匠打造新的飞刀粗胚,李晚找到公输元,向他请教,看看有没有办法解决。

  “你竟然打造成套法宝?”公输元听到李晚近来所做之事,却是吃了一惊,“这可是最难的,纵然是大师手艺,也不容易炼出。”

  李晚继承《器宗大典》,对这难易之说,倒没有多大感触,只是感觉,这套法宝炼制的难度,确实比普通法宝大了许多。

  “难易姑且放在一边,我只想知道,为何总是不得其法?”这是他的一大疑惑。

  “大概是因为,你还没有融会贯通,无法学为所用,体悟物xìng吧?”公输不愧是老行家,只想了一下,便指出李晚如今的缺陷。

  “你身出名门,想必各般炼器技艺,传承秘法学过不少?但就算学得再多,也是前辈先人的东西,不是你自己的东西,有一句话叫做,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自己不亲自尝试一番,别人告诉你再多,又怎么会有感悟?”

  “躬行?”李晚心中一惊。

  公输元的意思,就是要他亲历亲为,许多事情,亲身尝试一番,而不是全部依赖所学。

  自得到《器宗大典》以来,他炼制诸器,还真的都是依靠前人智慧,少有自己的东西。

  也就是说,他还没有把《器宗大典》里面所学融会贯通。

  “神识玉简虽然神奇,但毕竟也不可能完全替代自己亲身经历,我还没有学到家。”李晚暗暗点头。

  公输元不知李晚经自己一席话,已经看到真正的不足,继续指点道:“还有一事,你似乎用心不专。”

  “用心不专?”李晚心中一怔,不知公输元这话是什么意思。

  公输元毕竟是老前辈,指点起来也毫不客气:“你最近似乎一心提升修为,尝试筑基?这个倒不是说不好,但人的时间jīng力,毕竟有限,你身为炼器师,若要在此道有所成就,还是得放宽心思,有所取舍才行。如果三心二意,该修炼不修炼,该炼器不炼器,最终只可能是首尾两端,两途都不讨好。”

  李晚听到他的话,顿时心下稍安。

  其实他一直以来,修习器道知识,都很用心,而且自从修炼鸿蒙宝气,器法同修,以器入道,也解决了器道、道途难以兼顾的问题。

  两途都不讨好,他倒没有这方面的担忧。

  他现在所做一切,之所以看起来不分轻重,是因为修为提升实在太快,让人误以为把时间jīng力都花在这方面了,但实际上,李晚根本没有怎么用心修炼,甚至可以说,他炼器就是修炼,修炼就是炼器,根本不分彼此。

  不过这事没法跟公输元解释,鸿蒙宝气的存在,更是秘密中的秘密,也只好讪讪点头,表示受教。

  公输元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觉得李晚是个能够成就炼器大师的好苗子,倒是真心希望,他不要误入歧途。

  公输元语重心长地劝解道:“我知道,你们年轻人,还有许多修士,都觉得金丹大道才是正途,才能长生逍遥,而其他道途,虽说可以一时风光,最终却是黄土一坯。

  不过,古往今来,能够最终有所成就,长生逍遥的,能有几个?修真之士如过江之鲫,最终成道者,终究凤毛麟角,此乃天下第一大笑话也!我们修士,时常都说世人庸碌,放不下功名富贵,但却不知,自己更加贪恋长生逍遥。

  修士为了道途前程,可以随便杀人夺宝,彼此攻伐,可以抛家弃子,孤寡一人,这岂不跟凡人为了功名利禄而勾心斗角一样?

  如果看开一点,懂得有所取舍,便当能明白,这世间道路,并不只有长生逍遥一条,还有许多jīng彩之处,只待你去探取,也有许多追求和理想,足够让你付出一生心血。

  当然我在这里说的,也不是叫你去学迂腐,而是要懂得取舍选择,不要盲从。”

  公输元这一番话,其实也已经不再新鲜。

  自远古以来,无数修士前仆后继,修真求道,但经历无数惨痛教训之后,逐渐反思,一些修士的追求已经改变,对长生逍遥,也已经没有远古修士那么看重。

  对此,一些恪守古礼,道心坚定的修士,称是人心不古,世风rì下,但李晚却觉得,这才是活在当世。

  公输元所说,其实也是他所想,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天赋虽然不差,但也没有到绝世天才的地步,更没有那些名门大派弟子的机缘和气运,而获得《器宗大典》之后,早已将此道视为自己唯一能够走得通的康庄大道,当然不会再三心二意。

  金丹大道,他其实已经不是太在乎,一心筑基,也不过是为自保和炼制更好的法宝而已。

  李晚委婉道:“前辈所言极是。”

  公输元听罢,神sè稍霁,看着李晚的眼神,也忍不住透出几分欣赏。

  他摆了摆手,道:“你若是清楚这些,便不用再急于一时了,yù速则不达。”

  李晚苦笑一声:“没错,yù速则不达。”

  公输元这时又突然道:“不过,若你真有心,我在这里,倒也有个法子。”

  李晚怔了怔,问道:“什么法子,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公输元笑道:“很简单,跟我去一趟万宝墟会,采购宝材!保不准路上偶见事物,便又有了全新的感悟,能够助你顿悟,就算不行,也算是开拓了见识。”

  公输元所说,是外出云游,增长见识阅历的法门。

  外出云游,与闭关苦修截然相反,讲究的是灵光涌现,幡然顿悟,正适合修为达到了某一瓶颈,不得突破的情况。

  云游途中有可能结交好友,得到天材地宝,但同时也有遭遇敌人追杀,出生入死的危险,各般境况,不一而足,但无论哪种境况,总会对人有所启发,也能让一位修士真正成长起来。

  李晚现在虽然没有达到筑基境界,但只要跟随公输元等人,倒也足以保证安全,或许在墟会上有所顿悟,就突破了。

  公输元继续说道:“这个墟会,是在云荡山中的三十六洞洞主共同举办,每年一开,为期一月,我们坊里有不少的炼器材料,就是从这墟会采购得来。我之所以让你同去,是想让你有机会见识炼器宝材的来源,熟知它们采集和加工的过程,更进一步掌握物xìng。与此同时,也是了解坊里的人事。”

  其实后者才是公输元真正的目的,新来的炼器师,不知天工坊情况,见到没有宝材,难免会有所抱怨,但熟知采购囤积宝材过程后,也会理解坊里的难处。

  还有坊里跟炼器师的抽成,分红,也是要看宝材成本的,让炼器师了解这些,足以表示公平公正。

  “为期一月吗?倒也可以。”李晚想了一下,也有些心动。

  “你可以先做准备,现在是月中,月尾我们才动身,乘坐飞梭宝器,三rì便可以抵达。”公输元说道。

  他口中的飞梭宝器,是修真界中一种飞行法宝,可以搭载多人,作长途旅行,非常的方便。

  李晚口中答应,又再向公输元请教一番,便告辞了。

  回到府上,李晚把这事告诉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两人听到,也很赞同。

  “在这里快一年,虽然衣食无忧,却也有些厌烦了,出去活动活动也不错,我们也一起去吧。”

  “我正有此意。”李晚说道。

  施皓光想到作场里,又有些担忧:“不过,我们都一起走了,作场里谁看着?”

  李晚道:“不用担心,作场本来就是归坊里管的,上次事情过后,护卫巡逻也更加严密了,决不会再出问题,你们与其留在那里,倒不如跟我一起同行,还可以有个照应。”

  施皓光和刑同方想了一下,倒也觉得有理,于是道:“那我们也准备准备。”

  这时刑同方突然想到一事,道:“这个墟会,我以前似乎听说过,天工坊有不少宝材就是从那里采购的。李道友,你手头还有没有灵玉?你也可以趁机买一些自己想要的宝材。”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李晚之前没有往这里想,但听到刑同方提醒,不由得也醒悟过来。

  虽然他还欠着坊里灵玉,但暂时不还,手头总也可以留下几万,如果遇到什么合用的材料,自己可以出手拿下。

  这趟行程,并不全都是作壁上观,完全可以当作自己的事情。

  “这样看来,这个万宝墟会还真是值得一去了。”李晚欣慰笑道,心中也开始隐隐有些期待。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