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特权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0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让护卫头目把人带走之后,李晚坐了下来,独自沉思,一直到施皓光和刑同方回来,才回过神。

  “李道友,我们听说你遇刺了,没有事吧?”两人一回来,就追问程臧的事情。

  “没事。”李晚摇了摇头。

  两人奇道:“那你一个人坐在这里想什么,那么出神?”

  李晚道:“我是在想,如今的我,到底还有什么缺陷,如何才能顺利筑基?”

  他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却原来是在与程臧交手中,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发觉以炼气修士的修为,一些神通手段或者法宝,根本无法应对。

  “这一次,若不是我修炼的秘法特殊,恐怕也要遭殃,还是低估了他们的疯狂。”李晚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忌惮,“还好,那程臧毕竟只是炼器学徒,并不是专职的杀手,如果是杀手,还真不知道会变得如何。”

  “你多虑了,应该不至于闹到那等程度。”施皓光和刑同方听到,俱皆无言,转而又再追问起当时的详细情形,“对了,我们听说,这次程臧为了对付你,连真器都动用?”

  李晚道:“的确如此,不过我并没有碰那真器葫芦,已经让人上交给坊里了。”

  两人略显遗憾,道:“为什么要上交,那毕竟也是一件真器。”

  李晚毫不在意道:“别人的法宝,得来大多需要重新祭炼,熟悉品xìng,有这功夫还不如自己炼制一件合用的。而且我如今修为浅尚,可不想因为这身外之物,反而闹得元气大伤。”

  听到他这么说,两人想了想,倒也觉得有理,于是不再追问了。

  几天之后。

  似乎心知自己理亏,又有程臧等人落在大小姐手中,荣长老没敢再有异动,老老实实告病休养。

  李晚心知,现在不是找荣长老麻烦的时候,也没有借机发难,一时之间,整个天工坊都安宁无事。

  这时李晚已经把坊里安排的工件赶制完成,他算了一笔账,自己在这大半年中,经手百余法器工件,共计得到报酬万余,与此同时,另有半年俸禄补贴六千余,加起来接近两万。

  但他还欠着坊里三十万灵玉,算来算去,竟是没有宽裕余钱。

  “好像是吃亏了,虽说坊里没有拖欠过你的报酬,但这半年的时间,你少说也可以炼制两三件珍品法器,得到十万抽成也不足为奇,现在就才只有两万多。”

  “话也不能这么说,李道友虽然技艺高超,但也不可能一直炼制珍品,如果一直炼制珍品,材料和jīng力都跟不上,这半年时间,正好给坊里调剂,四处收罗积攒宝材,等李道友养jīng蓄锐,rì后才能更好炼器。”

  施皓光和刑同方就此事议论了一番,最后也不得不承认,这大半年,有得有失,实在难说是赚了还是亏了。

  以李晚的能耐,炼制凡品、上品法器,都可以说是浪费,但世间本也没有尽善尽美之事,这样反而很正常。

  不过,李晚也开始感觉,是时候主动争取一些东西了。

  坊里接连发生事情,把自己卷了进去,于情于理,都该给自己一些补偿才是。

  更多炼制珍品法器的机会,就是一个很好的补偿办法。

  在成为筑基修士之前,他所能够赖以赚钱的,也就是炼制珍品法器了。

  珍品法器的售价,甚至可以接近上品真器!这并不是说它的威能比上品真器还要强大,更不是神通法阵比上品真器还要复杂,而是因为,它可以供给炼气境界的弟子使用,驾驭起来,远比真器好用得多。

  现在的修真界,哪一方大佬巨擘,没有几个子侄后辈,没有门人弟子?赚这些人的钱,也是一门大生意!

  “还是找个机会,见一见大小姐好了。”

  李晚这般想着,很快便也付诸行动,托公输元提了一下。

  让李晚有些意外的是,大小姐很快就答应了,约他第二天午时一叙,共同用膳。

  等到约见的那一天中午,李晚如约而至,发现大小姐早已经布置好一切,就在府中等着。

  这一回见大小姐,大小姐竟然没有再垂帘远避,而是露出真容,坐在主位上。

  李晚看了几眼,只感觉大小姐姿容出众,清丽脱俗,蛾眉云鬓,螓首玉庞,尽皆皙白而细嫩,身穿一袭金丝云纹绵罗裙,衣带飘飞,宛如云端仙子,但又隐隐透露出几分冰冷和淡漠,拥有冷艳出尘的气质。

  这般姿容气度,叫人看了不是敬畏有加,就是忍不住生起一股征服之心,想要看看把她面上冰壳融化,会是怎样一副情形。

  李晚入坊以来,多是听人谈论大小姐如何如何,又隔帘商谈一次,还是头回见到她的真容,不免感觉有些惊艳。

  不曾想到,这位大小姐,竟然是个冷面美人。

  回过神,李晚语气有些异样道:“见过大小姐,在下来迟,让大小姐久等了。”

  大小姐面冷心不冷,温言道:“李道友无需客气,你来得正好,随意就是。”说罢轻启朱唇,命侍女上前引他坐下,又给他斟酒夹菜,盛情款待。

  李晚约见大小姐,不是来吃喝闲谈的,没多久就转到正题:“最近坊里的工件,似乎已经开始清点入库?我听人说,再过一个月,便将有玉蟾宫的特使前来,带走它们。”

  大小姐道:“确有此事,这次坊里能够走出困境,还是多亏了李道友和各位坊中同仁鼎力相助。”

  李晚听到,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他现在对天工坊没有多少忠诚可言,但食人俸禄忠人之事,看到天工坊境况好转,他也欣慰。

  他略为沉吟,趁机说道:“既然如此,在下有话也不怕直说了,坊里的事情已经了结,大小姐看是不是允我休息一段时间,养jīng蓄锐?”

  大小姐有些惊讶:“李道友想要休息?”

  以李晚的技艺,炼制凡品,甚至上品法器,都不会消耗太多心神jīng力,每rì稍事静养,便已足够,但现在听他口风,却是好像要大休一场,不想再干的模样。

  “大小姐有所不知,在下修为已臻炼气后期……”李晚委婉地提了一下自己的近况。

  修为已臻炼气后期,跟养jīng蓄锐没有多大关系,除非他想要闭关潜修,不问世事。

  但以炼气后期的修为,炼器水平必定有所提升,再来炼制普通法器,的确是显得过于大材小用了。

  炼器师的技艺水准,和修为虽然不是同一回事,但也有莫大的干系,比方说,拥有九道真元,一口气铭刻六重禁制,而拥有三道真元,往往铭刻二重便已无力为继,这样锻炼出来的熟练经验,耗费的时间jīng力,都截然不同。

  若是寻常炼器师倒也罢了,后期的修为,正好是熟手匠师,他们大量炼制凡品,偶尔炼制几件上品,也都感到满足,但李晚显然不同,李晚只有中期修为时,便已能够炼制珍品法器,这时候修为提升,炼制珍品更加容易。

  而且,普通法器,李晚也真的有些厌烦,不想再炼制了,尤其是这种名门大派所订制,千篇一律的法剑、法衣等物,更加是无趣之极,如果不是为了帮助天工坊渡过难关,他才不想浪费时间jīng力。

  “李道友确是大才,一直派你分管炼制普通法器,也属无奈之举,从今以后,就取消普通工件,改为负责珍品法器吧。天工坊中工件繁多,还望李道友能够勉为其难,再助我工坊一臂之力。”大小姐听明白了李晚的意思,当即给李晚取消普通工件,但没有允他封闭作场进行大休。

  李晚来此,当然也不是为大休,他现在还欠着坊里二十来万灵玉,不趁机多多炼制一些珍品法器,怎么偿还得清?

  “多谢大小姐,在下一定尽心尽力,为坊里炼制更多的珍品名器。”李晚很是欣慰,连着说了一番天工坊的好话。

  从大小姐处出来,李晚意得志满,返回自家府邸。

  “李道友,怎么样,事情可办成了?”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都关心地问道。

  “办成了,大小姐很好说话,没有为难我。”李晚笑道。

  “这真是太好了,看来大小姐对你很看重,若非如此,不会随便答应。”两人听到,都感到振奋。

  天工坊毕竟是拥有上百名炼器师的大坊,个个都自觉大才,眼高手低,那还得了?所以,普通炼器师必定要服从坊里安排,真正杰出之人,才会受到重视,拥有zìyóu挑选的特权。

  李晚是来到这里不满一年的新人,得到这特权,更显珍贵。

  “不过,炼制珍品,必要有天材地宝,现在坊里还剩多少可供挑选?”李晚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有些懊恼,“忘记问大小姐一声了。”

  “这个无妨,找公输长老或者莫长老他们打听一下就可以了,他们身为长老,也有调度统辖的职权。”施皓光和刑同方说道。

  李晚道:“也只好如此了,希望争抢好东西的同僚不要太多。”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