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真器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7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来到这里,图谋不轨的,正是程臧与张、黄巡卫三人。

  见到三人惊奇,李晚不由会心一笑。

  几rì之前,他还没有达到炼气后期,短短几rì后,却已达到,实力暴涨一倍,也难怪他们会震惊。

  这三人,程臧只有炼气中期修为,张黄两人是炼气后期修为,单论实力,倒也不差,不过他们要的是悄无声息干掉李晚,然后一走了之,现在看来,已经很难做到。

  “程兄,怎么办?”张姓巡卫见势不妙,似有退意,拿眼看着程臧。

  “还能怎么办,你忘了,想投铜山道场,要靠谁人?”程臧一咬牙,发狠说道,“不管那么多了,他只有一个人,我们三个,还奈何不了他?快快动手!”

  他拔出长剑,身影飞快,向着李晚疾shè而去,就在接近李晚的时候,突然一剑刺出,疾如闪电,直取李晚胸膛。

  只一剑,就显露出无限杀机!

  张、黄两人无奈,只得跟上。他们都是炼气后期的修为,很快就尾随而至,与程臧形成合击之势。

  李晚冷笑连连,也不管程臧刺向自己的长剑,突然一挥手中宝剑,就向他手腕斩去。

  他手中的宝剑,乃是原来“秋水剑”,现在的“不染尘”。这是一把天外星辰铁打造而成的珍品法器,锋利坚韧,品质无双,只见得程臧一缩手,剑身格在不染尘上,当的一声,同时弹了开去。

  李晚趁着这一击蹬腿往后,同时剑势抡圆,逼得张黄两人都不得不低头避开。

  但在这时,一道剑光突然从锋刃激发而出!

  铮!

  仿佛有利刃破空的声音传出,无形气刃转眼划开两人衣甲,一道长长的剑痕出现在他们胸膛。

  两人大惊,连忙运起真元全力抵挡,再加上身上所穿衣裳也是法衣,方才惊险挡住,但也被逼得连连退后了几步,满脸都是忌惮。

  “他手上的是珍品法器!”程臧看到自己手中长剑崩开了一个缺口,不由又气又急。

  “我有宝剑在手,宝甲护身,你们怎能杀得了我?”李晚趁势打击三人,“就算你们拥有同样品级的法器,要破我防御,也没有那么容易,说到真器,你们在天工坊已久,倒是有可能弄到,但你们没有筑基,可能驾驭得了?”

  他现在有些体会到了,当初凌师兄对自己和施皓光等人的强势,这般刀枪不入,又不惧粗浅神通,在炼气境界,基本等于无敌。

  其实李晚现在已经可以大声呼救,引来外面巡卫救兵,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这是一个难得的历练机会,正好趁机磨炼自己的jīng神。

  他倒还真想看看,在这种极端不利的状况下,这三人还有什么办法制得了自己。

  出乎李晚意料,程臧见到袭击失手后,竟然从如意囊中取出了一口葫芦。

  “这是你逼我的……真器,就让你瞧瞧真器的厉害,化魂葫芦!”

  程臧面带狞sè,突然一口鲜血喷出,面sè如敷粉,一下就变得苍白,而他口中吐出的鲜血,却化作满天血雾,一下变作数十道纹,在空中显现出来。

  这些道纹如同拥有生命的律动,在空中抖如筛糠,又似神魔乱舞,迷乱人眼,显得非常的诡异。

  血雾之中,想起了蚊虫飞舞一般,嗡嗡的声音,葫芦也随着一股无形的力量托起,悬浮于空,开口对准李晚。

  “不好,血祭之法,还真使出了这等驾驭真器的手段!”李晚心中一懔。

  一般炼气修士,修为不足,无法驾驭真器品级的法宝,但也有特例,那就是早已到手,经过长期温养和摸索的真器,可以找到控制的法门,不足的修为,也可以依靠一些暂时提升功力的秘法弥补。

  虽然这些秘法大都缺憾极大,而且能够发挥的真器威能也有限,但也不失为一个极好的杀手锏。

  李晚也总算领教,在炼气境界有可能遭遇的危险。

  不过他没有傻乎乎地站在那里挨打,早在程臧祭出葫芦,血祭驾驭之时,就飞速向墙头跃去。

  大事不妙,走为上计。

  以他此时的修为,短短几丈,根本就是一跃的距离,不论程臧祭出的真器如何厉害,无法如臂使指,就是不行。

  但让李晚始料未及的是,一团红云飞快从葫芦口喷出,竟是如同蝗群过境,铺天盖地般地向自己罩了过来,转瞬之间,整个人就被笼罩在内。

  李晚立时感觉到,一股浓烈的腥臭传入口鼻,红云之中,黑影闪动,仿佛一只只要吸人血肉的毒虫,想从口鼻钻入。

  “这是蚀魂毒烟!”

  李晚正好读到《器宗大典》中幡帜篇,关于祭炼,收魂一道,知道这是以秘术豢养虚灵血蛊等物,噬人神魂。

  此法与寻常刀剑不同,寻常刀剑有形有质,砍来可以抵挡,可以避开,但它们无形无相,不得其法,根本连抵挡之力也没有。

  李晚现在便无法抵挡,处境顿时岌岌可危。

  但就在这生死存亡的一刻,他的心神反而一片空灵,无限的灵光从神魂深处涌了出来,激发出不甘不屈的战意。

  “生死一瞬,方可知己,这才是修炼心xìng!”

  李晚心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狂啸,生起无限的战意。

  虽然他之前多次服食清凝露,如梦似幻,但毕竟并不完整真实,而此刻受到生死威胁逼迫,所有潜能潜发,竟是一道紫气无师自通地祭了出来。

  “鸿蒙宝气,造化天演!”

  鸿蒙宝气,本身就是一门炼器之法!

  一口宝气喷出,销金熔铁,比什么火焰都要厉害,与此同时,难以处置的草木之属,布帛丝缎,铜铁铝玉,骨甲鳞壳……通通也都可以随心意融炼。

  李晚把这法宝中祭出的蚀魂毒烟,也当作了一种宝材来祭炼,立时展现出离奇的威力。

  只见那红云撞上了紫气,一下就如同yīn霾遇到烈rì,飞速消散,转瞬之间消融得一干二净。

  李晚运转宝气护持全身,周身上下,再无一丝缝隙。

  李晚可以明显察觉到,自己的鸿蒙宝气,似乎壮大了几分,正是随着修为得以突破,晋升第二重境界的征兆。

  鸿蒙宝气达到第二重境界之后,似乎还多了一股灵动的意境,可以随着心意布满周身上下,彻彻底底克制对方法宝的威能。

  “化魂葫芦,给我化了他!”程臧像是见了鬼一般,不信邪地再祭法宝,但却只见到,红云源源不断被紫气吞噬,犹如飞蛾扑火。

  “不……这不可能,给我化!”程臧狂催法宝。

  短短几息之后,没能催动得了更多红云吞掉李晚,却反而是自己哇的一声,狂吐鲜血。

  咚的一声轻响,葫芦也仿佛失去所有支撑力量一般,从空中掉了下来。

  程臧面如死灰。

  “不好,他也有真器护体,我们快跑。”见程臧强行催动真器,没能干掉李晚,反倒差点把自己干掉,张、黄两人顿时感觉不妙,转身就逃。

  他们误把李晚的鸿蒙宝气当作了护体的真器所发,不过这个误解却是歪打正着,就算留下来,也已属多余,还不如脚底抹油开溜为妙。

  “你们……你们给我回来,给我上啊!”程臧悲愤yù绝。

  这两人是他许以重利,硬拉过来做帮手的,本是想着人多势众好办事,不曾想,在这紧要关头,竟是如此没用。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给我把他们拿下!”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洪亮的大喝,一名仗剑披甲的护卫头目,带着几名天工坊护卫赶到,正好把张、黄二人堵住。

  他们根本不是对手,连反抗的念头都没有,干脆扔下兵刃束手就擒了。

  “李大师,你没有事吧?”护卫头目抓住两人后,关切地走了过来,同时命令手下围起程臧,防止他暴起伤人。

  这护卫头目,正是负责李晚作场那一带巡逻的工坊护卫,最近应李晚之邀,多时守候在府外,暗中提防程臧等人。

  程臧并不知道,就算李晚没有突破到炼气后期,他们此行,也注定了失败,以李晚的身手,完全足以抵挡一阵,等到别人前来救援。

  而假若有筑基修士出现在附近,也有公输元等人照看,不会让他随意进出。

  “华管事,多谢了,我没有事,快把这些人抓起来,送交坊里。”李晚摆了摆手。

  他之所以设局等着程臧来,一来是为自己解决麻烦,二来也是送一份大礼给大小姐,让她可以借机发难,好好打击一番荣长老的气焰。

  “哈哈哈哈……李晚,你想抓我去邀功,做梦去吧,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听到李晚的话,程臧突然仰头大笑起来。

  笑着笑着,却是开始不停地咳出血水。

  强行催动真器,伤了他的元气,如今正遭到反噬,怕是不用五花大绑,都逃脱不了了。

  李晚见他这样,根本连理都懒得搭理。

  程臧在李晚眼中,只不过是个任人摆布的小卒子而已,李晚真正的敌人,是他的师尊荣长老。

  ===============

  新的一周又要到来了,兄弟着请火力支援,各种给力啊。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