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返本还元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02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你可是想问,为何为师之前一再叮嘱你要注意分寸,现在却又要你杀了他?”荣长老问道。

  程臧道:“弟子愚昧,确实不解。”

  荣长老冷哼一声道:“很简单,先前你是坊中之人,更是我的弟子,你若动手,岂不是我等授意?现在我已经把你逐出师门,你跟我和各位长老也没有关系了,你跟李晚的事情,只是个人恩怨,与坊中争端无关!”

  “原来如此!”程臧震惊道。

  “那李晚,只不过是一名炼气修士而已,虽然坊里有传言,说他是大派里出来的名门弟子,但那又如何?没有实力便敢掺和我们天工坊的事,就是自己找死,就算他家长辈是天王老子也没用!”

  荣长老冷冷笑着,俊朗的面上,早已布满yīn郁冷酷之sè。

  程臧听着他所说,终于也明白了。

  的确,当初众长老并没有把李晚看得太重,但随着他显露实力,却也渐渐看重起来,尤其是这一次,更是叫人刮目相看。

  如今众长老已经相信,让他在坊里站稳脚跟,必定对自己不利。

  然而,李晚身为坊里的炼器师,享有种种特权,以长老们的立场,反倒不好对他本人直接出手,否则就是破坏数百年以来的传统和安稳,也破坏了盟里跟坊里赖以生存的根基。

  邬山盟和天工坊的财源,都来自于炼器,而炼器之人,又是炼器师,如果他们因为李晚修为低便对他随意打杀,以后还有什么炼器师敢来这里淘金赚钱,怎反招揽人才?

  荣长老纵然是再与李晚不对付,最初的时候,也只能以局中手段对付,不过,经历程臧这件事,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怨愤和不满,同时也看到了机会。

  这个机会,就是避开坊内公事争端,以私人恩怨做文章。

  “最要紧的,还是得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交代。你现在被他害得逐出工坊,因怨生恨,寻仇行凶,岂不正好?杀了他后,你就逃往铜山道场,为师会另派人在路上接应你,到时候你依命行事……”荣长老不管程臧答应不答应,神情yīn鸷,沉声叮嘱道。

  呼呼呼!

  院中,李晚正在挥舞拳脚,勤奋练功。

  “轰!”

  巨大的石块,被李晚重重一拳轰在上面,立时变作四分五裂,而趁着这一击,李晚几个后跃,飞快翻身腾跃,退了回来。

  他此时已经拥有九道真元,力贯千钧,体力,力量,速度,都远比过去强大许多,血气也旺盛,jīng力充沛。

  “厉害!李道友,你现在实力已经远超我们,这几个月来服食的灵丹妙药,果然功效非凡!”看到李晚这般的身手,一旁观看的施皓光和刑同方皆是叫好。

  “实力是增强许多。”李晚调息收功,长长地吐了一口浊气,“但离炼气后期,始终还差一步。”

  “返本还元,乃是将九道先天真元合而为一,成就圆满,届时体内真元将会发生质的变化,当然不易做到。”施皓光显然对这个境界很了解,毕竟他们多年修炼,目标就是为了达到这一步,然后才好筑基。

  “没错,返本还元,是质的变化,现在我体内的灵田,已经充斥真元,很难再有所增长了,按照典籍记载,这就是人力极限。”李晚点了点头

  “你前阵子买的归真丹,现在应该可以服用了?”两人问道。

  李晚道:“是可以了,我渐渐感觉时机成熟,再过几天就是月圆之夜,那才是最好的时机。”

  现在李晚体内的真元接近极限,已经不再需要增多,所以一味勇猛jīng进已经无用,要做的反而是寻觅时机,抓住蜕变的机遇。

  “对了,程臧和荣长老他们那边有消息吗?”李晚练完功后,擦了擦手,走到院中石桌,与施皓光和刑同方一起饮酒。

  “我们刚刚得到消息,正想告诉你呢,现在那程臧,果然还留在坊里。”施皓光笑着说道。

  “果然不愧是老油条,明摆着不把坊里的处置当回事。”李晚冷哼一声道。

  话虽如此,他也知道,这种根深蒂固的势力,不是自己一时可以动摇的。

  荣长老要护着程臧,他暂时也没有办法。

  “两位道友,你们要帮我盯紧着他们,我怀疑他们会狗急跳墙,对我不利!”李晚笃定地说道。

  他出身正气门,对玄门中人一些行事手段也略有了解。

  修真界不比世俗,世俗虽然本质上也是弱肉强食,但有强大的王朝官府统治,还是有法度可以遵循,但修真界可没有法度,有的只是江湖道义和理法规矩。

  防人之心不可无。

  “终究还是我的修为没有达到筑基,若我筑基,肯定不用管这么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李晚想到这里,再一次叹道。

  “那是,筑基之后,才能飞天遁地,移山撼岳,算作是真正的修士,李道友你现在虽然能够开碑裂石,生撕虎豹,但跟筑基修士相比,还是弱小得像个婴儿。”施皓光和刑同方同样深有感触。

  如果说,炼气境界乃是开灵田,炼就九口先天真元,藏于气海,筑基境界就是积灵壤。

  元气循环往复,去芜存真,遂可晦极而复明,无垢无伤,始成道基。

  “真正的修士”一说,也正来源于此。

  李晚道:“还好,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稳中求进,在这同时小心提防明枪暗箭,只要小心点,还是安全的,不说那么多了,我们喝酒。”

  三人又在院里共饮起来。

  又过了几天,月圆之夜到。

  李晚一直深居简出,静心潜修,等的就是这一天。

  子夜,他独自一人安静默坐,等到月圆最圆,天地之间,月光jīng华和天地元气最为盛重的一刻,开始取丹服食。

  立时便可以感觉到,一股不同于以往的清凉之感,沿着服下的归真丹往小腹而去。

  这股清凉,似乎蕴含着内敛聚集的意境,把自己全身的真元凝固,吸收。

  李晚仿佛有一种错觉,自己灵田中的真元正在变得越来越凝滞,越来越沉重。

  不过他很快又发现,这并不是错觉,而是真的。

  原本修炼至九道,各自分化,轻灵zìyóu的真元,又重新凝固成一团了,不过此时的先天真元,已然不复过去轻灵,而是变得拥有了几分质感。

  似凝胶,又似黏液。

  灵田之中,腾出大半空间,一股淡淡的紫气充盈其中,太虚jīng气流转,宛如小小天地。

  李晚灵台一片清明,神sè也流露出几分欣慰。

  “看来是成了,这三万灵玉,果然没有白费。”

  他在修炼一途没有吝啬,投入的是寻常散修几年十几年也赚不到的钱,自然,进境也如同常人多年苦修。

  他手头还有几瓶清凝露,此刻见时机成熟,不作犹豫,五千灵玉入肚,又一次陷入空灵,梦幻,半梦半醒之中。

  也不知道多久过去,李晚醒来,只感觉浑身上下清爽无比,体力充满,jīng神饱满。

  他的眼中闪现一抹神光,突然身体跳起,迅雷不及掩耳,一拳击出。

  “轰!”

  空中传来一阵闷声般的巨响,竟然可以见到,如水波般的清纹荡漾,波澜阵阵。

  李晚拳脚如雷,再次击出,每一击都有如烈风迅雷,声威赫赫。

  竟然被他单凭**之力就带出了罡风,一举一动,风雷相随!

  “果然达到了,炼气后期,返本还元!”李晚尽情体会这股难得的爽快与惬意,哈哈大笑,只感觉自己体内真元重新变作了一道,但却已然是一大团的整体,九道真元不分彼此,运作起来,也是随心如意,一拳一脚的威势都增加足足五成有余。

  现在他感觉自己的实力飞速暴涨,少说也比过去强悍一倍以上!

  第二天,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一眼就发现李晚的变化,察觉他jīng气神内敛,气息沉厚,不再像过去一般jīng悍外露了。

  两人不觉一怔,但反应过来,却又连忙恭喜:“李道友,你终于达到了炼气后期!”

  “返本归元,道途可期,这是一大进步,可喜可贺啊。”

  “多谢二位道友,我最近几rì要好好休养,坊里就不去上工了,你们帮我多多担待。”李晚提出了要闭关休养一下。

  两人现在等于他的门客帮佣,自然要帮他分忧,于是都保证会好好照看作场。

  不久之后,两人离开,到作场上工去了。这时候作场的任务已经告入尾声,玉蟾宫的法宝也将要交货,李晚这位炼器师倒是闲了下来,独自一人留下。

  “嗖嗖嗖!”

  突然,三个人影从院外翻墙而入,闯了进来。

  他们似乎等候这个李晚独处的机会已久,一摸到府中,立刻直奔后院而去,找到了正在那里练武的李晚。

  “哈哈哈哈,李晚,你也有落单的时候,准备受死吧!”

  见到怀着敌意的歹徒闯入,李晚却似乎没有丝毫慌张,转过身冷冷地看着他们。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终于忍不住,自己送上门来。”

  “李晚,你竟然已经修炼到炼气后期!”这三个闯进来的人影,为首之人正是程臧,察觉到李晚此刻的异状,不由惊呼起来。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