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发难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4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当当当当……

  作场中,锤打之声依旧,杂役学徒各自忙碌,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

  虽然近期的工件出了意外,但李晚还是要他们打造其他,一切如常。

  rì上三竿,李晚赶来上工,先是督察了一番打造剑柄,鞘壳等物的进展,又看卯册账簿,了解场内物资消耗情况。

  来到天工坊半年有余,他已经慢慢融入其中,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抛开其他不论,这里确是个合适他修炼的好地方,能够利用《器宗大典》里面继承的秘传炼器赚钱,增长修为,身为炼器师,地位又高,除了完成一些职责所在的工件,基本上没有管束。

  若此时进了正气门,只怕也是一名外院弟子,头顶上还有长老,执事,师兄师姐,诸多管束,整天又想着进入内院,要拉帮结派,争夺前程,力争稀少的鱼跃龙门的机会,也不会像现在一般自在。

  李晚对眼下的生活还算满意,依例检查了一番之后,便掏出一壶上好的灵酒,走进内间,悠悠地独饮起来。

  就在这时,施皓光从外面走了进来,喊道:“李道友。”

  “施道友,怎么样了?”李晚眼中带着一丝询问。

  “找到了。”施皓光略带兴奋,走上来压低声音道,“果然如李道友所说,城中货栈,曾有人买过寒潭晶、黄矶、无明水三物,我花了足足三百灵玉,买通店中小二,把那人的身份来历套了出来,然后又再追查下去,发现是一个叫做程臧的人经办的。你可知道,这个程臧是谁人?他就是荣长老的三弟子。”

  “荣长老!”李晚冷笑一声,“果然不出我所料。”

  “现在我手头已经有确凿证据,但没有打草惊蛇!刑道友这几天也借故休息,紧盯着那人,探清了他出入的几个地方。”施皓光又道。

  “很好,现在就等着他们自己送上门,先继续盯着,不要惊动,我去找一找公输长老。”李晚叮嘱了一声。

  凝铁液之事,已然有了眉目,不过李晚并不打算立刻发难,因为太早发难,有可能打草惊蛇,反而不美。

  “那好,你去找公输长老吧,我等下也出去,接替刑道友。”施皓光说道。

  现在李晚身边就他和刑同方两个熟人,也只有依靠他们,同样的,施皓光和刑同方是因为李晚才进得来坊里,也只有帮他。

  时间一下就到了第二天,李晚若无其事,继续上工,就在这时,一名年轻的天工坊管事带着一大群杂役,来到李晚的作场。

  “程巡检!”见到这年轻管事,众人不由感到惊讶。

  “请问李晚李大师何在?在下程臧,忝为库房十二管事之一,今月奉命当值,还请李大师出面一叙。”程臧面上带着一切尽在掌握的轻松笑容,朗声说道。

  他深知李晚的身份,再如何新来年轻,也是炼器师,所以表面上客气有礼,让人挑不出毛病。

  “我就是。”李晚排开众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在里间,已经听到有人传报,说库房巡检管事来了。

  李晚打量了他一番,又看了看他身后一群跟班,漠然道:“你有什么事情?”

  程臧道:“依坊中条例,前来巡检近期工件,例行公事而已,还望李大师见谅。”

  他说罢,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也不管李晚反应,从怀中掏出账簿,翻阅起来。

  “十rì前,李大师场上曾提取三十七斤三两jīng铁锭?不知现在可有打成法剑,成品如何,损耗如何?”

  众人听到,不由把眼望向李晚,不知道他将作如何应答。

  李晚面sè不动:“坊里还有这规矩?我记得好像前几个月都没有人来管过。”

  “李大师有所不知,此事职权,全在巡检,别的巡检未必会依例前来,就是前来,也未必抽到李大师场中,而在下也不过是恰巧来到此处罢了。”程臧不yīn不阳地笑道。

  “配合?好,程道友在此稍候,我去把制好的工件取来。”李晚道了一声。

  程臧看了李晚一眼:“好,请。”

  说罢气定神闲地坐了下来。

  他这几rì都派人盯着作场,甚至李晚出入往来,也没见李晚有丝毫异动,并不怕他突然变出炼好的法宝来。

  而且就算变出来也不要紧,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而已。

  寻衅滋事,哪里还要什么讲究的?抓住了机会就上。

  “李大师,这下可不妙了,巡检确实有出入作场,跟进宝材出入账事宜的职责,这次怕是要糟。”见李晚从院外折返回来,有熟知规制的坊中老人忍不住走近,暗中提醒道。

  炼器师的作场损耗宝材,本是常见之事,不过在场尽都是坊里的老人,自然知道,jīng铁锭不会无缘无故被人药炼,若有人借机发难对付李晚,也不是损耗一点宝材那么简单。

  虽然李晚几rì前打了一把剑形粗胚,但众人还是忍不住替他感到担忧。

  那次打出来的粗胚,可没有办法交差。

  李晚不以为然道:“左右不过是千把灵玉的宝材,有什么可糟的?”

  “千把灵玉对大师来说是毛毛雨,再说,坊里也有定损规制,材料有失,走水这些,都是护卫的过错,不会追究到炼器师头上来,但是,也架不住有心人给大师小鞋穿啊。”有人隐晦暗示道。

  李晚对作场中人还算和善,这些人也不愿意见到他倒霉。

  李晚暗暗好笑,这些人倒是心向自己,或者说,是向着大小姐一方,但未免把自己小看了。

  还有大小姐,居然想出个弄来工件,充作自己炼制法宝的主意,当真以为自己初来乍到,便真的无计可施不成?

  李晚让旁人止步,自己走进里间。

  作场的里间,通往一个只有炼器师才能进入的密室,用作存放重要宝材和成品法宝,李晚打好的重剑,就放在那里。

  ***

  程臧在外面等着,见到众人围而不散,一副神sè忧虑的模样,不由暗自冷笑。

  “拿,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个什么东西来!”

  深信李晚不可能破解那凝铁液功效,他也不担心,至于用炼器之外的手段破解,坊中其他长老,也不是尸位素餐的,肯定有所提防。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sāo动,似乎有人喊了一声:“公输长老来了。”

  “公输长老?”程臧猛地站了起来,满面凝重。

  不久之后他果然见到,一个三十岁上下,气度雍容的男子,带着一众天工坊护卫走了进来,跟随在他身侧的,是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

  “程臧见过公输长老。”程臧不敢怠慢,连忙走上前,执礼相见。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公输元见了他们,神sè一变,似是有质疑之sè。

  程臧此时已经定下神来,他也知道,大小姐有意拉拢新来的炼器师,必定已经私下里联络过,此时出了事端,也不会放任他被对付不管。

  不过,自己又岂是孤身无援?

  程臧面露讥意,把自己前来的理由说了出来:“回公输长老的话,在下在此巡检作场,正好问到李大师关于上旬所领jīng铁之事。”

  公输元大手一挥:“原来是这样,算了,今rì就免了,大小姐叫我来找李大师,另有要事商量,你明rì再来。”

  程臧没有料到公输元会这么说,不由一怔,满腔的得意也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冷水,当头淋了下来。

  他面露不甘,争辩道:“公输长老……这……”

  “程臧,你没有听明白吗?大小姐找李大师,难道这还不比你的事情重要。”公输元懒得跟他多说,转向坊中杂役,“李大师何在?”

  “公输长老,李大师在里面。”众人纷纷说道。虽然没有明着哄然叫好,但面上兴高采烈的神sè,叫程臧面sè都发青了。

  公输元这般打横着来,任他巧舌如簧,也没法阻止,不由急了眼,大叫道:“公输长老,你这是没事找事!”

  “没事找事!哼!亏你还敢在此大言不惭,怎么,我就是故意找你麻烦,你又奈我何?”公输元面sè一沉,黑着脸反问道,“好了,我懒得跟你废话,闪一边去!”

  程臧眼中闪过一丝怨sè,但却无言可对。

  “公输长老,我弟子不过例行公事而已,你是长辈,又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就在程臧进退两难,不知应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略显yīn沉,但对他而言有如天籁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师尊,原长老,凌长老……你们都来了!”程臧面上一喜,郁闷之sè不再,高兴地喊道。

  众人向门口看去,只见到,荣长老,原长老,凌长老等等几位坊中长老,一起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几人都是坊中真正的元老,他们在坊中的身份地位,声望职权,都跟公输元相仿,甚至要盖过公输元一头。

  “公输长老,别来无恙啊。”荣长老走了过来,看着公输元,面露冷笑。

  “你们怎么都来了?”公输元看见他们,面sèyīn沉得要滴出水来。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