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重剑炼成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05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又过了几rì,李晚逐渐将剑形粗胚整体祭炼。

  “法宝品质,有两大关键,其一是所用天材地宝,其二则是炼器师的技艺。

  所用天材地宝,能够决定法宝根本,但只有经炼器师巧手加工,才能发挥用处。

  而其中,加持禁制,又是最为关键的技艺之一。”

  作场中,李晚支退众人,自己独身盘坐在静室中,横剑苦思。

  他在苦思着,处置此剑的最后关键。

  其实这几rì间,大小姐已经派公输元给他传话了,按照大小姐的意思,是要设法给他找来几把做好的法剑,烙上他的印记交工充数!

  但李晚没有赞同,因为这种办法只能解决一时,不能解决根本。

  他不但要破掉有心之人的设计,还要反过来树立威信,震慑宵小。

  天工坊中,还是靠着炼器水平说话更好一些。

  就在这时,他突然心中一动,想起在《器宗大典》的神识玉简里面,记载着足足十二万九千六百种不同类型的法宝图谱。

  法宝图谱,就是法宝的禁制和法阵布设之法,相当于设计的方案。

  有法宝图谱,平庸的炼器师,也可以参照着炼制出品质上乘的法宝,但在这里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炼器师的道纹功底足够,修为也深厚。

  “平庸的炼器师参照图谱炼器,高明的炼器师懂得根据需要增删加减,合理布局,而大师人物,是自己制谱,至于开宗立派的宗师高手,则又是发明禁制,法阵,传扬经典了。”

  “我修习器宗大典里面的器道知识,本质上还是沿袭前人旧路,不到学成出师,自成一家的时候,就干脆省心省力到底,用一用这里面记载的图谱吧,只要那图谱没有我暂时还没学会的道纹和禁制,炼制起来,也将轻松许多。”

  到现在为止,李晚炼制的法宝,包括最初的火云衣和孔雀衣,都是参照前人经验经加以改动而成。

  “九曲连环,重剑剑阵!”

  很快,李晚在神识玉简中,发现了一座正巧适合的法阵,极为jīng巧玄妙。

  于是他下定决心,开始进行最后的祭炼。

  鸿蒙宝气不愧为器宗无上秘法,经过它jīng炼的jīng铁铁锭,已然发生本质上的变化,连药炼的残余,都化开几分。

  这使得他可以重新往上面加持禁制。

  而此刻,铭刻道纹,加持禁制,正是他的拿手好戏。

  李晚以掌抚剑,紫焰升腾,一只只似鸟非鸟的古朴符箓随着心念流出,落在剑身上,剑身如同被滚烫铁丝掉入的蜡块,烫起了一道道扭曲而又玄奥的纹路。

  剑气印、神锋印、重山印……

  一共三式法印,组合成不同的禁制样式,安置在剑内。

  它们在剑身内部首尾相连,融合成阵,各自发挥着不同的功用。

  其中,剑气印乃是沿袭自虚宝法印的印式,拥有化气成刃,虚实相间的功用;

  神锋印乃是法宝图谱中所记载,一种增加剑气威能的强**印,在炼气层次,拥有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而重山印,本为镇压一类法宝所用,作用乃是封印真元,同时也增加剑身的重量和坚固;

  按照图谱记载,想要将这门九曲连环的重剑剑阵威能发挥到最大,起码也要铭刻九重以上禁制,才能布满整个剑身,剑动之下,大开大阖,运行无碍。

  这就好像人的全身经脉打通,运力之时,不仅仅是手臂,连腰身,腿脚,全身上下的力道都一起调动起来。

  不久之后,第一重禁制顺利加持上去。

  李晚开始加持第二重。

  又过了一个时辰之后,第二重禁制成,李晚开始第三重。

  然后调息养元,恢复一些真元jīng力,再次投入苦战。

  第四重、第五重、第六重……

  越来越多的禁制叠加相连,足足十个时辰也过去,李晚的面sè早已发白惨淡,眼中神光涣散,有心力衰竭的征兆。

  “这样祭炼法宝,消耗还真是大。”李晚感觉到了难度,不由暗暗苦笑。

  禁制这东西,加持在法宝上,并不是越多越好,但一般来说,也是重数越多,越为复杂和jīng巧,对法宝的威能,也起到增幅的作用。

  不过,每每增加一重禁制,都是在前面的基础上叠加,稍不留神,就会破坏原有的意境和威能,反成败笔,难度自然也是越来越大。

  如果如同最初白纸一张的状态,反倒是容易发挥了。

  “还好,炼制法宝,大半的心神都是花费到图谱上去了,我所要做的,只不过是借取前人智慧而已,自己并不费什么脑筋。”

  李晚这时候越发感觉,原创此图谱的前辈高人,才是真正的厉害,当时那位高人,一定报废了许多把重剑,才把这种法宝图谱钻研出来。

  李晚并没有强求一下就完成,适时休息,等待jīng力恢复再战。

  又过了一天,李晚继续未完成的差事,此时已是加持到第九重禁制了。

  一般的珍品法宝,如果只是法器品级,也就是七至九重禁制足矣。

  天材地宝的不同,决定着禁制和大阵的布设,但在这同时,炼器师本身的技艺,也是个关键的因素。

  虽然这把重剑本身的材质差了一些,但加持的禁制,却是借用前人智慧的jīng妙之作,而且李晚本身也拥有不俗的技艺,最后的成品,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李晚现在关心的,已经不再是法宝能不能够炼成,而是它能否成为珍品。

  又过了许久。

  随着最后一道道纹飞入剑身,整把重剑散发出一股如大地般沉稳厚重的气息,法宝终于练成了。

  “轰!”

  李晚原本扶着剑身,但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力传来,手中重剑如同巨大尖刺,深深地插入了地板之中,没入一尺有余。

  剑身上的禁制法阵,已然开始发挥作用,一下就给这把剑增加了近千斤的重量!

  如果没有导入真元加以cāo控,即便是炼气修士,也难以长时间挥舞自如。

  李晚不为所动,因为他已沉浸在另一件事当中。

  剑成的一刹那,一股橙黄土sè的灵光从剑柄冲起,满室皆亮。

  这把剑是李晚亲手炼成的,在其中投注的心血和jīng力极其之多,正符合心神相通的意境。

  立刻,这股灵光自动往他的身躯钻来,雄浑得难以想像的庞大元气,滔滔不绝。

  李晚体内的鸿蒙宝气,再一次自动按照修炼法诀运行起来,瞬间便增加了几分,然后,体内的真元也越来越雄浑和厚重,几乎占满整个灵田。

  第九道真元,即刻修成!

  李晚欣慰大笑:“果然不出我所料,此剑一成,灵光自涌,助我修出第九道真元,现在我离炼气后期又再接近了一步!”

  再看直插地面,耸然而立的重剑,其身剑华自现,圆融通明,不是珍品又是什么?

  ***

  “程臧,我叫你盯着那小子,你可有盯紧了?”

  正在李晚终于把重剑炼成,疯狂汲取灵光元气,修出第九道真元的时候,天工坊中的一处阁楼里,荣长老也找来自己的弟子,开口问道。

  程臧正是奉了荣长老之命,派人给李晚作场中jīng铁锭下药的年轻弟子。

  程臧闻言笑道:“师尊您就尽管放心好了,那小子的一举一动,弟子虽然不敢说是尽在掌握,但也所知不少。还有,弟子派了几个人,把库房出入账簿,杂役用度,配件申领这些都盯紧着呢,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第一时间得知。”

  “那你说说,他现在在做些什么?”荣长老略感兴趣问道。

  李晚遭遇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他也有兴趣知道,李晚的应对之法。

  说到这个,程臧更是显得得意:“那小子也算有几分本事,竟然把jīng铁锭打成了个剑胚,不过他这举动糊弄杂役和学徒还行,想骗我们,可是门都没有。”

  “原来这小子还不死心!我原本还担心,大小姐会出手帮他,但现在看来,连大小姐也没有办法。”荣长老听到,露出轻松之sè,冷笑连连。

  程臧趁机大拍马屁:“师尊博古通今,能耐非凡,这道药炼之法,肯定没有人能破解得了,那小子是白费力气了。”

  凝铁液的药方,是荣长老从一道几近失传的偏门典籍中寻得,配药以来,反复试验了几次,连荣长老自己也无法破解,最多就是利用筑基境界的修为,强行炼化。

  但这般处置的铁材,会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徒具外形,无法加持禁制。

  没有禁制的法宝,基本上也等于废铁一块,连神通法术都不能配合着施展。

  所以荣长老这时听到程臧回报,心中便已了解,李晚做到了哪一步。

  以他之见,李晚接连几天都躲起来炼器的举动,不过是不自量力而已。

  如果李晚放着jīng铁锭不管,四处奔走求援,想尽办法,他反倒要担心了。

  荣长老眼中闪现一抹yīn鸷,冷笑着说道:“后天就是交接工件的时候了,你以巡检身份前去核查,我会请来古长老等人,一起做个见证。”

  设计多rì,终于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刻。;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