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剑胚初成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06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炼制珍品,成为名器!

  李晚所提,却是叫众人既惊且疑。

  他们倒不是怀疑李晚没有炼制珍品法器的实力,毕竟李晚当初应下考校,就已经证明自己,但利用这块废弃的jīng铁炼制珍品,未免有些太难。

  “李道友,还请恕我直言。”作场学徒之一的中年修士插口道,“就算这块jīng铁没有报废,想要炼制珍品法器,也绝非易事。在下不是怀疑李道友的实力,而是炼制珍品必定要有上好天材地宝,没有的话,怕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锻剑诸宝,jīng铁只是最普通的一种,甚至远远不及玄铁,而玄铁,又往往只能炼制上品好剑,想要炼制珍品,还得往其中添加一些价值数千灵玉的宝贵材料。

  想用jīng铁炼出珍品法器,实在太难太难。

  “材料是其一,炼器师的技艺,也很重要,没有几手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一味只懂贪用天赐良材,偷窃天地造化之功,又怎堪为高明炼器师?”仿佛看出了众人的疑惑,李晚淡淡一笑,若有所指道,“所以你该怀疑的,不是能不能如此,而是我做不做得到。怎么,你们都觉得我做不到吗?”

  “哪里,李大师技艺高超,肯定能做得到。”

  “小的们哪敢。”

  众人连忙说道。

  开玩笑,就是怀疑也不能当面说,得罪场主,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劝说李晚的学徒修士,心里也清楚这一点,听罢大皱眉头。

  李晚表现出强大的自信,甚至可说是张狂,目空一切了。

  难道他真以为,自己比得上大师么?

  不过话到此处,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于是垂首不语。

  李晚见状,一笑置之。

  他当然也知道,炼气境界的修士炼制法宝,往往就是在天材地宝中加持禁制,布设法阵而已,对物xìng改变极小。

  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至少也得是能够炼制宝器的大师人物才能做到。

  别看现在众人称呼自己为大师,但这只不过是客套尊称而已,就好比凡人见了修士,也多会口称仙长,并不是真的成仙了。

  李晚挥手让众人散去,自己则在台前摆弄jīng铁块,掌间催动起一丝紫焰,融入其中。

  他这是以鸿蒙宝气催炼部分铁质,试试看能否淬炼杂质。

  突然,李晚心中一喜。

  “果然不出我所料,现在我的修为接近后期,鸿蒙宝气的进展,也堪为一重巅峰,能够改变物xìng。”

  鸿蒙宝气,不同于一般的炼器法门,乃是器宗宗主秘传。

  擅自修炼者死,擅自外传者死,这些**裸恐吓一般的规矩,绝对不会用在普通典籍上面,李晚在此之前已经多次感受过它的神异。

  “只可惜,我的修为还是太低,炼气后期,只有达到炼气后期,才能进入第二重,现在就要利用炼制这件法宝,炼成珍品,汲取其成形那一刻的灵光,提升我的修为。”

  李晚思索了一阵,已然定好计划。

  他继续催动宝气,慢慢地融炼起来。

  《器宗大典》有载,以寒潭晶、黄矶、无明水诸物炼成凝铁液,可以侵蚀铁质,改变物xìng,使之变得极难融炼。

  这原本是用在防御法宝上的药炼之法,配合御水御火禁制使用,但若铸造成形之前便用,基本上,这块铁锭便报废了。

  以天火石为燃料的寻常熔炉,根本无法把这样的材料烧化。

  而若以火行神通催炼,也不是寻常炼器师可以做到,一般都要筑就道基,能够借法罡而发火的高明炼器师。

  不过这种炼器师,已然能够炼制真器,又怎么会有闲情打理这些普通jīng铁?

  李晚手中的这块jīng铁,便是已然沦落到鸡肋的地步,偏偏一时之间,再难寻得替代之物。

  李晚不辞辛苦,把它重拾起来,炼了一番之后,开始感觉整块铁锭都热了起来。

  “有戏。”

  李晚继续催吐宝气,把全身真元都调动起来。

  又过了约摸半个时辰,突然之间,李晚抡起身旁铁锤,当当当当,如疾风骤雨落下。

  他的速度非常快,转眼之间,足足百斤重的大号铁锤,已经击打在jīng铁锭上数次,无论力道,落点,皆是完美无缺,几下功夫,就把它打得扁平起来。

  李晚神情专注,运力于臂,以炼气修士远超凡人的力量,体力,继续cāo锤锻打着。

  他融合《器宗大典》中的前人经验,已然如同拥有数十年经验的老匠师,一下下锤打,锻造,都显示出了极其的娴熟。

  一把重剑的粗胚,渐渐在他手中成形。

  “快来看,大师在打剑了,他用的是什么东西?啊,是那块报废的jīng铁锭!”

  “这不可能,他怎么打得动?”

  这边的声响,惊动了一些杂役,有些手头活计不重要的,都纷纷丢下,跑过来围观,结果看到,李晚抡锤如狂风。

  这几个月以来,虽然李晚时常和他们一起上工,也展现过炼器师的技艺,但大多都是玄门中人的炼器法门,这些连凡人匠师也可以掌握,但却需要经过岁月沉淀,容不得丝毫花巧的技艺,从来没有显露过。

  “这是不是神通法诀?”

  “神通法诀我们不懂,但这些还看不出来?这些可都是实实在在的技艺。”

  这些技艺,他们都懂,而且不少人还非常jīng通,天工坊中,除施皓光和刑同方这样的关系户外,真正的杂役和学徒放在凡俗,也都是大师傅。

  李晚乍露出的这一手,可是让他们都真正吃了一惊。

  “赫掌锤,你的技艺可是堪称匠师的,你看李大师的水平怎样?”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其中一名杂役,他约莫五十来岁,在邬山盟城寨居住,天天吃好喝好,身强体健,在这个作场中司职掌锤。

  若在平时,要锻造刀剑或者甲片之类的金铁之属,用到锤工的,都由他来完成,几十年下来,在这方面积累的经验也足以堪称匠师。

  赫掌锤面对众人目光,面带惭愧地摇了摇头:“李大师的水平,可比我高多了,我不如他。”

  人群中隐隐传出嚯的一声惊叹,似乎对这话有些不信。

  但众人虽然不一定擅长此处,多少也粗通一二,尤其是常年负责锻造法剑的人,更加是对制剑的种种细节了如指掌,水平的好赖,也分辨得出来。

  能把这么一块铁锭打成剑形,锤击力道恰到好处,使得铁质细密,jīng纯,极为艰难。

  李晚此时并不是在铸剑,铸剑是先把jīng铁化成铁汁,铸造模型……他这是直接以神通催化铁锭,然后直接锻打。

  这般处置省却许多工序,速度更快,但因炼器师水平高低不同,对物xìng掌握不一,最后打造出来的法剑品质也高低不一。

  不过,李晚似乎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他每每落锤,都是极为jīng准快速,又是一阵疾风骤雨般的锤打,便将一把厚重宽阔的重剑提了起来,插入水池之中。

  嗤嗤……

  一阵阵的白烟水汽,升腾起来。

  jīng铁锭块,即便受热也依然灰不溜秋,并不会如普通铁质变成炽红,但这声音,显示出它刚才是处在何等的状态。

  众人见状,越发感觉不可思议。

  原来李晚没有使用凡火,而且直接以手握处的剑柄输导真元,以神通催炼之。

  一手施展神通手段,一手施展经验技艺,两相结合,更加难得,至少在场许多坊中老人,都还从来没有看见过。

  “成了成了,好像成了!”

  众人不敢进去围观,但有眼见到,不由也哄然叫好。

  不管怎样,这把剑总算锻造成形。

  接下来加持禁制,布设法阵,炼成上品甚至珍品法剑,也是李晚自己的事情,他们关心的是之前废弃的jīng铁锭,果然能够再用,单从这一点看,就足可见李晚所言不虚,实际上已经折服了众人。

  “想看就都进来吧,现在剑器粗胚已成,可以制鞘和加装剑柄了。”

  这并不是玄门中人常用的法剑,没有规制,自然不会有现成的剑鞘和剑柄可用,不过,这些都已经是旁枝末节,以天工坊中杂役的水平,很容易就能造得出来。

  李晚脱口而出,说完这一句后,突然又是灵光一闪。

  这把重剑,好似并不需要剑鞘,直接加持禁制,炼成一把无锋之剑即可。

  剑柄也免了,用上好的绢布缠裹即可。

  关键还是在于,内里加持的禁制和法阵,得想个法子,好好料理一番才成。

  “开了个好头,接下来,就看我如何施展手段了。”

  李晚心中暗暗想道。

  这时,众人听到李晚开口,都争先恐后地冲上去看。

  只见到,一柄手掌宽阔,五尺来长的宽厚重剑如铁板一般横放在台上,彪悍的剑身,粗长的剑柄,展现着雄壮的气魄,一看就是把好剑。

  更妙的是,这把剑被人用凝铁液炼过,拥有远超寻常的坚韧和强度,甚至可以当作防御法宝来用。

  在场不乏聪明人,见到李晚有意把它打造得如此宽大,都隐约猜到了他的jīng巧设计。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