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树立威信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00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道友,现在该怎么办?”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也感觉到了不妥,问道。

  李晚道:“这件事不宜声张,库房那边催要不到,也不用再去了,暂先放着,让我再想想办法。”

  又对围观的众人说道:“你们先散了吧,不要围在这里了,先完成其他工件再说。”

  众人闻言,虽然心中还是挂怀,但也只好散去,各自忙碌起来。

  李晚把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召到一边,准备和他们商量。

  施皓光问道:“要不要请公输长老和莫长老他们过来?”

  李晚道:“他们是坊中老人,看看谁在轮值,请过来吧。”

  施皓光和刑同方都点点头,李晚这般处置,还是非常明智的,这件事本身便透着诡异,作为新人,不宜擅作主张。

  李晚接着道:“两位道友,有一件事情,我想托你们去办。”

  “什么事情,李道友请说。”

  “你们在坊里,有多少认识的朋友,或者知道的药铺,商行,货栈?你们发动能够联络的关系,去找这几样东西……”

  李晚告诉了他们几样矿物和秘药。

  施皓光和刑同方听到,都有些诧异:“做这些有什么用处?”

  “打听一下,最近有没有可疑的人物买过这些东西。”李晚解释道,“这是一种颇为罕见的偏门秘药,加以调制,可以成为凝铁液。”

  “凝铁液,你是说,这些jīng铁变成这般模样,就是被人用这种秘药弄的?”两人听到,顿时恍然大悟,同时也由衷惊叹,“李道友,你的见识还真是广博,竟然能一眼便认出来。”

  这种事情换了他们,打破脑袋也不知道该如何追查,但李晚却一下就找到头绪。

  “李道友,我听说你这边的作场出事了。”不久之后,公输元闻讯赶来,听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愤然说道,“这一定是古长老派人做的,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定会给你个交代,说好的报酬,也绝不会少你半分。”

  公输元的思路非常清楚,出现这事情,要先稳住李晚。

  李晚心中稍暖,但却道:“先不急,我看公输长老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把暗中下手的人找出来,免得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公输元怔了一下:“我即刻派人去查。”

  公输元表态之后,又安慰了李晚一番,叫他不要太在意,甚至隐晦提醒道,如果因为此事耽误了最近一批法剑的炼制,坊里也不会怪他,因为他早已经超额完成工件,不用再受差事拘束了。

  更何况,大小姐拥有主事之权,心里偏向他,任谁有心攻讦责难,栽赃陷害,也损伤不了李晚分毫。

  李晚听到这些话,微微一笑,应和了几句,把公输元送出门外。

  “哪有这么简单,如果这次发难的是长老那一帮人,岂会在区区几把法剑的炼制上动手脚,肯定还会有后招。”

  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跟着公输元赶回来,此时也留了下来,道:“他们的后招,恐怕是从坊里规矩发难。”

  坊里,是有规制的,每凡炼器师取用材料多少,耗费多少,都有入账。

  富裕的炼器师,来得久的老人,对这毫不在乎,但李晚不同。

  若有人借机整治李晚,李晚心生不满,势必要求大小姐一方相援,而大小姐又难以越过规制为他出头。

  这是明面上的按章办事,暗地里,当然是给李晚这个新人下马威。

  此事可一便可再,可再便可三,挑不出错处的发难,才是让人最头疼的,一直这样下去,李晚根本无法在天工坊立足,以后的其他工件,也有可能出现其他问题。

  但此时,李晚炼制百来工件,业已接近尾声。

  即便这几把法剑耽搁,以后也撒气不干,玉蟾宫的货仍然可以保证交接,时间和形势刚刚好。

  “只怕很快就会有人跳出来了,过段rì子交不出货来,也是个麻烦。”李晚猜都猜得出来,接下来肯定是自己作场延误交货,扣薪罚钱,或者受到其他责难。

  施皓光若有所思道:“麻烦不在大小,只在如何利用。”

  “有人想让我灰头土脸,我又岂能让他们称心如意?以为区区药炼之法就能难倒我了,简直不要太天真。”李晚冷哼一声。

  “李道友,你有办法化解?”

  两人以为,李晚乃是新人,除了依靠大小姐便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李晚道:“关键有二,一是找出元凶,震慑宵小,这样才不会有后续之事,耍弄鬼蜮伎俩的有心之人,才会忌惮,而第二……很简单,他们不是要在炼器一途给我下马威,让我知道天工坊是谁家天下吗,我偏要把这几十斤报废的jīng铁给炼了,到时候不仅顺理成章解决此事,还能扬名,立威,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再不自量力来挑衅!”

  “什么,你要把这报废的jīng铁给炼了?”施皓光和刑同方闻言大惊。

  两人脑中所想,满是这jīng铁已经报废,接下来应该如何处置,还真没有想过,若能废物利用,又当如何。

  如果李晚真能出人意表,处置这些报废的jīng铁,有心之人的举动,也将沦为笑柄。

  有心打击别人声势,给人下马威,却反过来让人显露能耐,扬名立威,这不是自打嘴巴吗。

  消息灵通的人,也会暗暗敬佩李晚,鄙夷他们。

  而若李晚没有能耐料理此事,大小姐也帮不了他,不但李晚会不由自主地对大小姐的实力产生怀疑,连坊里的人心也将动摇,同样产生怀疑。

  众人虽然会同情李晚,知道他无辜,但难免对有心之人的手段忌惮,为其所威慑。

  由此产生的人心向背,面皮名声,才是这次事件背后的关键,相比起来,扣罚李晚薪酬又如何,最多百来几百灵玉,象征一下;延误工期又如何?了不起就是几把法剑,不影响大局。

  想通这些,两人当即也明白,李晚所提,是一个直指本质的破局之法。

  “你有能耐,别人才会敬你服你,果然,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什么鬼蜮伎俩也抗衡不了。”

  不过感叹过后,两人不禁也有些怀疑。

  李晚的口气听起来很大,能做到吗?

  ***

  经过一阵sāo乱之后,作场又恢复了平静,因为李晚一派淡定从容,既没有跳脚骂娘,也没有怨天尤人,无形之中感染了麾下杂役和学徒。

  他打发众人继续忙活,自己坐在场中深思。

  良久,李晚站了起来,叫过一名杂役:“把那jīng铁拿来我看看。”

  “大师,你稍等,我这就去拿。”杂役连忙应道。

  报废的jīng铁,此时已经被杂役们随意丢弃在地,拿过来的时候,沾满泥土和灰尘。

  “没想到大师对这废料还有兴趣,我先擦擦……”提着铁块过来的杂役面露尴尬,不等李晚吩咐,便殷勤地擦拭起来。

  旁人不解问道:“大师,你这是要作甚?”

  “是啊大师,这jīng铁已经报废了,不能用了吧。”

  李晚闻言,失笑道:“你们说报废就报废,那岂不你们才是大师了。”

  众杂役听到,讪然而笑,不敢搭这话。

  他们在坊中多年,对这药炼jīng铁的手段,是闻所未闻,也不知道炼器师能有何种手段解决。

  不过坊中经验丰富的老师傅都清楚,阅历不足的炼器师,只是神通手段了得,于道纹和禁制、法阵也有研究,能够独力炼制法宝而已,细微之处的功夫,也未必便比凡人高明。

  比方说,叫炼器师和凡人裁缝比量体裁衣,和铁匠师傅比锻剑,和炉工比掌握火候,和珠宝匠人比手艺,都未必能胜出。

  这些东西,若想更进一步,唯有年纪、阅历增长。

  那些个筑基以上修士,结丹修士,寿元悠长,活了几百年,又有神识金书等手段,方才可能全面掌握。

  再看那些个炼气期的炼气师,尤其是年轻的炼器师,能有个几十岁的样子?

  三、四十岁以下,就算打娘胎起就学艺,也多是依赖了神通手段,若没有神通手段,说不定还不如凡人工匠。

  “李道友,你说这块jīng铁没有报废?”几名学徒见李晚取来报废jīng铁,也有些愕然。

  他们也是坊中老人,嘴上不说,但想法也跟大家相似。

  李晚心思流转,见众人大多流露关切,但又带着怀疑,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不错,这块jīng铁变成这般模样,想要分开数份,重新熔铸,太费时费力了,不过我刚才想了个办法,准备把它们废物利用,铸成一把重剑,你们就看着好了。”

  李晚知道,这些人碍于天工坊的传统,对自己还算尊重,但要说自己拥有威信,还谈不上。

  不过没有关系,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改变年轻浅薄的形象,树立威信。

  “什么,炼成一把重剑!”

  “李大师,你还打算用它炼器……”

  众人闻言,果然都震惊了。

  李晚却嫌不够震惊,又再语出惊人:“不但要炼器,而且还要炼制珍品,成为名器!”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