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八章 筑基丹到手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00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当夜,李晚回到府中,把事情告诉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

  两人听闻,不禁愕然:“李道友,你莫不是喝醉了酒,就稀里糊涂答应?还是说,大小姐她对你使了美人计?”

  由不得两人不怀疑,李晚之前还说要考虑,心意改变实在太快。

  “不要乱开玩笑。”李晚摆摆手,“大小姐这人,不是那么好应付,如果我不答应,怕也是会得罪她。”

  “这个……”两人听到,不由怔了一下。

  他们一心只想李晚避开麻烦,但却不料,李晚既然已经入坊,想要置身事外也不容易。

  施皓光讪然道:“这倒也是,别人也不是傻子,哪有任你骑墙观望那么轻松。”

  李晚道:“还好,大小姐这人似乎不错,我跟她开诚布公谈了一回,反倒安心了。”

  施皓光和刑同方肃然问道:“你打算怎样,莫非是支持大小姐?”

  李晚淡然道:“谈不上支持不支持,坊里有安排,我尽所能全力相助就是,此乃本职。”

  施皓光和刑同方点点头,隐然明白了几分。

  既已决定做些什么,李晚很快也就主动向坊里提请,要继续承揽工件。

  这一次,公输元再次出现,他似乎是坊主一脉的忠臣,带着李晚前往库房,说明情况。

  “我们眼下最大的麻烦,就是炼制凡品、上品法器的人手不足,这些都是要供给西方玉蟾宫的,玉蟾宫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的大主顾,若不完成,影响极坏。”

  李晚道:“我对此也有所耳闻。”

  玉蟾宫为名门大派,订做法器,自然是赐给门下弟子。

  这生意历来都极大,而且每隔数年就要新增一批,乃是长久稳定的财源。

  想到这一点,李晚不禁摇了摇头,听说坊里长老一脉和坊主一脉有嫌隙,但内斗起来,连这种事情都敢拿捏,真是目光短浅。

  其实,这也是李晚倒向大小姐的原因,他隐隐感觉,长老那帮人没有什么前途,自己想要在这天工坊有所作为,还是抱紧大小姐比较划算。

  李晚思索的时候,公输元指着库房一边积压的材料,道:“天材地宝收购一事,都是大小姐负责,所以这方面你完全可以不用担心,还有玉蟾宫,自家拥有洞天世界,也有不少出产,我们已经从中扣除部分货款,供应很充足。”

  李晚心中一动,道:“那么唯一的不足,就是人手了。”

  公输元道:“正是。”

  李晚道:“我明白了,不过恕我直言,我一个人,怕是杯水车薪。”

  公输元却出乎李晚意料道:“你就放心好了,大小姐看人是很准的。她早已在密室中,通过禁制看过你炼器,知道你对我们的事情大有帮助,要不然,也不会出面请你帮忙。”

  李晚很感兴趣问道:“大小姐看出什么了?”

  连他自己,都对自己炼器的本领一知半解,也不知道这天工坊大小姐能看出什么。

  “你的基本功很扎实,很正统,明显是大派风范,绝非散修偶得遗泽,或者东拼西凑而来,你于道纹一途,研究也很深,应该是从小时候起就勤学苦练,此乃家学渊源。”

  公输元说着话的时候,看着李晚神sè,似乎要探究出什么。

  李晚不动声sè,但内心里,却早已惊起波澜。

  如果这些东西,真的是那位大小姐看出的话,那就真是太细致了。

  大小姐说得没有错,正统,大气,功底扎实,这些的确是他炼器的特点。

  不过大小姐猜错了一点,这根本不是什么勤学苦练而来,而是依靠神识玉简所得。

  “大概这大小姐,把我当成某个大派来的名门弟子,这个误会,可以利用……”

  李晚心中暗暗想着,对公输元所说不置可否。

  公输元继续道:“相信你看到了,当初炼制火鳞锦裳的时候,荣长老每炼一片,就要报废三片。”

  李晚道:“我看到了。”

  公输元道:“单论成本,我们其实并不太在意,因为炼器的成本,大多都是人工和天材地宝,这两者,又尤其以贵重的天材地宝为重,只要关键之物不浪费,普通材料多费几倍,又有何惧?”

  “而且真要成本过高了,法宝本身的暴利,也可以确保售出之后不亏,赚得的利润,同样可以负担起这些消耗,因此,我们怕的还是炼制的时间太长,影响交货。”

  他给李晚讲解这行当里面的秘密。

  李晚已经开始了解前因后果,也明白了长老那一帮人消极怠工,给坊里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如果再触怒玉蟾宫,断了这尊大主顾的生意,那可真是大大不妙。

  李晚问道:“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

  “很简单,先帮我们炼一百件法宝再说。”

  “一百件!”李晚吓了一跳,“公输长老你莫要开玩笑。”

  一件凡品法器,就算熟手,也要一至两旬的时间,生手要花一个月以上。

  一百件要花多久?

  公输元见李晚被吓到了,不禁哈哈大笑道:“我没有说清,一百件,其实是指关键部位的炼制,其他的部分,可以靠学徒甚至帮佣赶工,不用你管。”

  “这种法子……”李晚微微一怔。

  “这是大小姐想出来的办法,本来法宝的炼制,大多由一人独力完成,但大小姐说,这样太费时费力,若是真器以上法宝倒也罢了,但法器不应该这般。”

  “是吗?”李晚心中也没有底,不过看起来,似乎不像无稽之谈,还是点了点头,“那我尽力一试吧。”

  接下来的几rì,李晚就领教到了大小姐所创这一法门的厉害。

  他和公输元等人,从库房领来数十件法宝的材料,按着统一样式的图谱加工,进行试作。

  和平常不同,李晚如今所得任务,乃是处理一件法宝之中最为关键的部位,铭刻道纹,布设禁制。

  由于他的功底扎实,这一在旁人看来费时费力的繁重差事,竟是轻易完成了。

  而组装、编缀其他法器部件,又有大批的学徒和帮佣代工,远比自己亲历亲为轻松得多。

  以李晚继承自《器宗大典》里面的高明手艺,竟然一两天就能完成一件,看起来,到年尾交货一百件,也不是难事。

  “这法子倒是不错,可以大大加快凡品和上品法器的炼制,不过,我的鸿蒙宝气似乎无法从中汲取灵光元气?”

  李晚在轻松之余,也感觉到了不妥。

  这样炼制法宝,虽然迅速快捷,但却缺乏了一种从头到尾全神贯注的集中与关注。

  这样炼制出来的法宝,功用威能与其他法宝没有分别,但却似乎缺乏一种神秘的灵蕴,而这灵蕴才是器法同修,以器入道的关键。

  “充其量也就是应付之作罢了,长久炼制这等法宝,怕是对我修炼无益。”

  李晚心中很清醒。

  如此赶工一个多月后,公输元又突然寻来李晚,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你要的筑基丹,我们已经帮你联系到了!”

  李晚闻讯大喜,道:“是吗?现在情况如何?”

  公输元道:“果然不出所料,这丹药的角逐非常激烈,不少颇有积蓄的散修,都在铆足了劲争。不过,我们天工坊在这里素来都有几分面子,预定一枚不成问题。”

  “要花多少灵玉?”李晚关心的是价钱。

  “这种东西向来不会轻易贩卖,多半要开个拍卖会,竞价争购,以前我就曾听人说过,一般都是十万灵玉起,哄抬到二十万都有可能。”

  李晚闻言,不禁咋舌:“他娘的,这炼丹的,跟我们炼器的一般暴利啊。”

  公输元笑道:“你还真说对了,这天下间,若问有什么行当与炼器相似,便只有这炼丹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坊里已经把价钱压到十二万,叫他们让出一枚给你!”

  李晚知道他提醒自己,这是坊里出面的结果。

  “我晓得了,若有机会,我会尽力报答。”

  公输元指点道:“现在你可以去找如意阁买下了。”

  筑基丹的价格,原本也是十万到二十万之间,天工坊出面,要了一枚下来,李晚也终于得以内定一枚,不用去与那些各方而来的散修争夺。

  李晚如他所言,当即前往如意阁,买下那枚已经谈好的筑基丹。

  买下筑基丹的同时,他也买下十瓶清凝露,十枚纳元丹。

  其中,清凝露依旧是用来巩固进境所用,纳元丹则是功效远比益气丹更好的丹药,用来调养身躯,益气养元。

  这些总共花费八万灵玉,他向坊里借来的三十万,离开时便只剩下了十万。

  “好东西!”

  府中,李晚打开盛装筑基丹的玉盒,只见到,一枚通体乌黑油亮,桃核大小的丹丸,圆溜溜,香喷喷地躺在那里,散发着神秘的味道。

  仿佛闻上一口,都能引动体内真元sāo动,发生着神秘的蜕变。

  他看了一眼之后,就把玉盒盖起来,贴身收纳。

  “好,现在筑基丹已经到手,下一步就是尽快炼气圆满,全力筑基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