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大小姐的娇羞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0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莫长老闻弦歌而知雅意,自然明白,李晚的意思。

  莫长老当即微微一笑:“若你能尽力而为,我们可以给你双倍赶工奖励,而且,若凑够十件以上珍品法宝,还能为你举办一场独家拍卖,贩售你的所有杰出之作。

  我可先提醒道友一声,若这次你帮坊里解决了麻烦,以后但有其他工件,可任你zìyóu发挥,甚至招徕客人竞价争购,所获之利,可能远超预计!”

  天工坊炼器,分为两种,一种是主顾订做,局限较大,另一种,却是任自发挥,但凭炼器师在坊中的身份地位,以及别人的认可,优先得到天材地宝的供应。

  前者局限较大,如作八股文章,后者却随意得多,更有可能出现珍品名器。

  而且就炼器师的心思而言,不要说也是后者更为称心如意。

  李晚听到,眼瞳一缩,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炼器师想要扬名,炼制出上好的法宝,是最快的捷径。

  而举行独家拍卖,召集各方高手强者,竞价相争,更显矜贵。

  李晚乍得赚钱的手段,一时之间衣食无忧,但也深晓未雨绸缪的道理,能有狠赚一笔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而扬出了名声,带来的往往便是切实的利益,两者相辅相成。

  名利双收,谁不乐意?

  除此之外,自己在这天工坊中,也将受到重视,一举从束手束脚的困局中闯荡出来,尽显所能。

  这些都是很大的好处。

  想到这里,李晚看向莫长老的神sè,多了几分审视:“莫长老,你……”

  莫长老神秘一笑,道:“实不相瞒,我们几位长老,曾就李道友那件火云衣进行过论证,一致认为李道友的水准已然堪称高明,唯一的限制,便是修为尚浅,还炼制不了更高品级的法宝。

  不过这不要紧,器道一途不比其他,更多依靠的是知识和经验传承,倘若今后你修为提升,必定能够炼制真器,甚至宝器,成为名扬天南的大师人物。

  如果你愿意的话,坊里会把天材地宝和其他炼器的资源向你倾斜,倘若李道友想要抓住机会趁早扬名,不妨主动替坊里分忧,于人于己,都大有好处。”

  顷刻之间,双方似乎主客易位,原本该是李晚向莫长老讨要好处,却反过来,变得了李晚难得的机会。

  李晚低头沉吟一番,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猜到了莫长老此行的用意。

  李晚突然苦笑一下,显露出几分无奈道:“莫长老,你说的,确实很令人心动,不过,晚辈修为浅薄,能耐又有限,怕是难以担当重任,这件事情,还是容我考虑考虑,到时候再答复你吧。”

  莫长老面上的笑容僵住了,李晚不答应,也不拒绝,不知道什么意思。

  李晚摇头道:“时候不早,莫长老还是快快把这件孔雀衣收藏入库吧,我也该回去了。”

  说完他便没有再给莫长老说话的机会,转身收拾起桌台来。

  莫长老眼中流露出几分诧异之sè,但怔了好一阵,也只好无奈转身离去。

  李晚看着他的背影,轻叹一口气,却也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答应还是不答应好,不过,答应了就难得反悔,而不答应,却可以玩个三请三辞,总还有转寰的余地,似乎不急着答应更好?”

  “关键在于,这莫长老究竟是代表着谁来拉拢我,没有搞清楚之前,不好轻举妄动。”

  李晚虽然初出茅庐,但也总有几分眼sè。

  天工坊里的炼器师足有上百位,其中不乏高手,为什么别人都云游或者病休,剩下大小猫三两只?自己这时候跳出来逞能,不是找不自在吗?

  况且,莫长老遮遮掩掩,没有老实交代其中内情,自己凭什么帮他们?

  考虑考虑……没有解决顾虑之前,一直考虑下去吧。

  ***

  莫长老离开后的不久。

  天工坊里,一间静室中。

  莫长老面上带着些许歉意,向着一幕珠帘:“大小姐,我已经把事情给李道友提过了,但看起来,李道友并不是很感兴趣。”

  “是吗?”大小姐的声音,从珠帘背后传出来,“恐怕不是不感兴趣那么简单,他是有所顾虑。”

  “顾虑?”莫长老抬起了头。

  大小姐幽幽叹道:“应该是我错了,他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拉拢的人,这世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也总有清醒者,他之所以不答应,应该是听说了什么风声,看来禁令要再严一点了,都道家丑不可外扬,连新来的炼器师都这么快知道坊里的龃龉,成何体统。”

  莫长老问道:“那我们还要不要再试探?我愿为说客,再去跟他详谈此事,重利之下,不怕不动心。”

  大小姐道:“不必了,此事的根结,并不是利益不够,而是他觉得我们心意不诚,没有开诚布公交代底细,而且,此人未尝也没有待价而沽的心思,由我以少坊主的身份出面,总比其他身份好用得多。”

  莫长老听到,不由也微叹一声,道:“可是这样一来,我们的底牌难免泄露,若那李道友是个知根知底的坊中老人,那倒也罢,但若早已为他们所拉拢,那便不妙了。”

  大小姐听到,不由也沉吟无语,良久才道:“应该不至于,他们那帮人,器量格局太小,又偏偏清高自傲,自命不凡,怎会有如此迅速的动作?而且这李道友从入坊开始,便是由我们一直暗中关注,雪藏起来,他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坊里来了位能够接连炼制珍品的器道高手。”

  听到这个,莫长老露出一丝笑意:“这都是大小姐英明,先行一步,处处领先,当初设法收拢了各大作场的杂役,学徒,也是由基层着手,这才是真正的架空。”

  大小姐道:“现在说这些也没有用,莫长老,你先回议事厅坐镇吧,我再想想,要怎么样才能说动李道友。”

  莫长老道:“那我先告退了。”

  说完,莫长老便离开了房间。

  珠帘里面,姝影安静,依旧不动,大小姐盘坐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左手,晶莹如玉的手背上,李晚在她身上留下的印记早已消失,但心里的印记,却没有消失。

  一向在外人面前显露坚毅果敢的大小姐,独处无人之时,也不由得流露出了几分娇羞之意,面sè微红。

  十岁持家,担当大任,尔后,与那些老jiān巨猾的坊中长老斗智斗勇,一力匡扶家业,始终不显疲态,宛若完人……

  只有她自己才清楚,多少次在梦里哭湿了枕巾,多少次惴惴不安,担惊受怕。

  自己,终究只是一名弱女子。

  如今的自己,已经足足二十有八,虽然修士寿元悠长,不兴早嫁,但也已是可为人妇的年纪了,但一直以来,身边都没有什么像样的男子,自己与坊中长老一脉一向关系恶劣,更无所谓什么青梅竹马。

  从小到大,接触最深切的,竟然是这个无礼咬了自己一口的李道友,简直岂有此理!

  大小姐冷艳的面容上,不禁现出几分不怒自威的肃然之意,仿佛女皇一般。

  她的银牙也不禁咬紧,仿佛手上又有什么东西麻麻痒痒,变得奇怪起来。

  大小姐不自觉地把手掩进袖中,轻轻地抚摩了几下,一股异样油然而生。

  “我的手,可是连碰都从来没有给人碰过呢,好你个李道友,竟然还敢咬一口。

  不行,我要冷静下来,倘若失了分寸,我便不能面对他,更不要提说动他。

  早知道,就该下令把他召来,当时谈妥了,也不至于陷入被动。”

  大小姐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想让自己镇定下来。

  原本按照她的计划,早就应该出面跟李晚接触了,但当时意外发生,她发觉自己心态已乱,除了仓皇逃离,竟是无法另作他想。

  她也知道,这恐怕是自己的一个弱点,为人所熟知的冷艳强悍背后,是与一般闺阁千金没有两样的娇羞,为了掩饰这一点,她从来都是躲在珠帘背后与人谈话,垂帘听政,久而久之,竟也逐渐淡忘,过高估计了自己。

  大小姐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娇羞柔媚,坐立不安地盘坐了一阵,却始终无法让自己心静下来。

  良久,她无奈轻叹一声,从怀中掏出一串油光发亮的乌珠手链,手指扣动,有规律地转动起来。

  一道蒙蒙亮的白光自乌珠上面涌现,化作一团团清气,融入大小姐身躯。

  这些清气散发着一股温暖的馨香,似是有安抚心神,清心静气的功效。

  凭借法宝之利,大小姐的神sè渐渐变得安宁平静起来,陡而又变得坚定无比,似乎下决心。

  香风一动,大小姐站起身,来到桌前,挥毫写就一张礼帖,然后开口唤道:“来人。”

  “大小姐,有何事吩咐?”一个护卫模样的人影从门外走了进来,拱手问道。

  “把这帖子送到前阵新来的炼器师,李晚李道友府上。”大小姐说道。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