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修为再涨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5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炼制法宝,暴利很大,其中大部分都被炼器师和各大工坊所得,若炼器师本人想要法宝自用,自然不可以寻常人而计。

  李晚找来施皓光和刑同方,问了一下,两人当即告诉他,若坊中炼器师想要为自己炼器,只需要以成本价钱,购买天材地宝即可,场地,工具,都是免费提供。

  “但有一条,就是不能耽误了承揽的工件,得在空闲时间才行,而且,所炼法宝不能私自售卖,这是怕影响坊里生意。”

  “这些条件还算合理,我也不是要跟坊里抢生意。”李晚不在意地道,“我已经开好了所需材料清单,你们找人问问看,要花多少。”

  “好。”刑同方当即去跑腿,不久之后又回来,告诉李晚道,“一共要花五千八百,零头都被抹掉了。”

  李晚打算炼制三件上品法宝,开出了不少的材料,总共还不到六千的价钱,的确很便宜。

  他满意地点点头:“只可惜,我现在只有上次剩下的三千五百,不够用了。”

  刑同方笑道:“这个你可以放心,我都问好了,没有钱的话,可以先向坊里借着,一年期限,不计利息,但数额不能超过一万。”

  “哦,一万?”李晚想了一下,“那真是好极,我稍后亲自去一趟库房。”

  施皓光叹道:“只可惜,坊里要留珍贵材料给大主顾,除非你也按照市价出钱,否则很难买到。”

  施皓光这是感慨,一时半会弄不到好的材料,要不然,李晚就可以多炼珍品法器了。

  李晚闻言道:“能得这些材料已经很不错,况且,炼制珍品法器,费时又费力,与凡品、上品自是不同,若是平时也罢了,我现在还有锦翎裳任务在身,抽不开身来炼制太好的法宝。”

  《器宗大典》里面,记载有不少宝贵的炼器经验,他对炼出珍品法宝,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不过李晚也知道,自己能够炼制珍品法宝,离不开坊里的支持。

  坊里要把珍贵材料截留,这也是人之常情,自己不能强求。

  而且,人的时间jīng力有限,倘若一味追求珍品,全部都是名器的话,也太不识变通了,最后反而有可能一事无成。

  李晚很快便去库房,和库房总管商量借取材料之事,然后把自己要的东西领了回来。

  不过这时他还不能开炼,因为锦翎裳的前期工序还在进行,这是坊里的活计,不能耽搁了。

  于是他把带回来的材料交给学徒,让他们先一并料理着,自己也忙碌起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

  这一次,由于全部都是从零开始,天材地宝的炼制没有像上次那么充分,花两个多月时间,李晚才把锦翎裳完成。

  当李晚把法宝祭起,全身道纹,禁制融炼一体,结合成法阵之后,轰然一声,一股清明的灵光仿佛凭空产生,从法宝内部源源不断地涌了出来。

  这股力量非常强大,像是年份久远的补药,温和,醇厚,又不失雄浑,在李晚体内肆意流转。

  李晚感觉到体内鸿蒙宝气一阵翻滚,不由自主地被带动,贪婪地汲取着它们,连忙就地盘坐下来,转化为真元。

  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体内的真元似乎又壮大许多,甚至分化出一道,流转于灵田中。

  李晚心中一喜:“又增多了一道真元,我现在拥有六道真元了。”

  初时,李晚的真元只得一道,后来服食朱果,增加到三道之多,并且凭借清凝露品味妙境的作用,将之分化出来。

  然后,又在上次祭炼火云衣中,增加到五道之多,到了现在,已然达到六道,增长非常迅速。

  不过李晚也感觉,此后只怕会越来越慢。

  倘若再有汲取元气,首先会融入原有的真元,它们数量一多,想要填满,也将变得困难。

  不过李晚也相信,这只不过是多费数次汲取灵光的机会而已,只要自己还拥有器法同修,以器入道的秘法,又有炼制法宝的机会,迟早能够把体内的真元提升到九道以上。

  届时,就可以在体内凝成一团,步入返本还元的境界,也就是炼气后期。

  好一阵后,李晚满意地走出来,察看自己刚刚完成的杰作。

  这是一件短小的锦翎裳,缀满鲜艳的五彩孔雀羽,但却不仅仅是好看那么简单,它的上面,布设着足足七重防御强横的禁制,足以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李晚仿佛看见了一个年纪不大的豆蔻少女穿着它,显得娇俏可爱。

  这件锦翎裳,是南方某个宗门大派的长老订做的,看样子,是要送给自家的后辈。

  能够把足足七重禁制布设在这方寸之间,李晚也下了不小的功夫,此后更是利用自己的独门秘法,催运鸿蒙宝气把整体祭炼一番,因此,对这件法宝的品质较为满意。

  也只有这样的法宝,才能给他带来吸收灵光的好处,相比之下,随便祭炼的不染尘,就没有这般效果了。

  那把剑只是凭借材质特殊,才能成为珍品,采用的炼器手法,实际上并不高明。

  “就叫做孔雀衣吧,取什么名字并不重要,关键是要能够扬名。”李晚打量着它,心中暗暗说道。

  和取名相比,李晚对留下自己私人印记更加上心,早已利用在法阵枢纽处留下道纹的方法,留下了自己的独门印记。

  “来人啊,去请轮值长老来,今天场中的锦翎裳已经完成,可以交货了。”

  察看无误后,李晚喊了一声,向场中的属下吩咐道。

  前来查验的轮值长老,是一名莫姓的筑基修士,双方交接后,莫长老不禁抚着羽衣,惊叹道:“李道友果然高明,这么快就做好了。订做衣裳的洪前辈交代过,若是是炼成上品法器,可付六千灵玉,若是炼成珍品法器,可付四万灵玉,现在你将它炼成珍品,扣除成本七千,所得毛利是三万三千。”

  他给李晚算了一笔账,告诉李晚这一个多月以来的获利。

  “三万三千?那按照坊里的抽成规矩,我能得四成半,岂不是一万四千八百五十?”李晚说道。

  虽然这次花了两个多月才完成,但预定的时间,本就足有五个月,所以李晚依然可以得到额外的奖励。

  莫长老默算了一下,提醒道:“的确如此,不过你好像还欠坊里一些材料。”

  李晚这才想起,失笑道:“那就扣除吧。”

  他总共欠了坊里五千八百灵玉,这次扣除,便只得九千零五十,仍然是一笔巨款。

  不过连续炼制两件珍品法宝,李晚也感觉身体和jīng神都有些疲惫了,开口道:“我已连续炼制两件珍品法器,打算休息一阵,我记得,连续承揽工件,以前的轮休可以补上,现在我一共有四旬休沐,加上本月已有,就是六旬,可以暂时休养两个月时间?”

  就在李晚以为,莫长老会爽快答应的时候,却见他露出几分为难之sè。

  李晚奇怪道:“怎么了,莫长老,难道我算得不对?”

  莫长老尴尬道:“不,你算得很对,你炼制珍品法宝如此辛苦,休息也是应该的,不过,坊中近期任务繁重,工件积压过多,没有人承揽,我在想,能者多劳,你是否帮忙一下?”

  李晚怔了一下,随即想到,两个多月以前,自己就似曾听说过这事。

  天工坊这种地方,一件法宝的炼制,往往要持续数旬乃至数月,当时遇到的麻烦,到现在还没有解决,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他也感觉奇怪:“坊里不是有上百位炼器师吗,如果全力开动,这段时间至少也处理了上百件上品法宝,何以会有工件积压?”

  “这个……”莫长老面带豫sè,似乎在考虑着,该怎么跟李晚这个刚刚加盟的新人解释,“自然是有些许意外……你该知道,任职供奉的炼器师,都可以带酬外出云游,而几位炼器能手,又恰巧相继病倒,坊里总不能逼迫他们带病上工吧?只好请能者多劳,多多担待了。”

  “相继病倒?这病可来得真是时候啊……”李晚露出一丝揶揄的笑容。

  莫长老面上尴尬之sè更甚,却也只得紧咬住这一点不放:“流年不利,正是如此。话说回来,李道友究竟有何想法?”

  我们虽然碍于规矩,不能给你开出更多的抽成,但额外奖励,可是很丰厚的。你现在正处于炼气中期,想必早已尝试过天材地宝的好处吧,听说城里的如意阁,最近刚刚进了一批筑基丹,若是多赚几笔,说不定就能凑够钱买到了。”

  “筑基丹?”李晚一怔,没有想到,这莫长老支吾着不肯交代坊里的麻烦,却用这事来诱惑自己。

  李晚不得不承认,自己心动了。

  自己是想抽空休息没错,但更多的是jīng神上的疲倦,如果咬紧牙关苦干一阵,仍还可以坚持下去。

  为了早rì达到炼气后期,乃至于筑基,拼搏一回又何妨?

  不过沉吟一阵,李晚还是没有立刻答应,只把自己关心的事情提了出来:“那您倒是说说,都有什么样的额外奖励……”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