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危机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4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那是,大小姐做了很多事情,但做再多,也变不出珍品,绝品法宝来,这些东西,都不是普通炼器师能炼成的,更不要说,在法器之上,还有真器,宝器,甚至灵宝,道器。”刑同方解释道。

  “这么说来,还真应该笼络炼器大师,多造jīng品,多赚大钱。”

  李晚不禁感叹,他在这时,对大小姐生起几分好奇,不过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又不禁有些头疼。

  这天工坊倒是个赚钱的好地方,但如今看起来,人事颇为复杂,一不小心就会卷入漩涡。

  李晚问道:“话说回来,我现在究竟该怎么办?”

  刑同方道:“恐怕得低调一些,闷声发大财。”

  李晚皱眉道:“真有如此简单?那他怎么一来就针对我,好像有深仇大恨一般。”

  刑同方道:“说有仇,倒不至于,不过你进了他的作场,揽了他的工件,有些许敌意也不足为奇,可能是想借机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对手,好做下一步安排。”

  “下一步安排……刑道友,你话里有话啊。”李晚意味深长地道。

  刑同方幽幽地道:“你知道吗,其实你现在最大的不利,就是修为太低了,而且身无靠山,容易被对付。

  如果他们心怀忌惮,无论是打压排挤也好,拉拢收买也罢,都不会让你损失根本,但若不按常理出手,该怎么办?不要说这里是文明之地,就是在暾炎洞天,赤阳门的地盘,我们都照样能……你明白的?”

  “我明白。”李晚面sè难看,点了点头。

  的确正如刑同方所说,他现在最大的不利,就是实力低微,连自保之力都没有。

  斗智斗勇,也是要讲资格的,不是同一层面的人,谈何争斗?

  “若我有筑基修为就好了,至少可以驾驭遁光,驱使真器……不过,生而为男,岂可坐以待毙?总要想个法子,破解这困局才行。”

  施皓光听着他们谈论,安慰道:“也不要担心过头,这只是一个可能而已,还是最坏的可能。”

  “但也不能不防。”李晚笑了一声。

  “那就低调赚钱,努力修炼吧,还有,要取得坊里的重视,若你能不断炼制法宝,赚到大笔灵玉,谁敢对你不利?而且,以天工坊如今的现状,等你成了气候,两方都要拉拢收买你,就不会再是可以任意打杀的小人物了。”

  施皓光看到的,明显比刑同方更远。

  “你是说……”李晚听到他的话,不由心中一动。

  危机之中,往往蕴含着巨大的机遇,在这天工坊里面,也不例外。

  想到这一点,李晚心中顿时好受多了,原本有些混乱的思绪,也很快变得清楚起来。

  “多谢两位道友,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当务之急,就是一门心思修炼,才懒得理会什么明争暗斗。

  还有,修炼之余,也要在坊中显露手段,争取更大的重视,等到我成气候了,就不用再怕陷入漩涡,甚至敢主动跳进去拼搏取利,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好处,这是我摆脱普通散修身份的一个绝好机会,也是建功立业的机会。”

  心中有了成算,果然安定许多,李晚接下来的几rì,便不再多想,潜心修炼虚宝法印和鸿蒙宝气,以及融合器道的知识、经验。

  他还趁着休息的期间,饮下花钱买来的清凝露。

  清凝露果然不愧它的价钱,依旧是在清风,明月,空灵而又恍惚的意境之中,品味妙境,使得修为巩固,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就在这时,施皓光和刑同方也找到李晚,告诉了他一件事情:“我们没有找到你说的那侍女,会不会弄错了?”

  “应该不会错,你们可有仔细找?”

  “当然有,我们连当时安排杂役的主管都问过了,但没有记起当rì曾经安排过侍女。”

  “那还真奇怪了,我记得明明有的……”李晚听到两人回报,也是一头雾水。

  “话说回来,李道友,你究竟对人家做什么坏事了,如此念念不忘?”两人揶揄道。

  “哪有什么?”李晚不由得苦笑,“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多管闲事,既然找不到,那就算了吧,先带人把那些兽皮都硝制了,然后还要分拣孔雀羽,玉华石……告诉他们,明天我正式上工要用到,不可有误。”

  一件宝衣,有许多部分,其中不乏襟带,佩花之类的装饰之物,炼器师倘若不愿就手,可以不管,而这些往往就要由学徒完成。

  至于分拣材料,搬搬抬抬,甚至端茶递水,鼓风吹气,洒扫庭院这些事情,摆明了就是杂役来干。

  施皓光和刑同方嘿嘿一笑,便自去支使其他杂役干活。

  又过了一天,李晚正式以炼器师的身份上工,来到天工坊为他安排的专属作场。

  此时,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已经先行赶到,领着其他杂役料理炼器材料。

  虽然大家都是杂役,但天工坊分派到这里的几个,都听说了他们和李晚的关系,自然知道谁才是老大,都抢着来干。

  除了杂役之外,坊里还安排了四男一女五名学徒。

  这些也都是炼气前、中期的修士,因为只学得粗浅的炼器法门,无法胜任炼器师一职,只能打打下手。

  不过比起杂役,他们能干的事情多了许多,对材料的处理也jīng细得多,甚至不亚于炼器师。

  李晚见了学徒,对他们道:“几位道友,你们按照图样,把灵鹿皮先剪裁了。”

  几名学徒应诺一声,便去开工。

  李晚也没有闲着,来到里面隔间,找了块铁毡安置好秋水剑。

  原本他就有重新祭炼秋水剑的打算,如今见坊中形势复杂,自己又缺乏自保之力,不禁也生起几分危机感。

  既有危机感,除了提升修为,便是利用法宝,李晚身为炼器师,自然把主意打到了这把剑上面。

  这个隔间是炼器师用来休息的,里面当然不会有天工坊的监视禁制,正好做一些隐秘的事情,李晚也是打算,在这里把它祭炼一下,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使用了。

  “天外星辰铁,希望你真如典籍记载,能够发挥出神妙的功用。”

  李晚暗暗叹了一声,首先做的,当然是找来早已准备好的柄头,重新安装上去。

  这样的法宝部件在天工坊中应有尽有,也不费什么钱,但却确确实实,是法宝不可缺少的部分。

  安装了新的柄头后,李晚催运鸿蒙宝气,很快便将整个剑柄都熔炼一体,再也看不出丝毫衔接的缝隙。

  紧接着,李晚又把指头按在了剑身上的“秋水”两字铭文上。

  “从今以后,你就不再是秋水剑了,见你明光雪亮,连一丝灰尘都不沾染,就叫做不染尘吧。”

  心念一动,鸿蒙宝气如同火焰出现在了剑身上,先是把秋水两字抹去,然后又铭刻不染尘三字,整把剑就给李晚改头换面。

  不过以他如今的修为,也只能做到这一步。

  鸿蒙宝气不是不能融炼天外星辰铁,但也得李晚能够支撑得起巨量的消耗才行。

  有的时候,材料太宝贵,反而不利于法宝的炼制,这也是修为低下者难以成为大师的原因。

  李晚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于是暂时歇息,准备回复了真元再做进一步打算。

  又是几天,很快过去。

  李晚万分艰难,终于凭借着虚宝法印中学来的炼器手法,在剑身内部铭刻了一道以“剑气印”为基础的剑气禁制。

  其作用之一,乃是引导真元,凝成剑气,然后从剑尖激发出来。

  第二个作用,便是以剑气布满剑身,削铁如泥。

  这并不是什么高深的法门,只要修士达到炼气后期,返本还元的境界,都可以无师自通领悟到,当初凌师兄也曾在李晚等人面前展露过这技巧,效果出奇的好。

  以李晚等人当时的实力,身上又没有神兵宝甲保护,一靠近便剑气穿身,立刻死透。

  这种虚实幻化的剑气,也可以看作是剑身的延伸,足以配合高明的剑法施展,令人防不胜防。

  单单只是这一功能,便让它的威力大增,而且,以天外星辰铁的特xìng,以后还可以提升品阶,确实是一把不错的趁手兵器。

  李晚心中也暗暗决定了,等以后自己修为提升,就再把它重新祭炼一番,甚至要添加一些珍贵的天材地宝,炼成灵宝甚至道器,才不会辱没天外星辰铁这样的宝物。

  “铮!”

  密室中,李晚拔剑出鞘,催运真元,一道长长的剑气锋刃,当即凭空显露出来。

  李晚挥剑一斩,刷的一声,三尺之外的铁锭应声断成了两半。

  “好!有如此的威力,哪怕对手有上品法衣护体,都可以一刀两断,寻常的炼气境修士更加无法抵挡。而且,普通人只防着宝剑本身,却不会想到这是一件珍品法器,拥有化气成刃的威能,根本防不胜防。”

  李晚对这把经过祭炼的宝剑极为满意,提了起来,轻轻地抚摸着剑身。

  “若有机会,还得给自己和两位道友炼制一件宝甲,好在这里什么都不多,就是天材地宝多。”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