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工坊之争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69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荣长老!”

  “荣长老!”

  两名坐在厅上的炼器师也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门口出现的人。

  李晚转头看去,只见到一名华衣玉冠,丰神俊朗的中年男子,带着几名随从走进来。

  从众人对他的称呼,可以听出,这也是一名天工坊里的长老。

  “荣长老,好像有点印象,什么时候听到过?”李晚依稀记得,自己好像听过别人提起。

  他定了定神,目光转向云长老,看他怎么说。

  云长老干咳一声,道:“荣长老,我们正在听李道友申报承揽锦翎裳事宜,你可是对他所说有什么异议?”

  荣长老看了他一眼,在李晚对面坐了下来。

  几名随从也各自站在身后,看着李晚,这架势,就好像坐堂审问犯人一般。

  “李道友,莫非便是新来的炼器师?前些rì子,我正因病休养,不曾想天工坊又招募新人了,还未请教这位李道友何门何派,师承何人,有什么拿手技艺,竟然能让素来挑剔的大小姐也赞不绝口。”荣长老冷冷地笑着,yīn阳怪气。

  云长老面sè微变:“荣长老慎言,李道友是我天工坊炼器师,不是你家小辈!”

  李晚也眉头紧皱,道:“这位荣长老,敢问你在坊中何职何位,我乃坊中炼器师,莫非归你名下管辖?”

  “我为坊中长老,虽然不负责招募人手一事,但也有职权和义务对新人进行考校,督导,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例行公事问你一番而已。”荣长老悠悠地道,“刚才我的话,你还没有回答,你要用五彩孔雀羽,却又不经百炼真露浸润,究竟是何用意?”

  “怕是要叫荣长老失望了。”李晚并没有理会他的咄咄逼人,只是道,“晚辈所承秘法来头不小,不能随意向人吐露,而其所用之法门,也非泛泛之辈所能理解,考校,督导什么的,还是免了吧,等我把这件锦翎裳炼出来,荣长老自然会知道,不用百炼真露也一样能炮制五彩孔雀羽。”

  李晚继承《器宗大典》,时时融合远古器宗前辈高人的心得,经验,无形之中,也在器道一途建立起了强大的自信,决不容许被人践踏,轻视。

  荣长老听到,俊朗的面容上,果然浮现出一丝yīn霾:“好,好,我倒也想看看,大小姐特意招收进来的炼器师,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他说完这句话后,就站了起来,连招呼也不打一声,转身离开。

  云长老看着他们几个,面sè铁青,但却始终没有再开口多说什么。

  “云长老,刚才……”李晚疑惑地看向他。

  “他就是荣长老!”云长老看向李晚,带着些许歉意,“真是让李道友见笑了。”

  “我到现在还一头雾水,我好像没有招惹此人?”李晚见云长老对自己态度较为和善,而且对此人也不甚待见,打蛇随棍上地试探道。

  云长老道:“你试炼之时,进的那个作场便是他的,他承揽了火鳞锦裳,炼至半途却又因病告休,可能是听说了你来,有什么误会吧,这都是坊里安排不周,稍后我们会想办法帮忙化解的,还请不要在意。”

  “还有这种事情,怎么不早说?”李晚惊讶地道了一声,心中却暗叫晦气。

  他隐隐感觉,自己陷到什么事情当中了,但幸好刚才机敏,一句“所承秘法来头不小”,就堵住了别人试探,还隐隐有扯着虎皮作大旗,故布疑阵的效果。

  单凭这一句话,短时间内,对方应当不敢耍弄什么手段,不过时间长了也难说。

  “我们也没有料到会这样,真是抱歉了,不过李道友你不必在意,坊里自有规矩,他也管不到你头上,些许风言风语,就当作耳边吹风吧。”

  “若真管不到我头上,叫我当耳边风也成,不过若是闹出别的事情,那我也丑话说在前头,请恕我不奉陪了。”李晚毫不客气地道。

  “绝对不会,这点李道友可尽管放心。”云长老连忙说道。

  好端端的商议,就此被荣长老搅黄,云长老似乎也担心李晚生气,并没有再多问什么,爽快地通过了他的所有申请。

  反正所用材料价值不超过万枚灵玉,就算出了问题,也有赔偿的条例,还有各种善后措施,没有必要让人觉得受到刁难。

  回到jīng舍,施皓光和刑同方已经等在那里,问李晚情况如何。

  李晚想了想,把荣长老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两人是他在此地仅有的交情,大家合计合计。

  “天工坊怎么安排的,居然会整出这等破事,不过看起来,不像是那荣长老针对你那么简单,他一个长老,也没有必要针对你这新人,你可能是落入到坊主一派和长老们的争端去了,他借机来看你。”刑同方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李晚和施皓光都来了兴趣:“究竟怎么回事?”

  “我也是听人讲的,不知是真是假。”刑同方沉吟道,“听说最近几年,坊主身体越来越差了……”

  原来,天工坊建立多年,一向都是由坊主一脉世代传承,已然为世家产业,但在发展的过程中,为了应付危机,以及拉拢人才,分出过不少权利,长老一方所得越来越多,不可避免出现尾大不掉的现象。

  本来坊主一脉,毕竟是天工坊的拥有者,又坐拥地利,占尽各种优势,但近几代以来,外来长老也开始生根发芽,开枝散叶,布下子孙学徒,无限棋子,逐渐反占上风,而这一代坊主却在一次炼宝之中意外中毒,直到现在仍还身染沉疴,坊主一脉的势力,也逐渐由此衰落下去。

  到现在,坊主一脉已经只能靠着大小姐一人支撑。

  “说起这个大小姐,那可真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奇女子,她年纪轻轻,便已筑基,在金丹大道有杰出的天赋,但为振兴家业,毅然改投器道,成为一名炼器师,她这是等于押上自己的道途前程,与那些长老争夺,光是这份决心,便赢来不少支持,后又革新工艺,改动分红,增加创收,听说天工坊如今实行的抽成和奖励措施,还有管理天材地宝,分发销售的办法,甚至是我们前阵子应募的帮佣,都是她一力所推行,一下就赢得了上下杂役、学徒,甚至各方散修的支持,也保住了自己的家业,真可谓是力挽狂澜。”

  “竟然还有这种事情?”李晚闻言,当真是吃了一惊。

  炼器之道,艰深晦涩,本来就不是寻常之人所能涉足,但这位大小姐,却敢押上道途前程去学,这份勇气,首先便已难得。

  然后,又是革新工艺,又是改动分红,在天工坊的关键之处阔刀大斧地进行革新,增加创收,这份格局和手腕,当真非同一般。

  “她所着手处,都非炼器本身,但对整个法宝炼制、销售,却有莫大的帮助,而且增加了创收,也等于是把握住了天工坊的命脉,这个年头,谁会跟灵玉过不去呢,纵然是敌手,也不敢出手搅乱她这一盘好棋。”

  李晚也是现在听刑同方解释才明白,要和这些长老争夺,首先要到手的,就是天工坊本身的实际控制,然后,就是争取创收,恩威并施,方可一举掌控全局。

  但这说来简单,身处局中之人,又有几个有这般的高瞻远瞩,有这般的手段魄力?

  连李晚这个外人听来,也不由得心驰神往,暗生敬佩。

  “炼器师要炼器,没有天材地宝怎么办?都是由坊中执事各处去收罗,炼器师要贩卖法宝,没有销路怎么办?也要靠坊中执事打响名头,联系主顾,甚至是丫鬟杂役的服侍,弟子的代劳,材料的加工,都需要有人打点……这些种种,无法忽视。

  现在的年代,早已经不是几万年前,几万年前,法宝都是修士自用,或者赐予晚辈的,从来没有贩卖一说,前辈高人为炼制一件,游历天下到处收罗天材地宝,穷尽毕生之力都有,但现在,哪个宗门大派订制法宝,不是一下就成千上万件?哪件真器宝器,不是在拍卖行卖出十万百万天价?

  大小姐顺应天时,大势,改变整个天工坊的格局,使之不再是以前那个旧式作坊,如果手下再有几名杰出的炼器大师,能够压得住长老那一方,那就真是如虎添翼了。”

  “这倒是。”李晚听完,也不得不感叹刑同方说得对。

  古今时局,毕竟有所不同,古代修士的一些做法,在如今修士看来,已经不合时宜。

  炼器高手……不要看你炼器本领高明,没有坊里为你准备材料,没有天工坊揽来订单,没有主顾……炼什么法宝,怎么炼,炼出来卖给谁?

  这些问题,都是大小姐一手解决的,怪不得连那些想要抢班夺权的长老们,也不得不臣服。

  “等等,你的意思是,现在大小姐就缺炼器大师相助了?”李晚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