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暴利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7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你怎么样?”

  李晚猛地回过神,捧起大小姐的手一看,只见细嫩白净的柔荑上,两排牙印清晰可见,鲜红的血从伤口渗出来,显然是伤得有些深了。

  大小姐面sè蓦然变得一片绯红:“没事,我没事。”

  李晚皱眉道:“你都已经受伤了,还说没事,真是抱歉,我在想着东西,一时没有注意到。”

  大小姐相信李晚这句话,因为她见多了沉迷此道的炼器高手,一入神,什么也不理会,刚才的确是无心之失。

  “真的没事,我……我先走了。”

  大小姐深深吸了一口气,竟然很快强自镇定下来,她不动声sè地抽回手,然后逃也似的匆匆离开了。

  “记得上点伤药。”李晚叹息道,却没有阻拦。

  “她应该是坊里的侍女,下次再见面,再补偿她好了。”李晚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暗暗想道。

  这事发生得太突然,他连她的面容都没有看清。

  这个小意外发生后的不久,公输元来到作场,神sè有些古怪地对李晚道:“李小友,听说你已经把火鳞锦裳做好了?”

  李晚道:“不错,它就在这里,你可以验收一下。”

  公输元道:“职责所在,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便拿起了桌上的火鳞锦裳,仔细端详起来。

  亲眼目睹,跟利用法阵暗中窥视截然不同,最大的感受就是,那股温暖如chūn的生命律动,蔓延而出,哪怕是对器道一无所知的门外汉,也可以很清楚地判断出,此物非比寻常。

  而当他利用品鉴法宝的方法试探一番之后,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深深的惊叹。

  “果然是珍品法器。”

  李晚炼制的这件法宝,品级在珍品,而且内里禁制,法阵,尽皆满足主顾所需,甚至比坊中所定的图谱还要更好,完全没有辱没所用的天材地宝。

  “既然是珍品法器,那我应该通过考校了。”李晚问道,“可以成为贵坊炼器师了吧?”

  公输元笑道:“那是当然,李小友能够加盟我们,实在是本坊的荣幸。”

  李晚听到,也是暗暗高兴,进入这天工坊,总算有了个谋生立业的差事,可以安心修炼了。

  公输元问道:“按照规矩,你可以给这件火鳞锦裳取个名字,坊里把它交给主顾之时,也会顺带作一番宣扬,好打响名声,不知道,你可有了腹案。”

  炼器师的名声,源于自己手艺,炼制的法宝越好,也越多人追捧。

  但按照不成文的规矩,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扬名,也不是什么法宝都能拥有名字,一般来说,得要炼制出珍品和绝品法宝才行,而绝品法宝太难得,所以,基本上都是珍品。

  珍品法宝,也由此而得了个别称,叫做名器。

  这个规矩流传已久,李晚自然也知道,笑道:“此裳叫做火云衣,我已经在内里法阵留下自己的独门印记。”

  公输元听到,吃了一惊,再以神识探询,果然发现,这件法宝的法阵枢纽处,留有一道不明道纹,认真辨认,赫然如火焰流转,烙出李晚两个大字。

  这些道纹不是随意添加的,稍有偏差,就会破坏法阵的效果,使得整件法宝报废,一般的炼器师,只能在法宝表面铭刻名字,或者用其他方法叠加道纹,甚少有融入法阵之中,更不要说烙在枢纽之处,和整件法宝结合一体。

  但这种手法,也是最显手段的,公输元并不知道,里面甚至蕴含一丝鸿蒙宝气,天下地下,也就只有李晚这个得到《器宗大典》的有缘人才能做到。

  “小友果然手段高明。”公输元看得不甚明了,但感觉着道纹中传出的奇异气息,心中不禁也是深为感佩服,暗暗想道,李晚这个名字,只怕很快要传遍天南内外了。

  “好吧,这件火云衣,我就先收着了,我带你去办理入坊事宜,随我来先领了酬劳再说。”

  李晚跟着公输元,很快就拿到了自己的第一笔酬劳。

  “按照坊中的规矩,炼制这件火鳞锦裳,毛利三万,本身的品质是珍品,你可以从中抽取三成所得,再加上提早完成,坊中奖励你五成利,总计四成半,也就是一万三千五百灵玉。”

  李晚从入坊到炼制完成,总共过去一个月,四旬上下的时间,居然得到一万三千五百灵玉,简直可以说是暴利。

  而且这是可以长久稳定的营生,不比当初杀人夺宝,只要他在天工坊一直干下去,还有的是大赚特赚的机会,足够买许多天材地宝修炼了。

  李晚听到,不禁也露出一丝喜sè,从公输元手中接过袋子。

  “灵玉太多了,不便携带,我给你换成同样价值的玉晶,反正也是一样用。”公输元解释道。

  李晚随意查看了一下,果然不差,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

  公输元道:“接下来的几rì,我会尽快给你安排专属作场,打造印信,你也可以趁机休息一下,连着炼器一个多月,也该累了吧,一个月后再开工也不迟。”

  炼器并不是轻松活计,虽然暴利,但也不可能一年到头不停开工。

  而且,炼器师本质上也是修士,不能耽误了修炼。

  但公输元不知道,李晚修炼鸿蒙宝气,炼器就等于修炼,对这劳累倒不怎么在乎。

  虽然炼制火鳞锦裳花了一个多月时间,但他感觉,自己jīng神还很足,可以继续下去。

  于是他道:“不用休息那么久,尽早给我安排开工吧,不是说坊里现在正缺人手吗,我虽然初来乍到,但也想尽一份力。”

  其实,尽力是假,赚钱是真,李晚如今已经见识到了炼器的暴利,早点开工,可以早点赚钱。

  公输元怔了一下,没有想到李晚兴头这么足。

  其他炼器师,几个月赶工下来,可是劳累得很,都闹着要休息,他反倒好,给时间休息也不要。

  “那好吧,不过再赶也不能累坏身子,不要太勉强……”

  两人接着又再谈加盟天工坊之事,李晚从即rì起,正式成为天工坊的炼器师,每月供奉八百灵玉,督导学徒,计件抽成,还可以享受天工坊的专人服侍和保护。

  然后,公输元又带李晚前往天工坊给炼器师们安排的jīng舍别院,准备入住。

  李晚突然想起一事,问道:“我有朋友在这城中,我现在已经成为炼器师,可不可以招募他们入坊帮工?”

  公输元道:“当然可以,只要不耽误坊里安排的任务,一切都由你。”

  每位炼器师都有自己专属的作场,在那作场中,炼器师就是场主,享有一切权利,他要用谁,也没有人过问。

  李晚得知,欣然道:“那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去把他们找来。”

  天工坊给炼器师们安排的jīng舍,在山腰一侧,居高临下,可以俯览整个城寨,而且还有仆人服侍,一应用度,由坊中支付,可是比自己花钱舒服多了。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李晚第一时间就想到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

  公输元道:“不用来回奔波了,告诉我一声,他们在哪,派人去通知就是。”

  李晚想了想,把大院的地址告诉他。

  当夜,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怀着几分忐忑,进了天工坊jīng舍,结果一登石阶,便见李晚站在山道旁,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二人。

  “李道友,你真成天工坊的炼器师了!”

  “施道友,刑道友,难道这事还能有假不成?”

  “哈哈哈哈,说错话了,说错话了,这事可没有假。不过,还真是叫人意外啊。李道友你这次进得天工坊,那是一遇风云便化龙,我们都得靠你多多照拂了。”施皓光和刑同方由衷高兴地道。

  这不但是替李晚高兴,也是替自己高兴,因为他们沾上光了。

  “前阵子正好买了几坛好酒,我们都带来了,走,我们哥仨进去好好喝一场,不醉不休!”

  好好庆祝了一场之后,第二rì,李晚让施皓光和刑同方两人随着坊里执事去看作场,自己则下了jīng舍,再次来到如意阁。

  如意阁的厢房中。

  “方管事,我们又见面了。”

  依然是上次的方管事接待,看见李晚,不禁怔了一下:“尊客大驾光临,不知有何需要?”

  李晚笑了一声,豪爽地道:“好说,我要两瓶清凝露。”

  两瓶清凝露!

  方管事吃了一惊,这可是要花一万枚灵玉,看李晚的模样,只是一名炼气境界的散修。

  “这个……”方管事迟疑起来。

  “快快拿来,我等下还有事要办呢。”李晚掏出玉晶,交给方管事。

  方管事神sè一变,连忙露出笑容,道:“尊客稍等,我马上就叫人取来。”

  有钱就是不同,李晚连屁股都没有坐热,很快就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看着装在瓶中,山泉一般的清凝露,李晚满意之极。

  根基稳固,又有天材地宝,他有信心更进一步。

  “一开始弄个几千灵玉都要拼死拼活,但现在,顺手修炼,还能赚大钱,再也不用担心生计没有着落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