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震惊和误会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07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李晚如今一穷二白,修炼要灵玉,食气又要灵玉,想来想去,只有托身天工坊,才能满足自己修炼所需。

  而要托身天工坊,首先就要通过这考校,证明自己乃是货真价实的炼器师,能够独力炼制法宝。

  他也不想浪费时间,等杂役、学徒退下之后,立即开工。

  首先做的,就是打开图谱,看看这火鳞锦裳,究竟要做成何等模样。

  这张图谱,是由天工坊提供,上面已经详细记载了主顾的要求,乃是用火鳞金鲤的鳞片缀入兽皮,做成一件锦裳。

  这是衣饰宝甲之属的法宝,而之所以采用这种火鳞金鲤的鳞片作为主料,目的乃是为御寒。

  “御寒?”

  李晚轻咦一声,却是想到,这主顾八成要去什么极寒之地寻幽探秘,没有这种锦裳,不甚方便。

  还有两成可能,是主顾身负隐疾,需要靠它散发出来的火行元气时时温养。

  李晚无心探究这些,反正图谱已经注明,需要加持何种道纹,布置何种禁制,达到何种效果即可,一切按部就班。

  “要求拥有至少珍品以上法器水准,火行元气要布成周天环绕之阵,游转全身,达到温养之效。”

  “火鳞金鲤蕴养的妖元,要全部去除,不能留有一丝。”

  “鳞片独有的腥气,也不能留。”

  “越是坚韧越好,能够抵挡刀剑斩杀,还要能够卸力,抵挡巨力撞击。”

  ……

  李晚耐心看完这图谱之后,心中稍定。

  “这主顾的要求倒真简单,除了这些之外,就是款式和装饰要求,不过这些都是凡人裁缝可以做到的事,炼器师乐意顺手而为,可以亲自剪裁,若不乐意,交给学徒也可以。”

  李晚盘算一番之后,很快胸有成竹。

  不过,他的目光落在桌台上的半成品,眉头又不由得紧皱起来。

  “我李晚虽然是散修出身,但继承器宗道统,也为一宗传人,难道真要给人收拾残局?而且此人手法,看起来还不是十分高明。”

  不知为何,心中隐隐有一股傲气,让他非常反感这物。

  又再思索了一番,李晚毅然决定,抛开这件半成品,自己从头来过!

  炼制法宝,天材地宝乃是必不可少之物,往往炼制一件法宝,就需要准备两件乃至数件份量,以备不时之需。

  这件火鳞锦裳,其他材料倒还好说,关键是金鲤鳞片耗费甚多。

  天工坊准备了足足一箱,有近二千片之多,但炼器师水平高低不一,在鳞片上铭刻道纹之时,若是炼成,则可缀于软甲之上,而若失败,只好弃置不用。

  李晚也不知道这半件是谁制作的,每炼成一片,便要废去三片左右,弃置的下脚料堆满了桌下。

  按照这种炼法,箱中的鳞片倒是够用,甚至可以多出小半,不过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凑够一件。

  但李晚自信,只要自己省着点用,不要说多炼一件,就算是两件,三件,也足够了。

  关键在于,炼制的时候要一次成功,不费材料。

  《器宗大典》里面,记载的乃是远古器宗万千年来的传承,继承的乃是最初一批器道高手的道统,更有阖派上下,无数天才高手经验……这些种种,都给了他绝对的自信。

  于是他拂了拂衣袖,在桌前坐下。

  既然要重新制作,李晚也不打算采用原本的图谱了,他取过桌边的纸墨,开始画符,布设禁制。

  其中半数甲片的编缀,依旧采用原样,但关键部分的禁制,已然面目全非。

  这在《器宗大典》中,正好就有相似的现成法宝图谱,其设计之jīng巧,手法之老到,远远不是天工坊这张所能比拟。

  李晚采取其中部分思路,转接到这件火鳞锦裳上,自信可以把整件法宝的品级都拔高几分。

  ***

  “他开始了。”

  天工坊中,一处密室里。

  如水帘般的光幕摇曳,上面有人影显现,竟是李晚在作场中伏案挥毫的模样。

  作场是炼宝之地,各处都设有法阵,禁制,除炼器师休息的静室之外,其他大多数地方,都处于监视之中。

  此刻正有几个人影围着光幕观看,当中的一个,赫然就是大小姐。

  “公输长老,云长老,莫长老,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刚刚才从作场回来,没有见到。”大小姐悦耳的声音传了出来。

  “大小姐,他也是刚刚才动手,你没有错过什么,不过有些奇怪,竟然是伏案作图,难不成他想重新构画法宝图谱不成?”公输元说了一声。

  大小姐闻言,美眸中也不禁掠过一丝奇异之sè:“他刚才就在做这个?”

  众人皆无言以对,他们也看不出来,李晚究竟想干什么。

  不过众人都很有耐心,继续看了下去。

  一个时辰之后,李晚似乎终于画好新的图谱,摆在一边,拿起鳞片开始炼制。

  这一出手,却是叫人再吃一惊:“你们看,他用的是哪家哪派的法门?”

  几名长老模样的修士,面上露出几分惊讶之sè。

  炼器法门,多为内在功法,自然很难偷学,不过,如果有见多识广,经验丰富之人,通过表面的手法,认出对方传承来历,说出些许名堂来,难度就低了许多。

  但这几名长老自认炼器高手,见到李晚出手,却如坠云雾,什么门道也看不出。

  这实在让人吃惊。

  不久之后,公输元再次轻咦一声,面上浮现几分不可置信的神sè:“他……他好像没有弃置废料?”

  “好像是……”

  人群中传来一阵sāo动。

  光幕中,李晚一个接一个,炼制手中的鳞片。

  他要在这些鳞片中,按照要求铭刻道纹,然后按照图谱指定的法阵排布起来,缀在软甲之上,剪裁成裳。

  天工坊的炼器师们,早已在当初接手之时,就确定最终需耗三百五十三鳞片,每一鳞片所刻道纹,炼法,尽皆因部位有所不同而略带差异,要求极为jīng细。

  按照先前荣长老的手艺,每rì完成两三片,再花费一段时rì排压,编缀,祭炼,需要小半年时间。

  这个时间,还包括了不少报废材料的炼制,实际上,每rì需要炼制十片左右。

  这是最难,也是最繁琐的一步,偏偏还不能由凡人杂役代劳,端的是费时费力。

  但在李晚手中,这份苦差却变得轻松写意,只见他手握鳞片,略为端详,认定需要完成的道纹之后,一道摇曳如火的紫焰在掌中涌现,然后鳞片变软,隐约有光华流转,似鸟非鸟的道纹便出现在鳞片中,随着紫焰的消失渐渐隐没。

  百息不到的时间,他便刻好了道纹。

  不同部位的鳞片,需要的形状不尽相同,李晚接着又再接着融炼,进行锻造。

  又一个时辰过后,密室中所有人都已经看呆。

  一开始他们只是惊奇,但现在,却已变成震惊。

  “这……这……”

  “他已经炼制四片,无一报废!”

  “怎么可能会有这等娴熟的技艺,莫非他打娘胎里便学炼器,还专门处置这种鳞片不成?”

  紫焰是什么,在场几名长老看不出门道,反而没有过多的感触。

  真正让众人动容的,是李晚超乎年龄的自信写意,异常老到的炼器手法。

  其举止之间,深具宗师风范,不要说众人都自愧弗如,甚至远远超出他们所见过的高明人物,这简直已经无法想像。

  一个人想要让别人自愧不如简单,只要水平远远超出他即可,而要超出整个交际的层次,那就完全不是同一层面了。

  “莫非此人……是灵宝宗真传弟子!”

  “灵宝宗?”

  大小姐听到,冷艳的面上也不由泛起一丝诧异。

  灵宝宗,乃是当今天下最大的器修门派,俨然有统领天下器修的气象。

  它在器修一道的地位,和丹道的丹仙门相仿,都是十大宗门级数的霸主。

  哪怕天工坊只是天南之地的一处坊场,也曾接待过不少器道高手,而这些高手,或在灵宝宗的道场听过经义,或结识宗内高手,或得过传自灵宝宗的秘籍,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感到震惊之余,几名长老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这个可能。

  但也有人质疑:“他这么年轻,修为又低……怎么可能是真传弟子?”

  “莫长老此言差矣,器道修士不比其他,更注重的是天资和悟xìng,只要在此道有足够天赋,炼气境纳为真传弟子又有何不可?”另一名长老说道。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众人,不由深以为然。

  大小姐突然道:“不管是否出自灵宝宗,此人行状,已然深具高手风范,绝不会是无名之辈。公输长老,你稍后想办法去打探一下他身份来历,云长老,莫长老,你们商量一下,看用什么条件才能留下他……还有,这件事情,绝不能让荣长老他们知道!从今天起,这间密室暂时封存,除我之外,其他人都不要进了,如果有人问,就说是我下令的。”

  大小姐的语气充满了不容置疑,几名长老却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闻言都躬身为礼,齐齐答应。;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