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考校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08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天下间万器万物,唯我独尊,果然不愧是器宗,果然不愧是只有宗主才能修炼的秘法。”

  李晚明白了这门功法对自己的意义,不禁激动地站了起来。

  现在他才知道,如果不能克制万千法宝,不是真正的器宗。

  不能器法同修,以器入道,也不是真正的器宗。

  也难怪,远古器宗会挑选这门秘法,作为宗主传人专修。

  但就在这时,李晚突然又是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间,却发现,**一片。

  “神识玉简呢?神识玉简哪里去了?”

  不好,自己全身上下法宝,还有如意囊,都被融没了,神识玉简也在里面!

  李晚这一回,面sè都绿了。

  幸好他很快就发现,这是虚惊一场。

  虽然身上法衣和如意囊都融没了,但神识玉简还好端端的,掉在地上,没有丝毫损毁。

  这倒是他关心则乱了,留下《器宗大典》的前辈也不是傻瓜,哪里会考虑不到细节之处?

  要是如此重要的传承之物能够轻易毁去,这天下间,起码得有十倍以上秘法失传。

  李晚又看了一下秋水剑,结果发现,它也没有太多损伤。

  “真不知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两样都还好端端的,但其他东西都没有了。”

  对此,李晚也只能感叹自己运气不好。

  从静室回到房中,李晚找了一身衣服替换,但没有了如意囊,只得厚着脸皮向施皓光要了一个。

  还好当初他们弄到几个,手头还留有备用,而如意囊这种东西,一般都是贴身藏着,没有被赤阳门人搜身检查就行。

  几天之后,密室中。

  一团摇曳如火的宝气,包裹着一块铁锭,李晚两手虚托,掌运真元,以炼气中期,动静相宜的搬运之法,cāo纵着它不断翻转。

  宝气带着丝丝紫意,如水似火,表现出了神异的特xìng,一个个道纹虚影仿佛游鱼,在气团里面显现,正随着他的心意融入其中。

  很快,铁锭便化为铁水浮空,然后拉长,变薄,逐渐凝成一把小巧飞刀的模样。

  刀刃之上,有寒光闪烁,两面都铭刻着道纹的印记,一看就显得锋利之极。

  “噗!”

  突然,飞刀尖刃朝下,跌落下去,一声沉闷的轻响过后,便直接插入了地砖。

  李晚面上顿时流露出几分喜意:“成功了!”

  这几rì来,为免重蹈覆辙,他躲起来苦修《鸿蒙宝气》。

  如今看来,这把普通凡铁锻造的飞刀,已然成为一件真正的法宝,能够穿金洞铁,锋利无匹。

  “这宝气果真不愧是宗主才能修炼的无上秘法,连秋水剑上的天外星辰铁都可以融炼,更不要说这区区凡铁。

  鸿蒙宝气的确能够融炼天外星辰铁,虽然这融炼起来,很难,很慢,连一粒芝麻大小的铁粒析出都要费大半天才能做到,但这也是李晚现在修为浅薄的缘故。

  如果将来他修为高深了,一定可以一口气销蚀掉,不过眼下,用来炼制凡铁,已经得心应手。

  李晚估摸着,炼制那火鳞锦裳,应该也足够。

  火鳞锦裳的材料,主要是那妖兽鳞片,李晚这几rì查阅了《器宗大典》,知道那是一种名为火鳞金鲤的妖兽身上之物。

  它融炼起来,比天外星辰铁容易得多,而且还可以分片,以李晚如今的修为,完全足以应付。

  又过了一天,李晚准备妥当,再次前往天工坊。

  “李小友,现在才过去六天,你就来了,事情都办好了?”

  看到李晚回来,公输元显得有些高兴。

  他还怕李晚是个骗子,到时候,坊中的事情不好办。

  李晚道:“都办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检验自己修炼的成果,也是破釜沉舟,尝试一番。

  “随时都可以开始。”公输元见他如此积极,也没有推辞。

  他让李晚稍等,即刻便去召唤杂役、学徒,准备先带着他熟悉环境。

  这件事情,也像一阵风般,很快传遍天工坊内外。

  得知有新来的炼器师应下考校,一些坊中的学徒、杂役纷纷赶来围观,但却只见到,公输元带着李晚和一群人进了作场,然后砰的一声,关上大门。

  “那小子是谁,莫非就是新来的炼器师?”

  “大小姐不愧是大小姐,居然闷声不出,就从外面请了位炼器师回来,要把荣长老架空,荣长老听到这件事,也不知道会是什么表现,会不会气得嘴巴都歪了?”

  “不管怎么说,这次有好戏看了。”

  众人议论纷纷。

  “都挤在这里做什么,不用干活吗?谁不想干了,不想干的就给我走人!”

  就在大家议论的时候,突然有两个身穿华衣的年轻修士走了出来,其中一人板着面孔,怒声吼道。

  “不好,黑面神来了。”

  “不要被他揪出错处,快走快走。”

  众人见到,轰然一下,全都作鸟兽散,转眼之间,就跑了个干干净净。

  “一群贱骨头,整天就偷jiān耍滑,别让我抓住把柄,不然整死你们!”

  年轻修士看着逃散的人群,面上浮现一丝怒sè,狠声骂道。

  “师弟,师尊这次故意称病,似乎惹恼了大小姐啊。”另一人有些担忧地说道。

  “师兄,师尊的话,你也不听了吗?”面带怒sè的年轻修士道。

  师兄苦笑一声:“师尊有命,我等做弟子的岂敢不从,但大小姐真不是一般人,我就怕师尊他老人家颜面有损,这又是何必呢。”

  师弟冷哼了一声:“不是一般人又怎样,再怎么说,还不是小娘皮一个,师尊乃是天工坊的老人,如今又已成为长老,还怕斗不过她?也就是那几个老顽固太把以往的规矩当回事,现在坊主已经不行,还有什么好拥戴的。”

  师兄面现尴尬之sè:“都是前辈的事情,我们做晚辈的,最好不要多说……”

  师弟闻言,冷哼一声,但却没有再继续讲下去了。

  他转向紧闭的作场大门,面现yīn郁:“这个小子,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敢接手师尊不做的火鳞锦裳,吃了熊心豹子胆!”

  师兄有些担忧道:“敢为人所不为,必有其能,怕是来者不善啊。”

  师弟冷声道:“不管怎样,我们也得尽快把这件事情禀报师尊。”

  “哎!”师兄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

  李晚进了作场之后,由公输元亲自给他交代天工坊的规矩,又让他见过负责照顾起居和协助炼器的杂役、学徒,交代出入口令,通行腰牌。

  公输元道:“你现在的身份,是我们天工坊的试工器师,制作火鳞锦裳期间,只能留在作场,不能离开,不过起居饮食,都有仆役照顾,你也不用cāo心,要是惯用什么工具,还有炼器需要的天材地宝,可以签写呈条,让人取用。”

  “这些饮食和食气用度,都是坊中供给,已成定例,你可以尽取所需,但不能浪费,若是浪费,就要取消甚至双倍加罚了。”

  炼器师在作场中,权力相当大,哪怕李晚现在是试工器师,也可以享用一部分,甚至还有宗门弟子一般的月例补贴。

  “既是如此,每rì给我一枚益气丹就行了,这个没有超额吧。”

  李晚心不在焉地应付几声,没有多说什么。

  他现在只有两个结果,要么顺利完成火鳞锦裳,成为真正的炼器师,要么技艺不jīng,没能完成,被当成骗子打出去,严重一些,甚至丧命在此。

  公输元不知李晚想法,道:“益气丹可以,每rì一枚,一个月下来,也就相当于一百五十灵玉用度,尚在定例之内。这是你暂时用的授印,还请妥善保管,如果通过考校,我们会给你专门制作一方私人宝印作为信物,到时候要收回。”

  他递了一方印玺给李晚,李晚接过一看,上面的落款是天工坊印,并不是自己的名字。

  这也很好理解,毕竟自己还不是正式炼器师,是否加盟,也还未定,只能给这临时用的印玺,想必权力也有限。

  公输元交代完毕之后,便告辞离开,让李晚留下开工了。

  李晚想了想,第一件事情就是驱散杂役、学徒。

  “你们都先下去吧,若有事,我会摇铃召唤。”

  他暂时用不上这些杂役、学徒,也不想让他们盯着自己干活。

  虽然暗处还是有人监视,但总算眼不见为净。

  跟着一起进来的杂役、学徒闻言,恭敬道:“是。”

  “这下可真是骑虎难下,不管那么多,还是开炼吧,只要把这火鳞锦裳完成了,以后吃香喝辣,什么都可以不用愁,要是完成不了,耗费的材料只怕要我赔偿,如果赔偿不起,小命都难保。”

  李晚面无表情,转身向桌台走去。

  他并没有注意到,在一群杂役、学徒中,有一名衣着朴素的冷艳女子一直低垂着头,不引人注目。

  直到李晚开口让众人退下,转过身去,她才把头抬了起来,一双清亮的美眸带着好奇,注视着他的身影。

  这侍女打扮的冷艳女子,竟然是大小姐。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