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应募炼器师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95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公输长老可有异议?”

  大小姐的声音从珠帘背后传了出来,似乎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意味。

  “这种年纪,修为,也敢来应募炼器师,不是狂妄自大,就是有真本事,若是前者,我们不必与他客气,若是后者,更不必拘泥于常理。”

  “话虽如此,可是……”公输元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苦笑道,“那可是有望成为珍品的法器啊,要是那人不学无术,把它弄坏了如何是好?”

  “这件锦裳是梅山铁手仇前辈订做的,不按时交收,绝品也没用。”大小姐淡然道,“姑且一试又何妨?如果成功,自然皆大欢喜,如果失败,把他交给仇前辈就是。难不成,我们还能找告病的荣长老扛下此事?”

  公输元怔了许久,方才想通其中关窍,不禁一个激灵:“大小姐英明!”

  “英明什么,不都是被迫无奈吗?你去准备一下,稍后我也去看看。”

  “是,大小姐。”公输元拱了拱手,神sè有些复杂,退了出去。

  “哗啦……”

  就在公输元离开之后的不久,珠帘被人拨开,一个身穿黄裙,头戴珠钗的冷艳女子走了出来。

  她望着房门外的庭院,若有所思。

  ***

  坐在另一边房中等候的李晚,很快见到公输元回来。

  公输元向他告歉一声,神情略带尴尬:“李小友,你的诚意我们已经知道,不过规矩不可废,若是有意加盟,还得通过正式的考校才行。”

  李晚道:“此乃天经地义,何须多言,公输长老尽管吩咐就是。”

  公输元轻咳一声,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这次考校,按例是让李小友亲自动手炼制一件法器。李小友也应该知道,身为炼器师,最根本的就是手上的本领。”

  李晚看他神sè不对,不由微怔:“贵坊要让我动手炼制的是什么,公输长老不妨直言。”

  “是火鳞锦裳。”公输元终于说了出来。

  很快,李晚就知道公输元为什么吞吞吐吐。

  这件名为火鳞锦裳的法宝,并不是普通之物,而是一件尚未完成的珍品法器。

  公输元把他带到坊中一处独院,这独院四面都是高高的围墙,围墙外面,修士气息频现,似乎有一伙人马随时在附近巡逻,守护。

  李晚又隐隐感觉到,四周的地面埋藏着许多灵石,布成阵基,庞大的天地元气凝作一团,有强大的禁制在暗中守护。

  “这里是坊中炼器师的作场,里面准备好了炼器所需工具,如果有什么独门手法需要用到的配药,工具,可以吩咐杂役和学徒送来,你若有意应募,就在这里炼制这件火鳞锦裳,若是无力完成,最好提前讲清楚。”

  公输元把李晚领进院中,里面钳炉锅台,一应俱全,靠近里间的一块桌台上,安置着一件通体火红的缀鳞软甲,还未靠近,一股炉火般的炙热气息便迎面扑来。

  在桌台边,满满的几口箱子,堆满了相似的鳞片,似乎是从妖兽身上剥下,作为炼器的材料,而旁边,是各种晶矿,药膏。

  除此之外,台边的一个木架上,诸物早已清空,只剩一个长长的锦盒。

  公输元指着那锦盒道:“里面放的,就是这件火鳞锦裳的图谱。”

  “这件火鳞锦裳,似乎已经完成了大半,我现在要照着别人的图谱,替别人完成?”李晚见这情况,不禁问了一声,“这似乎有些不合规矩。”

  法宝图谱乃是炼器师心血所系,既是设计法宝必需之物,又常会把一些心得灵感记载其中,相当于独门秘籍。

  这种东西,绝不可能轻示于人。

  公输元也猜到李晚有此疑问,解释道:“这图谱是归坊中所有,让你看了,也就看了,至于原本负责此事之人……他现在正抱病休养,转交给你也不算坏了规矩,尽管放心就是。”

  听到此间主人都这么说,李晚点点头,道:“这便好,我有多少时间来完成?”

  炼制法宝费时费力,好的法宝,大多都是靠天材地宝和时间jīng力堆积出来的。

  公输元道:“你有三个月时间。”

  李晚沉吟片刻,道:“三个月时间,不算太短,好,我应下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们是不是先谈一谈,若被坊中招为炼器师,有何待遇?”

  公输元对李晚的问题没有丝毫意外,意外的只是,他还真有胆子答应下来。

  “这人若不是真正的天才,便是不怕死的疯子……”

  公输元此时对李晚招摇撞骗的疑虑,也减小了许多,毕竟知道自己要独力完成一件半成品法宝,还能如此镇定,想来也是有真本事的。

  傻瓜也该清楚,在这邬山盟中戏耍天工坊,会有什么后果。

  “我们的待遇,在整个天南,都可以说是不错。”

  谈到这个,公输元语气中显露出几分自豪。

  “初时是月俸八百灵玉,若无单独工件,每月可轮休二旬,只留十rì坐镇作场,坐镇也就是督导学徒,稍微指点一二,其中每rì又只需上工半rì。

  若有单独工件,在指定rì期之内,可以zìyóu支配时间,工坊只问最后完成,计件给酬,炼器师可视完成品质,十抽一至三成不等,若有提早或超品完成工件,还能拿到额外奖励,这些奖励都已成定例,但情况繁杂,一时说不清楚,如果小友有意了解,稍后我给你拿来看看。”

  月俸八百,轮休二旬,上工半rì,zìyóu支配,计件抽成,额外奖励……

  这些种种优待,都是李晚始料未及,他早就听说,炼器师是一群相当富有的修士,但却没有想到,待遇到如此地步。

  不过转念一想,李晚又明白了。

  方今之世,仙道大昌,到处都可见修真问道之辈,尤其以炼气、筑基弟子居多。

  法宝便是他们所用器物,正如《器宗大典》序文所言,虽于xìng命无碍,却能护持己身,征战杀伐,乃至以器入道,都有莫大用处。

  有几件上好法宝在手,成道希望都大几分,叫修士怎么不去追求?

  而想要成为炼器师,道纹、法印、禁制、阵法、符箓这些东西,不可不学,然后又要拥有天材地宝,长期的时间jīng力,才能有所成就,并非所有人都适合。

  “炼器师,不是想当就当的……更多是要靠天赋。

  修士本来就要勇猛jīng进,参修xìng命,九成九的天赋、时间和jīng力,都得用在金丹大道这条正途上,除了极少数奇才,哪个不是先修正道?

  如此一来,杰出的炼器师,实在凤毛麟角。”

  想通此处之后,李晚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法宝大多昂贵,炼器师的地位,也是远胜于寻常修士。

  这也可以说是整个修真界对于jīng修器道之人,牵扯了时间jīng力,难以成道的补偿。

  虽然很多人都明白炼器师地位崇高,容易赚钱,但却很少会去羡慕,更难以下定决心步入此道。

  李晚在这一瞬间,也不由得略微动摇了一下,自己一开始就步入此道,是不是正确。

  但念及自己得到《器宗大典》,冥冥之中似有天意,还是点了点头,坚定决心。

  “我明白了,公输长老,三个月内完成是吧,我可以做到。”

  他的神情语气都非常淡然,似乎没有把这件法宝放在眼里。

  公输元道:“口说无凭,我们可以先立个字据,然后就可以开始了。在签下字据开始后的三个月时间,你都要住在坊中此间,每rì有人探视,巡查……不知李小友介不介意?”

  李晚道:“炼器师的独门手法,多为内在行气功法,以及催炼真火,调配秘药这些手段,哪怕同为器道中人,没有道破也不明白,对这个,我倒不避忌。”

  李晚对这并不意外,毕竟作场是炼宝之地,各种天材地宝堆积如山,如果宵小之辈混进来,只为偷取宝物怎么办?

  天工坊的办法是在各处设下禁制,严密监视,既然事先说明,那也无可厚非。

  公输元听到,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炼器师地位崇高,更是天工坊的重要成员,若对这些监视表示抗拒,也很麻烦,所幸李晚还算是个明白人,也没有什么怪癖。

  李晚这时又道:“我可以先跟贵坊立字为据,但有一事,我想要先说清楚。”

  公输元问道:“什么事?”

  “我在城中有朋友,要回去跟他们说一声,还有,我近rì有些琐事没有料理,要先了结了再来这里。”

  一入作场开工,便相当于闭关,在这之前了结琐事,也是人之常情。

  公输元点点头道:“可以,不过不能拖太久,最多给你十rì时间,十rì过后,便要来此处报到。”

  李晚想了一下:“十rì,好,就十rì。”

  两方说定,当即立字为据,然后公输元又亲自礼送他出门,看着他迈步消失在人群之中。

  “是骗子还是天才……十rì之后,自见分晓。”公输元摸了摸揣进袖中的字据,心中暗暗想道,“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回来。”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