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天工坊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388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天工坊是邬山盟中一处闻名之地。

  说它闻名,是因为它地位超然,坊内大部分作场,都是出产法器、真器的炼宝工场,更有诸多天材地宝买卖加工,供应天南之地数个宗门世家。

  一个天工坊,就支撑起了整个邬山盟的财库。

  “天工坊历代坊主,在盟内不仅仅占据一席之地那么简单,甚至可以左右盟主人选,决定大半以上盟中大事,而整个邬山盟,也有四成以上中小世家、散修,靠着它吃饭和修炼,七成以上盟中商号,坊市店铺,入货来源皆在此……”

  “这么说,这个天工坊,还真是厉害?”

  听到刑同方的解释,李晚怔了好一阵,才回过神。

  不过回神之后,他又淡然起来。

  不论这天工坊怎样都好,也跟自己无关,他关心的,还是它为何招募帮佣。

  “这次似乎跟西边玉蟾宫有关,前段rì子,也就是在我们闭关修炼的时候,天工坊和玉蟾宫商定大批物资造作事宜,要赶工开炼法器。”

  “天工坊在邬山盟不是大坊吗,怎么赶工开炼还要外人相助?”

  “以天工坊的实力,当然可以独力完成,但今年有些不同,今年坊内有几名炼器师外出游历,一时半会召不回来,坊内学徒和剩下的炼器师,只好加紧赶工。

  本来就算如此,也不用帮佣相助,但天工坊确实运气不佳,赶工的时候,一不小心倾了铁水,活活把一名炼器师给烧死了,几个要好的炼器师立刻罢工不干,平时对坊主多有怨气的长老,也借机出来闹事……总之,搞得内忧外患,不得不全力发动。”

  “所以天工坊打算招募帮佣,协助他们完成炼器的简单部分,再靠着剩下能够调动的炼器师,平息这次事件?”

  “不错,事到如今,实在没有办法,天工坊是地位超然不错,可这地位怎么来的,还不是靠着每年能够为盟内供应大笔灵玉和法宝?这些东西是他们命根,而这命根,又握在那些出得起灵玉的主顾手中,就算处境再不好,也要完成……”

  听起来就很复杂,不过李晚和施皓光听完之后,都若有所悟。

  这天工坊富得流油,乃是大主顾,尤其难得的是,它还正急着招人,舍得花大价钱。

  “看来,这件事应下来,好处不小啊,我现在还有几百灵玉,要是用光,就得喝西北风了……”

  李晚点点头,表示明了,又问刑同方:“到底情况如何,说来听听?”

  刑同方道:“上面有写着呢,有经验的器道高手优先,待遇丰厚,其他人等一概计件,每rì结算。”

  李晚看了一下,果然如他所说,不禁道:“果然如此……炼制一件法宝,未必要全部都由炼器师亲手完成,比如说炼一把宝剑,剑锷,剑柄,剑穗,剑鞘这些部分,与剑身主体大有不同,而一件法衣,也需要裁缝、绣娘协助,一些工序,连凡间匠人都可以完成。”

  常人以为,法宝炼制,就是器道高手的事情,凡人干不来,殊不知,法宝真正的奥秘在于天材地宝,在于法阵、禁制,这些部分要靠通晓炼器之道的修士,也即是炼器师,才能完成,但其他简单的工序,还是要靠凡人或者普通修士打下手。

  比如说在法衣上添加纹饰,剪裁缝纫,再比如,担担抬抬,鼓风掌火,这些旁枝末节的粗活,当然不必炼器师亲自完成。

  一些简单的法宝,甚至只凭着拥有神奇功用的天材地宝也可以完成,完全不需要炼器师插手。

  而且,凡间匠人,在许多方面的技艺,也未必真比炼器师差了,他们所缺的,更多是玄门中人的神通手段。

  也正因为如此,天工坊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招募大批帮佣救急。

  若是能够募到通晓器道的高手更好,有器道高手坐镇,这场危机便度过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到那里看过再说。”

  刑同方的提议,两人都赞同,于是便一起前往。

  天工坊位于山城背面,独占西北一角,远远便可以看见,门口挤着一大群人,熙熙攘攘。

  “那么多人。”施皓光吃了一惊。

  “那是当然。”刑同方没有丝毫意外,早已经料到的模样,“天工坊毕竟是邬山盟的大坊,盟里也不可能叫它倒了,该帮还是要帮,而且盟里的散修还可以赚上一笔,何乐而不为?”

  说着话的时候,李晚已经上前去打听了,结果却见,一名执事模样的坊中修士,正在大声向人群宣讲他们招募帮佣的条件,还有酬劳所得。

  “大部分都是法衣法剑,如意囊,灵符,玉符这些东西啊。”听到那执事的喊话,李晚说道。

  “玉蟾宫最近新招了一批外院弟子,大概是库存不多了。”刑同方道。

  “这批法宝,竟然是给外院弟子用的?”

  李晚听到,不由恍然惊觉。

  自己在正气门中,本来也有成为外院弟子的机会,若是那次入选了,这个时候,怕也领到这些法衣法剑,意气风发。

  正气门坐拥洞天,富得流油,自然不会把jīng力花在这方面,也多半是向邬山盟这样的散修联盟订做。

  “李道友,别想那些事了,如今你已踏足江湖,安身立命才是真,若是闯出名堂,以后一样能过上逍遥自在的rì子,而若是闯不出来,在宗门里,也一样要被人踩在脚下。”施皓光拍了拍他。

  李晚苦笑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三人混在人群中挤了一会儿,终于打探清楚,天工坊给帮佣的酬劳非常优厚。

  凡雕琢玉符,铭刻道纹者,视情况计件发工钱,一件五灵石至三十灵石不等,凡锻造剑身,一件十五灵玉起,剪裁法衣,一件二十灵玉起,如果有通晓器道之人,可以应募学徒,甚至炼器师。

  “原来是这般算的,倒是不错,比平常优厚多了。”刑同方眼神发亮。

  “两位道友,这样很不错?”李晚问道。

  “已是极好的了,看来天工坊真的很急,我们可以小赚一笔。”刑同方道。

  施皓光这时却道:“李道友,你不是懂得炼器吗,为何不去试试应募学徒,或者炼器师?”

  “我去试试?”李晚心中一懔,却是不由得也想开了。

  不错,自己身怀《器宗大典》,与其在宗门修炼,倒不如进入这天工坊,修炼真正的炼器之道。

  虽然器道属于旁门,不是参修xìng命的正途,但若能有所成就,也不失为一条康庄大道,绝不会比那些元婴高人和宗门长老差!

  “试就试,我得《器宗大典》,本来就该走这一条路,以器入道有何不可?”

  李晚其实已经想好,自己晋升炼气中期,拥有修炼神通法诀的基础,但身为散修,背后也没有宗门和世家支持,想要修习高明神通法诀,难过登天。

  这从赤阳门赠送的行气法诀就可以看出,这种大路货sè的东西,很容易到手,但真正的上乘秘法,却是没有的。

  而走器道一途,赚取成道机缘,就明智许多。

  “我有《器宗大典》在手,虽然还不是很熟稔,但最近下过功夫的虚宝法印,却是炼器的基础,各种法印,道纹,皆有所得。

  而修炼虚宝法印之余,我也融合了一些不是秘法的部分,那些以知识和经验居多,都是非常有用的东西。

  虽然这些相比整部《器宗大典》,只是微不足道的部分,但跟其他炼器师相比,也可以说极为高明,这就好像是宗门弟子,修炼一二门神通,也可以成为高手,从来没有听说过,要把整个藏经阁的秘籍全部学通的。”

  李晚细细思量,觉得自己拥有《器宗大典》,在这器道一途的大有前程,简直不亚于那些宗门、世家的嫡系传人,但在别途,就差多了,只不过是普通散修的水准,应该如何取舍,简直不用考虑。

  但在这时,他又不由得皱了皱眉。

  虚宝法印是炼器基础不假,但自己刚刚步入炼气中期,连真正的炼器神通都没有修炼,又谈何来炼器?

  炼器有火炼法、药炼法、天炼法、地炼法……诸多秘法,这些在《器宗大典》中全部都有记载,甚至有足够多的法宝图谱可以参照,但自己刚刚步入炼气中期,连歇息几rì都来不及,拥有这些又有何用?

  根本还来不及修炼!

  说白了,自己所设想的一切,依然还只是空中楼阁。

  “有了……”

  就在为难之时,李晚心中突然又闪过一个念头,顿时就有了主意。

  “一个个来……别挤……别挤……一个个来……”

  天工坊的执事们,一个个记录着前来应募的诸散修,不久之后,终于轮到李晚等人。

  施皓光和刑同方应募帮佣,很快就被人带走了,他们要先交付押金,领取工件,可以带回去完成,按rì结清就是,但李晚在他们走后,却对执事道:“先不忙记下,我不是来应募帮佣的。”

  执事惊愕道:“不应募帮佣,那是你来这里是……”

  李晚道:“我乃炼器师。”;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