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宗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离开洞天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书名:大器宗更新时间:2015/06/16 01:11字数:400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施皓光和刑同方看李晚摆弄那剑看得揪心,又见他突然大叫,不由得心中一紧,连忙问道:“你明白什么了?”

  “没什么,我是说,寻踪灵符已除,现在就可以放心用这法器了。”

  “你还真弄成了?”施皓光和刑同方对望一眼,不由大感意外。

  “那是当然。”李晚道,“不过,绝不能在熟悉原主人的赤阳门弟子面前使用,否则就算没有寻踪灵符,也可以凭借样式和铭文辨认出来。”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李晚的心犹自还在狂跳。

  他突然认出了,这把秋水剑原本的品级并不是珍品法器,反而有可能是珍品灵宝损坏,被人重新祭炼所致!

  李晚越看,便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出错。

  其实他本来也没有丝毫经验,但继承《器宗大典》神识玉简后,从中汲取神识,融入意念,也仿佛拥有了前辈高人的经验,各种相关的知识,尽数传承入脑。

  他看出这把剑表现极为怪异,明明所用的材料极为珍贵,但却只简单铭刻化气成刃的法阵,草草炼制一番便了事。

  这太不合常理了,如果是高明的炼器师,根本不会犯这种错误,而刚刚入门的新手,也难以接触到珍贵的天材地宝,就算接触,多少有些常识,不会如此暴殄天物。

  如果这是真的,他rì自己修炼有成,大可以把这剑修复了,到时候,便是一件崭新的灵宝。

  灵宝乃是仅次于道器的珍贵法宝,价值又岂是一件小小法器所能比拟?而且就算猜错了也没有关系,单凭这把剑本身的材质,也可以重新祭炼,怎么看也是赚大了。

  “施道友,刑道友,对不住了,这件事情,我不能说出来,虽然咱们有过命的交情,但为免麻烦,还是烂在心里比较好。”

  李晚心中有些惭愧,但还是下定了决心。

  “李道友……李道友……”施皓光与刑同方两人叫唤道。

  “啊,怎么了?”李晚回过神。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施皓光问道。

  “哦,我正在考虑,要怎样才能把其他几件法器上的寻踪灵符去除……”李晚反应极快,“两位道友,其他四把剑虽然不是太好,但也是货真价实的凡品法器,我花一阵功夫,应该能把里面蕴藏的寻踪灵符去除,你们要还是不要?”

  他又指了指其他几件死人遗物,说道:“还有,这几人身上法衣,虽然有些晦气……但也确实不错,特别是这姓凌的身上所穿,乃是一件金蚕冰丝织成的上品法器,能够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施皓光和刑同方面面相觑:“我们倒也不避忌这些,死人遗物,换一个说法,不就是战利品么,只是没有想到,李道友你竟然真的懂炼器,你能确定已经把寻踪灵符去除?”

  李晚郑重说道:“敢以xìng命担保。”

  “那好,我们两个就舍命陪君子,信你这一回,如果你没有出差错,我们白赚了这些法剑法衣,如果出差错,大家一起玩完。”施皓光曾经信过李晚一回,这次也没有旁的可说。

  倒是刑同方犹豫了一阵,踌躇道:“这实在冒险,太冒险了……”

  施皓光拍了拍肩膀,笑道道:“老刑,李道友也不是个夸夸其谈的人,既然这么肯定,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就放心好了。”

  刑同方苦笑道:“我也明白,李道友没有必要害我们,若是搞砸了,便相当于害到自己,但还是有些担心,万一要是……唉……”

  李晚得知刑同方想法,倒是没有怪他,毕竟这是人之常情,他一时难下决心,也是正常的。

  于是他便在一旁动手,等着刑同方考虑清楚。

  果然,过了一阵,刑同方终于想通了。

  “这些东西都是赤阳门之物,样式太明显,但带出去黑市卖掉,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我们到时候就这么处置好了。”

  其实他不想通也不行,施皓光和李晚都拿了这些法衣法剑,他不拿,也没有用。

  “那好,就这么说定,这把剑我看着喜欢,就归我了,那些法衣,法剑,你们各自分掉,将来有机会改造一番,自己用或者卖掉都行,我拿了这把珍品法器,就不要了。”

  李晚见他答应,怕有变故,抢先定下了瓜分之法。

  其实他也完全没有说谎,现在的这把秋水剑,确实是珍品法器。

  两人见他明着占了一些便宜,但因为是他极力主张,才有这额外收获,也就没有异议。

  ***

  几rì后,三人一边疗养伤势,一边回到挪移法阵。

  一群守阵弟子,在他们踏上法阵之前走了过来。

  “小心,这些弟子身上带有查验寻踪灵符的法宝,专门用来对付那些杀人夺宝之辈!还有一些严禁散修带走的违禁之物,也能检验出来,除非我们身上有自成洞天的纳物法宝,否则就算是宝器乾坤囊,也将无所遁形。”

  施皓光嘴唇不动,只是以轻若无声的蚁音之法,暗中对两人说道。

  “李道友,真的没有问题吗?”刑同方有些紧张。

  李晚道:“没有问题,不要紧张,好了别看我了,他们过来了。”

  他推了推刑同方,示意他放松一些。

  “你们站住,过来接受检查。”

  守阵弟子叫住了他们,果然是轮到了这边接受检查。

  “一个一个来,不要乱动……”

  排列的队伍,正在缓缓向前移动。

  尽管知道,所有出入法阵之人,统统都要核名,检查,但三人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

  所幸施皓光和刑同方都是老江湖了,很快便神sè自若,俨然没有一丝不安,而李晚虽然面sè有些苍白,但却捂着胸口,一副伤病号的模样。

  这样一来,无论是面sè不对,还是冷汗直流,都可以勉强说通。

  不久之后,终于轮到了李晚等人。

  “你们是施皓光、刑同方、李晚……”几名守阵弟子走了过来,摊开手中的簿册问道。

  各人进入之时,早有记名,只要对照号牌和册子一查便知,这也是施皓光最初不敢动金明海和凌师兄等人法衣法剑的原因,如果被查出,很容易就被抓现行,就算当时能逃得出去,事后也要被追到行踪。

  只有那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小辈,或者横着走路的嚣张高手,才会轻易杀人夺宝,给自己招来无穷祸端。

  施皓光不及多想,赔笑着道:“是我们。”

  “你们好像还有两个一起的同伴,他们怎么没来?”守阵弟子奇怪地问道。

  “他们……他们死了。”施皓光笑容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李晚和刑同方也不禁流露出一丝悲意,但却不敢有丝毫怨愤。

  颜思齐和夏全都是被赤阳门人杀死的,但现在并不是找这些守阵弟子麻烦的时候,只有他们找自己麻烦的份。

  “死了?”守阵弟子听到,没有丝毫意外,只是提笔在册子上勾画了些什么。

  “进入五人,出三人,两人下落不明,报称已死。”

  他们见多了进出这个洞天的修士,对这状况早已经见惯不怪,记录下来也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

  这是为了将来有什么纠纷,可以有据可查,但其实,没有人真正在意这些。

  “你们写的进入洞天理由,是为采摘朱果,可有什么收获?”这时,为首的守阵弟子又问道。

  “几位小爷辛苦了,你看,你们成天守在这里,多无趣……这是我们三个的一点心意,小小意思,不成敬意。”施皓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赔笑着掏出了一袋灵玉。

  这一袋灵玉,足足有一百枚,既没有太多,也不算吝啬,乃是三人商量之后定下的份额。

  如果太多了,容易显得过于富有,招来不必要的麻烦,而太少,也可能会触怒他们。

  守阵弟子首领掂了掂袋子,听到里面传出灵玉碰撞独有的清脆声音,顿时便流露出了满意之sè,哈哈大笑道:“怎么,采到不少朱果,舍不得给我们看?按照规矩,这些都是你们的,我赤阳门分毫不取,担心个什么劲。”

  “那是那是,各大宗门诸位前辈都是顶天的好人,给了我们散修一条上进的道途,他rì若是能够借着这朱果有所成就,也是托了宗门之福。”

  施皓光点头哈腰,丝毫没有当初在烈风谷中血战的刚烈。

  “师兄。”有守阵弟子小声道,“天罗盘没有反应,这些人身上并没有违禁之物。”

  他口中的天罗盘,乃是一种专门用来检查的法宝,可以在近身处感应到异常气机的存在。

  “算你们识相,好了,都过去吧,你们在期限之内回来,也没有带什么违禁物,不用多交税额。”为首者听到,大手一挥,给三人放行。

  “当然不用多交,不是都交给你了吗?”李晚心中暗啐,但也没有招惹是非,默默地跟着满面笑意的施皓光走到一边。

  勾名,对号,检查携带之物,一应手续俱全之后,三人终于无惊无险地离开洞天。

  ===============

  本书基本更新时间:中午十二点、晚上八点;若有加更,时间不定。

  敬请大家多多支持!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